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风的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风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这句话,楚阳大为赞叹,道:“不错!纨绔们作恶,自己能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他们的家族为其撑腰而已。没有了家族势力,这些人会活的比狗还不如!每个纨绔的好色,起初也只是好色而已,但因为家族一次次的纵容,下人们一个个的拍马屁……慢慢的就是理所应当。若是说恶人的身后居然站着一群深明大义的长辈,谁这么说,我便啐他一脸的唾沫!”

        凌寒舞击节赞叹:“说的太好了!所以要杀纨绔,就要连窝端!从根子上除掉!谁是纨绔的?;ど?,就杀谁!”

        楚阳哈哈大笑,觉得这几句话简直是说得痛快淋漓,道:“不过,前辈那十年,是为什么呢?”

        凌寒舞嘿嘿一笑,带着浓浓的自嘲之意,道:“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说给你听听也无妨?!?br />
        两人随着队伍往前走,凌寒舞命令分出来一匹白马给了楚阳,两人并骑,一路交谈。

        另一边,紫邪情与凌寒雪也在交谈。

        紫邪情和楚乐儿两人,则是与凌寒雪在一起,。

        不得不说,紫邪情乃是冷若冰霜,高不可攀;凌寒雪更加直接就是一座冰山。两个人走在一起,招惹了太多的眼球,却也‘冻’伤了不少人。

        忒冷了。

        这两个人的交谈,更加是冷淡的吓人。不管是表情,眼神,脸色,都是冰冻三尺。内容虽然是平常,口气冰冷的能将人冻僵了。

        “姑娘贵姓?”凌寒雪冷冷的道。

        “紫?!弊闲扒榈牡?。

        “嗯,一路辛苦?”凌寒雪。

        “还可?!弊闲扒?。

        “恶少不少?你动手了?”凌寒雪。

        “你说呢?”紫邪情冷淡反问。

        “我看不出你的修为?!绷韬?。

        “一般?!弊闲扒?。

        这两个人问话的冰冰冷冷,答话的冷冷淡淡;却是乐此不疲。似乎是找到了对手,又似乎是互相较上了劲一般:看谁先能将谁的冷漠驱除!

        于是乎两人就这么一路交谈。

        很少见到两位冰山美女谈话的人本来很好奇的凑近了,想要听听,结果听到之后,纷纷打个寒颤,避之不及。

        这样冷淡的话,让听到的人为之浑身发凉,感觉到了隆冬腊月的彻骨冰寒。干脆躲了开去;就算是一路上充当?;ど竦乃奈恢磷鸶呤?,也不着痕迹的离得远了一些。

        两个女变态!

        众人心中暗骂。

        而在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人,此刻却是滔滔不绝。两个人有太多的共同话题。

        “我为何不是外人?”楚阳有些诧异。貌似咱俩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面吧?怎么就不是外人了?

        凌寒舞淡淡的笑着,道;“孟歌吟回到上三天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找的我?!?br />
        楚阳精神一震:“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哪里?”

        “哼!”凌寒舞狠狠道:“小兔崽子!你师父若是不跟我说,有你这么个徒弟,你以为萍水相逢,我就请你喝酒?我凌寒舞的酒,是这么容易喝的么?”

        楚阳大汗,苦笑道:“是晚辈冒昧了;晚辈以为咱俩一见钟情?!?br />
        “一见钟情?!”凌寒舞几乎从马上掉了下来,一双眼睛瞪得牛眼一般:“你小子真跟你师父说的一样,表面上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其实内心里鬼精鬼精的,让人哭笑不得!不……你师傅也说错了,你小子表面上也不憨厚老实!”

        楚阳哭笑不得:“可是见过的人都说我忠厚老实,纯洁无暇,一脸的敦厚,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十足的福相……”

        “打??!”凌寒舞浑身冷汗直冒:“我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你到底是楚阳还是谈昙?”

        楚阳终于确定,凌寒舞真的见过自己的师父孟超然,要不然,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知道自己是孟超然的弟子,根本毫不为难,但连谈昙也知道,那可就是真的错不了了。

        “我师父现在在哪里?”楚阳急切地问道。

        “被我宰了!”凌寒舞翻了翻白眼。

        楚阳脸色沉了下去。

        “还真当真?”凌寒舞哼哼一声:“信不信我替你师傅打你屁股?”

        楚阳淡淡的道:“我不喜欢开玩笑,尤其是开我师父的玩笑?!?br />
        两人四言相对,都是不眨一眨。

        凌寒舞终于叹了口气:“好吧,算我怕你们师徒,不拿你师父开玩笑就是!”看到楚阳如今的坚决,他就像看到了孟歌吟站在自己面前,一如当年的倔强,一如当年的不屈。

        楚阳展颜一笑,道:“每个人的一生之中,总有几个不能被侵犯,不能被嘲讽,誓死也要维护的人!而这些人,通常被称做这个人的底线,俗话说,龙有逆鳞,触之则怒,便是这个道理?!?br />
        “底线的人……”凌寒舞轻声道:“你们心中都有这样的人……那你最不能被侮辱的是谁?”

