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为君一战心已足!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为君一战心已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紫邪情微微地笑了笑,衣袖一拂,窈窕的身子凌空后退飘走,飘到一颗树边,长袖一卷,树上的楚乐儿就落进了她的怀里,随后竟不驻足,直接在半空一个转身,白影一闪,居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撕裂空间!”月聆雪瞳孔一缩,白衣女子最后这一手,让他的心脏停跳了半拍。

        “世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人!还是一个女子!”风雨柔愣了半晌,才喟叹了一声,夫妻二人对望一眼,均是有些无言。

        良久才想起查看自己的修为和感悟,这一查看之下,两人都是一阵惊喜。

        “刚才,我们两人进入了道境!”月聆雪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道:“现在我已经是至尊九品巅峰!”

        “我也是?!狈缬耆岬溃骸跋氩坏秸庖徽?,收获如此巨大!”

        “再往前一步,就是这个神秘的白衣女子所说的‘九重天终点’之所在了?!痹埋鲅┠抗庾谱?,道:“我似乎感受到,面前已经有那么一层柔韧的空间壁垒……只需打破,就是另一片天地!”

        风雨柔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道:“纵然真的打破了终点,又能如何呢?”他有些愧疚的转头,看着月聆雪:“你我夫妻这么长时间……我……”

        月聆雪将妻子揽进怀中,柔声道:“这是风月双心所限,不能怪你一人。再说……只要你还在我身边,纵然没有孩子……又如何?我也是心满意足?!?br />
        风雨柔默然点头,蜷缩在丈夫怀里,这一刻,这一位叱咤风云的九品至尊,便如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一般。

        “我们进城吧?!痹埋鲅┧盗艘痪?,风雨柔默默点头。就在这时,远处飘来一句话:“风月双心,并非无后……只是你们修为还不到家而已?!?br />
        正是紫邪情的声音。

        夫妻二人猛然惊喜抬头:“当真???”

        但那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起。

        “走!”月聆雪目光中露出坚定:“我们进天机城!她一定就在城中!”

        ……

        楚阳一声怒吼,剑气冲霄而起!

        除了他之外,三个人的长剑,都出现了一丝短暂的迟滞!

        剑中帝君的威风,纵然是面对圣级,但那一股宁折不屈的威严,也是堂皇傲然!

        三把剑,同时‘?!囊簧迕?。发出臣服的剑吟。

        那两个黑衣人一声冷哼,稍有些意外:“剑中帝君?!”随即冷冷道:“若你是剑中圣君,或许还能制造一些麻烦……但你只是剑中帝君,对我兄弟无任何难处!”

        楚阳弹剑而立,淡漠的道:“麻烦不麻烦,用嘴是说不出来的?!?br />
        两个黑衣人轻蔑的道:“既然用嘴不行,那么就只好动手?!鄙碜右徽?,分由两边冲来。

        这一动,楚阳与乌倩倩两人顿时感到压力如山!

        楚阳目光一闪,喝道:“顶级圣级?!”心念一转,喝道:“你们是执冇法者?”

        两个黑冇衣人齐声怪笑,身如飘风,疯狂压落。

        楚阳身子如流星一般从空中坠下,他知道,面对这样的高手,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只能避而远之。

        不过身边这黑衣女子,竟然也是圣级高手…不过始终是刚入圣级,远不是这两人对手。所以楚阳在往下飞坠的同时,急促喝道:“风紧!并肩子扯呼……”

        一副绿林大盗抢劫不成反被攻击的口吻。

        那两人紧追而下。

        乌倩倩长剑一横,一缕寒光照射中,竟然拦在了楚阳的身后!一个人对上了两大圣级!

        甚至,她的右手往后一摆,一股柔缓的劲力追上了楚阳坠落的身体,竟然再为他加了一把力!

        楚阳坠落的身体更急。

        但心中却是重重的一震!

        这黑衣女子,修为远不及对方。分心送自己远遁,更加是危在旦夕!这纯粹就是在用她自己的命,来换取自己的逃生!

        她,是谁?!

        为什么?

        那两人眼中露出残酷的神色,长剑变成了一片光幕,剑山一般压落!

        乌倩倩哼了一声,喝道:“冰、封、三、千、里!”

        长剑一指,右手白嫩的掌心往外一亮,顿时一股澎湃的寒气,汹涌而出,刹那间,天寒地冻!

        楚阳的身子前一刻砰地一声摔进水面沉下去,下一刻,水面上已经结起了hòuhòu的冰!

        乌倩倩面罩之后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我先助你一臂之力,让你逃走??啥苑教看?,你逃不了的。而我也不是这两人的对手,阻止不了他们太久。

        所以,我再扔出冰封三千里,表明我的身冇份,若是他们忌惮我师父,你我就可安然无忧。

        就算他们不顾忌,但听到这个名字也要怔一下;哪怕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也足够你再次拉远距离!

