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章 剑拔弩张

    第三百一十章 剑拔弩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

        夜弑风的消息,叶梦色的消息,萧家的消息,凌家的消息,石家的消息,都是从楚阳那里得来,而楚阳,这段时间里与兰家来往密切。

        与兰家三公子兰唱歌更是天天喝日日醉。

        于是乎,就造成了今日的事情……

        楚阳是什么人?这个名字,顿时横空出世!上三天虽然大,但大家都是消息灵通之辈,一概风云人物,大家都是心中有数,什么时候居然突然钻出来这么一位姓楚的?

        这个问题提出来,大家都是满头雾水。

        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挑动起九大家族如此死伤惨重?

        对此,面对夜帝的疑惑目光,夜弑雨想了一会,终于还是给出了第七部回答:“楚阳,在中三天亡命湖决战的时候,曾经见过他。是一个很有手段,很有才能的后起之秀?!?br />
        “他一无所有,赤手空拳打拼,却能够让中三天各大家族的公子哥儿唯他马首是瞻!”

        “他很重义气,也很重情。而且,性格很直爽,很是让人喜欢?!?br />
        夜弑雨如此说道,在一大片的描述里面,竟然充满了对楚阳的赞美之词。这让夜家的其他人很不理解,而且也很诧异,这让听着他说话的夜帝眼中目光也闪了闪。

        “不过,这个人也是心狠手辣,有时候,为求目的不择手段,总而言之,若是对这个人做一个评价的话,那就是,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做这种人的朋友,会很幸福,做这种人的敌人?;岷芡吠??!?br />
        夜弑雨苦笑着:“在中三天的时候,我并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但到了上三天之后,尤其是到了天机城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人的不简单。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在捉弄人,唯独他能恶心我?!?br />
        夜弑雨这么第七部说出来。纵然是在这么沉重的气氛之中,也不禁让人升起一种想要笑的感觉。

        “从中三天上来的?而且能够搞起这么大的风雨?那么这个少年可不简单啊……”夜帝沉吟着,突然说道:“这个楚阳?;岵换峋褪蔷沤俳V??”

        夜弑雨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下,道:“应该不会。据我调查,他在九劫剑主发生天现异象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上三天?!?br />
        夜帝哦了一声,道:“这个楚阳,有时间将他擒来。我看看?!?br />
        这样的问题,在其他各大家族中也在重复着,答案褒贬不一。

        叶梦色说道:“当时是我去找的楚阳,他在兰香园中……”

        叶梦色虽然明知道上了当,但这个当上的却是无话可说。

        其他几家的人也是这么说的。

        面对老祖宗,谁敢说谎话?自然是楚阳怎么说,现在就怎么复述了出来。

        这一复述,众位老祖宗都是眉头大皱。

        叶轻愁怒道:“这么说的话,还怪不着人家?人家说的是:兰家今夜必有行动!而你们这些去打探消息的,居然也不问问是什么行动?就一头栽了进来?”

        众人一脸的惭愧。均是感觉无地自容。

        是啊,兰家会有行动。兰家为什么行动?为什么来的?还不就是为了圣族那位长老的事情?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兰家有行动,定然是发起了这样抢夺圣族长老的行动。

        大家自然的也就跟上来了。

        哪里想得到此行动非是彼行动??!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兰家居然搞出来一次这样的行动……于是大家跟风而来,于是大家一起上当!一起死人!一起憋屈!一起冤枉!

        这么说,上了当,居然还不能报复?最起码,还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因为对方说的是实情。只是你们自己领会错误而已。

        这是一个思维上的误区。而楚阳。就是利用了各大家族这样的先入为主的思想。人为的制造了思维误区,却还让你不能说什么。

        是啊,你们来找我问的就是兰家的行动,我给你们的也的确就是兰家的行动消息。而兰家也的确是在我说的时间内行动了!

        你们怪我什么?

        若是说这件事本身乃是兰家针对各大家族的阴谋倒也罢了,楚阳还能算的上是一个同谋??墒抢技艺攵缘闹皇且辜乙患?,而且现在的局面是,兰家偷鸡不成蚀把米,乃是损失最多的一家。

        同谋……就更加的谈不上了。

        这个发现,让几大家族的二祖们更加的憋屈郁闷起来。

        “他奶奶滴,怎么会有这等事!”脾气有些暴躁的石惊忍不住咒骂起来:“真金白银的买来了真消息,却是真正的上了一个真切的大当!花钱买自己心甘情愿上当,你们真行!”

