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第二百二十二章 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鞭炮声淬成了一片,随即,整个北风镇其他地方也响起了鞭炮声。

        无数的人在哭,无数的人在笑。无数的人,跪下向着楚阳磕头。

        无数的人飞奔着,去通知那些还没有得到消息的人。慢慢的,整个镇都沸腾了起来。

        远方,李家的地方燃起了大火,冲起了黑烟,随即,钱家也是大火冲天而起。半晌之后,赵家,郑家,也纷纷大火熊熊。

        最后,孙家的方向也是黑烟冲霄而起。

        整个,北风镇,如同世界末日;但群众的情绪却是激烈的,兴奋地,一个个放声欢叫,声嘶力竭,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叫的是什么。

        楚阳带着紫邪情往外走,走到哪里,民众就跟到那里。

        他们也不说话,只是一个个用狂热的眼神看着楚阳。这种眼神,让楚阳觉得心酸。

        究竟是受了什么样的欺负,什么样的压迫,才会让这些很平凡很平凡的百姓,在这样的时刻,如此的爆发!

        才能让这些女人,生生的用自己的牙齿,也要将这些恶少撕烂!

        楚阳走到哪里,那里就静默的让出来一条路。

        终于,楚阳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大声道:“大家不要再跟着我了!我杀这些人,一是他们罪有应得,二来,也是他们先惹到了我的头上。大家不用感激我,都回家去吧!”

        人群静默着,没人说话。

        楚阳又说了两遍。

        人群中,颤颤巍巍的走出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走到楚阳面前,深深的弯下腰去,然后挺起身来,诚恳道:“这位公子,不管您为了什么杀了他们,都是我们的恩人?!?br />
        “我们一直在盼望,盼望着等他们惹到惹不起的人,来将他们惩治!我们只是平凡的人,我们也只有这样的期望……而自己不能、也无力动手?!?br />
        “如今,公子您杀了他们,不管什么原因

        总是杀了他们!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而且公子还除恶务尽,直接摧毁了五大家族……”

        老人说着,流出泪来他颤抖的伸手擦了擦:“谢谢你!……我我……老朽两个花朵儿一般的孙女……终于可以瞑目了……”

        说着,再也忍不住激动的情绪,失声痛哭。

        整个长街上,一片哭声。

        楚阳长长叹气,只觉得胸口有什么在翻涌,在激荡。他扬起脸来久久的不说话。

        一开始,紫邪情提出这个办法的时候,他还觉得这样做杀人太多,而且罪责过重。而且,以自己的修为,杀一些小虾米,也有些不屑下手。

        但却忘记了,他眼中的小虾米,会对普通人造成多大的危害。他可以不在乎但普通的人被欺负了,却是无处伸冤,

        这一刻,他认可了紫邪情的话:该杀就要杀!除恶务??!

        除恶务尽??!

        又过了好大一会,急促马蹄声响起,周亚德浑身鲜血的回来了。他足足的去了两个半时辰;调动了当地所有的执法者。

        将五大家族连根拔了起来。

        但他在往回走的时候,心中还是忐忑。

        他知道自己必将被惩罚;但自己逃是逃不了的,对方拥有总执法的令牌,只要一声令下,整个天下的执法者就将追杀自己!

        他必须回来。而且他也认为,自己为他杀了这么多人,也算是将功折罪了。

        这一刻,周亚德也的确是在心里发了誓:以后,再也不做恶人了!再也不做恶了!这一次若是能逃得性命,自己绝对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特使大人!周亚德完成任务,特来回禀!”周亚德笔直地站在楚阳面前?!?br />
        四周的人群,纷纷向他看过来,眼中满是鄙夷,满是憎恨!周亚德直觉得如同芒刺在背,浑身的肌肉也在慢慢的有些痉孪的趋势。

        楚阳淡淡的看着他,道:“听说,你是孙家的连襟?那两个家伙的姨夫?听说,他们做的很多事情,你都有份?”

        周亚德扑通跪了下来:“小人该死!但……小人以后不敢丫!”

        他拔出刀来,一刀砍下来自己的三根手指头,举手立誓:“我周亚德在此对天发誓,以九劫剑的名义许下誓言,今后洗心革面,从新做人!若有违背,天雷轰顶而死??!”

        九劫剑立誓,乃是九重天最重的誓言!

        楚阳扬起了头,看着天空中悠悠飘过的白云,怅然道:“做了坏事,害了人命,只需要发个誓,砍几根手指头……从新做人,呵呵,你害死的那些人,可是再也没有从新做人的机会啦……”

        周亚德大汗淋漓。

        只听楚阳问道:“你这些年,迫害的良家少女,有多少?杀过的无辜的人,有多少?”

