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东方霸道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东方霸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法尊听了布留情这段话,尤其是听到‘东方霸道’这个名字,更是在突然间就是脸色大变!

        这一刻,他的脸色苍白,如同鬼魅。

        满头中分而下的长发无风自动,波浪一般起伏,如同一条条的黑色长蛇,在他头上凌空飞舞,眼中射出一股黑暗的光芒,死死的看着布留情,一字一字道:“布留情,你什么意思?”

        布留情淡淡的抬起头,眼中神色很复杂,怅然道:“你这具身体,乃是东方霸道的,但你却不是?!?br />
        他一抬头,眼神凌厉的射进法尊眼中:“你是两万年前,九劫之中的那一位?”

        法尊沉默下来,眼睛变成了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淡淡道:“布兄,你今天说的话很奇怪?!?br />
        “不用翻找了?!辈剂羟榈溃骸暗蹦甓桨缘雷非笮∫朗О?,在我与小依成亲的当天,他就喝了一个烂醉如泥,然后自己强行封存了自己的记忆!”

        “三千年之后,东方霸道来找我喝酒,说是他终于在三千年之后,将当初的某一段记忆从自己心中删掉了?!?br />
        “东方霸道乃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兄弟!也是小依一生之中除我之外最信任的人!”

        “小依体质虚弱,天生的弱质;我虽然用尽了全力为她续命,却也只能让她之陪伴了我九百年,就再也挡不住时间流逝。香殒玉消!”

        “那时我若有现在的修为,小依又怎么会死……哎?!彼档秸饫?,布留情仰天长叹。

        布留情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小依死去两千一百年之后,东方霸道找到了我,当时。他说,为了不对不起我,为了不对不起小依,他删除自己的记忆,不让自己再想她,却连自己的神魂也缺失了一块?!?br />
        布留情说到这里,一直隐藏在紫邪情气息之中的楚阳浑身一震。

        紫邪情诧异的转头,问道:“怎么了?”

        楚阳神色复杂,道:“原来如此……这位东方霸道。与布留情的友谊,和对爱的人的执着,真是可怕又让人羡慕?!?br />
        “友谊?爱情执着?”紫邪情显然不能理解这里面复杂的感情。

        这个人是最好的朋友的情敌,却在最好的朋友与自己最爱的女人成亲的当晚,封存了自己的记忆;这是为什么?

        更何况,在三千年后,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两千一百年,他却是修炼有成,竟然在那种时候,宁可损毁自己的一块神魂。也要将当初的记忆彻底销毁!

        这又是为什么?

        乌倩倩叹了口气,道:“或许我可以解释?!?br />
        紫邪情歪歪头,道:“哦?”

        “这位东方霸道与布留情是好朋友,两个人同时追求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也是他们共同的最好的朋友?;故抢舷?。这个女人与布留情成亲了,没有选择东方霸道?!?br />
        “既然成亲了,也就没有了念想,但东方霸道却又爱得太深,放不下。但这种放不下,惦记的却是自己的最好的朋友的老婆!就算不说出口。他也感觉对不起自己的朋友。更感觉自己这样的想念似乎是玷污了自己最爱的女人的贞洁?!?br />
        “所以他封存记忆。他封存了自己的爱情,但却同时成全了自己的友情和自己的爱情。这是一个男人,对嫁给别人的自己所爱的女人的最博大的爱!”

        “但在三千年后他去找布留情,说是删除了某段记忆,因为伊人已死,他再保存着,更加对不起别人,所以他宁可损毁神魂。也要将记忆删除!这是一个正直的人,也是一个真正值得结交的朋友?!?br />
        乌倩倩轻轻地说道。

        紫邪情长长的‘哦’了一声。忍不住皱眉思索。

        楚阳叹息道:“真不知道,他当年封存自己记忆。该有多么心碎。而毅然删除自己的记忆,又该有多么痛苦!这不是损失神魂的痛苦,但却是精神上最大的痛苦!佩服!可惜!”

        “佩服世间竟然有如此好男儿,可惜这位顶天立地的伟丈夫,如今却已经身死道消,连自己的身体,也被别人占据?!?br />
        楚阳长长叹息。

        乌倩倩也是为之叹息。想到这位东方霸道当年豪情英雄,却是落寞神伤的样子……忍不住都是有些心酸。

        这是无需考虑的事情。东方霸道当年若不豪情盖世,正直英雄,又怎么会成为下一届法尊的人???

        楚阳也终于明白,十万年来一直站在九劫剑主这一边的执法者,为何偏偏轮到自己就是倒了方向。

        原来如此!

        这时,场中法尊的长发飞舞,眼中神色在深深的思索,竟然淡淡的笑道:“布兄说的话,太也无稽。世上,竟然有这种事?”

