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章 痛快!真是痛快!

    第二百二十章 痛快!真是痛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分明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这位钱家家主的行动,但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根本不管,也不加以阻拦。

        混账东西,你马上就会知道你错的多么离谱。

        本少爷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刽子手,而你找的那个,却绝对是一个远古的魔王!去吧去吧,去碰个头破血流吧。

        钱家主身如电闪,快如飘风,顺顺利利的就来到了紫邪情面前。说句实在话,这样的顺利,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

        真是天助我也。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心中已经在想着,只要这两个女人到手,那小子受我胁迫,我该如何如何如何……

        正要下手,却见那两个女人,一大一小都对自己亲切的笑着。

        小的那个一双眼睛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儿,都眯了起来;甚至嘴边的小兔子牙也露出来一点点。

        大的那个看着自己温柔地笑着,就像是一只看到了鸡的狐狸。

        钱家主有些懵。

        我是来抓你们的,你们笑什么?莫非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是两个白痴不成?

        但下一刻他就不再考虑这个问题,大喝一声:“两个贱婢!……”

        他本来想说:“给我滚了过来!”

        但话到嘴边,只觉得头脑猛地一晕,不知怎地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一句话:“两个贱婢!……你们在笑什么啊啊啊……嗯哼……咩咩?”

        暗中的几位执法者早在注意,此刻见情况不妙,立即就要跳出来?;ふ饬礁雠?。药师特使的家眷在这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意外,那自己这帮人可就真的不用混了……看这位特使大人,杀人杀的多么的熟手啊……

        但大家刚要出手,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顿时本来已经跃起来的身体一口气顿时泄了,狼狈不堪的摔下地来,直摔的浑身疼痛还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看着钱家主凶神恶煞的冲上前去,然后张口就是大骂了一句!但接着就一下子温柔起来,甚至做出来一幅摇头尾巴晃的样子,用最最最肉麻的口气,说出来了后一句话:你们在笑什么啊啊啊嗯哼咩咩?

        几位执法者只觉得天雷阵阵的照着自己头皮轰了下来!

        一时间浑身寒毛直竖,毛骨悚然。

        尤其说这句话的还是个老头子……那就更加的匪夷所思了。

        相比较于执法者们的震惊,钱家主更加震惊到了几乎崩溃的地步!他心中分明想的是那个,嘴里却清晰的说出来了这个!

        他清清楚楚的听见自己嘴里冒出来这一句话,顿时就愣了,一把就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恐的停了下来。

        这是咋回事?

        楚乐儿有趣的看着钱家主,就像是看着一个耍猴戏的。

        紫邪情淡淡的笑着,看着他。目光却是冷冽如冰,寒凛如刀!对这从上到下无耻的一家子,紫邪情作为女人,比楚阳更加的痛恨得多!

        只有女人才能明白女人的苦,也只有女人才能体会这些人做下的暴行,是如何的可恶,如何的不可原谅!

        “这是怎么回事?”钱家主惊恐地看了看自己。

        话一出口,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又正常了。

        难道刚才是中了邪?

        他惊魂未定的想了想,觉得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抓住这两个女子,至于中邪不中邪的……事情之后再说。

        于是飞身再起!

        但是,他姿势潇洒的跳了起来,本是往前冲的身子却是在半空中突然间来了一个鲤鱼打挺!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

        他的下半身在往前冲,他的上半身却不听使唤的鲤鱼打挺往后翻,咔嚓的一声清脆的响,钱家主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呲牙咧嘴。

        腰已经扭了。

        这事儿说出去,绝对是一个大笑话。扭了腰这等事,就算是武宗,也不会出现这种事,而钱家主堂堂一位武君,居然自己把自己的腰扭了!

        附近的几位执法者已经看呆了。

        一个个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如同打怔了的鸡。

        今天可真是见识了……

        随即,发生了更加惊人的事情。

        只见钱家主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大骂一声:“我真是个王八蛋??!”

        一位执法者咕嘟一声就吞了一口唾沫,两眼发直:“我操!这位钱家主莫非是疯了?”众位执法者一起点头。

        只见钱家主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上带着恐惧到了极点、不可思议到了极点的表情,抬起手来,一巴掌又一巴掌狠狠的打自己的耳光子,一边打一边骂:“我真是个王八蛋??!我祖祖辈辈都是绿帽子戴出来的??!我直接就不是人啊,你们知道吗?我是个畜生??!我爹我儿子我祖宗都是畜生??!我不仅是个畜生,我还是个杂种??!而且是杂了好几杂的杂种??!我每年去祖坟祭奠,别人用的是酒,我家用的是尿??!我上八辈子祖宗男的都是太监啊,我十六辈子祖宗女的都是妓女啊……我他妈的我们家族太杂种了啊……”

        噗噗……

        几位执法者整齐的倒在了地上,一个个浑身颤抖起来。

        见过会骂人的,但却绝对没见过骂人骂的这么狠的,更没见过骂自己骂的这么狠的,而且是连祖祖辈辈都骂了进去……

        这位钱家主,也实在是人才了……

        钱家主修为深hòu,声音那是何等的巨大???简直是振聋发聩!远近皆闻!

