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一十章 恩断义绝

    第二百一十章 恩断义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诸葛文想笑却不敢笑,大踏步走出几步,恭谨的行了一礼,道:“既然前辈这么说了,晚辈们自然遵从。晚辈谨请前辈何时有闲暇的时候,可来诸葛家族指点教益,诸葛家族上下,必然铭感前辈大恩大德?!?br />
        白衣人淡淡点头:“唔?!?br />
        诸葛**出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道:“还请前辈赐下名号,晚辈等毕竟是小辈,回去对家里,也有个交代?;骨肭氨埠:?,莫要计较晚辈的无礼?!?br />
        诸葛文一言一行,都是展现出教科书一般经典的优雅和恭敬。

        声音柔和,说话入情入理,每一句话,都是字斟字酌,却又似乎是发自心底的真诚。

        白衣人点点头:“你们走吧。我的名号,却不能告诉你们?!?br />
        诸葛文一怔,道:“是?!?br />
        又行了一礼,道:“既然如此,晚辈随时恭候前辈驾临诸葛家,届时,必大开中门,合家欢迎!”

        白衣人淡淡道:“去吧?!?br />
        诸葛文道:“是?!?br />
        不再犹豫,竟然就这么弓着身,倒退着走了八步,这才直起腰来,转身挥手道:“我们走!”

        一声令下,众人立即鱼贯而行,头也不回。对于正越走越近的魏无颜,宛若没有看到。大家心里都清楚,白衣人推平整座山,就是要救这个人出来。

        谁敢多说一句话?

        走出百丈,诸葛文仰天长啸一声,原本埋伏在山后的几个人流星般过来,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就一起走了。

        在一边的楚阳隐隐听到有人说道:“就这么走了?”

        然后就没说话,想必是被诸葛文狠狠瞪了一眼。

        夜弑雨一路雄赳赳气昂昂走出数百丈,转过个山脚,才终于腰一下子软了下来,又扭起了屁股。

        一边扭屁股,一边头上冒冷汗,但却一句话也不敢抱怨。他知道,虽然已经走出来很远,但此刻说话,那人肯定是还能听得到的。

        诸葛文这才笑了起来:“夜兄,滋味如何?”

        “哼!”夜弑雨扭过头去。气鼓鼓的不理,这货,又在给我挖坑跳。

        诸葛文哈哈大笑。

        半晌后,有些心有余悸的道:“遇到了如此高手,能够留下我们的性命走出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幸冇运!”

        回头看了看,有些古怪的说道:“可是我听着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兰若云那些人至今未见,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没见他们去哪里了……”

        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跌足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夜弑雨诧异道:“你又在发什么疯?”

        诸葛文抽着冷气,脸色煞白:“我终于想起来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原来是她。哎,看来兰若云那些人,现在已经是死的一个也不剩了?!?br />
        “这话怎么说?”夜弑雨好奇地问道。

        “你还记得么?我用天地神听的时候正好听到兰若云在调戏女子么?”诸葛文神色怪异。

        “是啊冇……你是说?”夜弑雨也顿时想到了什么,不由张大了嘴巴。

        “你也猜到了?不错,那被他调戏的女子……就是刚才跟我们说话的人,声音是一样一样的?!敝罡鹞目嘈σ簧?。

        “草!”夜弑雨忍不住爆出来一句:“就是兰若云要跟人家在床上、在水上、在树上……玩打架的那个?”

        诸葛文白了白眼:“就是她!兰若云真是有眼力,找了这么一个人调戏,居然还要跟人家玩妖精打架……”

        “草!”这一次是三十余人一起张口震惊的怒骂:“那兰若云恁的有种!”

        骂完了,众人才醒过神来,面面相觑。

        兰若云死了,那老怪定然是要发怒的。

        而兰若云的死,乃是跟自己这些人组队的时候死的……

        这事儿……

        “我们赶紧回家!将这件事禀报家族!”夜弑雨断然道。

        “好!”诸葛文脸色沉重。

        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脸色沉重,不由的都是心头打鼓,对即将来临的暴风雨,有了几分心理准备。

        …………

        紫邪情抓着洪无量站在那里。

        魏无颜艰难的一步步走进。

        楚阳带着楚乐儿急忙现身:“魏兄,你没事吧?”

        魏无颜眼如死灰的看了看他,惨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事?”

        紫邪情在一边,淡淡的道:“魏无颜,当日我在你面前指责你师父,是我的不对。当时,是我说错了,还希望你不要怪罪?!?br />
        对便是对,错就是错。

        纵然现在已经证实了她当时说的话,证实了洪无量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卑鄙小人,但她依然为当时的说话向魏无颜道歉。

        魏无颜苦笑一声:“我现在根本不觉得你错了,只恨我自己蠢!”

