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这下真完蛋了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这下真完蛋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着周亚德这么一说,孙成才心中更加的忐忑,哀求道:“周兄,姐夫,这一次若是出了事,万一撑不住,您可要帮帮我……”

        周亚德叹了口气:“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想必我这执法堂拿出去还有几分分量的……大家看在执法者的面子上,多少都会卖我个脸面……你放心好了?!?br />
        孙成才心中稍安。

        这时候,那位天??驼坏呐峙值恼乒裰沼谄で蛞话愕墓隽私?,一脸的大喊:“孙老爷,这一次可是了不得了……您老人家快些敢去或者还有希望……”

        孙成才大喝一声:“闭嘴!慢慢的说!有什么天塌了的大事?值得如此慌张?就在我孙家大堂上如此嚎叫,成何体统?”

        胖掌柜胖胖的脸上满是汗珠:“是两位公子,两位公子在客栈之中与人冲突了起来……”

        “冲突了起来?”一听这句话,孙成才反而放了些心,只是冲突了起来,那就好办了。

        “只是冲突么?对方是什么来历?”孙成才端起茶杯来,慢慢的喝水,极是镇定:“你且将事情经过详细说来?!?br />
        胖掌柜急的直拍屁股,道:“今天,有诸葛家族武士送一位客人到客栈之中来;这位客人极为年轻英俊,身穿黑衣,长得很是潇洒,看起来也是脾气很好……”

        “说重点?!彼锍刹鸥判牧?,看起来脾气很好?现在受欺负的,都是脾气好的人??蠢次叶用怀钥靼?,没吃亏就好……

        “这位客人带着两个女眷,一个成年女子,一个小女孩,成年女子蒙着脸,显得很是风姿绰约……两位公子不知怎么就知道了……”胖掌柜结结巴巴的道,他实在很想打自己一个嘴巴子。

        平常挺能说的,今天怎么就结结巴巴的说不利索呢……

        “带着一个女子?”孙成才脸色一愣,茶杯停在了嘴边上。

        “想必不是?!敝苎堑略谝槐叩溃骸疤的俏绘诵巧肀叩呐?,并不蒙面……”

        孙成才脸色又缓和下来,吹着茶末:“后来如何?”

        “后来,两位公子与钱家公子、赵家公子、李家公子,郑家公子就赶去了,看上了那位女子,想要动手……”胖掌柜结结巴巴的道。

        “嗯,后来呢?”孙成才淡淡的道:“没将那几个人打死吧?”

        胖掌柜惊奇地看着这位孙家家主:您以为您儿子要是占了上风我会来报信?麻烦不大我会来报信?

        “不是……那位客人拿出来了一块身份玉牌,上面有一首诗……”胖掌柜说道。

        “身份玉牌?一首诗?什么诗?”说到这里,周亚德心中一跳,先沉不住气,抢先问了出来。心中暗暗祈祷:玉牌?诗?上天保佑,千万不要是那话儿……

        “诗……我还记得;是……苍苍东南天地寒,执法人间莫潇然;一身正气混无惧,此心可对九重天!”

        胖掌柜指手画脚的道“小人听着不对劲,貌似这是东南总执法寒大人的腰牌……”

        “当!”

        “当!”

        两个茶杯同时落地,碎成了七八瓣。

        却是在听到这首诗的第一句的时候,孙成才与周亚德的手中茶杯同时落在了地上,茶水都溅到了袍子上,两人却是恍如未觉。两人都是一样的表情:瞪着眼,张着嘴,愣愣的看着胖掌柜,四颗眼珠子几乎同时鼓了出来,差点儿就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刻,两人几乎忘记了呼吸!

        怔了一下,才同时大吼起来:“什么???”

        两人心都凉了:孙家公子抢女人,抢到了寒潇然……寒总执法头上???

        这这这……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就算是再不想活了……也不能干这事儿啊。

        “后来呢?”孙成才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如同擂鼓一般的跳了起来,脸上的汗水瀑布一般的往下流,流进了眼睛里都没发觉,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胖掌柜,存着万一的希望道:“见到这块玉牌,两位公子应该退走了吧?”

