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世家本质!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世家本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凌寒舞看着楚阳出去,目光中带着赞赏与凝重。

        这个少年,绝不简单。一开始引他过来,只不过是因为,是自己老友的弟子,也是自己情敌的传人。

        所以,凌寒舞想要看看,这少年是什么样子。二者,便是因为,这个少年的所作所为,着实是让他喜欢,尤其是以美色引纨绔杀之;更是让人心中一畅!

        你不是喜欢美人么?我就让你因为美人而死!

        对于色狼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最让人解气的死法!

        但接触之后才发现,这个少年的恐怖程度,还远远的在自己估计之上。但直至今日,才发现,自己仍然是远远的低估了他!

        可怕的人!

        他沉默了许久,才道:“霜儿,你喜欢那个女人?”

        那少年低下了头。并不说话。

        凌寒舞道:“所以你想杀了楚阳?”

        那少年依然不说话。

        凌寒舞并不理他,自顾自的道:“而且,你已经有了安排?即将动手?”

        那少年微微抬头,还是一言不发。

        凌寒舞淡淡道:“我不干涉你,我也不阻止你。少年人,总要吃些苦头。哪怕这些苦头,是自己的生命!你可以按你所想的去做,不过,成了是他命不济;死了是你命不济?!?br />
        “凌氏家族,与此事无关?!?br />
        凌寒舞站了起来,径自回房。

        一位至尊高手考虑了一下,跟着他出来了:“二爷,这样岂不是让霜少去送死?对方深不可测,而且有了防备,而且今日,等于是警告了我们,一旦霜少下手,他们也绝对不会留情的?!?br />
        凌寒舞冷冷道:“你说的不错,对方已经给出了警告,这次的警告,就是给我们面子。要不然,人家可以直接动手!我和他师父的情分,对于他来说,能杀而不杀,该杀而不杀,一次就足够还清了!所以,在这次警告之后,若是霜儿动手,必死无疑!”

        “但正如楚阳所说,所有觊觎美色而且想抢夺杀人的人,死了,也不必埋怨!我们凌家有这样的人,我凌寒舞深以为耻!只恨不能亲自动手,他若自己找死,再好不过!”

        凌寒舞冷酷的说完,扭头进房。

        只留下一句:“任何人若是想要与他帮忙,死了,与凌家概无关系!哪怕供奉大人怪罪,也只怪罪我好了。若有人因为这种事报复,先踏过我凌寒舞的尸体!”

        这位至尊愣愣不语。

        低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少年人血气方刚,霜少岂能不动心?虽然要杀楚阳,未免过分,不过,二爷的脾气,也实在应该改一改了……对自己家人,难道也与对待外面的那些色狼一般么?”

        ……

        房中,楚阳一边走进来,一边身上冒出雾气,片刻之间,衣衫已经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淡然在桌边坐下,道:“你想亲自动手?”

        紫邪情冷冷道:“那个家伙,是什么大供奉的干孙子,继承香火所用……嘿嘿,居然要先用药,抓住乐儿,以此威胁你,然后派人偷袭,干掉你,霸占我!这计策,真正狠毒。想不到这家伙一句话没说,却是焉毒焉毒的?!?br />
        那家伙叫杜寒霜,乃是凌氏家族现在的大供奉杜莫愁的干孙子;这次出来,乃是纯为长见识而来。

        杜莫愁为了武道,终生未娶,临到老来,却是感觉香烟难继,于是就收了一个干孙子,改为杜姓。

        实际上,各大家族之中,这样做的人实在很不少。

        杜寒霜看上了紫邪情美色,这几天以来,更是魂牵梦萦,犹豫挣扎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决定下手。召集心腹,在自己房中密谋。

        但紫邪情何等修为?他的密谋,就算紫邪情在数十里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在眼皮子底下?虽然有圣级的屏蔽,但这样的屏蔽,对与紫邪情来说,绝对的等于没有!

        楚阳有趣的一笑:“原来如此。凌寒舞现在心中想必很懊丧!他最恨的,就是纨绔,可是他自己带的人之中,居然就有这么一个?!?br />
        随即眼中露出杀机:“居然还将脑筋动到了乐儿身上?”