        他怔怔的仰起头,出神了一会,又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洪无量,道:“紫姑娘,我想跟他说会儿话?!?br />
        “好?!弊闲扒樘鸾?,一指点在洪无量身上。洪无量浑身一颤,眼中闪出极致的痛苦和悲愤。

        紫邪情封住了他的丹田经脉。

        “你们不必回避?!蔽何扪涨嵘溃骸拔乙残枰懈黾??!?br />
        “好?!弊闲扒橛氤敉贝鹩?。

        魏无颜转头看着洪无量,眼中恨意滔天,但泪水却忍不住簌簌而下,浑身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师父……”魏无颜颤抖着嘴唇:“为什么?真的只是那样子么?”

        洪无量眼光复杂的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内疚,闭着嘴不说话。

        “你说话??!”魏无颜低吼一声。

        洪无量不答。

        魏无颜在他面前坐了下来,似乎是说给他听,似乎是说给自己听,似乎是说给天地听,神情凄迷,目光惘然。

        “我魏无颜年幼时拜师傅为师,那时候师父强大无比,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孩童,师傅看上了我的资质,征求了家里同意,收我为徒,从此悉心栽培?!?br />
        “我一步步的走来,一步步的在师傅教导下,从什么都不是,一步步成为武者、武师、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君、武圣……”

        “师父对我的争气一向很欣慰。每一次进步,师傅都会奖励我。每一次在外面历练,若是吃了亏,师傅必然为我出头。到了后来,我的家人一个个老去,一个个离我而去;我身边,只剩下了师父……那时候,师傅就是我全部的依靠,是我全部的希望,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人?!?br />
        “那一年,我武皇六级,由于我潜心武道,一直没有家室之念,师父也很着急,经常催我,说他想要抱徒孙了……还到处为我托媒……”

        “但就在那一年,师父受了重伤回来。是恶毒的紫晶手!我本来被师父说动了,想要找个女人过日子,但见到师父那样子,我必须照顾师傅,又把那心思压了下来,从此后闯荡江湖,九死一生里接任务,血雨腥风中赚紫晶。直到我遇到娥儿……”

        魏无颜说到这里,怅然的仰起脸,眼神深情的看向虚空。

        但他终究没有再将这一段说下去,只是一个劲的咽唾沫,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呼吸,渐渐地又变得如同扯动了破风箱,呼呼有声。

        “师父,你不说话,是不是默认了?是不是你已经无法辩驳?”

        魏无颜低低的问道。

        他不等洪无量的回答,就继续说了下去:“是吧,娥儿是被你杀的,我儿子小展也是你杀的…冇…”

        “你对我恩重如山,但你对我仇深似海!”

        魏无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我叫魏无颜,果然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本就无颜了;我无颜面对我的妻子;因为他被你杀了。我无颜面对我的孩子,因为他因我而死。我无颜面对祖宗,因为我已经绝后;我无颜面对苍天,因为我认贼作父;我也无颜面对师傅你,因为我必然将杀师灭祖!将你终结在我手上!”

        “我魏无颜愧对妻子,不仁;愧对孩儿,不慈;愧对父母,不肖,愧对祖宗,不孝;愧对师父,不义!”

        “果然无颜!”

        魏无颜站了起来,问楚阳道:“有水吗?我洗一把脸?!?br />
        用手张着楚阳水囊的水,细细的洗了洗脸,整理了一下头发,又问道:“还有衣服么?我换一换?!?br />
        楚阳默然良久,终于还是拿出来一套衣服。

        他不知道魏无颜要做什么。

        但却感觉到,这一刻,魏无颜已经死了,心死了。

        魏无颜接过衣服,穿在身上,上下看了看自己,点点头。

        然后他便将洪无量扶坐了起来,让他端端正正的靠在一块石头上。

        然后魏无颜退后三步,整理了一下衣衫,转身面对洪无量,用一种非常虔诚的神色,跪了下去,肃穆的磕头,连磕了九个响头!

        “师父,我最后叫你一声师父。九个响头之后,你我恩断义绝!你成全了我,也毁灭了我,可你不该杀我的妻子儿子!”

        “你对我恩重如山,今天对你下手,我不屑为之!也不愿为之!我要先去祭奠我的亡妻爱子,告诉他们这件事情。今日之后,魏无颜与你洪无量不共戴天!”

        魏无颜站起身来,眼神冷酷,幽幽的闪着寒光:“洪无量,老贼!下次见你,我必亲手取你狗命!为我妻儿报仇!”

        说过这句话,他就毅然转身,大踏步离去。

        再也没有回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