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零八章 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第三百零八章 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月聆雪这句话出来,在场的人居然一下子愣住了绝大多数。

        尤其是萧家石家……等大家族,刹那间全部愣?。赫馐路病埋鲅┑耐降苡钟惺裁垂叵??

        怎么突然间月聆雪就站出来要徒弟?

        总不能……那个三星圣族的长老是月聆雪的徒弟吧?

        夜家的人傻了眼,在他们心里,那个乌仙子还在自己的平翠湖中,现在房子都塌了,不知道有没有砸死?

        兰家的人顿时精神抖擞,兰唱歌上前一步,道:“前辈,这夜家的人使卑鄙手段掳掠了乌仙子,想要图谋不轨,正好被我们兰家看到了,我们兰家再怎么说,与前辈也有深厚的交情,于是呼见义勇为,就追了过来,但夜家的人恬不知耻,居然扣住乌仙子不交人……所以晚辈等人才和他们打了起来?!?br />
        月聆雪由于先走了一步,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点了点头,道:“辛苦……”

        突然间,远方又是一道白影厉啸而来,正是风雨柔。

        声到人到,刷的一声落在月聆雪身边,抖手一个大耳光子就将兰唱歌打的凌空飞起,在空中陀螺一般连连转动了五六十个圈子还没有落下来。

        “柔儿,你这是……”月聆雪看着满面怒容的妻子。

        “这根本就是兰家的奸计!想要先掳掠倩倩,然后灌下了迷药和春药,让兰暮雪绊住我们两人,然后这边嫁祸夜家,抢出倩倩,却无法解毒,再有这家伙以男女交合的方法解毒,让我们无法怪罪……这都是兰家干的!”

        风雨柔气得浑身颤抖,恨恨的说道:“这就是我们信任的人!这就是我们和兰家的交情!我们真是瞎了眼了……”,直到她说完,兰唱歌的身子才噗通一声落在地上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月聆雪浑身都气得颤抖起来,一张俊脸,也气得发了白,他猛然转头,刀锋一般的眼神看着兰家中人:“此事当真?”

        兰家的诸位高手一个个如遭雷击,纷纷闪避着他的目光。

        见到这种情况,月聆雪岂能还不明白事情真相?

        “是那天跟我们一战的那位女前辈告诉我们的,这怎么会有假!”风雨柔这句话简直是火上浇油。

        月聆雪仰天大笑,笑声悲愤凄厉:“好一个兰家!好一个兰暮雪!好一份情意!如此将我们夫妇当傻子来玩耍,哈哈哈……好啊,好啊,好?。?!”

        说到最后三个‘好啊”已经是满脸杀气严霜,一字一顿,声音中的杀意,让人毛骨悚然。

        其他几家察觉了事情似乎有所不对,难道这事儿不是……那啥?而是……一个误会?

        想到这里,一个个懊丧的要死。

        忍不住就想要退走!

        “统统给老子站着!谁动!谁死!”月聆雪舌绽春雷,一声爆喝。顿时将所有人都如同试了定身术一般的定在了原地。

        不要说走,连颤抖也不敢颤抖了。

        万一一个哆嗦,让月聆雪认为自己‘动了”那自己岂不是死得太冤枉?

        月聆雪已经怒不可遏,这么温文潇洒的人,居然连‘老子’这两个字都是脱口而出。

        “兰家的人,上前一步!夜家的人,上前一步!”月聆雪两眼中微棱四射,低沉的吩咐,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崩了出来一般。

        这一次,轮到夜家的人如释重负!

        终于沉冤得雪!这一刻,竟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很是痛快的上前一步。

        兰家的人可就无奈多了,慢腾腾的上前一步。

        月聆雪两眼一瞪,呼呼两掌劈出去,顿时两个心中犹豫还没有上前的圣级七品高手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变成了两摊肉泥!

        月聆雪冷冷道:“太慢!”

        这下子几乎不用催促,兰家所有的人都是非常利索的上前一大步。

        “夜家,派人把我徒弟送出来!”月聆雪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是!”夜家那位领头的至尊兴奋的应了一声,吩咐自己身后一位圣级高手:“快!快去将乌仙子请出来?!?br />
        “是!”那位圣级高手振奋的回答一句,一溜烟的跑了进去。

        夜家领头至尊转头向着月聆雪,有些诏媚的说道:“月尊者,乌仙子自从被兰家送到了我们这里,我们就识破了兰家的奸谋,对乌仙子一直殷勤照顾,绝不敢有半点无礼……现在,乌仙子依然是安然无恙!这一点,我敢用性命向月尊者担保!”

        “嗯?!痹埋鲅┗夯旱阃?,知道弟子无恙,心中松了口气,但脸上神色非但没有和缓,反而更加严厉起来。

        看着兰家的众人:“这是谁的主意?”

