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有九重各不同!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有九重各不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又是一个“天,!”那青衣老者看着紫邪情,沉默了一下。

        紫邪情的脸上,带着白纱面罩。朦朦胧胧的根本看不清楚。

        “此“天,非彼“天,啊。呵呵,天有九重各不同!”老者眼神深邃,细细的端详着这个字,沉吟道:“敢问姑娘,你写出这个字,是想问什么?是想测姻缘、前途?生死?还是……其他?”

        紫邪情淡淡道:“前途?!?br />
        又是与刚才那白衣汉子一样。围观的人顿时轰然一声,大家都是感觉了出来,这个白衣女子,恐怕是来捣乱的。

        同一个字,测同一种方向。

        难道还能说得出另外的答冇案?总不能,这天…“也有男的天,也有女的天吧?

        老者微微笑了笑,道:“既然姑娘是想要测前途,那么,老朽就为你说道说道?!?br />
        说着,他拿出一根草梗,在紫邪情写的这个字上,比了一比。

        闭上眼睛,缓缓道:“姑娘的这个、“天”气势磅礴,一气呵成,形如龙飞,气如凤舞,力如仙山,意在九霄。天高万丈,玉、宇琼楼!自然而然带着一种辉煌万古的气象,但却不是九重天的天,九重天的天,还没有这般气象…,如此说来,姑娘你,本身便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蛘咚?,你的未来,不会是这九重天?!?br />
        他淡淡的睁开眼睛,道:“这是从姑娘写这个字的气势上来看,气势影响字意,所以字意~不同?!?br />
        紫邪情面纱之后的眼睛微微一眯,淡淡道:“哦?”

        老者呵呵一笑,用草梗又比了比这个“天,字;道:“天,为“一大”或者说“一一人,又是“二人,;所以姑娘你纵横九天,所谓的,不过是两个人。初看“一一人”便是说起初,应该是一人唯一的一人但再一看,却原来是“二人,;所以说现在,是成了两个?!?br />
        紫邪情眼中神光有些凝重,道:“哦?”

        老者呵呵一笑道:“姑娘写这个字,带着一股义愤,但,下手时,却自然而然的选择了这个天,并非跟老朽着意为难。这一点,老朽还看得出来。而且姑娘写这个字,还有些飘渺……,姑娘是在找人?而且没有找到;天高无上,神秘莫测,这便是姑娘的彷徨。所以姑娘的前途,应是找人?!?br />
        紫邪情的眼帘垂了下来,似乎在沉思,似乎是默认。

        老者道:“姑娘随心而出便是这个“天,字,这便说明了,有一个人在你心中便是一“天,!你尊敬他,如同对天!而你要找的人便是这个人?!?br />
        一边的楚阳己经愣住。

        这个老者,委实是不同凡响,只是从这一个字上,竟然说出来了这么多。

        要知道,这测字的学问,可说是极多,但其中最要紧的,却是一点:模糊!

        说的似是而非,指南打北。

        你让他算的是发财,他似乎肯定了,但你却破财了,回冇来找他麻烦,他从原本跟你说的话之中,就能够找出合情合理的解释:我早跟你说过的就是这个、啊,你咋认为是发财了捏?你看这一句你看这里……这里……于是乎万事大吉!

        所以,江湖算命,全凭一张嘴。

        亦真亦假,虚虚实实,才是最高境界。至于真正胸有丘壑的大能,也从不肯轻易示以真言。天机,其实好泄漏的?

        但这老者说出来的,却是字字句句全部是真的!

        没有任何歧义。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绝不含糊!而且,他算出来的,几乎已经是真相。

        这才让楚阳惊诧不已。

        此刻,老者继续说道:“天,不可捉摸,不可找寻……所以,姑娘你要找的人,应该还没有找到?!?br />
        紫邪情静静的不说话。

        那老者有些怜悯的看着她,道:“姑娘写这个字,带着一种心中的尊敬,所以这个字神完气足,飘沙云端?!?br />
        “而且,天生万物,实为感jī。姑娘的心中,便是一种再造之恩!这也正说明了……姑娘对于你所要找的这个人,心中唯有尊敬与感jī,并不是儿女私情。若是,这个天就会是悲情天,缠绵排恻,深情谴体”则又是气象不同了?!?br />
        老者呵呵的笑了笑,道:“所以姑娘要问前途,我不能包票,但却可以说,姑娘这一生,有惊无险,逢凶化吉,至于前途,既是脚下路,又是九重天。何去何从,皆在姑娘一心而己?!?br />
        紫邪情有些迷惘的道:“那么,敢问大师,我所要寻找的那个人,能否找到?”

        她的口气己经完全的变成了尊敬和请教。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我送姑娘几句话?!?br />
        紫邪情道:“请讲?!?br />
        老者道:“适才说过,姑娘原本所为一人,现在却是两人。呵呵呵……”

        他沉默了一下,低声吟道:“大道无边何为真?天高无上费精神;一生辛劳何辞苦,半世漂流不见门,芳心岂能分两瓣,恩怨何曾为此身?欲将苍穹游几遍,何如珍取眼前人!”

