•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章 无耻之尤

    第三百二十章 无耻之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法尊说到这里,本应该停顿一下的,但他却是毫不停留的飞快的说了下去:“老大这么一说,顿时兄弟们就感觉到不妙,一个个呆若木鸡,第五惆怅干笑着说:老大,您该不会是要杀我们吧?”

        “老大说,我不想杀你们的。但我需要你们的魂魄,唯有你们的魂魄,才能弥补九重天的裂痕?!?br />
        “第五惆怅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补天去了,那老大您呢?”

        “老大说……我弥补了九重天,所获得的功德之力,足够我冲击到崩灵陷天破碎虚空之后了;那时候,我自然也会离开的,离开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去修炼,或者,去打拼,开始新的生活。听说,那是一个极乐世界,要什么有什么,乃是唯有具有补天功德的人才能进去?!?br />
        “老大说,所以,你们的付出,是值得的?!?br />
        法尊说到这里,终于沉默下来。喉头剧烈的上下抖动了两下,苦苦的笑了两声,笑声沙哑。

        “极乐世界?”紫邪情疑惑的传音楚阳。

        楚阳缓缓的摇了摇头。

        这其中蹊跷太大了。楚阳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哪里有什么极乐世界?难道这位九劫剑主,乃是被人忽悠了?可是……什么人能够忽悠这位九劫剑主?

        难道是剑灵?

        楚阳沉思着,意识沉入九劫空间,剑灵依然在闭关修炼,看得出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凝实了。

        楚阳心中疑惑,若是真有此事,那么,剑灵肯定会同样忽悠自己。但,直到现在,剑灵并没有说过。

        外面,法尊的声音沙哑地响起。声音依然淡然,但却听出来,有一丝勉强的意味。

        “这时,老九傻傻的问:‘老大,您到了新世界,我还能跟着你么?我我……我舍不得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法尊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笑的弯下了腰,流出了泪。

        他一向淡然自若,就算是讲述这么悲惨的故事,这样残酷的背叛,也是淡然自若的吓人,但说到这位‘小九’说的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心酸的疯狂笑了起来。

        笑声中的凄楚,让在一边听着的乌倩倩怔怔的不由自主流下泪来。

        “到了那种时候,小九还不敢相信老大会害他,居然还舍不得,居然还要跟着他,居然还要……哈哈哈……”法尊疯狂的大笑着,口中鲜血喷溅出来,他随即用手抹去,还是继续的忍不住的笑,眼泪也忍不住的哗哗的流。

        他大笑着,颤抖着看着布留情,咧着嘴,全然不顾形象的,竟然是拧着脖子咬着牙一副执拗之态的说道:“你有兄弟??我也有!我也有!我比你多!你信吗?你信吗?!哈哈哈……”

        “我如何不信……”布留情叹了口气:“九劫之情,向来感天动地,而九劫剑主补天,有一部分力量,就是这份生死不弃的感情!”

        法尊哈哈笑了起来。

        他抹着泪,哈哈大笑。

        “当时众位兄弟都没有说话,只有老大说:小九,我恐怕不能带着你。小九就很失望的说:为什么呢?老大说,因为我用了你的魂魄补天之后,你就死了??墒俏一够钭?,所以我不能带着你?!?br />
        “当时小九很失望,是的,你没听错,他很失望,他并没有害怕,他只是失望,说:老大,我舍不得你们……老大说:你不用舍不得的,因为你们会一起死?!?br />
        说到这里,法尊终于停顿了下来,呼呼的喘气,光洁的额头上,竟然缓缓的渗出来汗水。

        他刚才与布留情大战,天旋地转斗转星移,都没有流汗,也没有喘粗气,但这一刻,只是讲了着一个故事,居然就是呼呼的喘起来粗气来。

        “我们都沉默了。然后第五惆怅就问道:老大,这件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个问题一出来,大家都是眼中一亮。时间,太重要了?!?br />
        “老大说,我从一开始得到第一节九劫剑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么一说,兄弟们突然都不说话了,都在很重很重的喘气,很重很重的喘气?!?br />
        “停顿了好久,二哥才问了一句话,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二哥那句话,似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还有些结结巴巴的,声音很颤抖,他问:这么说,这么多年,你都是在骗我们?你带着兄弟们一起打拼,带着我们冲上九天,就是为了将我们的魂魄去补天,然后你自己收取补天的功德之力,去到另一个极乐世界?一直一直,你都是在欺骗我们,利用我们?”

