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零三章 挑破奸谋

    第三百零三章 挑破奸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此刻,在一间幽静优雅的酒馆雅座之中,风雨柔与月聆雪正坐在首位。

        对面坐着的,正是兰家二祖,兰暮雪。

        今日突然接到兰暮雪邀约吃饭,风月二人推辞不过,也只好给这个面子。

        在九大家族来的这些人之中,也只有兰暮雪一个人有这个面子,其他人还真请不到风月二人。

        并不是说这位“万里玄冰苍穹寒,千山暮雪一瓣兰”有多么牛逼,风月都不得不给他面子,而是月聆雪和风雨柔欠了兰家一个大人情:乌倩倩这个两人都极为满意的妖孽体质的弟子,就是兰家的人推荐给他们的。

        对于两人来说,这一份人情不可谓不重。

        所以,这一次兰暮雪邀约,第七部第三百零三章挑破奸谋风月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来了。

        “月前辈,请满饮此杯,晚辈有几句肺腑之言,要向前辈陈诉?!崩寄貉┕Ь吹鼐倨鸨?。

        “哦?”月聆雪不置可否地看着他,道:“有什么话,还非要喝了酒才说?”

        兰暮雪一阵尴尬,心道,这满饮此杯再说话,不过是酒桌上的一种礼仪而已,人说酒酣耳热好说话,这位月至尊怎么这么较真。

        没奈何,只好说道:“既如此,晚辈先干了,借酒壮胆,向前辈说几句肺腑之言?!?br />
        月聆雪淡淡道:“说话就说话,还需要用酒来壮什么胆?”

        兰暮雪酒杯已经举在空中,一听这句话,顿时又愣住。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有话直说,不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狈缬耆嶂辶酥逍忝?,道:“暮雪你也知道你们兰家与我们的交情。不用搞这些的?!?br />
        兰暮雪强笑一声,终于还是一饮而尽,道:“那晚辈就斗胆直言了?!?br />
        他先叹了口气,道:“晚辈以为,两位前辈如此脱离执法者。实为不智?!?br />
        “不智?”月聆雪眉毛一挑。第七部第三百零三章挑破奸谋

        “是?!崩寄貉┟忌乙惶?,道:“难道说,改变九重天九万年的格局,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就是‘智’了不成?”

        “但是九劫剑主毕竟是一个虚无?!崩寄貉┏烈髯?,终于反驳道。

        “虚无?”月聆雪嘿嘿一笑。

        “而且历代的九劫剑主,据说……人品都是十分不堪?!崩寄貉┑溃骸扒氨参庵秩顺隽?,未免太……太冤屈了一些?!?br />
        “那又如何?”月聆雪不为所动。脸色冷酷。道:“当初月某进入执法者,第一天,就在执法碑下。刺头心、背心、心窝、手心、脚心……七心之血,发下毒誓!终此一生,执法九重天。不偏不倚,铁面无私。保证九重天的安宁;并在一定时刻,协助九劫剑主,统一九重天!”

        “执法碑前的誓言,月某一直铭记!”

        “纵然九劫剑主人品不端,但九劫剑主却从未为祸世间;而是以自己的力量统一九重天,付出自己和九位兄弟的性命,化作了稳固九重天的基石!你们凭什么说他们人品不端?”

        “九重天的创立,就是一片血腥!所以。需要九劫合一,十心齐聚,血气冲天,才可以化解九重天的?;?。而这九劫合一,便是你们九大家族的大劫!九劫剑主的每一劫兄弟,都对应你们九大家族其中一家?!?br />
        “每一位剑主的兄弟,一旦出现。就是征兆了老一辈九大世家之中,一家的灭亡!如此,才化为九劫之血,补天而成!你们还有什么怨言?须知,就是你们的老祖宗。成了别人的劫数,将别人的家族数万人化做了补天之血。才有了你们家族的万年荣华!如今,你们再被另一劫所灭,化做补天的力量,岂不是理所应当?”

        “须知若是九劫剑主死了,这片大陆就会塌陷!再度重演十万年前的惨剧!到时候,你们这九家,同样不会存在!”

        月聆雪一口气说完,端正着身子,看着兰暮雪:“我倒要劝你一句话,暮雪,看在你的后辈梅仙为我推荐了一个满意的弟子的份上,我劝你,还是不要参与针对九劫剑主的这种征战;你退一步,虽然你的家族会因此而死伤过半,却不会全家被灭,只要血脉依然在,你们兰家,也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br />
        他目光灼灼:“法尊要灭掉九劫剑主,这根本就是逆天而行!就算他真的成功了,九劫剑主死了,没有了九劫的力量,没有亿万亡魂的血气,这九重天大陆,也是命不久矣?!?br />
        兰暮雪叹了口气,道:“前辈,晚辈已经是……骑虎难下啊?!?br />
        月聆雪尖锐的道:“有什么骑虎难下?不过是抛不开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罢了。你们难道不知道,十万年前的典籍,你们兰家想必也保存的有几本。其中,典籍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你可知晓?”

