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大事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大事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但你最后还是把风去了?!背粑⑿ψ?,摸着鼻子说道。

        “我是为了初晨!难道你以为我是为了孟歌吟吗?”凌寒舞几乎暴跳,瞪着眼睛看着楚阳:“你跟你师父的嘴,一样的可恶!”

        “这么说,他们俩已经见面了?!背舴畔铝艘坏阈睦?。

        凌寒舞怒道:“废话!”

        “那现在呢?”楚阳试探的问道:“他们还在一起?”

        “还在一起?”凌寒舞气不打一处来:“见一面就不错了,你还想让他们双宿双栖?”

        “孟歌吟滚蛋了,不知道到了哪里去;夜初晨回家了!”凌寒舞分明不想多谈这个话题,说道孟超然与夜初晨在一起,说一句话,他的心就像有刀子在割一般。

        “也就是说,他们没事?没有被发现?”楚阳放下心来,喜笑颜开。

        “混账话!有我把风,能有什么事?”凌寒舞几乎吐血了。

        “怪不得?!背舻愕阃?。

        “孟歌吟那混蛋修为不如我,家世不如我;长得也不如我潇洒,风度更不如我,可他么的愣是比我有女人缘!”凌寒舞郁闷之极的说道:“这件事我想了二十年了都没想通!”

        楚阳同情的道:“我也没想通……那你一直到现在,是……打光棍?”

        凌寒舞的脸扭曲了起来:“什么叫做打光棍?你这小辈说话客气一些!我是为了自己的所爱,守身如玉,终身不娶!”

        “那还不是打光棍?!背舴籽?,小声嘀咕。

        凌寒舞翻了翻白眼,改变了话题:“小子,你这次是去万药大典?听说你还是药师?而且是东南寒潇然挑的人???”

        楚阳自负的点点头,道:“我答应了寒总执法,这一次万药大典,势要一举夺魁!”

        凌寒舞的脸色难看起来:“一举夺魁?”

        楚阳淡淡笑道:“小事耳!”

        凌寒舞眼睛如同铜铃一般的看着楚阳,看情形是要一口将他吞进肚子里去。一举夺魁,居然还……小事耳?

        “你有种!”凌寒舞狠狠点头:“你师父说的对!你的确很有种!”

        楚阳呵呵一笑,道:“不瞒世叔说,你们九大家族的那些药师,在我眼中,便如废柴一般。这一次对上那些垃圾,取胜的把握不能说是十成十,却也是十拿九稳?!?br />
        凌寒舞的脸紫涨起来:“废柴一般?垃圾?”

        楚阳自负的笑道:“这么说是有些过分,不过,的确是到不了那里去;我估计,我的主要对手,便是药谷大供奉,或者说……”

        说到这里,楚阳在凌家队伍里打量了一眼,见凌家人衣服都是一样,实在认不出哪一个才是药师,问道:“世叔,你们凌家的药师,是哪一位?”

        凌寒舞气的笑了起来:“我们凌家的药师?那个废柴一般的人?垃圾一样的家伙?”

        楚阳哈哈一笑:“世叔这是说的哪里话,虽然肯定不如我,不过,一般情况还是可以应付的?!?br />
        凌寒舞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两口,然后睁开眼睛,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所说的,那个凌家的废柴,就是老子我!”

        楚阳顿时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老子就是那个废柴!”凌寒舞咆哮一声!

        这句话声音有些大了,顿时众人都听见了,刹那间鸦雀无声,一双双惊疑不定的眼睛,都向着这边看来。

        实在不知道自家二爷是怎么回事,居然堂而皇之地大骂自己是废柴!

        正在与凌寒雪说话的紫邪情扑哧一声,忍俊不住。以她的修为,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楚阳尴尬之极,打了个哈哈:“原来是世叔……咳咳,这个真是,世叔真是博学多才样样皆通……”

        凌寒舞瞪着他:“我这样的废柴,也能说是博学多才?”

        楚阳又一个哈哈:“其实……这虽然是秋天,却还是很热,哈哈……世叔,这一次你们凌家可是来的够早的……足足提前了半年?”

        凌寒舞喘了几口气,也忍不住笑起来:“我干你师父的!你可比你师父奸猾多了?!?br />
        楚阳嘻嘻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家都这么说?!?br />
        凌寒舞摇头失笑:“跟你小子多说几句话,好人也能气出病来……好了不说这事儿。我之所以早来,自然是有理由的?!?br />
        楚阳灵光一闪:“我师娘也会来?”

        凌寒舞大怒道:“放你的屁!还没成亲呢!你现在只能叫她……夜小姐!”

