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零二章 你看戏我也看戏

    第三百零二章 你看戏我也看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从乌倩倩那里出来的时候,楚阳走了没有多远,就看到了兰唱歌。

        这个兰唱歌……还真是急不可耐的想要死啊。楚阳心中暗暗地想着,却是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打了一个‘放心,已经完全搞定’的眼神给他。

        然后楚阳不管兰唱歌是什么反应,就匆匆的走了。

        兰唱歌目光一亮,一股子振奋之情,几乎要冲上喉头,放声高歌。强行抑制,才压下了心头的狂喜。

        想到从今天以后,自己就能成为风月至尊的徒儿女婿,天仙化人一般的美人儿在怀,更能够坏了夜家的大事,让自己的家族独占好处……

        那样一来,兰家的下一任家主之位,舍我其谁?第七部第三百零二章你看戏我也看戏

        一想到这些,兰唱歌心头火热。

        看着楚阳的背影,兰唱歌喃喃地笑着,轻不可闻的道:“真是多亏了这个傻逼,我一定会让你死得舒服一些的?!?br />
        然后兰唱歌就匆匆而去。径自回去布置去了。

        已经走远,拐过了一道街角的楚阳耳朵微微的动了动,喃喃道:“可我却绝不会让你死得舒服?!?br />
        然后楚阳拐了几个弯,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变成了一个矮胖子,然后他就径直来到了水月楼前。

        水月楼前,竟然已经是人山人海??杉谖寮易逭庖淮胃愕玫娜肥巧坪拼?。

        楚阳负手而行,眼神睥睨,一股圣级的威严,汹涌而出,就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不少人被他撞得东倒西歪,但一看他如此修为,却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楚阳的到来,这样的声势。顿时引起了一位第五家族的武士的注意,立即迎了上来,恭敬地行礼:“敢问前辈,可是来祝寿的?”

        “祝寿?”楚阳沙哑着嗓子笑了笑:“第五轻柔可在?!”

        那武士更加恭敬第七部第三百零二章你看戏我也看戏,道:“轻柔大人正在水月楼上,要不,我领着前辈过去?”

        楚阳大刺刺地一摆手:“罢了!我这里有一张纸条。你交给他就行了?!?br />
        说着一张纸条突然凭空出现,悠悠的漂浮着,来到这名武士面前。才落了下去。

        “是,敢问前辈尊姓?”那名武士见了这一手功夫,更加的恭敬了。

        “你将纸条给他,他自然就知道我是谁?!背艉吡艘簧?,突然就这么拔身而起,如长虹经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名武士不敢怠慢。急忙手持纸条,往水月楼上跑去。

        水月楼顶层,第五轻柔等人正在一边喝酒,一边看戏。第五轻柔神态洒脱,动作自然,眼神温馨,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突然外面传报有人求见,说是有重要消息,第五轻柔挥了挥手命令进来。

        “大人,有人吩咐。将这张纸条给你?!蹦俏涫抗ЧЬ淳吹淖叩降谖迩崛崦媲?,双手将纸条举过头顶。

        “哦?”第五轻柔接了过来,随手放在一边,道:“那人长得什么样子?”

        “长得有些矮胖,不过,气度慑人,威势很强,地自以为,最起码。也应该是圣级高手?!闭馕晃涫考泵馐?。

        “哦?”第五轻柔挥挥手令他退下。慢慢的展开那个纸条,突然身子微微的一震。

        “五弟,出了什么事?”坐在他身边的第五轻狂敏感问道。

        “没什么事,一位故友。得之我在这里,前来通报个消息?!钡谖迩崛崆崦璧吹乃底?,那张纸条,已经在手中化为灰烬。

        第五轻狂有些不信,但却又说不出什么,哦了一声,坐了回去。

        第五轻柔的眼睛凝视着戏台,心思却转到了那几句话上。

        纸条上,只有这么几句话。

        “君在上天舞轻柔,可知当年翻覆手?水月楼头君当醉,九重天里我无愁;东风催船千万里,苦心一意费筹谋;今宵登高看风月,坐观诸家滚人头?!?br />
        落款是:你看戏我也看戏。

        第五轻柔想了良久,摇头苦笑,喃喃道:“你果然还是一点儿也不肯吃亏。这件事不可否认乃是我有些利用了你,但,你何尝没有利用我呢?你得到的好处可是更大的……”

        然后,第五轻柔就似乎是放下了所有心事,专心致志的看起戏来。

        因为……好戏登台了。

        楚阳轻飘飘的飞上了城中一座高塔之上。这座高塔,乃是诸葛家族占卜天机之用,但这几年都没有用到,因此防卫并不是很森严。

        然后他就像是一片没有重量的黑云,静了下来,附着在最高的瓦面。

        寒风呼啸,从他的身上掠过,却连他的黑衣,也不能掀起一点。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乃是因为,这里距离夜家住的地方,最近。而且也是附近最高的地方!

