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在这里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在这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莫轻舞根本没有想到,真的会在这里见到楚阳。

        这一路来,师父的百般推脱,她已经隐隐意识到,师傅恐怕是不愿意自己和楚阳哥哥相见。

        毕竟,自己的修为乃是速成,基础根本不牢固。这段时间的游历,实际上就是在替自己稳定心境,增长修为。

        这一节,莫轻舞如何不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楚阳,只会影响自己的道心。

        所以布留情一直拖着,根本不着急,也不做行动,莫轻舞虽然心中不满,却也无话可说。

        甚至,她对于布留情说的‘你楚阳哥哥一定会来万药大典’这句话,从心灵深处根本就是怀疑的。

        但就在这一刻,在下面的万千人潮中,她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背影。

        背影。

        黑衣的背影。

        挺拔如剑,却又带着一种无形的懒散和洒脱。肩膀并不算很宽,但这样的肩膀,却让莫轻舞一眼看到,就感觉到能够撑得起世上所有风雨!

        这个背影,刻骨铭心。

        楚阳的背影只是一闪,就消失在人潮中。

        莫轻舞兀自在楼顶呆呆的站立着,清丽的小脸上,两行泪水缓缓滑落。

        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心酸,惊喜,涩涩的,还有些忐忑,有些害羞,有些心乱如麻……只觉得一颗心越跳越快,已经快要从自己喉咙里跳了出来。

        欣喜欲狂,却连声音也发不出。

        分明很想一跃而下,立即去找到他,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

        但,极度的惊喜,却让自己整个人木偶一般站着,竟然挪动不了半寸。

        她只是这样呆呆的站着,任由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却连擦也不擦。

        视线已经模糊,看出去,就连近在咫尺的窗子也看不清了,但她依然执着的泪眼凝视着楚阳消失的方向心中在疯狂的呼叫:楚阳哥哥,我又见到了你。

        楚阳哥哥,我又见到了你!真好!

        可是她却连一点声音也发出来。

        终于,她用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蹲了下去,轻轻地呜咽起来。眼泪,从指缝中疯狂倾泻。

        她越哭越厉害,慢慢的浑身颤抖起来。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你知道我一个人多孤单么?你知道你不在我身边我多么寂寞么?你知道我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你么?

        她瘦削的肩膀抖动着,惊喜之后,巨大的酸楚袭上心头,一时间,根本无法控制。

        ……

        “小舞,怎么了?怎么哭了?”身后,布留情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我……”莫轻舞楚楚可怜的抬起小脸:“师父……我看到他了?!?br />
        布留情心中咯噔一声:“谁?你看到谁了?”

        “我看到我的楚阳哥哥了……”莫轻舞抹着眼泪,觉得自己越来越伤心了,却也越来越欢喜了:“我看到他了,师父……”

        布留情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木偶一般的重复道:“你看到他了?”

        “嗯!”莫轻舞使劲的点头,甩落了两滴泪珠,啪啪滴在地上。

        布留情瞪着眼睛,十分懊丧的道:“这混蛋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哼!”莫轻舞顿时重重的哼了一声,又跺了跺脚,气愤的道:“师父你是坏人!”带着泪,突然想起来:“我去找他去!”

        一个纵身,就从高高的楼上飘了下去。

        布留情一个没拦住,莫轻舞已经纵身而下;不由喃喃的叹一声:“傻丫头……女孩子要矜持……”

        随即就叹了口气:“这混蛋,怎么就真的出现在这里了呢?真是失算啊……”

        ……

        莫轻舞纵身而下,半空中,一团红影漂浮着,彩虹一般飘飘降落,就像九天仙女,从天而降。

        所有看到的人,都看得呆了。

        莫轻舞轻盈的身影落在楚阳身影最后消失的地方,前前后后的急速奔走着。一双眼睛,焦急的寻找着,在她身前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一个人都投过来奇怪的目光,不知道这个仙露明珠一般的少女,却是一脸的茫然和jī动,在寻找什么。

        但莫轻舞却是每一个人都没看到,她的心中,只有那一道身影。

        她苦苦的搜寻着,楚阳哥哥,我来了。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我明明看到了你……你去了哪里?