        布留情不理他,眼中却射出了深切的恨意,死死的盯着法尊,道:“你可以不承认!我也并不需要你承认!”

        他冷笑一声,缓缓道:“当时,东方霸道来找我的时候,便是一万三千四百零六年前!”

        布留情一字一字的说道。

        他竟然将时间记得一点也不错??杉笔蹦羌露运鸷持?!

        “而你,便是一万三千年前接掌了法尊!”

        “如今想来,定然是霸道为了删除记忆,损毁了神魂,才让你有机可趁,占据了他的身体!”

        “那时候,我曾经为霸道高兴,所以,在得到消息,霸道接掌法尊的那一天,我不惜万里迢迢,专门赶去执法城为他庆贺!想要与我平生最好的兄弟倾情一醉!”

        布留情的声音有些颤抖,哈哈的笑,笑声却是悲凉无限:“我最好的兄弟,我的朋友,老乡,小依当年也相信的人。如今成了法尊……你知道当时我有多高兴!我的兄弟站在了巅峰,这是他的成就,我骄傲!”

        布留情心碎的大吼一声:“我骄傲!你懂么?我骄傲!你懂吗?!”

        一边的楚阳黯然叹息。

        万里迢迢,放下了一切的事情,专程赶去为自己的兄弟祝贺。带着满腔的欢喜,与一种‘与有荣焉’的绝对骄傲,准备陪着自己的最好的兄弟站在天下之巅,然后告诉他:我来了!

        我们一直在!

        告诉他,不管你站在什么位置。兄弟就是兄弟!

        那是一种何等的振奋和激动?!

        但布留情到了地点之后,怀着狂喜与激动见到自己的兄弟,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兄弟已经不是自己的兄弟!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占据了自己的兄弟的身体。

        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楚阳觉得,若是自己是布留情,在那一刻,恐怕当场大哭出声然后拼命也有可能。布留情能够当场忍住,然后转身就走,已经是算得上定力高强!

        想着布留情当时的失落和心酸绝望,想着豪情盖世的东方霸道竟然落得如此凄惨下场,想着布留情去为兄弟祝贺却失望的那种场面……

        在这一刻。乌倩倩心中一酸,甚至流下泪来。为了那份男人之间的友谊!

        只听布留情怆然而悲愤的继续说道:“但却在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你就礼貌的看着我……我就顿时知道,他已经不是他!而是变成了你!”

        “因为东方霸道在我面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礼貌!但你当时的眼神,却分明不认识我!”

        “当时在执法城,执法者高手如云,我势单力孤,所以我当时立即退走!”

        “但,一万三千年来。我一直无时无刻的在找机会。我一直想要杀你!杀你!”

        布留情哈哈大笑:“你是什么东西?居然顶着我兄弟的脸,招摇撞骗?跟东方霸道相比,你算个鸟?”

        法尊的脸阴沉得如同要滴出水来,淡淡道:“布留情,你太过分了。你可知道,如此污蔑执法者至尊,已经是死罪!”

        “我呸你祖宗的!”布留情凄怆的大笑:“让你多活了一万三千年,已经足够让霸道在地下骂我了。我去你大爷的死罪!”

        法尊目光闪动,似乎在思索着。听了这几句绝对没有礼貌的话竟然没有动怒,他似乎在自己心里往外挖掘着什么。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布追追!”

        布留情身子一颤,听到这个久远的名字,一时间百感交集:“不错,我就是布追追!你竟然在霸道的记忆里,终于查到了我的本名!”

        “我便是布追追!但我的媳妇的名字,你查不到!我告诉你,她叫怜依依!”

        布留情的原名居然是叫布追追。如此喜剧性的名字。

        但此刻,楚阳与乌倩倩两人都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有多么好笑,反而感觉到无尽的辛酸!

        “布追追,怜依依……”法尊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深沉的痛楚,居然浑身也如同痉挛了一下,不由咬了咬牙,挺了过去,才喃喃的道:“真是麻烦啊。都已经先封存又删除,再过去了一万三千多年,听到这个名字,居然仍然能够让这具已经不属于他掌管的身体痛苦颤栗!当初,他能爱得多深……”

        布留情看着他的异常,却没有趁这个机会攻击,相反,反而目光一亮。

        “真是麻烦呀?!狈ㄗ鹞⑽⒌匦ψ?,用手在自己太阳穴上按了一下。

        他的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也在感叹那段曾经被封存、被删除、但却依然在一万三千年后、能够触动不属于原主人掌控的、这具身体的、强烈痛楚的、那一段、已经逝去了很久很久的无望的爱情!

        居然是如此的……永恒不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