        夜家的住处,叫做平翠湖。

        三面环水,环境极是优美??吹贸隼?,诸葛家族再安排这第一家族的住处方面,是煞费了一番脑筋的。

        此刻,平翠湖的房舍之中,夜弑风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眼睛焦急的看着门口。

        在他的身边,有几位黑衣的老者,一脸平静的坐着,似乎在休息。其他的各间房舍内,夜家人也都没有休息,什么都没有做,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门开,一股寒风进来,一条黑影随之进来。

        “如何?”

        “兰家还没有动静?!?br />
        “怎么会这样……”

        夜弑风一脸纳闷。今夜,他费尽了唇舌说服了家族的人,准备跟随在兰家身后,趁着兰家和诸葛家交手的时候,来一个渔翁得利,一举干一个漂亮的。

        为此,甚至出动了两位五品至尊一位六品至尊在探听消息。

        剩下的至尊高手也无不神念四出,如临大敌。哪想到等来等去,兰家人竟然至今还没有动静……

        若是一旦消息是假的,那么夜弑风这一次罪过可就真的大了。

        这些高手,都是夜家的老祖宗们啊。能是让你夜弑风耍着玩的么?

        夜弑雨姿势优雅还有些慵懒的坐在一边,不言不语。实际上他心中对于这次的行动心中颇有疑虑;但夜弑风为了独占功劳,怎么肯将这种大事跟夜弑雨明说?

        所以夜弑雨现在还处在不知情之中。

        夜弑雨若是知道??峙戮突崆苛业幕骋?,然后调查。

        夜弑风犯了一次巨大的错误:夜弑雨再怎么说,在中三天也与楚阳接触过,而且,也明白一些中三天亡命湖事件的由来。最起码,是知道楚阳乃是那件事情的发起人之一。

        而且,莫天机顾独行等人。都是唯楚阳马首是瞻。

        就算再笨,也会想一想,虽然那些人在上三天并不算什么。但在中三天,一个个却都是眼高于顶的天才,而且是世家之后。

        楚阳一无所有赤手空拳,能够让那些人俯首认同,岂能没几分本事?

        夜弑雨见夜弑风心急如焚的样子,心中突然感到了一份寒意。这就是自己的二哥,亲哥哥;平常也是对自己关怀备至。但一旦到了这等争功的重大事件上,居然连一点点消息也不跟自己说。

        打了个哈欠,道:“二哥,你们等着,反正行动也没我的事儿,我先去睡了?!?br />
        夜弑风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道:“去吧去吧?!?br />
        夜弑雨心中更凉,点点头,依然是扭着屁股走出门去,只不过。今天的姿态,却是明显的有些生硬和做作了。

        除了夜家之外,萧家,石家,凌家,叶家、诸葛家也都在做着与夜家同样的事情:关注兰家,密切注意!

        根本没有什么高手在外面。

        这一夜的前半夜,竟然非常的平静。

        终于!

        夜弑风望眼欲穿之中,一股神念划空而来:“兰家动了!出动了不少人!”

        夜弑风大喜欲狂。几乎雀跃起来,右手捂紧了拳头,兴奋的用力的一挥,道:“注意方向!”

        ……

        一道黑影。身穿着夜家人的服侍,轻烟一般的进入了甲秀楼。

        楼下的两位侍女几乎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打晕在地;黑影一停不停的上去甲秀楼,速度快如电闪,但却看起来悠闲缓慢,无声无息。

        已经到了乌倩倩房间外面,侧着耳朵听了听,只听里面呼吸声音细细,只有一人。

        他的手无声无息的贴在门上,劲力一吐,门挿无声无息的粉碎,房门洞开。

        床上,乌倩倩正躺着,而且听到这声音,竟然没有做出应有的对敌反应,只是勉强地撑了撑身子,恐惧的叫道:“是谁?”

        黑衣人一声怪笑,宽心大放,低声笑道:“对不住姑娘了,我们家夜二少看上了姑娘,要请姑娘过去谈谈?!?br />
        乌倩倩愤怒的道:“夜二少?夜弑风?他好大的胆子!他敢如何???”

        “二少胆子大不大已经不需说了,事情既然做了出来,乌仙子还是认命吧?!焙谝氯松锨耙徊?,一巴掌拍在乌倩倩肩头。乌倩倩只来得及说出一句:“你敢……”

        就晕了过去。

        随即用手一卷,将她用棉被裹了起来,随即就扛在肩上,刷的一声穿窗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他来的时候极为小心,已经确定了这里并没有别的高手存在,而事情也果然是顺利的很,一来就得手了。、

        看来三公子说的那个楚阳,还真的是傻逼到了这等地步……

        这一次,夜弑风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在他离开之后,一条纤细的人影似乎无中生有一般,白影如虚无,正是紫邪情!

        她从甲秀楼的楼顶升起,妙目看了看那黑衣人离去的方向,神念感觉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然后就刷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