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为仙子看伤来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为仙子看伤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兰唱歌铩羽而回,便如斗败了的公鸡,焉头搭脑。迎着众人笑吟吟意味深长的目光,更加的面红过耳,无地自容。

        诸葛长长有些幸灾乐祸,道:“活该!谁让你用这种方法强请来?这简直是逼迫!乌仙子没当场骂你个狗血淋头,就已经是口下留情了?!?br />
        兰唱歌怒道:“那你要我怎么办?还唱歌么?”

        这句话一出来,众人霎时间想起乌仙子说的‘嚎’这一个字,顿时东倒西歪的笑作一团。

        楚阳在一边微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冷厉。

        这几位世家公子,分明是彼此之间都有心??;但一旦有外人在场,他们却是不论情由一律排斥。

        就连刚才大笑,都没有人看过自己一眼。

        彻底的将自己当做了透明人。

        他们争也好,斗也罢;杀戮也可,但,这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圈子。这是一种自负和骄傲:九大家族之外的其他人,连与他们作对的资格也没有!

        楚阳淡淡的笑着,看着。

        别人都围成一个圈子,笑闹怒骂,乱作一团,根本不理他;但他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站在圈子外面,毫不动容。

        丝毫不显得尴尬。

        哥是来赚紫晶的,不是来跟你们交朋友的。

        诸葛长长笑了一会,道:“第二位,夜弑风?!?br />
        夜弑风信心满满的走上前去,咳嗽两声,沉稳的道:“乌仙子,在下夜氏家族夜弑风,自从那日得见姑娘仙姿芳容,心头萦绕,夜不能寐。在下一片赤诚之心,青天可鉴。若是能得姑娘青睐,此生当不二色!”

        他顿了顿,见上面还没有动静,继续说道:“今日在下只是邀请姑娘一谈,无论成与不成,姑娘满意不满意,在下都是心满意足?!?br />
        良久,上面传来乌倩倩的声音,道:“夜弑风公子,我倒是有耳闻。夜公子生性沉稳,可谓人中俊杰。只是,听说夜二公子现在家里已经有一正妻,一平妻,十一房小妾,在家族之外,还有四处外室;而且,家中已经是儿女成群,枝繁叶茂。敢问夜二公子,这生平不二色……不只是对我一个人说过吧?”

        夜弑风张口结舌,一脸的通红。

        第三个当然是叶梦色,叶梦色背着手风度翩翩走过去,后面有人嘀咕道:“别??崃?,乌仙子根本看不到你装个什么劲儿?”

        叶梦色置之不理,温文尔雅的走过去,向着空无一人的窗口深深一揖:“乌仙子,小弟向您行礼了?!?br />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叶梦色呵呵笑道:“小弟昨夜梦到了仙子,心有所感,突然作诗一首,还请仙子品鉴?!?br />
        说着,也不管对面反应,摇头晃脑的吟道:“云屏雾障一旦开,绝世佳人翩然来;衣袂迎风飘飘举,恰如仙女下瑶台,秀发情丝三千丈,秋水碧波眼中来,相思入骨怅然叹,如何才能慰我怀?!?br />
        吟罢,叹息了两声,似乎很是冇黯然。

        良久良久,楼上没有动静。

        叶梦色心中一喜,以为有戏。

        楚阳却是撇撇嘴,极为熟悉乌倩倩的脾气的他,自然知道,乌倩倩现在正在想着的是,如何应答才能彻底让他死心,而绝不是什么有戏。

        果然,只听乌倩倩说道:“先前已经说了,小女子没有学识,真的听不懂叶公子的’诗意’,要不,叶公子解释解释如何?”

        叶梦色眉飞色舞的道:“这首诗的意思是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姑娘你,你从那云里雾里翩然而来,翩然而去,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乌倩倩道:“原来就是做了一个梦……”

        这句话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但这其中的一股难以言说的意味,却让叶梦色直接的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就是一个梦,你们读书人居然也作诗?做得再好,不就是一个梦么?我真的不能理解你们这些人……谁不做个梦啊……’

        这应该就是乌倩倩淡淡的一句话之后隐藏的意思。

        她只说了那一句,但口气却完美的将这些余韵也带了出来。

        叶梦色颓然后退。

        这一次,众人连笑也不笑了。

        接下来的几个人,都是绞尽脑汁各出奇谋,却无一不是铩羽而归。

        其中一个家伙走到窗口下,突然惊恐的大吼一声:“??!这是为什么?!??!天上竟然有一头会飞的狗!”

        众人笑的打跌,乌倩倩只是来了一句:“狗是不会飞的,狗只会乱叫?!?br />
        这家伙就败退了回来。

        终于轮到了楚阳,前面八个人都是黑着脸看着他,见到楚阳有些脸色郑重,人人都是心中幸灾乐祸:以我们的家世、才学、名声都不行,你哪里有什么希望?

