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善恶不是不报!

    第二百二十一章 善恶不是不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战斗中的楚阳一声长啸;以他的神识,岂能看不到?虽然不明白这个中年人身上有什么故事,但却知道一定是极为惨痛!

        要不然,他不会在这种时候还要自杀!

        一时间心中不知道什么感觉,大叫一声,长剑如风,砍瓜切菜一般狠狠杀去!

        楚阳长剑如疯魔一般劈出去,仅剩的不到五十人,只见人头滚滚而落,被他在一个呼吸之间居然全部杀光!有十几个人惊慌逃走,但在楚阳神识监控之下,又能逃得了那里去?

        一剑一个全部杀死,一脚一个人头踢了回来!

        一颗颗的人头,堆成了一推。

        他一个飞身来到那中年人身前,一看,不由长叹一声。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痛苦,只有无尽的欢欣,放心和开心。甚至,还带着渴望!

        楚阳静静的站了好久。

        在远远的议论纷纷的人群声音里,楚阳捕捉到了这个中年人的一生:世代经商,家境富足,妻子贤惠,女儿美貌。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庭,如今到了这种地步。

        这样的一个老实的中年人,甚至没有半点修为,平生也就只拿刀杀过一只**?但如今,他却能够悍然抓起大刀,砍下人头!

        匹夫一怒,也能杀人!但这样的怒,这样的杀人,其中需要多少仇恨的累积!多少委屈无法发泄,才能在这样的一个节骨眼突然爆发?

        想要做出这等事,先要承受多少?

        那些他本可以不承受的!

        我可以做到让这样的人不再承受么?

        在这一片血腥里,楚阳静静地站着;但却觉得,心中越来越是愤怒,压抑。

        就今天刚才一会儿工夫,这样的恶徒,自己已经杀了三四百人!

        但,上三天多大?这样的人还有多少?自己能杀的完么?

        这只是几个小家族,就已经这样子。

        大家族又如何?

        纨绔纨绔,没有家族,没有强大实力,如何能被称为纨绔?

        纨绔的家族越大,实力越强,他的为祸面积,也就更大。

        一个村里的地主家,还能霸占好几个;更何况这种大家族。

        若是这种家族的面积是一个镇,那么纨绔的为祸面积,就是一个镇。更大,为祸面积则更大;这是水涨船高的事情。

        杀的完么?

        楚阳看着躺在地上这个心愿得偿的中年人,嘴巴紧紧地闭着,咬牙道:“杀不完也要杀!见一个,我就杀一个!纵然杀孽缠身,化身为魔,也要杀!绝不手软!”

        他霍然转头,大声道:“各位,现在这些王八蛋,就在这里,各位之中,若是有受过他们欺凌的,可以亲手报仇!无论如何,都可以!放心,绝对没有人敢报复你们!”

        人群一阵骚动,人人的脸上都有渴望。

        “当真?……”其中一个人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他似乎想要冲出来,似乎又在害怕。

        “当真!”楚阳用力点头,伸手一指:“这里死掉的这些人,都可以作证!我并不是空口说白话!”

        这人喜极而泣,突然大叫一声;“报仇??!杀了这帮杂碎!”疯狂一般冲了出来!

        这一声好像是吹响了总攻的号角,原本犹豫的人群,潮水一般用了上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快意。

        被拴着的几个纨绔惊恐的叫着,求饶着,但他们求饶的声音立即被淹没。

        楚阳发现,冲上来的人群之中,最疯狂的竟然是女人!无数的妇女带着恨之入骨的神情,雌狼一样的扑了上来,甚至,将男人们都挤在了一边。

        他们一个个用牙咬,用手撕,用尖利的指甲划破他们的皮肉,接着就是凶狠的一口咬了上去,凶狠的撕扯。

        几位公子和他们的随从,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淹没。

        远方,还有人在疯狂的叫喊:“报仇了!苍天开眼了!钱家孙家李家赵家那几个天杀的混蛋终于遭报应啦!快来人啊……”

        “王二牛!王二牛!快去啊快去啊……”

        “大家快跑!晚了赶不上了……”

        轰隆隆,两边的街道中,人群疯狂一般的潮水一样冲了进来。有些明知道抢不上的,撒开脚丫子就跑,回家取了银子,接着到商铺去买鞭炮,随即就挑了起来一路噼噼啪啪的放响了鞭炮。

        烟雾弥漫。

        越来越多的人去买鞭炮,甚至有人骑着马,快马加鞭去买。

        一位卖鞭炮的老板干脆将所有鞭炮都放在了门口:“老子今天痛快了!不要钱!尽管放!”

