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法尊,你是谁?

    第三百一十三章 法尊,你是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众人正在商议,突然间远方的天际传来轰然一声爆响,紧接着就见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整片天空,有无数的地方噼噼啪啪的出现了一道道漆黑的裂纹。

        很显然,法尊与布留情已经动起手来。

        夜帝等人神色慎重的注目远方,脸上神色复杂。

        法尊与布留情这样的境界,乃是这几个人梦寐以求的但却始终还没有达到的境界。

        远方轰隆隆的声音不绝的响起。

        稍顷,只见半空中电光一闪,将整片天空斩成了两半!这一道电光,似乎有将青天与大地连接了起来一般,气势之恢宏,简直是无与伦比!

        “留情剑!布留情出手了!”众人一阵惊震。

        夜帝萧瑟二人脸色郑重。

        看到这一剑,两人同时想到一件事:若是布留情这一剑乃是攻击自己……

        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颤栗。

        “大家都回去吧。也不要想着去观战了,这种层次的战斗,我们看了,打击信心!”凌风云哈哈一笑。

        众位二祖也笑了起来,只是脸色都很勉强。

        众人正要走,却突然觉得整个大地震颤了一下,骇然极目望去,只见电光如同连环闪电,密密麻麻一道又一道的在空中出现,照射的连这边也如同白昼一般。

        而剑光对面,竟然有一座山峰在漂浮着,整座山峰被当做了大锤,狠狠地一锤一锤的向着剑光猛地砸下去、又砸下去、再砸下去……

        “是法尊大人!法尊的法天象地神功!”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抓起一座山峰扔出去,在场众人都能做到。

        但抓起一座大山砸下去,没有奏功,居然又收回来再砸下去……这需要的力量乃是搬起一座大山的力量的百倍以上!

        而法尊居然连续的砸着,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直到这座山整个的化成了粉末!布留情的剑光依然在半空纵横。

        整个天机城的上空,飘起了细细的石沫,灰尘。变得灰蒙蒙的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位二祖都是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一时间都失去了言语。

        …………

        在布留情与法尊离去的时候,一道白影用一种直接看不到的速度一闪就到了数百丈外楚阳和乌倩倩藏身之处。

        “看够了没?走了?!卑子耙皇肿プ∫桓?,随即另一只手在空中一划,嗤的一声。

        楚阳与乌倩倩就看到面前的空间如同一块布被硬生生的拉开,在这块被拉开的破布之中,山川河流建筑都像是猛然快进一般,在迎面迅速的奔走而来,接着消失。

        随即,紫邪情拎着两人猛地一步跨了出去。

        这一步,就像是跨越了生死,跨越了幽冥!

        一步出去之后,楚阳与乌倩倩赫然发现,竟然已经从天机城里,到了一片荒郊野岭之外。

        “撕裂空间,一步千里!”楚阳猛地抽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紫邪情很强,但却绝对的不知道紫邪情居然能够带着两个人还能够撕裂空间一步千里这种地步!

        “错了!”紫邪情淡淡道:“这个地方距离天机城,有两千七百里!”

        楚阳顿时石化!

        一边的乌倩倩如同做梦一般的看着紫邪情,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懵。

        乌倩倩自从跟随楚阳,看惯了王朝更替,也见惯了残酷,更看淡了生死,透彻了人生。也经受过了震撼。自从拜入月聆雪和风雨柔门下,乌倩倩更加是大大的见了世面。

        按说,到了这种地步,一般的事情,根本不会引起乌倩倩的震惊了,也不会打破她的平稳心境了。

        但是这一刻,她真的目瞪口呆,只觉得天旋地转。

        万万想不到,那天跟自己亲切谈话的紫姐姐……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修为??!将整个空间就像是撕裂一块破布一般撕开,带着两个人,一步跨越两千七百里!

        这是什么概念?

        乌倩倩不知道,但她却是知道,恐怕自己的两位师父合力再乘以十……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这么说——这位紫姐姐岂不才真正是这九重天的天下第一?

        乌倩倩张着俏丽的小嘴,良久才合上,感叹的道:“原来紫姐姐才是九重天真正的第一人!”她终于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实在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错了?!弊闲扒榈牡溃骸拔也皇蔷胖靥斓牡谝蝗?,而应该是……在九重天这个世界之外方圆七千万里所有的位面,我都是第一!”

