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布留情出手!

    第三百一十一章 布留情出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月聆雪潇洒的一笑!“若是法尊执意要阻止我做事,那我便正有此意?!?br />
        法尊微微地笑起来:“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一次兰家固然得罪了你,不过你也是借题发挥,想要逮住这个理由,提前破坏了九尊补天大计!”

        月聆雪沉默了一下,道:“九尊补天,逆天而行,绝不可能成功的!执冇法者十万年的使命,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够改变的!”

        法尊淡淡笑道:“能不能,要看实力?!?br />
        月聆雪沉闷的道:“是!”

        “来!”法尊的身子没有动,但这一刻给人的感觉,却是身高万丈,睥睨苍生!他淡淡道:“有请贤仇俪,与本座一战!一战了恩仇,一战定九天,一战无情义,一战生死断!”

        月聆雪仰天大笑,道:“不错,一战无情义,一战生死断!法尊,既然你要生死断,那我们大妻,今日便舍命陪君子!”

        风雨柔一声清啸,拔剑出鞘!

        法尊依然是淡然地微笑:“战吧!”

        他负在身后的双手终于缓缓垂下,随即,轻轻往前举起,黑衣飘动,一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来战!

        就是这样的一个姿势,突然间整个夜空,整片天地,也充满了一种死亡的邀请味道。

        法天象地!

        法尊在这一刻,已经将自己的身子,融进了天地!这一刻,他就是天,他就是地!

        他动手,则天威动:他后退,则大地逃!

        无论何人,若是在此刻与他动手,就如同同时与天地作战!

        人力岂可胜天?

        法尊虽然口中说的淡然,但心中早己杀气凛然,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最强大的威能,将风月夫妻一举击败,或者击杀!

        若是自己能做到,那么,今后自己在九重天的威望,将更加如日中天,彻底的压过宁天涯和布留情!而且,哪一种属于强者的‘舍我其谁的无敌心境,也就会更加牢固!

        这一战若胜,他甚至就会有同时对敌宁天涯与布留情的信心!

        法天象地便是练心!心有多大,修为就有多强!

        一个经常胜利的人,与一个经常失败的人,心境是不同的。法尊经常胜利但他更加需要一场同时面对两个巅峰强者的胜利!

        月聆雪和风雨柔同时身躯一挺,淡淡道:“请!”夫妻两人眼神锐利坚定,一股沛然的气势冲霄而起,带着一往无回的决然!

        与法尊融入天地的气势,冲撞在一起!刹那间长空中风云色变,隆冬寒天夜空,竟然轰的一声,风云向着四方飘散,露出整整一片深邃夜空!

        群星闪耀!

        这样的声势,就连夜帝等人也是禁不住猛的后退了一大步!

        三股气势交缠在一起,这样的三个人若是要战,只要是一动手,当世之间,恐怕没有人能够将他们三人分开!

        谁也没有想到,风月夫妇,竟然在这么早的时间里,冇就与法尊到了不得不动手的地步!

        诸葛家族众人神色复杂,既盼望法尊出手灭了风月,又希望千万不要打起来。不管这一战谁胜谁负,但就算是风月死了,或者三人同归于尽。但诸葛家族的根据地,是注定的没了。

        众人众目睽睽的看着,每一个人都「百度贴吧启航冇文字」是屏住了呼吸。注视着这一场即将开始的巅峰之战!

        眼看,这三位巅峰强者,就要战在一起。

        突然

        嗤!

        一股凌厉的剑气划空而来,这股剑气闪亮辉煌竟然一下子将整片天地全部照亮,纤毫毕现!便是烈日突然当空,也没有这样的闪亮!

        这股剑气的源头,竟然在千丈之外!就这么浩浩荡荡轰轰隆隆而来,似乎将整片夜空一下子劈成了两半。

        一个声音淡淡的道:“法尊,今日你若出手,我也想试试你的法天象地神功!”他沙哑的笑了笑淡淡道:“不知道是法天象地神功更胜一筹,还是我的留情剑别具一格!”

        布留情!

        众人骇然大惊。

        这位至尊大人竟然选择了在这种时候,悍然出手而且,立场明显的是站在了风月尊者那一边。

        法尊目光一凝,淡淡道:“布兄,你这是何苦?”他积蓄了快要到巅峰的气势和心境,被布留情一句话,全然打破!

        心中不由唷然一叹:天意!难道他不出来助我,我便无法做到这件事?

        “不何苦?!痹斗讲剂羟榈纳舻溃骸傲愣汲敛蛔∑?,我的定力比你差?!?br />
        法尊苦笑起来:“布兄,我若是不动手,这里的人,就被风月杀光了!”