        广场上刹那间人潮涌动,四面八方都响起了鞭炮。人人都是哭着,笑着,一脸的泪水,一脸的痛快。

        正中间的几位纨绔,遭受如此围攻,几乎没来得及叫喊几声,就被活活的咬死,一口一口的肉被咬下来,瞬间就是惨不忍睹……

        善恶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便是如此!你做了多少恶,此刻就有多么惨!

        孙成才等人紧赶慢赶的赶来,这里已经是这般场面。

        “住手!”

        周亚德大吼一声,但人群根本没人理他,继续在忙活。

        “特使大人在哪里?”周亚德终于看到一个黑衣执法者站在一边,飞身过去询问。

        与此同时,也有一个声音问道:“你们是孙家的人?”

        孙成才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衣少年,长剑染血,飞身而起,目光凛冽的看着自己,心中一跳,急忙赔笑道:“是是,敢问阁下是……”

        黑衣少年凌空飞掠,冷冷道:“我是谁,去问你儿子?!?br />
        闪电般飞了过来。

        孙成才来到此地,还想救自己的儿子,但看眼前情况混乱,竟然没找到自己儿子在哪里,心中正在嘀咕,却见对方已经杀来。

        大吃一惊,急忙后退,大叫道:“特使大人,误会……这是误会……”

        身后三位老祖宗同时出声:“特使大人,剑下留情……”

        楚阳冷着脸,哪里还会留什么情,当的一剑,就将孙成才手中长??吵闪浇?。劈面砍去!

        孙成才惊慌失措,大叫道:“特使大人,还请看在第五家族和诸葛家族的面子上……”

        楚阳冷笑:“天皇老子的面子也不行!”

        长剑狠狠下落!

        三位老祖宗同时上前,各出长剑,与楚阳战作一团,楚阳厉声大笑:“杀!”

        突然长剑一变,化为一道通天彻地的剑芒,带着凛冽的杀气与一种亘古的苍凉,喝道:“红尘本是无情道!”

        叮叮当当,三位君级八品的孙家老祖宗连连后退,每个人的身子都是剧烈的震颤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手中的长剑,竟然已经千疮百孔!

        眼前光芒耀眼,楚阳连人带?;髁肆餍?,一往无回的狂冲而来!

        “斩尽天下不收刀!”

        惨叫声起,三位老祖宗拼命阻挡,但那里阻挡得住,下一刻,三颗人头整齐的冲上半天空,而楚阳已经转过身,向着孙成才的方向冲过去。

        孙成才跌跌撞撞,一脸的绝望!

        他本想今日前来求情的,那知道对方竟然根本不容许自己开口,直接提剑就杀!顿时亡魂皆冒。

        心中无限委屈:你让我说几句话也行啊……诸葛家族的面子你都不给,那你还给谁的面子?

        突然心中一亮,拼命的向着周亚德的方向冲过去:“姐夫!姐夫!救我,救我啊……”

        周亚德见他冲过来,当真是如见蛇蝎。

        妈妈……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来找我……

        忙不迭的往后退,大叫:“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孙成才疯狂大叫:“周亚德,你这个混蛋!这么多年来你吃我的喝我的玩我的,到了这时候你就不管了……我们家抢来的财物那一次不是分你一半?抢来的女人凡是漂亮的哪一个不是让你先玩?你你你……你如今居然想撒手不管?”

        周亚德大怒,又是恐惧又是惊慌又是暴怒;“胡说!胡说!你胡说!我乃是执法者,几曾干过这等事情……你莫要含血喷人!”

        孙成才凄厉的大笑:“你这个王八蛋,你还说…你自己说,你三十七房小妾,都是哪里来的?都是我们孙家为你抢来的!你他妈的,你的小妾还带更新换代的……以前那一批,玩够了卖进妓院……我们孙家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你居然撒手不管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周亚德拔出长剑,疯狂冲上来:“住口!你他妈的住口!”

        一剑劈过来,孙成才不闪不避,哈哈狂笑:“反正我也死定了,就拉你垫背……你奶奶的……”

        长剑寒光闪过,孙成才的脑袋骨碌碌掉落下来。

        但却不是周亚德动的手!

        乃是楚阳。

        楚阳一身杀气的站在周亚德面前:“你是执法堂主?”

        周亚德屁滚尿流魂不附体:“大人,我真没干那些事啊……”

        楚阳冷冷看着他:“我管你干没干!我只告诉你,立刻率领你的手下,将这五个家族给我杀光!有一条狗活着,我要你狗命!”

        周亚德如释重负:“是,是!我这就去办,多谢大人饶命……”

        楚阳眼中隐秘的闪过一道狠辣的寒光,一挥手:“速度去办!你的时间并不多,若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做好这件事,你的脑袋,是在地上还是在脖子上,那就两说了?!?br />
        周亚德点头如鸡啄米:“是!是!”

        转过身心急火燎的大吼:“集合!走!杀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