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凌寒舞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凌寒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一头黑线。

        哥哥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外号?

        纨绔克星还好听些,后面的色鬼杀手却是怎么一回事?我到底是色鬼啊”还是色鬼的杀手?

        站住一看,只见后面白衣如雪,居然似乎是扑面而来了一阵冷冽的寒气。

        百十个人无声无息的走来,白衣如雪,长剑如银。

        楚阳瞳孔一缩。

        这些人不用说话,只是这么一看,就顿时感觉到身上那一股凌然的寒气!而且,每一个,都是高手!

        最低的,都是君级高手!

        圣级高手不在少数。

        而队伍正中间走着的几个人,看起来年轻,却是每走一步,都像是整个苍天大地都跟着他们一起移动一般!

        这是融身为太虚的境界!

        至尊!

        而当先的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冰雪美丽。

        男人的脸上,似乎带着莫名的忧愁,而女人的脸上,也似乎是永远不会笑一般,只是一看,就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

        而这女子,楚阳竟然是认识的。

        凌家!

        凌寒雪!

        看来,这些人,是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之一的凌家的人。

        紫邪情也在看着这几个人,看着那当先而行的男子,赞叹的传音道:“这个男子,应该是不到五十岁,没想到,居然已经是圣级七品修为!虽然有强行借助药物提升的痕迹,不过,以这般年岁,能有这般修为,却也是非常的难能可贵!可说是一位盖世奇才!”

        楚阳一怔:“有这么高?”

        “我绝不会看错?!弊闲扒榈溃骸罢飧雠?,也只有二十八九岁!却已经是圣级一品!资质根骨,与那男的相比,毫不逊色。不过很可惜她练的,竟然是封心绝情!这种功夫,修炼起来比任何功夫进境都要快,但一旦动情,就是万劫不复!如此年华,貌美如花的女子,怎么练了这等功夫?”

        楚阳心中一震。

        记得当初在亡命湖的时候,凌寒雪那种淡淡然,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姿态还有,曾经有那么一刻眼中也曾经有过极致的伤痛。

        “若不是心如死灰,谁会封心绝情?”楚阳感叹的道。

        紫邪情喃喃道:“说的不错,若不是心如死灰,再也没有希望,谁会封心绝情?”说着,不由问自己:我算是封心绝情了么?

        说话间那些人已经来到了近前。

        当先哪个风神如玉的中年人笑道:“这位,想必就是一路杀戮替天行道的楚公子?”

        一侧的凌寒雪冰寒的目光射在楚阳脸上,稍稍有些惊异的说道:“是你!”

        她在中三天亡命湖,曾经见过楚阳。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

        “我正是姓楚?!背粑⑿Υ鹩Γ骸傲韫媚镂颐怯旨媪??!?br />
        凌寒雪淡淡道:“我记得,你叫楚阳。你不是在中三天么?怎么到了上三天?那一天大战之后,九重天就封闭了……你如何上来的?”

        她声音里虽然是在询问,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依然冷若冰霜不近人情。

        楚阳虽然知道她的脾气,但依然心里有些不痛快,道:“凌姑娘想必是记错了那次大战之后,半月以上上三天才封闭的?!?br />
        凌寒雪哦了一声,道;“那么你想必是在这半个月内进入的,我有些想当然了?!?br />
        她这句话依然是冷冰冰的,但却是在道歉。

        他旁边的那白衣中年人苦笑一声:“楚公子莫要见怪,我这个侄女儿就是这样子,哎,就算是对着他爹和我说话,也是这样冷冰冰的,我们都无可奈何?!?br />
        凌寒雪有些微怒:“二叔!”

        楚阳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凌大小姐,就算是发怒的时候,居然也是冷冰冰的,而且现在说话的对象,居然还是他的二叔!

        看来真的是天性使然……

        突然心中一动,想起来当时萧七与夜无波战斗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

        当时萧七说道:“难道我说的错了不成?你妹妹夜初晨,本是与当时你们夜家的附庸家族孟氏家族大公子孟歌吟情投意合,你们却为了与凌家联盟,强行拆散两人!想要你妹妹嫁给凌氏家族二公子凌寒舞……”

        二公子!

        二叔!

        那时候的二公子,岂不就是现在的上一辈了?

        楚阳心念电闪,清晰的记起来,当时萧七还说道:夜初晨宁死不从,孟歌吟情深一往,凌寒舞不失为男人,主动退出!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凌寒舞?

        楚阳试探着问道:“前辈无须客气,晚辈正是楚阳,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白衣中年人淡淡笑着,他虽然在笑,但眉宇之间的一缕轻愁却是始终挥不去一般。他从容的道:“我叫凌寒舞,是雪儿的二叔。

        楚阳终于证实了自己心中所猜。

        真的是这个人!