        不过众人都是摆出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来,等着看笑话。

        “额,这位楚兄,轮到你了??焐习??!?br />
        “哈哈……楚兄,说不定你能成功呢,哈哈……”

        “快些吧,难道这么就你还没准备好?”

        “我看你也别试了,直接认输算了?!?br />
        “别这么说,说不定楚兄有奇谋,不仅能够见面,一句话就能直接进去了呢,哈哈,哈哈……”

        “这个笑话真好笑,我肚子疼……”

        一片乱七八糟。

        楚阳缓步上前,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众位公子顿时停止声音,一个个都是一副‘你快些出丑我好大笑……’这样的表情。

        众目睽睽之下,楚阳扬声说道:“乌仙子,在下楚阳,咳咳,请问我可以上去和乌仙子谈谈么?”

        上面的乌倩倩还没有说话,下面的众位公子已经猛地炸了窝。

        “草!什么东西,不禁想要见面,居然还想上去,进入乌仙子的香闺谈谈……”

        “太不自量力了!”

        “忒恶心死我了,这个色鬼!这个万恶的色狼!他他他……他竟然想进入我心中的女神的香闺……是可忍孰不可忍!”

        “等乌仙子拒绝了他,我就打他一顿?!?br />
        群情jī奋。

        但下一刻,众人就是目瞪口呆。

        只听见心中女神的声音说道:“你要上来谈谈么?”

        众人顿时一呆,心道,乌仙子这是啥意思?怎么居然似乎有一种要同意的味道?

        只听楚阳说道:“不错,在下听说乌仙子身有小疾,心急如焚,特来为仙子看看伤势?!?br />
        众人一阵大怒:乌仙子啥时候受伤了?我们在这里俩月了,怎么没有听说?你这货分明是胡说八道!

        正要开口怒斥,只听乌倩倩叹息一声,说道:“难为你了,我受伤都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你居然也知道了?!?br />
        众人心中一惊:乌仙子真的受伤了?

        只听楚阳诚恳说道:“仙子修为深hòu,自然不碍事的,不过,听说那一夜仙子大展身手,力敌两位圣级八品,却也不轻松啊?!?br />
        这句话一出来,人群中的夜弑风与夜弑雨活生生的吓出来一身的冷汗。

        两月之前?深夜力敌两大圣级八品?我了个靠……

        不会这么巧的吧?

        两人心中存着侥幸心理,忐忑等待。只听见乌倩倩说道:“说的不错,那一夜在水月湖边,的确是我平生最为凶险的一战,若不是……呵呵,楚神医,请上楼来谈吧?!?br />
        “多谢乌仙子。在下收了紫晶,马上上楼?!背粜呛堑男涣艘簧?。

        阎王与罗刹阔别两年后,除开水月湖边互不冇相认的那一幕,这还是在上三天的首次合作,却是堪称完美!

        天衣无缝!

        转过头来,就见众位公子纷纷用一副看神仙的目光看着自己,楚阳笑呵呵的拱手:“不好意思,在下赢了?!?br />
        众人后悔不迭!

        早知道乌仙子受了伤,只要一个医师身冇份就能一亲香泽,自己早去了!何至于如今被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大家对输了紫晶没啥意见,也不放在心上,但对于楚阳却能够上乌倩倩的绣楼,却是羡慕嫉妒恨。之极!

        “这些紫晶,可都是我的啦?!背艄笮Γ骸按沂掌鹄?。嗯,诸葛公子,你身为庄家,理应也拿出一倍来吧?今天我赢了,就给诸葛公子打个折,您拿出一万紫晶来就好了?!?br />
        诸葛长长心中难受之极,怒道:“难道我会赖账不成?”挥手叫人过来,去取紫晶。

        兰唱歌却一摆手:“且慢!”转头向楚阳:“小子,你分明早知道乌仙子受了伤,却不说,如今以这个理由见到乌仙子,等同于欺骗!你这就要拿走紫晶?想得太美了吧?”这句话一出来,顿时不少人都是目光不善。

        楚阳眼眸一凝,微笑着淡淡道:“我知道,是我的事!打赌打的是能不能见到,而不是用什么理由见到!怎么?九重天九大主宰家族的后人,输不起了?”

        “你他么才输不起!你说谁输不起?”众人顿时有几人叫嚣起来。

        大家本来就都看他不顺眼,现在看他更加不顺眼了。就想借题发挥,教训教训这小子。

        楚阳意味深长的看着夜弑风,淡淡道:“夜二公子,夜家两位……公子,你们也是如此认为么?呵呵……乌仙子的伤……可还在等着呢?!?br />
        夜弑风心里打了个突,这货,可不是在说乌仙子的伤,而是用那两人在威胁自己!如此说来,楚阳的意思是,他知道那两人的身冇份,而乌仙子却还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