        “你不必管这件事?!弊闲扒榈男α诵Γ骸八?,今晚上你就睡觉吧。若是他们动手,你出手的话,不合适?!?br />
        ……

        当晚杜寒霜考虑好久,终于还是决定行动。

        已经有几人提醒了他,那个女人恐怕不简单,但是,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子,就算是厉害,又能有多厉害呢?

        雨中不湿……就算是王级,也可以做得到的;以这个拿来做强大的理由,岂不可笑!

        再说,如此绝世妖娆,此生若不能拥有,岂不虚度此生?

        杜寒霜越想越是心中火热。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

        ……

        当晚,楚阳蒙头大睡,什么都被管。一切事情,天塌下来也有人在顶,自己操心什么。

        第二日,清晨。

        众人起床出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队伍都在门外集合准备出发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五个人。

        楚阳与紫邪情楚乐儿安然自若,走在前头。这其中,楚乐儿自然是真正地安然自若,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但楚阳和紫邪情却是心中有数。

        凌寒舞皱着眉头,喝道:“去找!”

        少了杜寒霜,和三个圣级,一位君级。

        无声无息的就没有了。

        昨夜,他们一直在侧着耳朵听着,听到杜寒霜低声的号令,甚至,手势的声音;接着五个人出动的声音……随后……

        随后,就没有随后了。

        因为一切,就突然的消失了!

        这种情况,让众人心中大骇!

        又有人去哪几个房间搜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远远近近的查看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凌寒舞听着汇报,瞳孔一缩。默默的看了楚阳与紫邪情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目中神色,有怅然,有快意,有恨铁不成钢。

        但凌家的一位至尊高手,却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一路上,走到紫邪情跟前,淡淡的道:“紫姑娘,好手段。老朽可否请问,紫姑娘是如何做到的么?”

        紫邪情冷冷的抬起眼,看了看他:“原来你们都心中清楚?!?br />
        这位至尊一滞,有些语塞。

        明明知道,却放任家族子弟去强抢民女……这可是说不过去的事情。虽然对方并不是‘民女’……

        他咽了口唾沫,道:“还请紫姑娘解惑?!?br />
        紫邪情冷淡的道:“其实我知道你们知道,但我以为你们会装聋作哑。本来到目前为止,你们凌家是很让我满意的,只不过,你实在应该再沉默下去的?!?br />
        这位至尊淡淡道:“可惜,我们凌家子弟,就算犯了错,也是自己教训的。至于别人……呵呵,替我们教训了不肖子弟,但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紫邪情的眉毛危险的皱了皱,淡淡道:“是么?”

        “正是如此!紫姑娘,你杀了人,莫非连一点说法,都不给么?”这位至尊针锋相对的问道。

        “我还以为……你们凌家要给我一个说法的?!弊闲扒橛行┮馔獾牡溃骸拔颐挥邢氲?,你们来是向我要说法……若是作业,我只是一个弱女子,那么,我此刻该找谁要说法呢?”

        这位至尊淡淡道:“可惜紫姑娘你并不是弱女子?!?br />
        紫邪情缓缓点头:“好,我便给你们一个说法。这个说法便是……他们该死!”

        这位至尊脸上怒容越来越是浓重,道:“纵然该死,也不应该你来杀!”

        紫邪情呵呵的小了:“不应该外人来杀,而你们自己却不会杀。是这样的意思吧?如今,我已经杀了,你待如何?”

        这位至尊怒道:“你杀了人,总该留下尸体!莫要忘记,在你面前的,是凌家的人!”

        “尸体!”紫邪情嘲讽的道:“莫非你还想披麻戴孝,去做那孝子贤孙?”顿了顿,道:“凌家的人,又如何?”

        这位至尊脸孔涨红了:“紫姑娘,未免欺人太甚了?!?br />
        紫邪情不耐烦的道:“究竟是我欺人太甚,还是你们凌家欺人太甚?先强抢女子在前,又兴师问罪于后。居然是我欺人太甚了么?”

        “这便是江湖?!闭馕恢磷鹨醭恋牡溃骸白瞎媚?,以你的修为,应该知道,就算是行侠仗义,也需要资本和实力的!”