        “没有……”胖掌柜苦兮兮的回答道。

        “他们给人家道歉了?”周亚德呻吟一般的问道。

        “也没有……”胖掌柜抹了把汗。

        “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我那两个儿子看了这首诗什么反应???”孙成才几乎要跳了起来,怒吼一声,差点儿将屋顶掀了。

        “大公子说,大公子夸奖说……好诗,好诗……文采很好……”胖掌柜战战兢兢的道。

        砰砰三声响。

        却是在场的三个人连人带椅子都被这一句‘好诗,好文采,给震翻在地。四脚朝天……

        “孽障啊……”孙成才愣在地上一会,才一张脸扭曲着呻吟起来,欲哭无泪:“总执法大人的身份玉牌……他居然给夸一句好诗……”

        “完了完了……”刚才还拍着胸脯保证为连襟处理后患的周亚德委顿在地上,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了:“我算是被你们孙家给害惨了……孙成才,你可真是养了两个好儿子啊……总执法大人的腰牌,整个九重天数百亿人,有那一个不知?你儿子居然不知道……不知道倒也罢了,居然还给夸一句好诗,夸一句好诗倒也罢了,最多没见识……可是他,可是他居然还去抢人家的女人!”

        他猛地跳了起来,双目通红:“我他妈的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这辈子居然摊上你们这一家子亲戚!”

        “后来呢?”孙成才有气无力地,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后来如何了?”

        “后来我就来报信了……”胖掌柜战战兢兢的道。

        大厅中三人,同时委顿在地。

        “怎么办?姐夫……”孙成才似乎爬不起来了。

        “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周亚德没好气的道:“这事儿跟我没半点关系,从今天开始,咱们两家断绝关系,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孙成才勃然怒道:“放你娘的屁!你居然想要撒手不管?置身事外!周亚德,这些年来,要不是我们孙家,你在这里能这么滋润?光是紫晶你拿了多少?光是姑娘你玩了多少?光是贪赃枉法,你做了多少?告诉你,这件事,你也别想好过,要是我们孙家完了,老夫拼着一死,也要将你们周家拉着垫背……”

        “好了好了……你这混账王八蛋……”周亚德有气无力地道:“你也就拖着我了……草尼麻痹的!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你们孙家老祖宗请出来,赶紧的备一份厚礼,找齐了头面人物去道歉?还吼什么?!”

        “对对对?!彼锍刹呕腥淮笪?,嗖的一声跳了起来,一叠连声的大喊:“来人啊,妞,赶紧去请几位老祖宗,你,告诉夫人准备一份厚礼,越厚越好!全部身家都拿出来也没问题……快!快!快快快!”

        一叠连声的催促,几个刚刚冲进来的家丁武士又是屁滚尿流的冲了出去。

        孙成才吼完了,又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天啊,我们孙家这是做了什么孽???居然惹来这等泼天大祸!但愿老天开眼,我们孙家能撑过去这一关……”

        周亚德没好气的道:“做了什么孽?做了什么孽你不知道么?你那两个儿子就是两个色中饿鬼,但凡是看上的姑娘,不管人家有没有婆家,就想弄过来玩玩,你阻止了几回?惹下了大祸,也是你的纵容,你难辞其咎!”

        孙成才长叹一声,喃喃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颓然低下了头。

        急促的脚步声从**传出来,一个胖大的妇人冲了出来:“孙成才,你发什么疯了?居然想要送全部家产?你昏了头啦?”

        孙成才大怒,正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跳了起来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老婆脸上:“混蛋东西!让你准备你就准备,唧唧歪歪的想死么?要不是你养出来的那两个小畜生,老子何至于送人家全部家产?!”

        “???是断墨和残章?”胖大妇人捂着脸正要发怒,就听过到了这句话,惊恐的叫了出来:“他们俩怎么了?”

        “还不快去准备!”孙成才跳起来咆哮:“晚了不光你两个儿子没命,咱们全家也没一个能活着!”

        胖大妇人惊慌失措的连连答应,跑了回去。

        人影一闪,三个老者走了进来:“成才,发生了什么事?”

        孙成才正要回答,突然听见外面一身骚乱,似乎远远的发生了什么大事,人声鼎沸,震天一般的响。

        咚咚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武士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甚至没有实现禀告,急急忙忙的道:“禀报家族,大事不好了!”

        “怎么啦!”孙成才狠狠将自己胡子揪下来了一缕,跺着脚怒吼:“快说!”

        “两位公子和他们的随从,还有赵家李家钱家郑家几位公子,都被用绳子拴成了一串,正在大街上游街,一路往这边走来…目前已经打了起来!”那武士急忙忙的道。

        “打了起来?”孙成才一张圆润的脸顿时又扯得扁了,眼球往外一鼓,又害怕又惶恐的大吼道;“谁跟谁打了起来?”

        “也有咱们家的,也有李家的,有赵家的,还有郑家的……钱家的,都想将各自的公子救回去……于是就开战了……对方只有一个人,可是……忒厉害了,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