        说话间,他的气势,在慢慢的散去。

        他知道,布留情来了,而且又是这样的态度,自己这一战,注定是打不起来了。

        现在的法尊,未必就在乎布留情,但问题是,现在布留情与宁天涯乃是一体,俩人同一个弟子,惹了布留情,就等于同时惹了宁天涯。

        法尊敢同时面对月聆雪和风雨柔,而且有绝对的信心,但却绝对没有信心同时对阵布留情和宁天涯。

        所以布留情这一次出现,拿捏的时机实在是妙到毫巅!

        他固然是帮助了风月,但也在同时,将法尊的信心猛然打落了不少!

        因为法尊现在已经不敢动手,人的心中一旦有了‘不敢”也就有了畏惧。有了畏惧,信心……,也就一落千丈!

        况且法尊修的,便是‘心’!

        布留情一方面是与风月多少有些交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感受到了法尊那越来越是高涨的战斗兴趣,与一种渴望战斗的兴茶……才猛然出来截断!

        他知道,若是让法尊过了这个坎,恐怕就真的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了。

        所以布留情毫不犹豫,断然出手!

        他虽然没有真正开始战斗,但却实际上已经是给了法尊重重一击!

        这一击,斩的是心!

        要害之地!

        布留情冷锐的笑了笑:“这里的人是生是死,被风月杀不杀光,跟我布留情没有任何关系,我只知道,只要你动手,你将会成为九重天十万年之中,第一个是被杀死陨落的法尊!”

        进一步打落他的信心!

        这一次,布留情用了生死。

        两位巅峰强者之间的交战,口舌之间蕴含的意义,对精神心境的冲击,远远大于刀剑加身!

        夜帝萧瑟等人都是明白人,自然都知道,这两人之间的交谈,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巅峰之战!不由一个个竖直了耳朵,准确的捕捉着双方每一句话之中蕴含着的特别含义。再与自己的修为心境加以对照,竟然人人都有一种‘恍然大悟,这样的感觉。

        法尊目中厉光一闪,淡淡道:“布兄自信太强了些。怕只怕,布兄杀人不成,反要被杀!布兄应该知道,布兄若是与本座单独决战,本座并非做不到这点!”

        法尊一步一步的被布留情逼到了死角,终于开始反击。

        而且一个反击,就要将布留情和风月分开,单独决战!他若是对风月出手,布留情一定会参战;但他直接对着布留情挑战,以布留情的身冇份和傲气,却是死也不肯让风月帮忙的。

        而风月若是贸然插手,布留情反而还会大怒。所以风月也不敢贸然插手。

        法尊的反击,一句话就堵死了风月参战之路:虽然与他自己一开始的本冇意不符,但目的却能够轻松达到。

        人影一闪,一袭青白色布衣的布留情瞬间跨越千丈距离,突然出现在空中。

        手中,一柄长剑青芒闪烁,他就这么站在半空中,手中剑,身如剑,目光如剑:冷笑着看着下方众人,淡淡长吟道:“踏遍人间看孤影,放眼天下自独行;人间不过生死路,留情剑下不留情!”

        布留情森然道:“法尊,来与我一战!’,

        面对法尊的反击,布留情直接提出来了挑战!这是「百度贴吧冇启航文字」更加强势的回答,甚至,是一种压迫!

        你说你能杀我,那便与我一战!看看我杀你,还是你杀我!

        法尊固然被布留情弄得有了心障,不得不突破,但布留情何尝不想击破自己的心魔?自从得知法尊乃是先天灵脉,布留情就感觉到了不舒服。

        所以今夜,一定要击败他!

        过自己心魔这一关!

        法尊目光一闪,淡淡道:“与你一战,有何不可?不过,风月今夜,不得动手杀人!”他的话很隐晦,却表达得很清楚:风月若动手,我有后顾之忧!纵然决战,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决战。

        “你阻止我为徒儿报仇,本就过分,如今你二人决战,却还要限制我的行动?法尊!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一些么?”月聆雪大怒,顿时就要发作。

        突然一个声音细细的钻入他的耳朵:“你徒弟没事!但兰家不能轻饶!”

        月聆雪身躯一震,脸上浮现出喜色。

        正是那位神秘的女人的声音。

        月聆雪神色一动,淡淡道:“不动手,可以!不过,今夜罪魁祸首的兰家,却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否则,便是法尊与布兄同时阻拦,我夫妻二人纵然杀不了在场的所有人,但自信杀个一多半再从容而去,还是有把握的!”

        法尊哼了一声,道:“那,兰暮雪何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