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铁补天的难言之隐?

    第二百六十六章 铁补天的难言之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楚阳几乎崩溃的时候,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紫邪情久久不语。

        “以后,我再也不敢为兄弟们服用可以增加功力的天材地宝这样的东西了,再也不敢了……”

        听到这句话,就连从未见过顾独行董无伤等人的紫邪情,居然也是眼圈猛地一红,心中,只觉得某一处柔软的地方猛然被触动了一下,瞬间竟然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咬着牙,才继续了下去!

        只可惜,在经历了这样的残酷神魂磨练之后,连续七次的魂飞魄散的边缘再拉回来;然后用这种接近于‘大道幽冥’力量来积聚,来冲关!

        配合九重天神功!

        竟然依旧不能!

        到后来,紫邪情干脆的发了狠,将楚阳的骨头几乎全部打碎!又用不完全版九重丹续接,再次打碎;再次续接!……

        每一次,都是续接恢复到楚阳完全感受不到痛苦的时候,才再次的打碎!

        如此连续九次!

        到最后一次回复完好的时候,楚阳全力冲关,那老不可破的圣级壁垒,终于一冲而破,裂开了一道缝……

        随即,汹涌浩荡的大道幽冥力量轰然冲进!

        九重天神功随后猛的冲撞,壁垒大开!

        楚阳身上,突然jī射出一道道闪电一般的剑气,纵横捭阖,锐不可挡!

        多亏紫邪情从一开始就布下空间壁垒,才将这一波剑气挡了下去。

        事实上,每一次开战,都是紫邪情先打开空间壁垒,将这个交战空间完全覆盖!若非如此,恐怕第一次战斗的时候就早已经被人发觉!

        最最让紫邪情惊恐的是:这货受了这么大的罪,好不容易突破之后,恢复了力气之后,第一句话居然是:再来!战!小娘们儿,看看爷的厉害!

        紫邪情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甚至不是生气,不是暴怒,而是有些惊恐!

        这货,还是不是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楚阳的修为几乎是一日千里的在往前奔,那种大道幽冥的力量的余威,竟然挟裹着楚阳的元气修为,一路高歌猛进,一直冲到了圣级三品中级,才停了下来!

        到了最后几天,紫邪情压着修为跟楚阳打,居然已经颇为吃力。

        楚阳的剑,千变万化!突然间就是白光一道,突然间又是彩虹万端,突然间又变成了柔水,下一刻就化作狂涛!

        前一刻山崩,后一时地裂!

        楚阳如今的修为,施展起九劫剑法,那真是势如雷霆,快如闪电;面对紫邪情这样的对手,楚阳毫无估计的施展出来了全部的力气!

        压榨出来自己每一分潜力!

        当那十六招九劫剑法与四招自创剑法施展出来的时候,以紫邪情之能,竟然也要将本来压制在圣级四品的修为再提升两品,到圣级六品的地步,还要凭借着自己无穷无尽的经验和招法,才能将他压制!

        但当楚阳将十六招九劫剑法一鼓作气的爆发的时候,紫邪情居然提升到了圣级九品巅峰,才真正挡了下来!

        而且白袍上还中了一剑!

        而且这一剑虽然伤不到她,却是被刺在胸口!

        紫邪情纵然岁月悠久,却也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儿身,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把某人煽飞了出去;然后才想起来这九劫剑法的可怕之处,不由为之惊诧!

        自己一生经历了多少战斗,那真是数也数不清了。

        但却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剑法!

        紫邪情突然对创造九劫剑,折叠九重天的那个人,更加的有些敬重起来。这个人,究竟是谁?

        ……

        经过这段时间的对战,每一次,楚阳都是进入了道境!紫邪情这连续两个月收集道境,虽然不如与风月二人动手收集的多,但居然已经快要弥补上那个原本的缺口!

        据紫邪情估计,最多与楚阳再大战个十几次,自己就能够收取收取足够的道境之力,破碎虚空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个目的即将达成的时候,紫邪情却突然的感到了一阵茫然,鬼使神差的将练功计划搁置了起来。

        离开这里,自己去哪里?又要再次恢复那种万年独行客的生涯?在茫茫宇宙之后不知疲倦的寻找?孤零零的一个人漂泊么?

        那,真的是自己想要的日子么?

        这段时间以来,要么就与楚阳战斗,斗嘴,闲暇时,就与楚乐儿一起,说说笑笑。甚至,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还去逛了好几次的商铺,陪着楚乐儿玩了几次在紫邪情看来很是‘幼稚’的一些玩乐的东西。

        长久以来寂寞孤独的心,似乎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牵挂。有了割舍不下的留恋……

        我该怎么办?

