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楚阳的忧虑

    第二百九十七章 楚阳的忧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布留情深沉的恩索着。

        这么多年来,法尊虽然未必能够看得透自己,但自己却也看不透他。但从先天灵脉这一方面来看,最起码……。

        最起码在功力修为上,法尊要比自己还高一些!

        布留情目光闪动,心中冷哼一声,想不到这家伙,隐藏的这么深。

        不过,纵然是他修为比自己高,也绝对给不了自己这种压迫感和?;校耗敲?,这种?;心耸抢醋阅睦??

        这一点,让布留情百思不得其解。

        楚阳一路走回,也是眉头紧皱。

        他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兰香园。甚至,他出来之后都忘记了去找寒潇然一同离开。

        进门之后,匆匆的就去找紫邪情。

        紫邪情正在为楚乐儿推血过宫,进行最后一遍改造资质的行动。

        楚阳说了一声,就回到花架下,静静地等候,一边皱着眉,沉思着什么。

        良久,紫邪情白影一闪,出现在楚阳面前:“什么事?你的脸色,这么严肃郑重?”

        “嗯,剑灵在闭关。有一件事,我只能问你?!背舫脸恋目醋潘?,紫邪情忍不住也随着他的表情,变得郑重起来口随手一挥,一股意念彻底的封冇锁了小院,道:“什么事?,

        “有一个名字,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背羯钌畹匚艘豢谄骸拔杈?!,

        自从寒潇然说出这个名字,楚阳就一直隐隐的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很熟,但却忘记了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听说过。但压在心中,却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所以事情一完事,就立即回来找紫邪情。

        “舞绝城?”紫邪情一怔,道:“我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br />
        她皱眉沉思良久之后,道:“最起码也是数万年前的名字了……”

        “数万年前的名字……”楚阳沉思着,只觉得心中有一层窗户纸。只需一个用力,就能捅破。

        “不错……,当年这个名字很响亮,乃去”,…”紫邪情道。

        她话才说了一半,楚阳就猛然的一拍大冇腿,啪的一声:“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紫邪情问道却见楚阳的神色变得非常奇怪。

        有一种恐惧,有一种不解,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不由心中一凛。

        楚阳的确想了起来,在当时,自己斩杀了欧独笑,获得了《天下毒纲》的时候,剑灵说过的话。

        当时剑灵说道:“天下毒纲,并不只是施毒用毒害人这一点功效这是当年‘毒医,舞绝城的成名法门!”

        “毒医舞绝城,乃是四万年前九劫剑主的九个兄弟之一,舞家,在三万年前也是主凹宰九重天的九大家族之一!毒医舞绝城当年依靠一手毒术纵横江湖,杀人救人,从不用手,从不用兵器!谈笑间,便令万人覆灭群雄授首,束手无策,威震一时!,

        “舞绝城除了是一位用毒大家之外,还是一位医术圣手。为人忽正忽邪行事但凭随心所欲,实为一代怪杰!”

        楚阳心中如同惊雷滚滚。

        四万年前的九劫之一。

        然后他又想起来寒潇然今天说过的话。

        “当年法尊大人与舞绝城一战,那才叫改天换地舞绝城身在半空随手就抓起一座大山,在空中飘浮?!?br />
        “舞绝城,就是晨风至尊唯一的传人?!?br />
        还记得当时寒潇然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有些失言,似乎又是不敢说。

        “毒医舞绝城…?!背艨谥朽乃底?,目光凝注在虚空某一点上:“晨风至尊……,舞晨鬼”,…晨风至尊唯一的传人”,”

        “晨风至尊与流云至尊乃是夫妻…?!?br />
        “也就是说舞绝城乃是晨风至尊和流云至尊的后人……?!?br />
        “四万年前,九劫之一?!?br />
        楚阳喃喃的说着越想,越是觉得糊涂。

        “九劫之一,为什么能够活着?”

        “法尊能有多大年纪?怎么还曾经和舞绝城交过手?”

        楚阳喃喃自语。

        乌倩倩那天说过,乃是一万多年前,法尊到了现在的地位。一直岿然不办…。

        这么说的话,法尊那时候的修为,应该是绝对不会比现在强的。

        寒潇然现在才多少岁?听他的那种口气,就如目见一般。也就是说,寒潇然亲眼目睹了法尊与舞绝城一战!