        然后我将水面冰冻。

        他们就算不顾忌我师父,依然杀死我,入水追你的话,我和冰面也能再阻他们一阻。有了这三道力量,以你的智慧,完全可以逃脱性命!对你的手段,我有十成十的把握!

        那样,我也可以放心了,我也可以解脱了……

        但……你千万不要犯傻!

        千万不要顾及义气回来救我……那会让我的死毫无意义……

        果然。

        冰封三千里一出,两位高级圣级同时一愣,忙不迭的收回剑势,喝道:“你这女娃,就是风月二位尊者的传人?”

        乌倩倩冷冷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两人有些进退维谷。

        原来这个女子,就是导致陈家在城外全军覆没的罪魁祸首!就是风雨柔和月聆雪的弟子!

        楚阳是要杀的,这是二公子的委托,必须要完成的!但眼前却横了一个风月尊者的弟子。这可如何是好?

        两人对望一眼,眼神闪烁。

        此处夜深人静,四周没有人烟,就算是……又如何?再说,自己两人蒙着脸……谁知道是谁干的?

        但,怕就怕风月尊者在她身上有禁制,万一若是有禁制,可就麻烦了。不仅两人要倒霉,夜家恐怕也要随着倒霉!

        “丫头,就算你是月尊者的弟子,可惜月尊者毕竟不在这里,老夫劝你,还是乖乖离去的好!今日之事,我不计较就是?!逼渲幸蝗说蜕档?。

        另一人却是运气了全部功力,注目在乌倩倩面罩上,圣级修为全面催动,神念环绕而出。查看着乌倩倩的神念波动。

        良久,终于确定,这个女娃的功力乃是速成,还没有稳固!而这种阶段,是不会有什么?;杲频?。

        两人对望一眼,点了点头,同时下定了决心!

        月尊者的弟子,能不杀,就不杀,若是实在要杀,就杀的利落一些。

        “你们退走,我自然便会退走?!蔽谫毁簧逞谱派ぷ铀档溃骸拔也⒉幌敫缮婺忝堑氖虑?,不过对于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多胜寡,有些看不顺眼而已?!?br />
        两人冷冷道:“丫头,你是铁了心啦?”

        乌倩倩良久没听见水下有动静,知道楚阳已经脱险,心中一阵安慰,淡淡道:“藏头露尾之辈,也不过如此?!?br />
        两人大怒!

        “丫头,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两人长剑闪动,再次攻击!这一次的攻势,比起刚才可是要犀利了太多!

        夜长梦多。尤其是杀死月尊者的徒弟……更是越快越好!

        乌倩倩冷哼一声,长剑闪着冰寒,迎头而上。冇

        啪!

        乌倩倩只有三品圣级,而对方,却都是八品!这无疑是天与地的差距!

        只是一个照面,乌倩倩长剑啪的折断,身子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嘴角流出一抹鲜红……

        她已经竭力的避免与对方硬拼,但修为的巨大差距,却让她只接触到了一点余威,就已经承受不??!

        两人一声狞笑,喝道:“想走?月尊者的弟子,便杀不得么?”

        对于刚才乌倩倩竟然撑过一招不死,两人都是有些意外。但意外归意外,再次出手依然毫不迟疑,毫不犹豫。

        劲风扑面生寒,乌倩倩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要被这样巨大的力量完全压碎,眼中却露出一丝笑。

        解脱了。

        满足了。

        临死前,能见你一面;能为你而死,能以我的死换你的生,足够了。

        最让我满足的是……你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你心中或许有喟叹,却不会有内疚,不会有伤心……

        乌倩倩苦涩的笑了笑,然后挥舞着断剑,猛地止住后退,就往前冲了过去,她满头青丝迎风飘起,就像扑火的飞蛾,就要将自己纤弱的身体,投进这剑光杀机!

        死……我也要死的没有全尸!

        楚阳,若我活着,我或许会有一天以真面目出现在你面前,但……我现在死了……却绝不要你认出我。

        两人全力下击!

        乌倩倩急速上迎!

        三个人竟然铁了心的要硬碰一般。但一方面是胜券在握,把握满满。另一方却是明知必败,也要一战!

        因为乌倩倩知道,这两人既然打算要对自己出手,那就绝不可能容许自己逃脱!若是自己现在逃,他们只需一人就能追上自己,另一人还能从容的搜索楚阳!

        还不如就在这里一拼!

        死……不足惜,但,如何死出最大价值,却是一个问题。

        男人的横死,或者为了理想,为了事业,为了霸业,为了一些崇高的目的,也可以为了红颜,总之有太多的理由可以让男人赴死……

        但,一个女人,当她心甘情愿去死的时候,却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她深爱的男人!

        乌倩倩贝齿轻咬红唇,毅然飞起!

        轻盈的身子,带着一股决然,投进了剑光?。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