        楚阳傲然道:“我师父,我父母,我兄弟,我女人!”

        他淡淡一笑,眼中露出锋锐的坚决;“谁敢触犯,必死无疑!”

        “真多……”凌寒舞苦笑一声:“我心中不能被触犯的人除了家人之外,就只有一个!但那个人,还是不属于我的……我在提到她的时候,只能用她来形容,不能用……我的,这两个字!”

        楚阳默然。知道他说的就是夜初晨,但对此,楚阳不想接上任何话。因为那是自己师父心爱的人!

        楚阳心中有些好奇。那个夜初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让这样的两个男人为她发疯发狂。

        孟超然淡然自若,就算九重天塌陷,也未必能让他动容。

        而凌寒舞身为九大主宰世家的二公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何等尊崇?也为夜初晨如此神魂颠倒!

        “当年,我与你师父,还有初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吧,我和你师父同龄,初晨比我们两个都??;那时候,凌家和夜家关系很好,而且有姻亲,我的姑姑,就是夜家家主的夫人。我经常过去玩,过去了,一呆就是好几个月?!?br />
        “大家慢慢的长大,我也喜欢上了初晨。当有一天,家里跟我说,想要给我定亲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报出来初晨的名字。才知道,是夜家主动提的这件事?!?br />
        “我欣喜若狂的去了夜家,找到初晨,告诉她这件事。却见她消瘦了很多,她告诉我,她喜欢的不是我,是孟歌吟……”

        “当时我真想要杀了孟歌吟……但是初晨苦苦哀求,求我放过他们,呵呵……我凌寒舞也是心高气傲的人,怎么能接受一个不喜欢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

        “我对夜初晨情深一往,此事天下皆知。但,她与孟歌吟情投意合,对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就算强行得到了她,又有何用?所以我放弃!哈哈……”

        凌寒舞大笑一声,声音中,却是充满了苍凉。

        接着一声苦笑,道:“但,在我那一次放弃之后,才知道伤痛难忍;才知道什么是相思摧断肠!我无意识的漂泊江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然后我听说,夜家为了这件事勃然大怒,夜家主逼迫女儿答应,但初晨宁死不从,以死相抗。为此居然自杀了一次……于是我就往回赶,我要告诉夜家,是我自己放弃的,与他们毫无关系……”

        “但我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夜家为了截断初晨的念想,竟然出动大军,围剿孟家!初晨跪在我面前,求我去救救孟歌吟?!?br />
        “于是我就去了。但以我一个人的力量,又能救得了谁?去的时候孟家人已经死光了,只有孟歌吟还活着,但刀也马上就落到了他的脖子上,我搬出凌家身份,强行将孟歌吟带走,但孟歌吟身上,还是被他们使了毒手,下了暗算?!?br />
        “我护送孟歌吟逃走,临走前,让他们两人见了一面。我把风……”

        说到这里,凌寒舞苦笑起来:“我最心爱的女子与情郎见面,我这个深爱她的人,就在外面把风!把风!哈哈……”

        楚阳低低叹息。

        这种感觉,恐怕才是最让人生不如死吧?凌寒舞以凌家二公子之尊,却为了成全自己爱的人,如此煞费苦心,可说是难得之极。

        “孟歌吟连夜逃走,不知所踪,初晨以泪洗面,肝肠寸断;当时,我就想杀了夜家那个老糊涂!若不是他逼迫,何至于此?”

        “我要是杀逼迫初晨的人,就要杀她爹,杀了她爹,她会伤心难过,所以我不能杀;所以我去杀别人!专门杀那些强迫女子的人!每杀一个人,心里就在想着,我又杀了夜家那老混蛋一次!于是越杀越起劲!”

        “就那么杀了十年!”

        “而两家的关系,也因为这件事,而变得尴尬?!?br />
        凌寒舞苦笑一声:“我拼命的练功,拼命用各种手段提升,拼命地……想要忘记她,但却终究不能做到!”

        “我懂?!背羯钌畹氐?。

        “你师父现在改了名字是叫孟超然吧?”凌寒舞嘿嘿一笑:“他一到上三天,就找到了我,直截了当的说了六个字:我要见夜初晨!”

        “呃,呃……”楚阳想不到自己的师父这么直接彪悍,当着情敌的面,居然就这么直截了当。

        “你知道他第二句话是说什么么?”凌寒舞咬牙切齿。

        “什么?”楚阳问道。

        “他第二句话就是:你以你的名义将她约出来,然后你把风?!绷韬枘恐信缁穑骸暗笔蔽艺嫦胍话驼平庑∽踊罨畹呐乃馈饷椿煺说幕?,他也能说得出来,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活像是老子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