        “一生辛劳何辞苦,半世漂流不见门”…恩怨何曾为此身……何如珍取眼前人?—一…”紫邪情喃喃的念了几篇,良久,突然嗔道:“可是我哪里有什么眼前人!”

        突然嫣然一笑,扔下一块紫晶,道:“算你这小子说的还有些道理?!逼黄鹕?。

        众皆愕然。

        这姑娘还真是喜怒无常,分明你已经认为人家说的有道理,卦金都付了,居然还死鸭子口硬。再说…,这口气也忒大了些,居然说人家这老头儿是“这小子”我靠你才多大???叫一个老头儿做“小子,?

        但那老者却不以为意,捋须微笑,道:“既如此,就多谢姑娘hòu赏了?!?br />
        那看透世情的双眸里,露出一丝春水般的笑意,道:“今生得见姑娘这等人物一面,也己经不虚此生?!?br />
        紫邪情带着笑,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答话。

        那老者又是一声轻笑。

        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楚阳说道:小友,可有兴趣也测一个字?”

        楚阳沉吟一下,道:“既如此,便测一个、也无妨?!?br />
        说着便施施然坐了下来。

        这个老者,分明不是诸葛家族的人,但在这里,他的一身气息却是与诸葛家族的人特有的气息差不多,没人看的出他不是诸葛家族的人,甚至,有些诸葛家族的武士经过这里,还会看来一眼饱含敬意的眼神。

        那分明是看到了自己家族的长者才会有的表情。

        但这老者神情淡然,对此从不回复,而且,隐隐然似乎有一种“恶作剧,似的笑意。这就让楚阳有些惊异了。

        而且这老者一身修为,也是浩若烟海,根本看不透。

        若是自己看不透,倒也情有可原,可是紫邪情对此也并未说什么,那就有些不大寻常了。

        所以楚阳一步前来,坐在桌子前面。倒要看看,这个老者到底是哪一方的人?

        那老者看着楚阳坐下,双眉抬起,仔仔细细的看了他一眼,眉毛,有些轻微的抖动了一下,道:“这位公子既然坐下了,要测什么字?”

        楚阳在他抬起眼的这一刻,分明发现,这老者的眼中,深邃不见底。便如一眼秋水寒潭,只知其冷,不知其深。

        一眼看进去,便说是里面苍穹横亘,星河在里,似乎也能完全可以。

        楚冇阳沉吟着笑道:“老丈乃是神仙手段,不管我写什么,都能够看得出来吧。刚才听着老夫连测二字,真是眼界大开,钦佩不己?!?br />
        老者捋须微笑,道:“小友过奖了,江湖余生,不过是谋生的手段罢了,博人一笑,赚几口饭吃?!?br />
        楚阳笑道:“老丈谦虚”…敢问老丈贵姓大名?”

        老者呵呵笑了起来,道:“你这后生,倒是盘起我的根底来?!?br />
        沉吟了一下,道:“老朽乃是世外闲人,不谙世事,己经由来巳久。这几日静极思动,便来一游……,至于名姓,不过是一个代称,不说也罢了?!?br />
        “老丈定然是前辈高人。小可失敬了?!背艄恍?,也不盘根究底。

        老者呵呵笑道:“老夫随风起,随风落,看云飘,逐云飞;自在巳久,不似小友人间龙凤之姿,天上逍遥之志啊?!?br />
        楚阳目光一闪,道:“世外高人,最是潇洒;小可这一生,便是最羡慕世外逍遥的人?!?br />
        老者呵呵一笑:“小友,要测什么字?”

        楚阳提起笔来,道:“我要测的字,老丈你刚才,已经测了两遍了?!?br />
        笔锋在面前一张白纸上展开,力透纸背,气势沉雄,便如是两军交战,杀气凛然,雄浑hòu重,正是两军对垒,各自堂堂之师,正正之旗!

        只看他的笔锋游走,就感觉出那战场的惨烈。

        那落日余峰照耀下,千万大军对峙;苍凉的晚风呼啸,落叶纷飞,一声号角,吹响了生死;一声呐喊,打开了地狱!

        刀出鞘,箭上弦,战马狂驰而出!

        烽烟过处,血流满地!

        楚阳轻轻将笔放下,自己先端详了一遍,便轻轻推了过去,笑道:“老丈,请!”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个字,忍不住又是一阵骚冇乱!纷纷交头接耳,脸上神情都是精彩万端。

        今天可真是怪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连续三个人来测字,居然测的是同一个字。

        楚阳这一次写在纸上的,竟然又是一个、“天,字!

        (今天起得早了,没事就码字,居然有一章。哈哈,我现在去医院,下午回来再码字,看这情况,今天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