        良久,莫轻舞终于停止了寻找。

        她知道,楚阳已经走远了。

        她茫然地站着,站在人潮中,四周人流如织,她却是感到了一阵刻骨的孤独。

        忍不住怔怔的流下泪来,蹲下了身子,两手捂住了脸,轻轻抽泣着,瘦削的肩膀不住的颤抖着……

        原来你在这里。

        你在这里。

        良久,肩头被人拍了拍,莫轻舞泪眼回望,只见布留情正站在自己身前,正怜悯的看着自己:“乖,小舞,回去吧。他既然就在这里,那么,你们总有一天会相见?!?br />
        莫轻舞轻轻的点头,眼眸低垂,一串晶莹的泪珠,又是簌簌流了下来。

        布留情拉起她的手,轻轻一带,两人的身子飘飘飞起,又回到了楼顶。

        “小舞……你还小?!辈剂羟橄肓撕镁?,才叹了口气,终于轻声劝道:“你才十三岁……就接触这样的情情爱爱,你……还早了些,这样对于你的前途……很不利?!?br />
        莫轻舞怔怔的看着外面,梦呓一般的说道:“师父,这就是情情爱爱么?”

        布留情一怔。

        “这就是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么?”莫轻舞又怔怔的道。似乎在叹息,在确定一般。良久后,才居然用一种完全的‘成熟女人’的口气的幽幽叹息一声,道:“这种感觉,好苦涩,却又好期待……”

        布留情有点晕了,这个小徒儿,分明是有点儿走火入魔的趋势。

        正要再劝。

        只听莫轻舞说道:“不想他,如何可以做得到……一颗心似乎也不是自己的。师父,……”她仰起小脸儿,看着布留情,道:“师父,您尝过这种情情爱爱的滋味儿么?”

        布留情猛地怔住,思绪如风,回到一万多年之前,那早已经尘封的记忆,突然涌上心头,那一副副面孔,乃是如此的鲜活。

        自己原以为早已忘记,此刻想起,原来根本未曾忘却。

        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再劝莫轻舞,静静地坐了下去。

        多少年前啊……一妻两妾,等到妻妾去世之后数百年,自己又曾经纳过妻妾;但,却犹自记得,有那样的一个女人,临死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脸,留恋的看着自己,最后说的那句话。

        “其实真的很想,死在你的后面。我不舍得你……没有了我,可怜你以后还有悠久的岁月独自独行,人生漫漫,你独自一人,孤独寂寞,孤单凄凉……让我如何放心得下……”

        ……

        布留情想着想着,嘴角勾起一丝怀念的凄凉微笑,自从这句话后,自从她死了,自己一直到现在,没有家室之念。

        悠久的岁月,是啊,相对于常人来说,自己几乎有无穷的寿命,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但……谁能知道在这悠久的岁月之中,还能经受几次那样心伤魂断的生离死别?

        一般人,甚至是武者,有几个人,能够真的与自己‘白头携老’?

        布留情悠悠一声长叹。

        窗口,红衣服的小萝莉居然也是幽幽的一声长叹;居然也是充满了心伤魂断的味道。

        布留情一听这声长叹,顿时又一声长叹……

        真是有些看不懂这个世道,才十三岁的小丫头……居然就……

        “师父你不必担心我,只要确定了楚阳哥哥就在这里,我心里只有高兴,而且,一定能看到他的?!蹦嵛璧溃骸拔一岬却?,每一天,我都要好好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布留情又一声长叹,道:“那我继续想我的事情去……哎,我现在真希望在你面前坐着的,乃是宁天涯而不是我呀?!?br />
        莫轻舞似乎没听到,怔怔的又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布留情苦笑一声,随即就陷入了沉思。

        自从来到这里,这几天里布留情心中一直在转悠着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让他感到了不安,甚至,有一股隐隐的?;?。有时候,会感觉背心发寒。

        这种感觉,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经受过。

        但那天见到法尊之后,这种?;芯蹙团似鹄?;及至在这里住下之后,那种背心发寒的感觉,居然也时有发生。

        这让布留情诧异之极。

        以我的修为,在这里,难道还有什么危险不成?难道……法尊就真的敢从自己手中抢弟子?布留情眼中寒光一闪。

        想起法尊,布留情就觉得有些郁闷,而且思想,也就格外的复杂起来。

        那天相遇之后,布留情越想越不对劲,终于在那一天晚上想起了自己感觉不对劲的原因。

        “当初小弟拜师的时候,恩师曾经说过”我们这一脉神功,只有先天灵脉才能得流传……让小弟以后再收传人,宁可将功法荒废入历史的尘埃,也不能滥竽充数。必须要是先天灵脉才行!”

        这是法尊的原话!

        布留情终于找到了哪里不对劲。

        法尊,原来是……先天灵脉!

        布留情目光鹰隼一般冷锐闪动着,法尊与我和宁天涯的年龄,基本差不多。我和老宁资质,只算得上乘,并不算是绝顶。

        但法尊,却是先天灵脉的妖孽体质!

        这说明了什么?

        这两天推荐票被爆菊爆的惨不忍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