        “那一句话?”兰暮雪疑惑的问道。

        “古今一梦,天骄不过六千年!”月聆雪淡淡的道:“在十万年前,九重天最强大的世家,持续时间最长的世家,乃是天骄世家。也不过是延续了六千年,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家族能够持久的兴盛更长的时间!而论道九劫世家的时候,每一家却都是一万年!你可曾想过这是为什么?”

        “有哪一个家族可以兴盛万年?难道你们就这么牛?一万年还不败家?须知,穷不过五世,富不过三辈。一万年……为什么?”

        “不就是为了将你们化作补天之血的力量,所以才采用天道运气加于九大家族?要不然,你们早已经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何德何能繁衍生息一万年?”

        “如今居然还不知足?”月聆雪冷峻的问道:“居然还要反抗天意!你可知你越是反抗,你们兰家被灭的也就越是彻底?到最后,恐怕真的会鸡犬不留,血脉灭绝!”

        兰暮雪长声一叹,低下了头,满脸的苦涩,道:“前辈说的这些,晚辈无不知晓。不过,九万年来,九大家族人人都知道这些。但……又有谁不抱有侥幸之念?若是能够存活下去,保持如今的风光,谁愿意与一万年来齐名的兄弟世家交战为敌?”

        “我们每一家都是经过了一万年的努力,才发展到了如今的局面,万年的心血凝聚,祖祖辈辈的智慧浇灌,如何甘心毁于一旦?”

        月聆雪喟叹一声:“既然如此,那就真的没什么话好说。若是一旦九劫剑主出现。我们与你们兰家??峙乱不嵴驹诙粤⒚嫔?。届时……就真的很尴尬?!?br />
        兰暮雪也叹了一口气。

        话说到这种地步,一向冷面寡言的月聆雪破例的说了这么多,字字句句都是真诚的相劝。兰暮雪如何不知?

        但兰暮雪却绝对不会答应。

        兰暮雪心中有些惭愧,月聆雪虽说将来必然会站在敌对一面,但现在跟自己说话。却是真心真意的相劝,但……自己约他们出来,却是为了算计他们唯一的、最宠爱的徒儿。

        不由的心中感觉非常不得劲。

        三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兰暮雪终于试探着道:“不知月尊者的徒儿乌仙子……现在有没有婆家了?”

        风雨柔猛地抬头,看着他,淡淡的哼了一声:“兰暮雪,你要做媒?”

        兰暮雪呵呵笑道:“不错,晚辈有一位后辈吗,不管是人品武功修为还是智计性情。都是……”

        “不必说了?!痹埋鲅┎坏人低?,就已经一挥手打断,道:“你们兰家的那几个货色,如何能够配得上我们的徒儿!”

        兰暮雪眼中有一丝几位隐秘的怒色一闪而过。

        你以为你的徒弟是什么东西?我们兰家居然不配了……

        便在这时,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道:“好兴致啊好兴致;风月尊者果然不愧是风月尊者,自己的徒弟都被人抓走了。夫妻两人还在这里花天酒地?!?br />
        三人同时色变。

        “我回去看看?!痹埋鲅┑被⒍?,长身而起,穿窗而出。一闪不见。只留下风雨柔一个人在这里。

        因为他们夫妻两人都听了出来说话的人是谁?;蛐碚馐郎?,任何人都有可能骗他们,但这个人却绝对的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夫妻二人!

        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出全力。就可以轻松地毙掉自己夫妻,在这种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她还骗自己两人做什么?

        兰暮雪沉声喝道:“谁?给老夫站出来!”

        他心中已经一片打鼓。

        这个人一说话,月聆雪立即就走了,是对此人信任,还是对自己徒儿过于关心?

        月聆雪回去的如此之早,不知道家族的计划成功了没有?会不会……

        他试着用神念搜索说话的人,但却骇然发现,自己发出的神念如同泥牛入海,全无反应。

        “我是谁,你不必要知道!”那人清冷的说着,声音似乎就在耳边:“风雨柔,你也真有耐性。你面前这个老东西的子子孙孙已经去祸害你的弟子了,什么迷药春药嫁祸所有不入流的手段一概全部出炉,此刻你的徒弟已经中招了;你居然还这么有兴致跟他在一起坐着喝酒!”

        风雨柔勃然色变,一转头,秀丽的双眸就变作了两柄利剑一般,看着兰暮雪:“你们兰家做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