        “欺人太甚了……既然如此,那我不妨真正的欺人太甚一次!”紫邪情淡淡道:“刚才你说,你们凌家人,只许你们自己教训。只不知,我教训你可以不可以?”

        这位至尊瞪着眼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起来:“紫姑娘是想与老朽印证印证?老朽欢迎之至!正有此意!”

        紫邪情淡淡摇头:“不,只是想教训!”

        突然抬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这位至尊分明看到那嫩白的小手拍来,也想要出手抵挡,也想要摇头闪避;但,他全想到了,却没有避得开!

        速度这么慢,自己竟然没有避开?

        “啪!”

        一声响亮。

        这位至尊的身体,就火箭一般从马上被扇飞了出去,在空中手舞足蹈,跟头连天,一路翻翻滚滚,直出去了一百多丈!

        紫邪情在马上纹丝不动,双目冷然。

        另外两位至尊与凌寒舞大吃一惊,转头看来。

        刚才两人的谈话,几个人都听在耳朵里,凌寒舞本想制止;但一眨眼的功夫,一位至尊居然就被打飞了!

        毫无还手之力。

        另外两位至尊哼了一声,眼中露出怒火。身子一闪,就要动手。

        “你们明知道是非曲直,也要动手么?”紫邪情淡淡的问道。

        这时,那位被打飞的至尊也刷的一声飞了回来,咻咻喘气,双目中,怒火冲天,半边脸,居然已经肿了。

        楚阳在一边冷眼看着,并不劝阻。

        清晨,紫邪情曾经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凌寒舞与你师父是好友,但世家之中,这样的人太少。你莫要与凌寒舞交好,就认为凌家人都是好人。今日,我便让你看看世家的本质。

        楚阳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

        因为凌寒舞昨夜既然放任他们来送死,便是认为他们咎由自取,今日就绝不会有过jī行为。

        没想到话语还在耳边,冲突就已经起来了。

        楚阳默默地看着??醋湃恢磷?,几位圣级围住了紫邪情,心中的苦涩,也在慢慢的扩大。

        世家果然还是世家。

        纵然这些人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一个个也都是深明大义,但,真正到了他们自己人的时候,还是护短得多。

        你就算是帮他们家族铲除了毒瘤,但,也是损害了他们家族的权威。所以,必然要有个说法。而此时的说法,便是为了家族的名声,在这个前提下,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对也是错,错也是错!

        “你怎么说?”楚阳问这个来到自己身边的凌寒舞,静静地问道。

        凌寒舞脸上有苦涩,道:“这便是世家!也是我最不喜的地方?!彼こさ奶鞠⒁簧?,道:“现在的世家,已经变质了,已经变成了势力?!?br />
        楚阳皱皱眉:“世家,势力……”

        凌寒舞苦涩的摇摇头:“所谓的深明大义,江湖规矩,只是强权下的公道!楚阳,让他们打一场吧。不要出人命就行?!?br />
        楚阳嗯了一声,淡淡道:“世叔,若是凌家做了不对的事情,惹上了强大的敌人。你明知道此事乃是凌家不对,会不会也参与战争呢?”

        凌寒舞苦笑道:“我不知道?!?br />
        楚阳点点头:“我理解你!”他沉吟了好一会,才缓缓道:“原来,这就是世家!”

        他长叹一声,道:“世家,终究是不如国家的!”

        他想起来,下三天虽然征战连绵,高手也不多。但却有官员,有法制。所以看起来,比中三天和上三天,要有秩序的多。

        而在上三天,却非常令人不舒服,原来便是如此。

        世家,永远是护短的。纵然自己家族的人十恶不赦,但别人杀了,依然要给说法!而绝不会吃哑巴亏!

        纵然其中有凌寒舞这样的人物,也不能改变世家的本质?;蛘咚担壕退闶橇韬璧绷肆杓壹抑?,也无法改变!

        九劫剑主整顿九重天,若是将这样的九大世家,换成另外的九大世家,岂不是换汤不换药么?

        楚阳心中沉思着,若是将来,我该怎么做呢?

        那边,紫邪情一声厉啸。

        战斗已经展开!

        …………

        这一节,算是楚阳的思考吧。将来的路,怎么走,兄弟们在书评区提提建议。我去看……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