        四周所有听到的人,都愣了起来。

        就这么一声一声的骂着,一边狠狠的打着自己;打着打着歪歪扭扭的一边打一边骂走到儿子身边,干净利落的就将自己儿子的脖子扭了下来,用力撕了撕,将儿子脑袋拧下来!

        接着就将自己儿子的脑袋抛了起来,非常潇洒的一个飞腿,一脚将自己儿子的脑袋踢上了半天空!

        嗖的一声,钱公子的脑袋就火箭一般冲上去。

        钱家主一个箭步跃起,在半空中一记鞭腿,动作潇洒利落!

        嗖……

        儿子的脑袋飞得无影无踪。

        随即钱家主就落下地来,拍着胸脯手舞足蹈的大吼大叫:“痛快!实在是痛快!将这等杂种断子绝孙,简直是痛快的无与伦比!哈哈哈哈……”

        然后就委顿在地上,大哭起来:“儿啊……为父是中了邪啊……”

        居然又清醒了。

        清醒了不过片刻,就开始揪住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的大骂:“你这个杂种!”

        噗地一声,将自己的一头头发硬生生的薅了下来!兀自跳脚怒骂不休,将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狠狠扔进嘴里大嚼,接着就是左手,势大力沉的一拳打在自己丹田,与此同时,右手一记龙抓手,功力深hòu的抓进了自己的裤裆!

        大吼一声:“断子绝孙吧!杂种!”

        一声惨叫,钱家主倒在了地上,一个劲的抽搐,痉挛……

        悲痛的无以复加:“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我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每一件事情,他都是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亲手将自己儿子杀了。

        亲手抓瞎了自己,阉了自己,然后又废了自己修为……

        整个过程,神志清醒……

        这种恐惧,简直是集天下于大成!而且,自始至终,他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路边,一个中年人看的热血沸腾!忍不住大呼一声:“痛快!实在是痛快!将这等杂种断子绝孙,简直是痛快的无与伦比!哈哈哈哈……”

        这句话,与钱家主刚才说的一样,但其中意味,却是大不相同。

        说着,突然间从地上捡起一把刀,不顾生死的冲了过来,一刀就将钱家主的脑袋砍了下来,状若疯狂的仰天大叫:“我报仇了!我报仇了!呜呜呜……我报仇了!夫人,女儿!我报仇了你们看到了么?你们看到了么?”

        他放声大哭,像个孩子;哭了一会,突然提起刀,用尽了力气,在钱家主和他儿子身上乱砍乱剁,直到没有了半点力气,才停了手,对着楚阳正在厮杀的背影噗通跪下,连连磕头,只将自己前额磕的血肉模糊!

        “恩人,谢谢你!谢谢你!可惜小人今生不能报答了!来生必报答恩人!”

        他也不管楚阳看得见看不见,就这么疯狂磕头。

        然后站起来,一刀捅进了自己心窝里,大叫一声:“夫人,你带着女儿慢走一步,我来向你们报告好消息了!我报仇了!我报仇了哈哈哈……”

        终于倒在血泊中,无声无息。

        四周静静的,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眼中都有深深的同情,和对这几个家族浓浓的恨意。

        这个中年人两个女儿,都是出落得如花似玉,却都毁在钱家主儿子手里,因为反抗暴行,被奸污之后又卖进了妓院,而且不准赎身,妓院也不准收费,等于免费妓女,不堪蹂躏,自杀身亡。

        妻子悲愤交加,不顾身份悬殊,去找公道,第二日被发现浑身赤裸的被吊在大树上,已经没了呼吸。

        这中年人世代经商,本来家境富足,颇为小康的日子,就突然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此刻,看到钱家终于遭了报应,简直是痛快的一颗心都要爆炸了!

        他心如死灰,生无可恋,活着只是为了报仇,就是为了看到公道。如今心愿已了,一刀插进自己心脏,脸上竟然带着由衷的满足笑意。

        …………

        被超了,但我们还有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