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美屁也香……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美屁也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陈家的人全军覆没?

        楚阳也震了一下。

        随即就立即想到:乖乖,该不会是紫大姐动的手吧?陈家那些人,又怎么惹到紫大姐了……居然如此雷霆暴怒,将所有人都杀了……

        在场众人却已经大吃一惊!

        不只是大吃一惊了,而是猛烈的震惊!

        陈家是什么人?什么势力?那可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

        再加上这一次乃是来参加万药大典,派出的,绝对是家族的精英!这样的人,绝对有高手?;?!而且……最重要的是,万药大典之后,必须要有顶尖的极道高手在,九大家族共襄盛举!

        为了……那万药大典之后的最重要的事情。

        而诸葛山云之所以先一步请三位总执法与夜家凌家还有即将到来的陈家在这里一聚,便是为了此事的安排。

        现在可倒好,陈家永远的不需要等了!

        这叫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诸葛山云经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却又缓缓坐了下来,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整个人竟然已经镇定下来。

        楚阳心中暗赞。

        不愧是诸葛家族的家主,这份定力真是非同小可。事情已经发生,现在赶去,于事无补,再说事情未明,赶去的话……还不一定会怎样。

        要知道,能够团灭陈家的人,又岂会在乎诸葛家族?

        “陈家……陈……”那武士定了定神,声音还是有些急促。

        诸葛山云一皱眉,道:“先喝杯茶。定定神,慢慢说,不着急?!?br />
        这是,凌寒舞寒潇然等人也都纷纷坐了下来,在经过了最初的惊骇之后,现在各自心里都是疑团重重。

        那人坐了下来,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

        诸葛山云皱皱眉,道:“令前去迎接陈家的人都进来。若是有不相干的盘观者,也都带进来?!?br />
        说着,向着寒潇然,牧九幽和元金宝拱拱手,微笑道:“正好三位总执法在这里,也正好听一听这件事的始末?!?br />
        寒潇然三人淡淡点头,神情沉重。

        发生了这件事,可说是震动九重天的大案要案!一个处理不慎,陈家暴动起来,大肆报复,那么,整个江湖就将是永无宁日!

        若是陈家将矛头对准了诸葛家族,那么诸葛家族可就真的坐蜡了。

        如今寒潇然三人就在这里,当众问个清楚明白,虽然显得仓促,但正是这份仓促,却正好摘清了诸葛家族的嫌疑。

        三位总执法作证,乃是任何人也无法怀疑的。

        不多时,有七八人鱼贯进来,还有一个人,乃是普通武者打扮,显然是外地来的。楚阳一看,几乎笑出声来。

        这个人,居然是熟人,南宫逝风!金剑堂的南宫逝风。现在,也可说是楚阳的人。

        只不过,他现在脸上已经是有些光滑了,没有了那些纹身和字迹。虽然还是黑黝黝的不好看,比之以前,却已经是天壤之别。

        南宫逝风也看到了楚阳,但他却没见过楚阳的真面目,因此不识。将目光从楚阳脸上转过去,惶恐的对在座众人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家主,这个人便是全程目击事情的整个过程!”那武士恭敬的禀报:“事后,他已经离去,不过,却又在酒楼中吹嘘,说道:这陈家的人简直是**,要是我,早就赔礼道歉,那不就啥事儿也没有了么……属下等人听他说话奇怪,上前盘问,居然抓个正着?!?br />
        “嘴贱??!真是嘴贱??!”牧九幽冷眼看着南宫逝风,说了两句。

        这句话说出来,众人都是深有同感的连连点头。

        你亲眼目睹了这么重要的大事,等于是神仙打架;你说你赶紧走了也就走了,居然还出去吹嘘……要是你就怎样怎样……这不是嘴贱,还能是什么?

        楚阳叹口气,摇摇头。

        南宫逝风这张嘴啊……上次就是吃了嘴贱的亏,没想到居然……这一次还是重蹈覆辙。

        话说南宫逝风平生办事滑溜,也有些小聪明,但却屡屡的吃了嘴贱的亏。第一次吃大亏乃是遇到了夜弑雨,第二次遇到了自己,现在……依然是因为嘴贱。

        楚阳想到这里才想起来,貌似当事人就在???

        一边的夜弑雨已经叫了起来:“我说奴家咋看着这么眼熟呢?哎哟喂,这不是南宫逝风么?你头上的纹身,谁给你去掉了?”

        南宫逝风身体瑟缩了一下,道:“侥幸遇到了神医……”

        夜弑雨花枝乱颤的道:“也好也好,明日我再给你纹一个?!?br />
        南宫逝风深深地低下头的眼中,掠过一道刻骨的怨毒。

        诸葛山云咳嗽了一声,道:“你叫南宫逝风?”