        兰家众人面面相觑,有几个人就忍不住的用眼光去瞟昏迷在地上的兰唱歌。

        “这小子的主意?”月聆雪一伸手,运功一吸,兰唱歌的身子就飞了起来,落在了他的脚下,噗的一脚就踢了上去。

        兰唱歌惨叫一声,顿时清醒过来,一醒过来就魂不附体的叫道:“冤枉啊……”

        月聆雪冷哼一声,伸出手指,虚空在他身上点了三下。

        顿时,兰唱歌的身上,虽然有衣服当着,却依然可以看到,他的全身肌肉,都顿时的膨胀了起来,一条条的青筋,蚯蚓一般鼓出来,然后又继续的凸起,翻滚,缠绕……

        最高层次的分筋错骨手!

        兰唱歌不似人声的惨叫着,翻滚着,但只咔了两声,就张着嘴痛得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谁动的手?”月聆雪目光无动于衷的看着地上翻滚的兰唱歌,淡淡的问道。

        一位青衣人身子一闪,就从兰家的阵营中走出来,昂然道:“是我下手掳掠的乌仙子,本来计划打算的蛮好,哪里知道却是剔人的奸计!既然事情败露,我也无话可说,就将这条命用来向月尊者赎罪还希望月尊者不要牵连其他的人!”

        他这番话说得极快,说完,连犹豫也没有一点点,直接抬起手来,一掌拍在自己的头上,刹那间就是脑浆迸裂,尸体晃了两晃,倒在地上。

        全场噤若寒蝉。

        月聆雪狠狠地笑了笑:“我让你死了么?想要一死了之,哪里有这么容易!给我回来!”

        突然大喝一声,两只手不断地做出复杂的手势,众人可以亲眼看到,在夜空中,一团朦朦胧胧的雾气逐渐的成型,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手指头大小的小人,众人看的清清楚楚,这团奇异的雾气形成的小人儿,虽然小,但面目清晰四肢俱全,正是刚才自杀的这位圣级九品巅峰高手的面目。

        此刻,正一脸的惊惧!月聆雪一手伸出,将这小人儿握在手心里,淡淡道:“你居然还想一死了之,转世成人?你既然做出来这等事不要说做人,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突然脸上紫气一冒,五指一个收紧,喝道:“形神俱灭吧!”

        顿时噗的一声轻响,那个小人儿突然身体爆裂开来,化作淡淡的雾气飘散在空中!

        神魂!

        月昨雪居然连死了的人也不放过,将神魂硬生生的先凝聚,再打碎!

        可见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这时,地上的兰唱歌已经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头上,也鼓起来了几道青筋,高高的鼓起,就像长了一堆的奇形怪状的疙瘩。

        下巴被青筋强行的撕裂开,露出一嘴的白牙,舌头都连根吐了出来,几乎连喘气的力气也没了。

        这时,那个进去平翠湖的夜家高手神色慌乱的奔了出来,看那样子,显然是惊慌到了极点,这样的高手,在迈下台阶的时候,居然噗——通一声摔了个跟头。

        “不好了……不好了……,”他嘴唇哆嗦着,眼神中满是恐惧慌乱,浑身也如同癫痈一般的奇形怪状的颤抖着:“乌……乌……乌乌乌……乌仙子不见了啊……”

        “不见了?”一直在微笑的快意的看着兰家受惩罚的夜家至尊顿时脸上一僵,随即就勃然大怒的跳起脚来:“怎么会不见了?”

        “不见了?”月脍雪一听这句话,简直是无名火冒三千丈,劈手一把就揪住夜家至尊的衣襟,狠狠地拖到自己面前来:“混账!你的保证那?难道说,你看着兰家耍弄我们夫妻耍弄的很爽,你也想来耍弄耍弄?!”

        “不不不……绝无此意!”夜家这位至尊刹那间就是魂不附体,他看到了月聆雪眼中的暴怒和焦躁,知道这种情况下的月聆雪,恐怕是已经到了一言不合就能屠城的地步,那里还敢怠慢,声音急促的解释:“月前辈……我我,刚才明明还在的……明明还在的……对了!是不是已经被兰家的人劫走了?”

        月聆雪一把松开他,一脚踢在兰唱歌身上,顿时解除了他的分筋错骨手,一脚又将他踢的站了起来,怒声道;“我的徒第呢?”

        兰唱歌刚松了一口气,这才喘过气来,欲哭无泪的道:“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啊……这可真不是我们干的啊……”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痛哭流涕。

        心中无限的后悔,早知道至尊不是好惹的,自己偏偏想出来这么一个鬼主意,这下子可倒好,真要将所有人都葬送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