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巅峰之战(一)

    第三百一十五章 巅峰之战(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布留情冷笑着,嘲讽道:“像你这种人,永远也不会理解这种感情的!”

        法尊哑然失笑,目光中露出深切的追忆,摇摇头,叹息一声:“我若不是性情中人,也不会成为九劫之一呀……呵呵……”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但那毕竟很长远了……现在的我,早已不是!”

        他又轻轻的念叨着。

        “布追追……怜依依……”他不断地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他的眉宇之间的痛楚,也是一次一次的出现,竟然似乎在享受这种痛苦。

        终于长叹一声:“终于又尝到了这种滋味……”悲凉的叹息一声:“我当年……也曾经刻骨铭心过的呀……”

        然后他终于不再念,摇摇头,似乎挥去了这份莫名的情感,哑然失笑,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查找他的记忆,一直感觉缺失了什么,却毫无头绪。只有三个字占据了好多的记忆储存,就是布追追,我翻遍了整个大陆的高手,也没有找出来这个布追追是谁,想不到,今日你自己跳了出来!布追追,呵呵呵……好名字!”

        “你终于承认了!”布留情仰天厉啸,一向冷酷冷面无情的眼中,竟然滚滚落下两行热泪。

        他就这样站着,仰天纵声长啸,声音之中,那一股无尽的苍凉和凄怆和至极的悲痛心酸,却是一点也不能掩饰!让人一听到之后,就不自禁的想要落泪!

        这一刻。感受到布留情那种凄凉的心境,楚阳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乌倩倩潸然泪下。

        法尊洒然一笑,负手道:“不错。承认了,又如何?布留情,你能如何?”

        “我没想如何!只是想为我的兄弟找回一个公道!”布留情仰脸向天,任由脸上泪水滚滚而下,却不去擦拭:“让这天作证!让这地作证!见证我兄弟的冤屈,见证我为他报仇!”

        “哈哈哈……报仇?”法尊轻蔑的笑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布留情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是的,报仇?!?br />
        气氛突然凝固起来。两人都是出手在即!

        法尊喟叹一声。道:“布留情,布兄,你与这东方霸道既然有如此交情,那么。你识破我,也没什么奇怪。但,你为何就认定了我是九劫中人?”

        “我一直没怀疑你是九劫中人,只不过……在六百年前,舞绝城突然出现了!舞绝城出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上执法城,要杀死法尊!”

        布留情说道:“就是要杀你!但你最后却没有死!这很不应该?!?br />
        “舞绝城既然决定了要动手,为何中途放弃?以他对九劫剑主的恨意,怎么可能放过执法者法尊这个九劫剑主最大的底牌?而你。又分明不是舞绝城的对手!但你却活下来了?!?br />
        “我纳闷了六百年!直到最近,风月叛出执法城;而你也明确了要对付九劫剑主;我才有了猜测?!?br />
        布留情目光灼灼:“原来舞绝城不杀你。并非是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你跟他是同路人!”

        “但纵然是同路人。舞绝城也未必不会杀你!只有他感觉与他同病相怜的人,那位当年的毒医,才会手下留情!”

        “更加进一步的合作?!?br />
        “所以你现在有恃无恐,因为你身后,还有一个舞绝城!”

        布留情声音越来越沉重:“所以,你定然就是九劫中人!但我不知道,你是两万年前的?还是三万年前的九劫?”

        法尊微笑着倾听着,淡淡笑道:“但你为何不猜我是四万年前的?”

        “若你是四万年前的,舞绝城根本就不会跟你动手!若你是五万年前的,舞绝城又不会是你的对手!所以,你只有两万年或者三万年这个选择?!?br />
        布留情轻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法尊洒然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这一战。布留情,若是你说完了,便可以动手了。冬夜深寒料峭,在此荒郊野外,味道并不好?!?br />
        布留情瞳孔收缩,一字字道:“我只想问你最后一句话!”

        法尊眉头一皱,道:“我也想问你一句话。你在一万三千年前,就知道我是假的,那你这一万三千年,做什么去了?”

        他嘲讽的一笑:“怎么不来为你的好兄弟报仇?”

        布留情沉沉道:“那你可知道,我为何与宁天涯打了一万多年?你以为,像我们这样的人,真的很在乎什么天下第一么?”