        楚阳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思考。

        紫邪情就在他对面,将他的话全部听在了耳朵里。也知道了他疑惑的是什么事,也在一边思考着。

        “此事,殊为不解?!背羲档?。

        “这件事,其实并无不解之处?!弊闲扒榍崆岬男α诵?。

        “只要确定了一点,舞绝城乃是晨风至尊唯一的传人,就足够了?!?br />
        “他既然是晨风至尊唯一的传人,那么,纵然身为九劫之一,晨风流云两人又怎么会眼看着自己唯一的血脉死掉,化作补天的基石?而以晨风流云的实力,纵然不能改变大局,但在某些细枝末节上,改变一下,或者李代桃僵,让舞绝城得脱大难,却是绝对不难的?!?br />
        紫邪情缓缓说道。

        楚阳目光一亮:“不错?!?br />
        “至于别的,那就很难说”,至于你说的法尊与舞绝城一战,法尊应该绝对不是舞绝城的对手?!?br />
        紫邪情继续分析。

        “不错?!背舻阃?。

        “但两人依然交战了?!弊闲扒榈溃骸澳憧梢韵胂肽阄?。,

        楚阳悚然动容:“你是说?,

        紫邪情点点头:“有这个可能?!?br />
        楚阳抽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你说”,…舞绝城若是现在还活着,对于九劫剑主,他怎么看?”紫邪情歪了歪头,问道。

        “那不用说什么,当然是恨之入骨!,楚阳跟本不假思索。

        舞绝城是什么人?晨风至尊的传人!这是何等的尊崇的身冇份?但那位九劫剑主居然忽悠的他差点儿变成了补天的基石……舞绝城就这么不值钱么?

        当他了解一切之后,怎么能不对九劫剑主切齿痛恨?

        这么一想,楚阳有些毛骨悚然,呐呐道:“这么说…,在这九重天,还有一位强大到几乎无法匹敌的对手……?!?br />
        紫邪情淡淡的接着道:“而法尊,目前明摆着是与九劫剑主为敌的。

        舞绝城也是为敌的。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所以法尊和舞绝城之间,绝对不可能是敌人。,

        “同理,敌人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敌人?!弊闲扒榈溃骸俺?,你这位第九代九劫剑主,压力恐怕比前几任剑主加起来还要大?!?br />
        楚阳苦笑,点头:“起码没有听说过,前几届的时候,九大世家有这么多的至尊高手……”。

        这倒是实话。

        从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魂记忆之中,可以知道,那时候的九大家族,每一家只有寥寥的三五位至尊高手。

        但现在出现多少了?

        那真是连比都不能比的。

        “知道为何么?”紫邪情眨眨眼睛笑道。

        “为何?,

        “这个大陆,名为九重天大陆!九劫剑主,第九代,你所练的,是九重天神功!”紫邪情声音有些郑重,道:“九为数之极!九劫剑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若是我估计的不错,这九万年的是非恩怨,将在你的手中结束!”紫邪情淡淡道。

        楚阳的身体,明显的悚然一震。

        “而且,九劫剑主的九劫兄弟补天成仁,乃是在此之前不可逆转的大局。就算是晨风与流云,逆天而行救出舞绝城,恐怕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楚阳深深沉思着,突然目光一亮,喃喃道:“在此之前不可逆转的大局……”。

        他加重了‘在此之前,这四个字的口气。

        “紫大姐,可不可以请你用神念搜索一下,这天机城之中,有没有舞绝城在这里?”楚阳问道。

        紫邪情苦笑摇头:“若是这种级别的人物刻意的隐藏自己的气息,恐怕我是搜不出来的。不要说他们,就算是普通的至尊一品,刻意的隐藏自己,这样用神念搜索,也是绝对搜不出来?!?br />
        随即,她秀眉一扬:“你在担心舞绝城?”

        楚阳苦笑:“四万年前的人物…,现在的修为,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步?”

        紫邪情不屑的道:“只要他还没有崩灵陷天破碎虚空,那么,就算他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br />
        “已经到了那一步的人,会不会不去崩灵陷天破碎虚空?而是留下来?”楚阳问道。

        “不一定。,紫邪情道:“你不知道,那种境界对于武者来说,是一种何等强大的诱冇惑!就算是我当年,也没有能够承受住……晨风流云如何?还不是一样的走了……,而且,若是逆天留下,还会每一千年就会遭受一次天威惩罚?!?br />
        “每一个大陆,总有一个大陆的平衡点存在,若是一个人的存在已经足够能够打破平衡,那么,天威会惩罚的!,

        “当然,若是能够承受住这种诱冇惑,和千年一次的天威惩?!敲?,这个人最起码从心智上来说就简直是不可思议了?!?br />
        紫邪情缓缓说道。

        楚阳点点头。但心中还是不能释然。若是舞绝城刻意报复九劫剑主?会如何?

        要知道,之所以九劫剑主能够让他成为九劫之一,首要的乃是先要获得他全部的忠诚、情感、友谊…,等等,一切美好的东西!

        但在最后的时刻,这一切的美好,就会化作滔天的怨恨。

        这份仇,简直比不共戴天还要过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