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芳心怯怯只为君

    第二百五十四章 芳心怯怯只为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水月楼,水月湖。水月楼上灯火通明,四周霓虹片片,水面雾气蒸腾,天空云雾飘渺,明月隐现。

        灯光照射在笼罩着雾气的湖面,隐隐约约,随着浮动的水流,扩展成飘飘摇摇的万点光线,似乎一颗少女的心,在jī烈的、却是瑟缩的颤抖着。

        白玉桥上,楚阳一袭黑袍,潇洒的走下桥头,微微驻足,侧了侧头,确定了一下南宫逝风等自己的方向,便举步走去。

        灯光摇曳之中,他英挺的面目有一半暴露在霓虹下,有一半隐藏在暗影中,从一侧看去,只看到他的双眼,便如秋水寒潭一般深邃。

        但就在楚阳迈出这一步,侧头的这一刻一

        一个黑衣女子,就在他的侧后方。

        一眼,就看到了这张脸。

        刹那间,似乎漫天的霹雳闪电同时楔进了心中!一时间脑海中惊雷乱响,两个耳朵也似乎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冒,刹那间竟然失去了言语和动作的能力,一下子呆在了这里。

        这一刻,天地似乎静止!

        楚阳,我终于见到了你!黑袍中,一袭娇躯速速颤抖,黑纱面罩后面,两行清泪,缓缓流落。

        她努力地往右迈了一步,就急忙伸出手扶住了身旁的一棵大树。她唯恐自己这一刻会软倒在地。

        我拼命的修炼,我不顾一切的冲进上三天,我玩命的磨练自己,就是为了,再看你一眼。就是为了,能够追随你的脚步……

        你已经走得太远……

        乌倩倩泪眼朦胧,纤纤玉手无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黑袍下摆。那里,有几个字:楚阳,倩倩喜欢你。

        她的泪眼,就注视在楚阳的身上,楚阳的黑袍下摆,那相同的位置。

        纵然是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微弱的光线;纵然现在已经泪眼朦胧,但她依然一眼就能够认出来:这件黑袍,正是自己缝制!

        在那个相同的位置,就定然还有自己的头发,就定然还有那几个字。

        楚阳,井倩喜欢你。

        因为楚阳的黑袍,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折光。一般的黑袍,在针脚处,身侧的位置,只要转动,只要附近有光线,反而会发楚反射的微微亮光。

        但乌倩倩每一次做黑袍,都将这些地方轻轻地先磨损一番。

        这种磨损虽然看不出,但却能够避免那种情况。

        因为他行走江湖,一片腥风血雨,?;巡?。他既然喜欢黑袍,那就说明,他经常在夜间行动。把这些避免了,他能安全很多…,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往昔,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过往,都如同闪电一般从她心中滑过!

        天外楼初见,你的韬光养晦的机智。那时候,只当你是小师弟。

        铁云再见时,你已经成为令一国太子也为之侧目的强人!短短数天时间,就入主补天阁,成为执掌生死的阎王!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你身边,替你处理一切琐碎事情。你残酷,狠辣,果决,智深入海,心如游龙,似乎所有难题,在你面前都不是问题。

        但你又是心细如发,有时候温柔的令人沉醉,有时候默然的让人心痛:你在生死之间挣扎,你在弱小中奔跑;但你面对自己人的时候,却从来都不会说一句艰辛的话。

        一般你向着自己人发怒的时候,惩罚的时候,反而都是你心情好的时候。

        之前对你很平淡,然后对你很好奇,好奇你如何以少年之姿就入主补天阁,然后,一步不了解,才发现你有这么多的优点。

        你知不知道,女人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男人。不管你承受九天九地的压力,不管你面前风雨如狂,但当你转身面对亲人的时候,就是一身的轻松与智珠在握。一脸的淡定与温柔。

        女人一生,不过是需要一个依靠。就是这种男人,才能给女人最大的安全感!哪怕明知道覆灭在即,但有这样的男人在身边,也是心中不慌。

        然后,你以一人之力,潜入大赵,翻云覆雨,挥手间,令大赵天下大乱;一路万里逃亡,直到回来,立即参加大战!

        但对这个过程,你却没有说一句话!

        谁都无法想象,你独自一人,面对整个大赵一个国家的围追堵截;面对实力在你之上千万倍的金马骑士堂的追杀,你是如何过来的!

        但你做到了。

        你再创造了这个奇迹之后,立即就又创造了一个更大的奇迹:立足弱小的铁云,几百了强大地大赵!

        那日一战,天地都被血染红。

        但翌日凌晨,还来不及庆功的时候,你就离开了。静悄悄地离开了……

        你有自己的追求。所以你对于你自己创造的辉煌盛世,竟然不屑一顾!

        以你当时的权势,只要你一句话,甚至整个下三天都会为你一人选秀!

        但你没有,因为你有自己的爱人,所以面对下三天万千绝色,你也不屑一顾。甚至,我每一天都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也没有多看我一眼。

        但你可知道,正因为你的坚持和对别人的深情,这种毫不动?。憾杂谄渌呐永此?,是一种怎样的致命的吸引!