        “是宁天涯在阻止你?”法尊大笑:“看来下次见到宁天涯,定要与他好好的喝一杯?!?br />
        布留情淡淡道:“宁天涯始终认为,凡事既然发生,自有其道理。既然法尊被调了包,那么,就应该有九劫剑主来处理!但我却不认同?!?br />
        “而你一向深居简出,我也没什么机会?!?br />
        “如今,我来到这次万药大典,乃是因为,虽然你之前的万药大典从不露面,但我知道这一次你一定会来,因为风月叛变了你;所以万药大典他们一定会破坏,除了你,没人能阻止他们两个!”

        “所以你一定会来!”

        “而宁天涯已经被我指使了出去!所以我这一次来,真正目的便是要与你分出一个胜败生死!”

        布留情沉沉的说道:“为我兄弟报仇!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万三千年,但我兄弟需要一个交代!只要我兄弟需要这个交代,休要说是一万三千年,纵然是十万年,我也要给他!”

        他一字字道:“……这个交代!”

        “来到这里之后,我才知道,你将霸道的身体,改造成了先天灵脉!嘿嘿,嘿嘿,你的实力,随时都在突飞猛进,我不讳言的说,我也担心,再放任你下去,反而是杀不了你了?!?br />
        布留情坦率的说出来自己的心中的顾虑。

        法尊哑然失笑:“那你的意思是,现在你就能杀得了我?”

        布留情冷冷道:“杀不了杀得了,空口无凭,剑下便知分晓?!?br />
        法尊沉默了片刻,道:“你刚才要问我最后一个问题,那就快些问吧。问完了,我送你去跟你兄弟团聚!”

        “我想问你,东方霸道,他现在还活着么?”布留情长长吸了一口气,沉沉的问道:“神魂入体,要压制,要消除,要泯灭,都可以,我想问,你用的是哪一种!”

        法尊古怪的一笑:“你说呢?你说……本座会不会留着那么一个执念?”

        布留情眼中的亮光消失了,他闭上眼,胸膛起伏了两下,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来,睁开眼睛,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越来越是凌厉!

        他重重的点头,带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一字字道:“好!很好!”

        两人都不再说话。

        但一股恐怖的气息,却开始在千山万壑之中凝聚,汹涌。

        下一刻,布留情大喝一声:“霸道!唯有东方!”

        然后一剑出手,半空中突然响起一道霹雳,一股无比的霸道的气息,随着这一剑轰然而出!整片山林所有的树木,这一刻整齐的后仰!

        这一?;曰挽雍?,霸道无匹!

        布留情站在空中,便如要接受整个天地的朝拜一般,凌厉睥睨,不可一世!

        “法尊!这一剑,就叫做……东方霸道!”布留情一声大喝,剑光如龙,从天落下!

        “我为兄弟报仇,第一招便是我兄弟的名字!”剑光落!

        “既然你要霸道,那我便陪你霸道!”法尊微笑,往前跨了一步。

        这一步,缩地成寸一般到了布留情剑光之前,一拳击了出去!

        简简单单的一拳!

        甚至没有任何声势。

        猛地轰击在剑光之上!

        霸道的一剑,霸道的一拳!

        剑光与这一拳猛然交击在一起!

        剑光凝注了一般,在空中一下子静止!

        法尊的拳头也似乎凝固在空中,就抵在剑光之上;黑色衣袖轻轻滑落,露出白皙的手腕!

        布留情身在半空,一手握剑,一头头发,朝天仰起,猎猎飞舞。

        法尊站在地上,一拳击出,保持着这个姿势,满头长发往后猛飘!

        这样诡异的姿势,只是持续了半息的时间,两人同时一声闷哼,布留情的身子便猛然往后倒飞出去。长剑在手,化作了流星,刹那间竟然震飞得无影无踪。

        法尊身子一弓,往后倒退,快如闪电。

        但可以清晰的看到,在法尊往后退的这一路上,法尊的脚先是陷入了地面,然后小腿陷入了地面,然后大腿、腰部、上身、全身……

        他就这样的往后退,但地面上却是从浅到深,猛然被他的身体犁出来了一道深深的沟壑!退到一半的时候,这道沟壑已经变成了峡谷!

        两边的石壁就像是泥巴一般翻卷出来,向着两边翻出去。

        这一退,足足两百七十丈!

        等于一个人用自己的身体,开凿出了一条数百丈长,数十丈深的巨大峡谷!

        这一次交手,也是两人全力试探的一次硬碰硬!竟然是平分秋色,谁也没占便宜。

        法尊站定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紫邪情特意又将空间撕裂,让楚阳与乌倩倩看到法尊的样子,只见他脸上微微扭曲了一下,抬起手来,目光深沉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在他的拳棱上,清晰的一道白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