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胜负、故事

    第三百一十八章 胜负、故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紫邪情点点头:“我晓得你是想要帮布留情一把?!?br />
        这时,布留情正御剑冲上前去,紫邪情淡淡的笑了笑,衣袖一抖,突然伸出来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竖掌如刀!

        随即就是遥遥的一掌拍了出去。

        这一掌拍出的时候,紫邪情虽然表面上乃是轻描淡写,但楚阳分明看到,紫邪情的脸上,腾起来一股淡淡的紫气!

        楚阳心中一凛,这一掌,恐怕就算是紫邪情,也不轻松??!

        想要一掌击溃当代巅峰,而且还不能被人察觉,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道淡淡的紫气,随着紫邪情白玉般的手掌拍出,化作了流光,迅速的追到了布留情的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时迟,那时快!

        法尊与布留情此刻也正疯狂对撞在一起,两人的化出的千千万万的幻影在一阵‘啵啵?!纳衾锘ハ喽宰?,互相抵消,但两人都没有后退!

        布留情大喝一声,长剑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竟然抡圆了当做大刀使,双手握剑,当头狠狠一剑劈落!

        这一剑出来的时候,满天星辰,似乎一起恐惧的闭起了眼睛一般,天地之间,一片黑暗!无匹的霸道,竟然将整个空间的空气猛地抽空,四面八方,向着中间倾斜过来!

        “好剑!”法尊脸色冷凝,双拳齐出!

        双拳出,随着劲气内敛着往前推移,所过之处,所有东西,包括空间,一概粉碎,远离!

        依然是与布留情截然不同的力量!

        你收,我就放!你放。我就吸!你往里来,我往外走,不管如何,无论怎样,死对头!

        两人都是脸色冷静,平静。

        四道目光在这一刻隔着空间对在一起,都是相同的冷酷。恒定!目无表情!

        但两人都知道,这一击,将决定胜负!或两败俱伤?;蚰闼牢一?,或两败俱亡!

        打到现在,两人都摸清楚了对方的底子:大家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这样打下去,打一年,也不过如此。

        所以都不愿意再拖下去,全力以赴。速战速决!越快越好!

        说时迟那时快。

        一剑两拳!

        轰然对在一起!

        但,两人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一道无影无形的纤细掌力,抢在布留情的长剑之前,抢先一步,迎上了法尊的右拳!

        紫邪情已经负手站在高空,淡淡微笑着,喃喃地说了一句:“我让你握权!”

        法尊的眼中闪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变成震惊的神色,然后变成一丝恐惧。继而就是一片震骇!他只感觉到,在长剑之前,有一道神秘的力量,猛地撞上了自己。

        布留情竟然留了后手?

        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法尊来不及仔细考虑,苦苦的支撑!因为……这一刻,他〖体〗内已经满溢的力量,竟然被这一股神秘的力量压制住,发不出去!

        但,双拳已出。收不回来!

        即将接触,躲闪不及!

        这一刻,法尊疯狂的大吼一声,拼命催动〖体〗内力量迎击!同时拼命的将身子侧了一侧。只以左拳迎上了布留情的剑!

        右拳全力应付那道神秘力量。

        轰!

        法尊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脸上猛然涌上来一股潮红,七窍中同时冒出细细的血丝,随即,布留情的剑才迎面而来。

        看似同时,但终究还是被法尊腾挪出来了一丝差距!

        就是这一丝差距,却终究已经不是同时!

        法尊急促的吐一口气,左拳一收再放,与布留情的??衩偷淖苍谝黄?!

        噗!

        法尊与布留情同时身躯狂震,但布留情一震之后,身子一个后仰,就稳稳的站住。

        但法尊脸上却又是一片紫一般的红,身躯震颤了两下,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艳的血,夺口而出!同时,身子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去。

        每退一步,他的身子就颤抖一下,吐一口血,再退一步,长发飞舞而起,凌乱的飘扬,再吐一口血,退出九步,才终于在空中站定。脸色依然淡然,眼神依旧平静,如秋水寒潭,抬头,看着布留情。

        对撞的震荡力量,此刻才疯狂的涌起,向着四周扩散。

        地面上,数百里内所有的山水水木,整个的离地而起,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地奔跑翻滚出去,下面,居然从山川密布,一下子变成了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

        楚阳第一次见到,在这种山川密布的地方,居然能够出现如此〖真〗实的海啸!

        是的,海啸,从四面八方不管哪一个方向,只要迎面看上去,面前就是海啸!绝不是幻觉!只不过,是石头沙土组成的海啸!