        紫邪情连续几天的沉默了下来。

        她并没有跟楚阳说,只是闷在自己心里,有时候坐在窗口,看着窗外树上飘落的黄叶,紫邪情居然也会叹气了……那一刻,她的目光总是很温柔,很留恋,很茫然……

        ……

        见紫邪情居然放弃了对自己的督促,楚阳好好的休息了一天,再踏出院门的时候,居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寒风呼来,落叶纷飞,早晨,地上已经有一层清霜。天气已经转寒了;树上枝头的树叶,早已枯黄。

        随风一吹,就飘啊飘的落下来。

        “我来的时候,只是中秋;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冬天?!背羟崆岬男α诵?,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变得高远寥廓的天空,突然心中泛起强烈的思念。

        不知道兄弟们……如何了?

        不知道莫轻舞……如何了?

        我好想你们。

        真的好想,好想。

        这段时间里,寒潇然来了几次,南宫逝风更是不间断的来。现在,关于天机城之中的动静,楚阳这里的相关资料,已经有了一尺那么hòu的一大摞。

        对于几位公子哥儿的明争暗斗,楚阳了解得尤为详细。

        他始终不能理解:乌倩倩身为铁云皇后,如何就这么上来了上三天?难道铁补天对她不好?可是……纵然是那样子,也不应该??!

        而且,据楚阳的眼光看来,乌倩倩现在腰细胸挺,身直臀翘,眉毛凝聚,脸色光滑而紧绷,耳后还有淡淡的绒毛……

        这分明就还是一个黄花姑娘的象征!

        楚阳就更加的皱眉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在树下慢慢的踱着步子,突然想起来一个可能,不由猛的拍了拍额头,有些懊恼:“我真笨死了!是了,定然如此!”

        楚阳打算去找乌倩倩了。

        有一件事,楚阳有八成的把握。

        根据医学来看,铁补天虽然十个男人,但身体有些柔弱,甚至,有些地方还有些女性化。

        根据经验,这种男子,一般那啥都是……不强。难道铁补天居然有难言之隐?与乌倩倩成亲之后才发觉?所以才导致不能……那啥?

        而自己来到上三天,别人也不知道,为了保密起见,居然让乌倩倩这位皇后亲自来请自己?求医?

        而正因为这种事情,乌倩倩见了自己,也有些无法张口?

        楚阳越想越是可能,越想越是肯定,不由得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大顿:你呀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

        人家一国皇后,岂能追着你千万里来搞什么婚外情?真是自恋的过了分了……

        哎,若真是这样子,那么自己这段时间里晾着乌倩倩,可实在是有些不对……

        不过乌倩倩怎么又成了风月的弟子?这事儿,也委实是有些让人想不通,不过……各自有个自己的机遇,这世界上,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

        也不差这一件。

        楚阳想着,还是赶紧的找乌倩倩确定一下比较好。这么想着,便一路往诸葛家族走去。

        再过三天,所有的人将到齐,万药大典就要开始资格选拔赛了,若是那事儿一起来,加上这么多的事情挤在一起,恐怕自己真会忽略了……

        这种事儿,还是自己主动出口说得好。要等到乌倩倩说……这丫头脸皮嫩,怕是说不出嘴……

        自己与铁补天朋友一场战友一场,这点忙,岂能不帮?

        楚阳主意已定,大步流星的去找乌倩倩去了;心中满怀的兄弟感情,一腔的朋友义气。心中还在暗笑:那丫不举……哇哈哈哈……

        想着铁补天现在的窘样,楚阳就有大笑一场的冲动,若是哥见到他,非得揶揄他一番不可……

        不得不说,若是铁补天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估计绝对能够当场气晕……

        我……不举?

        我举什么?

        我……能举什么?

        ……

        同一时间,第五轻柔的小院。

        第五轻柔皱紧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不断地踱着步子,在他身后,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几乎被他踱来踱去的步子转的眼花。

        心中也是大奇。

        有多长时间了?什么时候见到第五轻柔这样的难以决断?这样的困扰过?

        这种事在第五家族,简直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究竟是谁呢?还有谁,也在参加这一次的谋划?”第五轻柔眉头深锁,喃喃自语:“只是夜家,兰家,与诸葛家,已经足够混乱了,为何现在凌家的人也参与了进来?这几家都不可能外传,但凌家怎么知道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呢?”

        …………

        傲世,生日快乐?。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