        楚阳与乌倩倩同时晕眩。

        “这里乃是最僻静,也是人烟最少的地方。乃是最适合两位至尊决战之地?!弊闲扒樗档溃骸耙换岫矣迷ぷ拍忝?,过去亲眼看看这种层次的高手之战?!?br />
        她定定的看着楚阳:“这对于你们的未来成就,大有好处。而且,这种势均力敌的高手之战最是难得。你要好好参悟?!?br />
        楚阳与乌倩倩严肃的点头。不用她说,两人也知道这次机会是多么难得。

        法尊与布留情之战,绝对是九重天巅峰之战。其中可以获得的好处,甚至比宁天涯与布留情一战还要多!

        因为宁天涯与布留情之战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法尊与布留情,却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这种大战,层次接的很近的反而不敢看。因为他们正在向着这个目标努力,这次一看之后,反而会留下一个‘永远不能超越’的阴影,那可就真完了。

        所以,凌风云才会说:“这种层次的战斗,我们看了,打击信心!”

        但楚阳和乌倩倩现在距离这种境界天差地远,看了反而不会觉得有什么。

        正如一个月能赚一百万的人,看到能赚一千万的人,顿时就觉得:我以为我很牛逼了,天天牛的跟驴似的,原来人家比我强多了,太打击自尊了。

        但一个月只赚一千块的人看到能赚一千万的人,却会虚心学习、参考人家的成功经验,并且将人家当做自己的追求终极目标……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

        说话间,只见隐患方一道惊雷掣电一般的剑光奔腾而来,发出尖锐的呼啸,似乎将长空一起割裂。

        正是布留情!

        在他身后,一团乌云一般的一个人影紧跟而来,动作不急不缓,潇洒自如中带着一种君临天下的从容霸气!

        正是法尊!

        乌倩倩原本对这两人很佩服很敬仰,但现在不知为何,竟然从心中升起一种:“不过如此?!闭庋男乃?。

        这样的想法,让乌倩倩自己都吓了一跳。

        实在是紫邪情带来的冲击太大了。

        布留情与法尊先动的身,已经走出好远了,紫邪情才带着楚阳和乌倩倩开始行动,然后三人到了这里已经等了一会,这两人才姗姗来迟。

        难怪乌倩倩就有这样的心思了。

        紫邪情目光一闪,纤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机就隔断了外界对这里所有的感知,包括视觉听觉感觉直觉……

        布留情刷的一声落地,头也不回,淡淡的道:“法尊兄,看看我为你挑的这个埋骨之处风水如何?”

        法尊的黑衣身影魔神一般停在空中,负手打量四方,竟然似乎真的在查看风水,良久,才满意的点点头,轻笑道:“这片地方若是有布兄埋在这里,也算不枉了这青山秀水。以后定然会成为一座剑山!看来布兄对自己的身后事竟然早已经做了安排?!?br />
        布留情瘦长的身影孑然而立,嘿嘿一声冷笑,道:“若是埋葬作为天下至尊的法尊,我觉得更为合适一些?!?br />
        法尊摇头失笑,洒然道:“布兄,其实有件事,本座很是不解!”

        “你说?!辈剂羟樗坪醪碌搅怂凳裁?,声色不动的说道。

        “布兄对我,充满了敌意?!狈ㄗ鹩迫坏溃骸耙煌蛉昵?,我就任执法者法尊大典之时,布兄去执法城专门找我,去见了我之后,却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br />
        法尊大惑不解的道:“我还记得当时,普天之下所有的贺客,就属布兄送的礼物最多,也最是珍贵!当时我还有些受宠若惊,呵呵……以为找到了知音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为何?”

        “七千年前,我追捕至尊天魔穆庆天,又遇到了布兄。那一次,布兄更要拔剑相向!”

        “就在天机城门前,布兄对我冷嘲热讽。甚至,当着九大家族的人扫我的面子?!?br />
        法尊纳闷的说道:“我一直不解,本座在什么时候,曾经得罪过布兄你么?”

        布留情沉默着,良久,才问道:“你是谁?”

        法尊一怔,道:“我是谁?”

        布留情冷锐的目光看着他,冷然道:“不错,你是谁?”

        法尊瞳孔收缩了一下,满头黑发无风自动,轻轻低沉的笑道:“布兄莫非是糊涂了?小弟就在你面前,怎么竟然不认识了?”

        布留情突然哈哈大笑,声音穿空裂云。

        “法尊,你知道么,东方霸道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同乡,我们两个人,是一个村子里走出来的;而且,东方霸道还是我的情敌。我当年的妻子,也是我们的同乡同村,东方霸道年少时,也是疯狂的喜欢她!只不过,后来她嫁给了我?!?br />
        布留情声音很是风轻云淡,目光却是锐利如剑!

        但法尊却是脸色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