        山呼海啸的声音终于退去。

        留下一片平原。

        日后,这一片巨大的平原,便是被称为:‘至尊平原’!因为,乃是由两位高阶至尊一战之下,无意而成!

        布留情青衣长剑,站在空中,冷冷看着对面的法尊。

        “好一个布留情!本座小看了你!”法尊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拭去了嘴角残留的鲜血,淡淡的笑了起来:“想不到,你已经超越了至尊九品,达到了崩灵陷天破碎虚空的地步!只不过,你到现在还不离开,宁肯承受那数百年一次的天罚痛苦,就为了找我报仇么?”

        布留情本要追击,但看到法尊的这样子,先怔了一怔。他没想到,法尊竟然这么快就败了。这,貌似有些离谱啊,他不应该败得这么快。

        一听法尊这句话,又是怔了一怔。

        这句话,简直是无法理解。布留情自己知道自己的修为,现在,自己距离那个神秘的境界,只差小半步,但却还没有迈进去!

        但法尊为何说自己已经超越了?错觉?可是法尊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错觉?

        楚阳与乌倩倩骇然对望一眼。

        紫邪情秘密出手,以身为当事人的法尊与布留情居然也没有丝毫察觉!

        布留情以为是自己真正的占了上风,法尊同样以为是布留情用最〖真〗实的修为击败了自己!

        布留情淡淡道:“不是你高估了我,而是你高估了你自己!我并没有超越那一步?!彼淅淇醋欧ㄗ穑骸耙蛭阈睦镉泄戆??!”

        法尊洒然一笑,竟然异常的潇洒,摇头道:“布兄,你不是九劫之一,你不知道我心中的恨意;为了那份仇恨……我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内疚的?!?br />
        他抬起头,长叹一声,说道:“今天是我败了,受伤了。这种感觉,很舒服,也很怀念。想当年,我也是一个热血澎湃的人,呵呵……而且,我也很容易多愁善感?!?br />
        法尊看着布留情,微微一笑,道:“布兄,我虽然受伤,但若是一心想要走,纵然你和宁天涯都在这里,也是拦不住我的,这一点,你应该心里清楚吧?”

        布留情沉默了一下,道:“的确拦不住你!”

        到了这种修为,除非拼死力战,绝不逃走,才有可能力战而死。但若是存心想要走,真的如同法尊所说,就算宁布合力,也是绝对挡不住他的!

        “既然如此,布兄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个小故事?”法尊淡淡的笑着,眼中露出一丝悠远:“那样,我也会解开布兄你的疑惑?!?br />
        布留情冷峻的笑了笑,道:“正要洗耳恭听!”

        法尊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便从受伤说起……呵呵,这个故事,真是久远的很啊,憋在我心里,数万年……布兄,你要杀我,乃是要为兄弟报仇,但你可知,我这早就应该死的魂飞魄散的亡魂现在还在这里,为的是什么吗?”

        布留情不语。

        法尊凄怆的一声笑:“你是要为你的兄弟报仇!我,也是要为我的兄弟报仇!哈哈哈……布兄,咱俩,真是有些同病相怜啊?!?br />
        说完,他的眼神就低垂下去,似乎在沉思,在怀念,在追忆……这一刻,这位魔王一般的法尊,脸上的线条,竟然有些柔和了起来。

        “当年每次受伤,总有几个兄弟陪着我,这个护法,那个上药,这个安慰……那时候,我们兄弟十个人,乃是一条心!”

        “我们九个人,陪着老大,嘿嘿,就是九劫剑主,一路浴血厮杀!从下三天杀上中三天的时候,是我们四个人。但从中三天杀上上三天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七个人;到了上三天,我们就变成了十个人!”

        法尊嘴角又溢出鲜血,他又擦了去,淡淡的笑了起来。

        就像是老朋友聊天一样,娓娓而谈。

        甚至,布留情完全能感觉到,法尊在这段时间里,根本没有运功疗伤,而且,还任由那伤势恶化着。

        “你真的是九劫之一?!辈剂羟槌こぬ鞠?。晓得法尊现在讲的,正是属于九劫剑主的秘辛!

        旁边的楚阳顿时精神一震,全神贯注起来。这一点,剑灵从来没有说过,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魂里面,也很模糊!

        但现在,眼前的法尊,却是当事人!

        楚阳隐隐地感觉到,这一次,将揭开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也是十万年来,九劫剑主最大的秘密!

        法尊继续在说,楚阳继续认真地听;他一边听,一边对照自己的生平,对照自己的一步步走来的感应。逐渐的,竟然完全沉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