        周亚德汗水把眼睛都糊住了,他呐呐的不敢说,良久,才道:“女人……有五六百……杀过的人……有……有一千七八百人……”

        楚阳淡淡的看着他:“你说悔改,我心,我能看出来你的眼睛里,的确在忏悔,你的心里,也的确是想做好人了……可是,你想活下去,被你摧残的这五六百个女人,被你无辜杀害的这一千七八百人,他们同意吗?”

        周亚德颓然跪在地上,一声不敢吭。

        楚阳的声音慢慢的大起来:“做了一辈子恶人,如今,你一句悔悟了,就想没事了?那么,整个九重天所有人都去作恶吧!做过了之后,只要能真心的说一句:我错了……那岂不是不再需要执法者?”

        周亚德连连磕头,痛哭流涕。

        “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楚阳冷酷地看着他:“你自己了断,还是我动手?”

        周亚德万念俱灰,站了起来,低声道:“属下自己了断!”他仰天大笑:“做错了事情,说一句后悔就想完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他突然转身伸手,一个个的点过去:“你你你你……你你……”一连串的点出来三四十人,哈哈笑道:“既然特使大人让我动手,你们这些人一直跟着我,也做尽了坏事,如今,就陪我一起走吧!”

        突然拔剑冲了上去。

        楚阳的目光看向另外一个人。

        他看的,正是先前为他带路的诸葛家族武士,陶仁。

        陶仁慢慢的,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告诉楚阳,周亚德并没有杀错人,也没有借用这个机会拉垫背的。

        楚阳微笑了一下。

        周亚德已经砍瓜切菜一般杀光了这些人,浑身鲜血,怆然道:“做错了事,若是说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那还需要执法者做什么?”

        他大笑一声,突然举剑,狠狠一剑,就背自己的脑袋砍了下来!

        楚阳目光冷静,毫不动容。

        你以前做了太多的恶事,迫害了那么多的人,就算是明知道你真心悔过,就算明知道你以后会成为圣人!我一样会杀!

        因为有数千冤魂,他们不能瞑目!

        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光,楚阳吩咐道:“执法堂副堂主是哪位?”

        一位魁梧的大汉往前一步,表情有些怪异:“刚才已经被周堂主杀了……”

        楚阳哦了一声,道:“那么,就有你来负责,将这几个家族的财物,都分给百姓们。被抢去的东西,物归原主!”

        那大汉大声答应:“是,使者大人!”

        楚阳淡淡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等万药大典结束了,我还要从这里走的?!?br />
        魁梧大汉一个立正:“属下知道!断然不会违背使者大人的吩咐!”

        他顿了顿,道:“不过大人也要小心,这孙家,乃是第五家族的姻亲,若是第五轻云知道,恐怕会找大人的麻烦……”

        楚阳淡淡笑道:“第五轻云……现在在诸葛家族是什么职务?”

        “是诸葛家族的执事,权力也挺大的?!闭馕豢啻蠛核档溃骸爸罡鸺易宓耐饷攀挛?,第五轻云负责一大部分?!?br />
        “哦?那么,第五轻柔呢?”楚阳挑了挑眉毛?!?br />
        “轻柔大人……第五轻柔大人乃是第五家最重要的人物,就算是在诸葛家族之中,也是属于核心智囊!”魁梧大汉脸上居然露出来一股肃然之色:“若是第五轻柔大人插手……大人您的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楚阳呵呵一笑,道:“无妨?!?br />
        心道,若是第五轻柔插手,我的麻烦真的会大了么?想到这里,心中真的有些拿不准。不知道若是在上三天遇见第五轻柔,大家到底是敌是友?

        第二日清晨,楚阳启程离开北风镇的时候,发现大街上早已经挤满了人。

        一路看着楚阳离去。

        有几位画师,在迅速地挥毫作画,画出楚阳的相貌;然后分发给众人。大家一个个珍重之极的接过画,就像接过来价值连城的珍宝!

        回去之后,就椿糊上墙,早晚三炷香,为恩人竖起长生牌位,日夜祈祷恩人长命千岁!

        楚阳走出去了好远,回头看去,之间还有不少人长跪不起!

        呜咽之声,响成一片。

        “有时候感觉很奇怪,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背粲行┼叭坏乃档??!?br />
        紫邪情淡淡的道:“正因为你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所以这些人才会记住了你!才会感激你。若是你一开始抱着施恩图报的想法,现在你绝对不会得到如此待遇?!?br />
        紫邪情有些怅然的说道:“其实……这世界上,大部分人,只是想要安稳的过日子而已?!?br />
        楚阳长长出了一口气。

        三人一路前行,走出百十里的时候,沿途诸葛家族的护送武士已经换了两拨。

        便在这时,后面尘烟大起,一队人马从后面赶上来,当先一人大呼道:“前面的,可是纨绔克星,色鬼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