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章 嘴贱的代价

    第三百章 嘴贱的代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南宫逝风道:“当时法尊来的时候,九大家族将城门整个的封冇锁禁严了。我们根本到不了前面去,布至尊进入天机城的消息,他们也没有人说,今天乃是一位诸葛家的高手无意中说的漏了嘴,才突然间让众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可不是我们没有尽力?!?br />
        南宫逝风以为楚阳乃是在怪责自己情报太晚了,急忙着力解释。

        这倒不是九大世家在保持什么秘密,而是九大家族和法尊的颜面要保全,知道的人知道被布留情拦住要东西乃是光荣,但这世上……不知道的人始终是大多数啊。

        传在普通武者耳朵里,难免会认为‘九大家族和法尊被布留情一个人压住了’……这样的观念。

        这对于九大家族的名声和执冇法者的尊严可是巨大的打击。

        所以他们秘而不宣。

        楚阳急忙打断了南宫逝风的解释:“我问的是,布至尊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好几个人?或者带着人来的?”

        南宫逝风一怔,不知道楚阳为何在乎这些小事情,但还是急忙回答道:“听说是布至尊带着徒弟来的,乃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姑娘,据说,布至尊在城门处拦住了法尊大人和九大家族的至尊高手,为徒弟索要见面礼……哈哈……”

        说到这里,南宫逝风也是觉得这事情颇为好笑,居然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道:“布至尊真是不客气?!?br />
        只是听到了‘布至尊带着徒弟来的,乃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姑娘’这句话,楚阳脑海中就是轰然一震,刹那间眼前金星乱冒,一股深沉的思念涌上心头。

        竟然没有听到南宫逝风后面在说什么,怔怔的出神起来。

        南宫逝风又说了几句话,见楚阳毫无反应,只好无趣的起身告辞。

        楚阳依然不言不动,直到南宫逝风已经走了好久,楚阳才睁开眼睛,急急的问道:“他们住在那里?”

        却没人回答,定睛一看,眼前那里还有南宫逝风的影子?

        心中苦笑,想必这家伙见自己出神,居然走了。

        不过想想也不必问。以南宫逝风的本事,若是居然能够打听到布留情住在哪里,那才是不合情理了……

        楚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舞,你来了。

        你终于来了!我终于又要见到你!

        楚阳心情jī动。

        纵然是一个劲地提醒自己要冷静,但还是jī动得浑身发热,满脸通红?;羧徽玖似鹄?,在房冇中来回踱步。

        看着深沉的夜色,楚阳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冲动:立即找到莫轻舞,看看自己的小舞,现在是什么样子?

        想到莫轻舞见到自己想必就会一跃而上,嫩藕一般的手臂一下子搂住自己的脖子,甜甜的叫一声‘楚阳哥哥,我好想你’……

        楚阳就要忍不住的从心底幸福地笑起来。

        实在按耐不住心情,楚阳一推门就走了出去。

        迎面而来的寒风一下冇子刮在脸上,楚阳一个jī灵,突然顿住了脚步。

        渴望见到莫轻舞,自然是非??释?。相信小舞也非??释南胍阶约?。但,若是自己现在见到莫轻舞,小丫头肯定会黏在自己身边。

        倒是不用担心会妨碍自己什么,但,九大世家的人却肯定认识莫轻舞。

        若是一旦让他们知道自己与莫轻舞居然这么熟,后面又有一个布留情……会不会对这几天自己的安排有所怀疑……或者改变什么?

        楚阳苦苦的笑着。

        这几乎是不用想的,到时候肯定会有巨大影响!

        楚阳犹豫起来,终于转过身,回到自己房冇中。

        今天已经是腊月初七,明天腊八,后天就是初九。就只还剩下两天两夜的时间,过了后天晚上,就应该没有没事了。

        但若是因为去贱莫轻舞让自己之前苦心筹划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那才真是被冲动冲昏了头脑了……

        就只有两天了。就只有两天了……

        楚阳一个劲的安慰自己,强行让自己定下心来,但还是觉得自己心中如同百抓挠心,火烧油煎一般的难熬。

        仰起头灌了两杯冰冷的茶水,竟然呼呼的喘气。

        白影一闪,紫邪情翩然而进。

        “怎么了?”紫邪情看着他。

        “没什么?!背粜姆骋饴业囊∫⊥?,一破股坐了下来。

        一向自认为自己定力超高,这世上几乎很少有人能跟自己比,但自从听到了莫轻舞的消息,楚阳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过于高估了自己。

        紫邪情戏谑地看着他:“刚才听说,有一位巅峰至尊来了?!?br />
        “嗯?!背舻愕阃?。

        “我等你忙完这两天,我去会一会他,看看九重天的巅峰至尊,是什么水平?!弊闲扒榈恍?。

        “那你应该去找法尊?!背羲档?。

        由于莫轻舞的关系,楚阳对于布留情和宁天涯,也爱屋及乌的有了几分‘自己人’的心理。

        再说,布留情若是被虐了,莫轻舞肯定不会高兴……

        紫邪情看着他:“这位至尊还带了一个红衣服的小徒弟……嗯,是个女孩。应该不大吧?也就跟乐儿差不多?”