        楚阳立即从善如流:“额,夜小姐也会来?”

        凌寒舞余怒未息:“当然!我要不然,我巴巴的赶来做什么?”

        “那我师父肯定也会在暗中前来?!背舾咝似鹄?。想到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师父,不由得心中想念。

        凌寒舞却是心情又沉浸在了往事里,喃喃道:“我小时候,经常与初晨在一起看雪,她喜欢雪,我也喜欢……长大后,我最大的愿望,即使能够与她,只有我们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一场雪……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br />
        “万药大典不大典的,我不在乎,什么第一医师,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借着这个机会,完成我这个愿望。哪怕只是站在一起,一句话不说,看完雪后立即分手回家……也是好的?!?br />
        凌寒舞怅然道。

        楚阳静了下来。

        这一刻,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家伙觊觎自己的师娘,实在应该一脚踹飞,但,此刻楚阳却只感到了心酸。

        这个痴情的男人,一生之中,只想与自己最爱的人看一场雪!

        马蹄声得得,路途一路抛在身后。

        “这万药大典,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阳问道。

        “万药大典……乃是九重天盛会!”凌寒舞道:“每过千年,就会举行一次。而且,每一个万年之期,都只举行九次;九大世家,一个世家一次?!?br />
        “万药大典中,各大家族尽出灵药,前来参加大典,将一万种不同的灵药,炼制成一块特殊的补天玉,由法尊联合八位至尊高手,将这块补天玉,填入九重天缺失之处,稳固九重天的平稳?!?br />
        “这是一次比较神圣的大典;虽然这些年来,慢慢的逐渐变得有些争名逐利,但这个宗旨始终没有变过?!?br />
        楚阳默默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在万药大典上夺魁,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只是一个天下第一药师的名号;还有,炼制出来的补天玉,能够剩下一小块,而这一小块,就归冠军所有。除此之外,万药大典之中所有出现的灵药,可以任取十种!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位冠军,可以获得一项殊荣,就是执法者客卿的地位!”

        “执法者客卿,乃是相当于九大总执法的存在。在执法者之中,也算是尊崇无比。有了这样的身份,足可纵横九重天了?!?br />
        凌寒舞有些萧索的叹口气:“只不过所有这一些,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br />
        楚阳默默的点头,计算着这些东西。补天玉,定然效果非同小可,任取十种灵药,也是一份不小的诱惑。这些东西,对于九劫剑来说,都是难得的大补!至于执法者客卿……应该就是寒潇然对自己的最大希望了吧。

        若是自己成了执法者客卿,那么,寒潇然的清洗行动,就会顺利许多。

        毕竟,天下第一药师是人人都不愿意得罪的;谁还没有个生命受伤的时候?至于执法者客卿,那就更加是很崇高的身份了……

        凌寒舞喃喃自语:“若是这里面谁能研制出来,能够让一个女人全心全意的爱上一个男人的药……那我拼了这条命,也要夺个冠军回来……哎……”

        楚阳叹息一声。

        痴情是很可怜,尤其是郎有情妾无意的痴情,更加可怜。

        凌寒舞身为九大主宰世家的公子,相貌才学人品修为家世,都是无可挑剔!但,却是偏偏就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他的夜初晨!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作为药师,进入万药大典初赛,你是要准备一株灵药的?!绷韬璐映了贾行牙?,道:“你准备的什么灵药?这一关是有药谷把守,严格之极,一般的灵药,恐怕是不能过关的?!?br />
        “还有这等事?”楚阳虚心问道:“那,世叔您准备了什么灵药?”

        凌寒舞道:“我这边随便准备的,一株八千年份的心意莲。虽然不算特别好,不过,进入初赛是绰绰有余了。你呢?”

        楚阳呐呐道:“我是现在才知道,我还没想好要用什么?!?br />
        凌寒舞怒道:“寒潇然如此不负责任!居然没给你准备!”说着,叹了口气,道:“这也难怪,寒潇然这些年来刚正不阿,也没捞什么油水,就凭他那穷酸样儿,也真未必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罢了,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一份吧?!?br />
        楚阳道:“多谢世叔,不过,我这里有。就不劳烦世叔了?!?br />
        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凌寒舞道:“好吧,到时候若是不行,我再替你换?!毙牡滥昵崛肆称け?,我多替他准备一份便是。

        …………

        诸葛家族之中。

        第五轻柔正在修剪着一株桂花,神态洒逸。

        外面砰砰敲门声响起,急促的很:“轻柔!你在不在?我是轻云,有要紧事与你商量!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