        你走了,却带走了我的心。那一袭黑袍,就成了我生命的全部。每一次戴上面具,就好像你还在身边。

        面对你对那个我从来没有谋面过的、你的红颜的那种深情,我竟然不敢吐露自己的心。只能默默的看着你,只能默默的喜欢你一以我的方式,在心里,喜欢你!

        我不想破坏你的坚持,可你也不能左右我的心意。

        女人的心,付出了,就是一生。

        但当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最神圣的爱情,却只能存在与幻想中的时候……楚阳,你知道我心中的悲哀么?

        你不知道的吧?或许你知道,但你却永远不会说。

        如今我来了,我见到了你,你在霓虹下七彩中,我依然在你身后,暗影里。

        乌倩倩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竭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体的颤抖,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动静,只是痴痴的看着前方那黑袍的身影。

        我千辛万苦来到上三天,本意就只想远远地看他一眼。

        但为何看过这一眼之后,心却更痛?情却更浓?看过这一眼,我应该满足了可我为何竟然在这一瞬间更加的贪婪了起来?

        竟然还想看…”还想看”…看不够啊,…

        看到那个怀抱,我就想冲过去,投入进去……

        他甚至还没抱过我一次……,

        楚阳正往前走,突然感觉有异。似乎有一双眼睛在哀怨的看着自己一般,不由心中一怔,一顿,转头看来。

        乌倩倩见他一顿,就知道他要回头,也不知怎地,突然心中一阵慌乱,闪电般将身子隐在了大树后。

        楚阳转头一看,只见自己身后远处,有几个人在经过然后就是一片灰暗的夜色,不由一声苦笑。心道,疑神疑鬼了么?转身走去。

        乌倩倩在树后,平静了一下心跳,然后却又舍不得离开,便又跟了上去。

        对于跟踪楚阳,或许整个天下没有一个人比乌倩倩更加在行。

        她知道楚阳的习惯,楚阳也曾经说过跟踪的事。

        跟踪楚阳,注意力一定不能放在楚阳身上;要放在别人身上或者别的目标身上,若是注意力一旦集中在楚阳身上,立即就会被他发现!

        另一个方向。

        夜弑风夜弑雨兄弟两人走在一起,默默不语。

        “你为何如此忌惮那小子?”夜弑风突然问道:“他的口气,分明是故意为之,故意让你恶心来反制:你看不出来么?”

        夜弑雨沉默了下来,道:“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感觉毛骨悚然?!?br />
        夜弑风哼了一声,道:“那小子让我看的很不顺眼如此戏耍我们夜家人,真真是找死!”

        “那小子不好对付?!币惯庇曛逯迕纪?,现在他的说话,根本没有半点的娘娘腔。

        夜弑风粗豪的脸上露出一丝残暴,道:“不好对付?待我来摸摸他的底子?!?br />
        夜弑雨沉默着,良久,道:“摸摸底,…也好。不过此人神秘莫测现在不要将彼此之间搞得过于尴尬。让去的人莫要暴露了身份?!?br />
        夜弑风阴冷的一笑:“我晓得。我派两个高阶圣级过去,若能杀就直接杀了,若不能就摸清他的底细?!?br />
        “小心寒潇然?!币惯庇晏嵝?。

        南宫逝风正在一棵树下坐着,脚边放着一坛酒;手边还有一只卤鸡。时不时就仰起脖子狂灌一通,然后口中‘啧,的一声,哈出一口气,倒是颇为潇洒。

        “南宫?”楚阳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去……原来是公子?!蹦瞎欧缂泵δ四ㄗ旖堑木?,站了起来。说着,一双眼睛看着楚阳手中。

        楚阳明白他的意思,哈哈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截断剑,递给了他:“你看看,是不是?”

        南宫逝风打了一个哈哈,从怀中也取出一截断剑,两截断剑凑在一起,正是严丝合缝。不由jī动了起来,迫不及待的问道:“我老大在哪里?”

        楚阳淡淡道:“我不知道他在那里,不过,他当初跟你说话,你还记得吧?”

        南宫逝风阿谀的笑道:“那是,呵呵额,那是?!?br />
        楚阳点了点头,缓缓道:“我叫楚阳’在东南有个外号,叫‘黑心圣手?!薄忝靼孜业囊馑及??”

        南宫逝风的眼睛亮了起来,点头如鸡啄米。

        “我需要你探听的消息是”所有来到天机城的药师,势力,实力,名字,药材”能打听到多少,就多少。一般来说,三天找我汇报一次,若有紧急情况,也可以随时汇报?!?br />
        楚阳慢慢的传音说道。

        “好!”南宫逝风挺了挺胸。

        “我住在兰香园?!背舻?。

        “关于万药大典的事,凡是你知道的,也都给我写一写?!背舴愿雷?。对与万药大典,在暂时没有机会接触的时候,楚阳只能这样了解。否则,引起注意就麻烦了……

        南宫逝风一叠连声的答应着走了。夜弑雨还在附近,南宫逝风不敢久留,唯恐又碰见这小煞星。

        楚阳就坐了下来,双手抱膝,看着水面??醋潘械哪藓?,想起自己的柔水之力,忽然间就有些心有所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