        不由心中一震:这个人,就是师父的情敌??;就是因为这个人的缘故,师父举家被杀,自己一个人流落下三天。

        但,这件事,这个凌寒舞也是无辜的,因为他完全不知情夜家的打算,而曰在最后也主动退出,成全罂蜀然和夜初晨,可算得上是大丈夫。姚炸

        楚阳心中顿时有些复杂。

        笑道:“原来是凌二爷?!彼底磐蝗灰徽?,道:“哦……有些不对……”

        凌寒舞呵呵一笑:“我这个侄女这个名字,是她师父给改了,于是变得怪异了,听起来,似乎与我们一个辈分一般,不过…女儿家么,也无伤大雅。其实我这侄女原本的名字,叫做凌玉若,也没按辈分取名字,哈哈……”

        楚阳释然道:“原来如此?!?br />
        凌寒雪冷冷道:“二叔,您与人谈话,最好不要把我带上?!?br />
        凌寒舞不以为忤呵呵一笑:“小雪乖,二叔这不只是说说么……”

        凌寒雪皱皱眉,走到了一边。

        凌寒舞哈哈大笑,道:“楚公子也是前去参加万药大典的么?我们不妨一路同行?!?br />
        楚阳道:“如此,真的多谢了。我们人少,这一路上麻烦事儿当真不少?!?br />
        凌寒舞笑道:“不过,你这一路,可也是杀的大快人心!你知道么,自从你杀到第九个纨绔公子开始我就吩咐注意你的动静,之后你每杀一个,就有飞鹰传书给我?!?br />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把纸条,沾着唾沫数了数,哈哈大笑:“好家伙!你这一路上,足足杀了七十多个!而且还不包括昨天杀的这五六个!”

        楚阳微笑道:“剑在手,便当诛尽天下恶人!”

        “好!”凌寒舞大喝一声喃喃的将这一句话,又重复了两遍:“剑在手,便当诛尽天下恶人!剑在手便当诛尽天下恶人!”

        突然大喝一声:“拿酒来!只为了这一句话,我便要为你痛饮三杯!你我素不相识,但你有这句话,你能说出这句话,我就喜欢!我就顺眼!”

        队伍本已停下一个白衣人捧着酒囊,拿着两个酒碗,放在托盘里端了过来。

        “我亲自来!”凌寒舞制止了那人的倒酒,亲手捧起酒囊哗啦啦倒了两杯烈酒,端起其中一碗:“楚阳!来,干了这杯酒!”

        楚阳发自心底的微笑了起来:“好!”

        也不矫情,端起大碗,一饮而??!

        凌寒舞眼睛灼灼的看着他,大笑一声:“好!爽快!再来!”

        两人端着酒碗,连干三碗!

        对望一眼,同时大笑:“痛快!”

        凌寒舞道:“你杀这些人,杀得好!杀的更是手段妙??!我喜欢!”

        楚阳苦笑,摸着鼻子,看了看紫邪情。心道,原来这家伙,对这种手段居然如此推崇。

        “你们这一代,还有一个这样的人,只要是见到了欺男霸女的人,那就必然是杀之而后快,那个人,也是年轻一辈我最欣赏的一个人,就是护花公子叶梦色?!绷韬杷档?。

        楚阳哦了一声,心道,这一点我倒是完全可以猜得出来。

        凌寒舞端着酒碗,带着一点回忆的神色,以一种不堪回首的口气,唷然说道:“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曾与你们一般,单人独剑,闯荡江湖,专杀恶少!连续十年,我杀了整整一千三百个!一千三百个个欺男霸女的纨绔!不包括他们的手下……”

        楚阳心中算了算,道:“那你最少杀了一万人!一万恶徒!”

        凌寒舞摇摇头:“不对,有很多家族,都被我连根诛灭;那十年,最少杀了三万人。那时候,我只要听说了,就主动找上门去杀,稍有不从,就全家杀了!”

        他苦笑一声:“那十年,我被称作‘冷血屠夫,;有时候一天来回奔波一千里,连屠三家!直到最后家族派人出来将我捉回去,我才没有继续杀下去?!?br />
        楚阳哈哈一笑,试探道:“那时候前辈可是受了什么刺jī?”

        凌寒舞眼睛一瞪,似乎要发怒,随即就苦涩的笑了起来:“我凌寒舞受的刺jī,天下皆知!你又何必试探?不错,当时我便是为了夜家小姐,夜初晨!”

        楚阳心中重重只跳。

        说完了那句话,凌寒舞就怔怔的出神,脸上的神色,怀念中带着惘然和苦涩,摇摇头,道:“情深一往,又有何用?天下人嘲笑,也有何用?女人的心不在你身上,纵然你权势再大,也抢不来!所以,强迫女人的人,最是该杀!连祖宗一起杀才叫痛快!让他们自己看着自己断子绝孙的后悔,才叫真正惩治!才叫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