        南宫逝风道:“是,小人正是?!?br />
        诸葛山云和善的点点头,道:“今日叫你来,只为作证,讲述一下下午在城门的事情,事后,就会放你离去,你不必压力太大?!?br />
        南宫逝风点头:“是,小人多谢家主?!?br />
        诸葛山云呵呵笑道:“你倒也机灵,不错,老夫就是诸葛家族现任家主,诸葛山云,至于你对面这三位,便是我们九重天,东南总执法寒大人,正北总执法元大人;正南总执法牧大人。在你右边的,乃是九大主宰世家之中,凌氏家族的凌二爷,至于夜家的两位公子,你都认识,老夫也就不做介绍了?!?br />
        南宫逝风低着头说道:“是?!毙闹芯?,原来在座的,竟然没有一个不是大人物。

        诸葛山云道:“老夫为你介绍这些人,却不是让你认识,而是让你知道,你一会的诉说,但凡有半句假话,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你要想清楚了?!?br />
        南宫逝风身子一颤,道:“是,小人记住了?!?br />
        诸葛山云呵呵一笑:“你且将下午的事情,细细的讲来?!?br />
        南宫逝风答应一声,舔了舔嘴唇,就回忆了起来:“下午的时候,小人感觉在城中有些闷,而且小人容貌不好,也没人愿意与小人亲近,所以小人索性去了城门,看看前来的四面八方的英雄,心道若有不认识路的,小人就赚点儿外快……”

        楚阳心中一笑,却也感到有些心动。

        南宫逝风之所以去城门,恐怕绝不会是为了什么‘外快’,而是为自己探听消息去了……

        “小人到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陈家的人,正从远方一路滚滚而来。气势颇为雄壮?!?br />
        “眼见距离城门还有不到二里地的时候,突然从远方赶来一位年轻的黑衣姑娘,一路纵马疾驰,越过了陈家的队伍……”

        南宫逝风回忆着。

        “黑衣姑娘?什么样子?”众人都是明白人,听到这里,就立即明白,恐怕事情就是出在这位‘黑衣姑娘’身上。

        楚阳心中大奇:黑衣姑娘?貌似紫邪情向来都是白衣胜雪,可是从来不穿黑衣的,这上三天,肿么又钻出来一位不知道哪里来的黑衣姑娘?

        “这位黑衣姑娘脸上蒙着黑纱,身材甚是窈窕。却看不清脸面?!蹦瞎欧缁卮鸬?。

        “嗯,你继续说?!敝罡鹕皆扑档?。

        “那时已经距离城门很近了。黑衣姑娘越过了陈家的队伍,就要进城。但就在此时,那陈家的队伍之中有一个人大声笑道:‘好销魂的香味,好大的屁股!这位姑娘,莫非是放了一个香屁吗?啧啧啧,果然是美人,人美,屁也香啊?!?br />
        这句话出来,众人都是猛的皱起了眉头。

        这句充满了流氓口味、痞子性质的话,乃是陈家的人说出来的?

        这可太也……不成体统了。

        “这是陈家人说的?”问话的是寒潇然。

        作为总执法,生平办案无数,对于有些不合情理的事情,他敏感的察觉,第一个追问。

        “是的?!蹦瞎欧缢档?,眨眨眼,补充道:“其时乃是南风大起,尘土飞扬,黑衣姑娘纵马超过,地上的灰尘溅起……这个……这个……”

        “哦~~”众人恍然大悟。想必是陈家的人吃了别人的灰尘,心中不舒服了,故意找茬。想想也是,陈家是什么人?岂肯吃这等亏?

        “再说,陈家说话的人……貌似是陈家十九公子陈非雨……”南宫逝风有些犹豫的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他,这就难怪了!”听到‘陈非雨’这个名字,众人都是眉头大皱!

        陈非雨,陈家十九公子;出名的贪花好色,可说是一个九重天著名的色中饿鬼,典型的摧花高手!而且,就连修练的功夫,也是‘云雨双修’神功,采阴补阳。

        适才这句话,从陈非雨的口中说出来,众人是一点也不会奇怪的。相反,若是队伍里有陈非雨却没有说这句话,那才成了怪事。

        陈非雨这些年做尽了坏事,但背后有陈家庞然大家族护着,执法者也对他没法??蠢凑馍?,这一次是遇到了硬茬子了。

        “那黑衣姑娘听到这句话,竟然拨马转回,说道:‘刚才说话的是哪一个?’”南宫逝风学着黑衣姑娘说话,声音居然有些肃杀。

        众人都是对望一眼:看来这‘黑衣姑娘’来头不小。就算不知道是陈家的人,但单身一人见对方一百多人的队伍还敢兴师问罪招惹的,哪里有什么等闲之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