        终于得知了事情真相的二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哭笑不得。若是有一家这么说也还罢了,但偏偏却是所有几家都这么说。

        一时间,有一个疑惑:楚阳是故意的设陷阱呢?还是根本的不知道?

        众人商议一会,均是觉得故意陷阱的可能性接近六成,不知道的可能性,却仅有四成。无论如何,都是跑不了。

        楚阳。

        这一刻,众位强者们脑海中都是刻下了这个名字。明着报复,只能让人觉得这九大家族小鸡肚肠:明买明卖的买卖,吃了亏居然要报复,简直是不可理喻。

        但暗地里,楚阳的麻烦恐怕是少不了的。

        ……

        那边,月聆雪不耐烦的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我现在就要我的徒弟!”

        夜帝等人急忙又问起乌倩倩的事情,越听越觉得头大。

        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越来越是扑朔迷离了呢?

        “快快去找!”几位老祖同时下令。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人员不断的回来,带来的回答都是:一无所获。

        月聆雪的眉毛紧紧的皱着,眼中的杀气越来越浓。终于,他长啸一声:“够了!你们演够了没有?真的要逼我大开杀戒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淡淡的道:“月兄弟,大开杀戒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br />
        声音很淡然。但却充满了无上的威严。

        面前的空间一阵氤氲,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

        他负手站立在空中,黑袍迎风飘荡,一头黑发中分而下,淡然而骄傲的睥睨着众人。

        “法尊?”月聆雪眼睛微微眯起,淡淡的道:“你要阻止我大开杀戒?”

        法尊淡淡的道:“最起码,我在这里的时候。你要给我一个面子,可好?”

        月聆雪微微摇头,沉肃的道:“不好!”

        “不好?”法尊眼神温煦。声音轻柔,但一股庞然大力却是凭空压来,淡淡道:“万多年的交情,本座向着老兄弟要一个面子,也要不来了么?”

        月聆雪微微摇头,道:“果然是不好?!彼⑽⑻?,眼神锐利??醋欧ㄗ?,轻声的,但却坚决的道:“你我,道不同!”

        众人心中一个咯噔!

        风月与法尊,终于在今天,撕破了面皮!

        一个面子也不给!

        更清晰的当着九大家族所有人的面,再一次的说出来了这句话:你我道不同!

        这句话,当初在城门就说过,但那时候,月聆雪乃是前来通知一声。战之前。先通知,然后堂堂一战。

        这乃是江湖规矩之中,对于自己的对手,最大的尊敬!

        所以那时候,还不觉得如何。但现在法尊要求要有一个面子的时候再次说出这句话,却是狠狠地,丝毫不留余地的撕破了脸!

        虽然月聆雪乃是为了弟子的事情而气愤,但此时此刻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事。却无疑是太过分了一些。

        法尊目中有杀机一闪,随即负手轻轻微笑起来。

        但众人都分明的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了一些。

        下一刻。他就这么从空中踩着楼梯一般一步一步走下来,众人前一眼看到法尊还在空中,但下一刻他已经站在地上;但众人分明感觉到,法尊却还在缓缓地一步一步往下走。

        这种极动与极静的对比,在同一个动作上出现,对众人的视觉冲击,简直是无与伦比!在场的,不少是至尊修为,但就算他们,却也出现了错觉。

        月聆雪瞳孔微微一缩,淡淡道:“法尊,你的法天象地,原来又精进了?!?br />
        法尊负手微笑:“月兄弟说的没错,本座侥幸又进了一层。月兄弟,该不会是在现在,就要与本座交手吧?贤伉俪,可是本座在这九重天最不愿意为敌的人?!?br />
        他微微地喟叹一声:“不是顾忌你的武力,而是顾忌我们一万年的交情!”

        他摇摇头,黑色长发缓缓飘动,说不出的飘逸洒脱,却生生带出来一股森森冷意:“我不愿意破坏那份交情?!?br />
        风雨柔警惕的看着法尊,脚下微微挪动,向着丈夫身边靠近了一些。其实以他们的修为,加上特异的功法,不要说是相距咫尺,就算是相距数百丈,修为也能互相传送。

        但不知为何,在法尊这一次出现的时候,风雨柔竟然有一种,他能够将自己与丈夫分开的那种感觉,不由自主的就挪了一步。

        月聆雪沉默了一下,淡淡的笑了笑:“其实,在我离开执法城的那一天,你就该知道,那份交情已经不在,也不再?!?br />
        法尊长长叹息:“既如此,月兄弟,与我一战……遭遇了一个小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