        楚阳点点头:“差不多?!?br />
        “嗯,若是超过十四岁,就应该叫少女了,而那南宫说的却是小女孩……”紫邪情嘿嘿的说着:“而你这么心烦意乱,应该不是因为这位什么……布留情吧?”

        楚阳终于冷静下来,尴尬的咳嗽两声。

        “这么说,你居然是因为那个小女孩?”紫邪情看着他。

        “咳咳咳……”楚阳狂咳嗽。

        “哈哈哈……”紫邪情终于忍不住的捧着肚子笑起来:“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么英明睿智坚韧的楚公子,居然是因为一个小女孩而魂牵梦萦……哈哈……跟乐儿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乃是楚公子你的梦中情人?”

        楚阳黑着脸道:“你笑的真难听?!?br />
        紫邪情第一次这样的笑起来,实在是太出乎预料了。

        坚韧的楚阳,勇敢的楚阳,机智的楚阳,狠辣的楚阳,步步为营的楚阳,以弱小实力,在九大家族之中游刃有余,翻云覆雨的楚阳……

        在这一刻,这些形象,通通的破碎。

        紫邪情一个劲的咂嘴:“啧啧,啧啧啧啧,真是……楚公子你的感情还真是独具一格……啧啧,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你还有这等癖好……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呀?!?br />
        楚阳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道:“怎么地?”

        紫邪情哼哼道:“只是很佩服你而已,还能怎么地?这小女孩此刻才来,你这么jī动,看来也好久没见了,那么你认识她,或者上次见她最少也要在一两年之前吧?一两年之前,她才十岁……哈哈哈……是十来岁吧?”

        楚阳一头黑线:“你该去睡觉了?!?br />
        紫邪情哼了一声:“十来岁呀,啧啧,九重天这么多高手,就连普通人也未必能从一个女孩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哈哈哈……”

        紫邪情前仰后合:“楚阳,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经过了那么多的位面,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你真是破天荒的头一份啊,你给了我一个如此巨大的惊喜??!”

        楚阳终于忍无可忍:“你说够了木有?小,小咋了?告诉你,以后就算你嫁给我,你也得乖乖地叫她大姐!懂不?”

        “我嫁给你?”紫邪情嗤之以鼻:冇“做你的清秋大梦!”

        楚阳哼了一声,道:“当小妾也得叫大姐!”

        紫邪情不笑了,恶狠狠的看着楚阳,突然一挥手,啪的打出去一团神念,将整个小院完全屏蔽。

        随即就一把揪住了楚阳的衣领,生拖活拽的将他拉了出去。

        “很好,很好!你很好啊,这几天没操练你,你居然有胆子调戏我了!来来来,我帮你参悟参悟……”紫邪情咬牙道。

        楚阳刹那间软了下来,陪笑道:“其实就是开个玩笑,咱们之间开玩笑岂不是很正常了……咱们……”

        话还没说完,紫邪情就已经拉着他到了屋外。

        “我严正声明:君子动口不动手!”楚阳知道这一次紫邪情盛怒之下,自己恐怕将会很凄惨……竭力的找理由,想要避免。

        “可惜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紫邪情咬牙切齿,手腕一带,楚阳身不由己的就转了一个圈,屁股朝着紫邪情,居然不由自主的撅了起来,摆出来了一副绝对合适的‘挨踹’的姿势。

        “我让你调戏我!”紫邪情狠狠一脚踹在楚阳屁股上。

        咻!

        楚阳一声惨叫,烟花火箭一般直挺挺的朝着无尽夜空飞起。

        居然过了一会儿才落了下来??杉善鹬?!

        不客气的说,若是凭着楚阳自己的力量能飞起这么高,那么在这九重天大陆,单单轻身功夫来说,绝对能够稳稳的排进前十!

        “我让你小妾!”又是一脚。

        咻!

        楚阳腾云驾雾一般又飞了起来,只是两脚,屁股已经肿的跟磨盘一般大。

        “我让你大姐!”又一脚……

        砰!

        砰!

        楚御座足足的做了大半夜的空中飞人……

        这种被封住修为干挨踹的空中飞人委实是滋味不好。尤其还是在寒冬腊月的夜里……

        等到紫邪情终于大发慈悲解开楚阳的时候,楚御座已经冻得成了一根冰棍般。

        嘴贱的代价啊。

        在这一刻,楚阳摸着几乎肿得透明的屁股,突然想起了南宫逝风;哎,真是倒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字辈那家伙传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