        “二哥一这么说,兄弟们都竖直了耳朵,大家虽然已经明知道这件事是定局,但还是想要听到老大说不是。因为那样纵然死了,也不会如此伤心?!?br />
        “老大叹了一口气,说:我也知道对不住你们,可是,我真的很想去那个世界对我的诱惑,太大了。难为你们这么多年跟着我,鞍前马后的为我效劳,为我拼命,为我做一切的事情。而卧,却一直在欺骗你们,一直在利用你们,我心里也很内疚,真的,我感觉挺对不住你们的……”

        “这么一说,大家都愣住了。然后我当时,就似乎很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哭了。我在那之前,我只有快乐,只有满足和幸福,我从没哭过,但那天,听了这句话之后,我哭了。呜呜的哭?!?br />
        “老大继续很动感情的说:老二你曾经为了我,在钢刀砍来的时候,扑在我背上,为我挡刀,险些死去;老三,你为了我,曾经以身试毒,被毒的整整半年连话都说不出,老四,你为了我,不惜将你自己作为人质,束手就擒,被人在身上划了九十九刀,只差一点,鲜血就流干了,只为了让我活命,让我逃走……”

        “老五,你为了我,推算天机,一夜之间白头;老六,你喜欢潇潇,我更知道,潇潇是你的青梅竹马,我也知道;那天我装作不知道你们的事,佯装喝醉酒跟你说我喜欢潇潇的时候,你立即退了出去,而且第二天就去了妓院,流连青楼夜不归宿,你不惜伤透了潇潇的心,也要成全我,让她嫁给我……导致你自己一生郁郁寡欢,终生未娶,连传宗接代,也是收了一个义子……老七……”

        “兄弟们,你们对我的好,我终生都不会忘记!我为能有你们,而自豪!也感动!真的?!?br />
        “老大一一数了一遍兄弟们的功绩,说的很动情,甚至流了泪,但那时候,我却只感到一颗心透骨的凉。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但我想,我的心都凉了,他们,未必就能比我热?!?br />
        法尊咧着嘴,哭一般的笑着。

        若是我,我的心也凉了。

        兄弟们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为了你刀山火海出生入死,为了你九死一生万死不辞,为了你付出了一切付出了全部!将你从一文不名,扶持到现在九重天之主,你竟然二话不说就要杀人!而且,还是要用兄弟们的性命,为你自己换一个锦绣前途!

        这***还是人吗?

        更何况你还在之前,用卑鄙的手段,利用兄弟的感情,抢了人家的未婚妻!

        布留情简直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会有这种人。

        他只奇怪一件事,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九劫剑主!怎么会有如此热血的汉子帮助!怎么会获得这样真挚的情谊!

        这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不仅布留情在奇怪,紫邪情和乌倩倩,同样也是奇怪的无以复加。作为九劫剑主的楚阳,则是心中的奇怪更甚!

        这太不可理解了!能做到这一步,应该有多么的深沉的心机才能这样一生的欺瞒啊。

        “然后老大说:兄弟们,既然你们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现在我只求你们为我做最后一件事!献出你们的神魂,成全了我吧。我们生生世世,都是好兄弟?!?br />
        “草!”布留情须髯皆张,忍不住怒骂一声:“这是一个什么畜生!”

        法尊淡淡的笑着,布留情发起火来,他反而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淡然,道:“老大说了一遍,见兄弟们都不说话,他自己便接着说道:其实,我也对得起你们!我把你们带上了九重天,帮你们建立了九大家族;你们知道么?你们的子子孙孙,将会在九重天保持一万年的繁衍生息!一万年啊,什么家族,能有一万年的荣耀!但这些,虽然我不居功,但你们若是不成为九劫,哪里来的这样的机会?”

        “更何况,你们每走一步,什么时候缺的了我的帮助?什么时候少了我的灵丹?我的九重丹,每人吃了不止一颗吧?我的不完全版九重丹,每个人一百颗总有了吧?那些增加功力的灵药,都是我给你们的!若是没有我,你们哪里能够这样年纪轻轻,就到了七品至尊?这已经足够你们骄傲了!”

        “我现在只是要你们付出神魂而已,为何就只是这么一点点事,你们就不说话了?以前你们为了我出生入死的时候,比现在要凶险的多,可你们也都心甘情愿呀。那时候也是随时都会死,为何你们现在就不情愿了呢?兄弟们,难道是荣华富贵让你们变心了!”

        听着这样无耻的话,楚阳忍不住也要呕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