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八章 卑鄙小人!

    第二百零八章 卑鄙小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洪无量清癯的面容有些扭曲了起来,看着弟子痛苦的样子,他终于别过了头去。但随即就猛地转回来:“无颜,很好,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与为师翻脸?而且是在这种生死时刻?!”

        魏无颜咬牙道:“只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女人?那是我老婆!我的孩子??!在你口中,就仅仅是一个女人而已?”

        洪无量冷冷道:“魏无颜,当年你走投无路,是我收你为徒,悉心栽培,将一身震撼江湖的绝学,倾囊相授,我可曾要求过什么回报?”

        “我将你,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调教到今天的修为,让你威震天下,让你扬名立万!我可曾要求过什么回报?”

        “我当年走遍天下,为你寻访灵药,洗筋易髓,奠定根基;风霜雪露,万里迢迢,我可曾要求过什么回报?”

        “我受了伤,需要紫晶来治??;而你也堪称孝顺,我老怀大慰,认为没有认错人??墒悄隳??!”

        说着说着,洪无量越说越觉得自己付出了不少,突然理直气壮起来:“你是怎么做的?你娶了老婆,居然就将为师抛在脑后,紫晶有好几次险些就断顿!而你,只顾着自己幸??旎?,将我一个人,抛舍在这穷山僻壤,荒山野岭之中!若是再让他们存活下去,我岂不就让他们活活害死了?”

        洪无量恨恨道:“我不杀他们,难道就等着我自己伤发而死?”

        魏无颜怔怔的看着自己师父,这一刻,觉得这个人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面目可憎!

        他喃喃的道:“师父,你知道么,在孩子满月的那一天,我对娥儿说,等孩子周岁了,就将他们娘儿俩送到这里,让您再教导一个徒孙……我们全家,与你在一起,伺候你,让您安享晚年……有娥儿在这里,我也放心,我就在外面去打拼,去赚取紫晶,偶尔回来,我们全家团聚……”

        魏无颜泪如雨下:“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我们老少三代,相聚一堂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甚至看到了您老人家慈爱的护着调皮的孩子,不让我责打他……”

        “我一切都想到了……娥儿也答应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根,我们的家,他们娘儿俩在您身边,我放心;您也不至于孤独寂寞……”

        “那时候孩子刚满月,我和娥儿心疼孩子受不了山洞之苦,就暂且留在外面……只等周岁。我一直没有跟您说,就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没想到……这份惊喜却变成了晴天霹雳……哈哈哈……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魏无颜涕泪纵横,心痛的几乎肝肠寸断。

        洪无量猛地张大了嘴,一下子倒退三步:“你……你说的……可真?”

        魏无颜终于爆发一般的大吼:“我一生都没有骗过你,我现在骗你做什么?你知道么?娥儿在被你杀死之后,死不瞑目!你可知道,她的眼中到死都没有来得及生起忿恨,有的只有不敢置信!只有不可思议!”

        “她为什么不敢相信?因为她根本想不到你会杀她!她做梦也想不到,杀死她的人,竟然会是她丈夫一生最尊敬、最想孝顺、想尽了法子也要孝顺的师父!”

        “你就那么残忍的杀了她!你还是人么?!你还是人么?”魏无颜大吼!

        洪无量无力的退后两步,颓然道:“是这样的么?……”

        魏无颜惨笑起来,喃喃自语:“滑稽滑稽真滑稽……哈哈哈……这个人世间,果然滑稽的要命!哈哈哈……”

        他一边疯狂的笑,口中一边喷出鲜血。身受重伤,再加上心情如沸,神智迷乱,激出了心血,但他却全然不顾,任由那代表着真元的鲜血,一滴滴的从口中喷出来。

        魏无颜笑了半天,终于无力地跪倒在地,用额头抵着地面,嚎啕大哭,时哭时笑,宛若已经疯狂。

        “娥儿,小展……我的爱妻,我的儿子!杀你们的仇人,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哈哈哈……”

        “可笑不可笑?你们觉得可笑不可笑?”魏无颜用额头狠狠砸着地面,悲痛的一颗心都要碎裂:“我一边在你们墓前信誓旦旦的说要替你们报仇,转个身,却又来在杀死你们的仇人面前,嘘寒问暖,恪尽孝道。一面又去出生入死的为杀死你们的仇人去赚紫晶……”

        “你们就在下面这么看着我,看着我蠢,看着我傻瓜一样,被人指使的转来转去,无数次的九死一生……”

        “你们在下面有没有感到悲哀?有没有感到无奈?有没有感到愤怒?”

        “这岂不是最大的悲哀?你们死在他手里,他杀了我的爱妻,杀了我的独子!扼杀了我的幸福,断绝了我的希望,让我魏家断子绝孙!可我在这之后居然出生入死的为他效劳了六百多年?”

        “我的爱妻,死不瞑目!我的孩子,被他捏成了肉酱!你们看到了么?你们看到了么?那一滩鲜红的肉酱,谁敢认出来那是我的孩子?那竟然是我魏无颜的孩子!那竟然是被我魏无颜的师父亲手杀死??!”

        “而我,而我……居然就这么的这么的……过了六百多年??!”

        “我还是人么?我还是人么?”魏无颜蓦然猛地抬起头,形容恐怖,仰天厉吼,他的额头上,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两个眼角,竟然也已经挣裂了,鲜血不断的流。

        夜安然三人看着洪无量的目光,都有些鄙夷。

        大家都不算什么好人,但为了这个就要杀了弟子的老婆孩子,断绝他一切杂念好让他为自己卖命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更何况,这一切还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打个比方说,你一天只需要一块紫晶就行了,你却非要两块。逼着自己徒弟去九死一生出生入死的去赚,你坐享其成……

        却居然还要嫌徒弟的老婆儿子碍事了……

        这算哪门子道理?

        …………

        此刻,在山洞外,紫邪情也正在一句一句的将山洞之中发生的事情说给楚阳听。她的修为强大,这么远的距离,想要窃听这边的动静,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楚阳义愤填膺,目瞪口呆:“竟然是这样子?”

        紫邪情冷哼一声:“我早说过,魏无颜的师父自私透顶,不是什么好人;你却偏偏不信!”

        楚阳苦笑道:“我也有师父……我知道师父多么神圣,我平生最尊敬的人,就是我师父。所以我对魏无颜对他师父的忠心,完全能够理解。而且,完全能够体谅?!?br />
        “万万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种师父?!?br />
        楚阳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孟超然。

        他无限的相信,若是自己与师父真的到了魏无颜的师父这等地步,恐怕师父早已经横剑自刎,也不愿意活着拖累自己和谈昙。

        孟超然,就是这样的人。

        但这位魏无颜的师父,却又是另一个极端!

        “这个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自私和贪婪!”紫邪情淡淡的道:“在没有危及生死的时候,任何一个坏人,都可以看起来像是圣人。但一旦到了关键时刻,本性毕露的时候,才会让人大吃一惊!”

        “魏无颜的师父洪无量,就是这种人?!弊闲扒榈?,突然静了一下,道:“不对!原来当年他的师娘,本是人家浪一郎的爱人,却被洪无量强暴,无奈之下才委身于他……还有这等事!”

        楚阳太阳穴的青筋也几乎鼓了出来:“无耻小人!”

        “的确是无耻小人!”紫邪情点点头:“我要出手了,魏无颜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楚阳道:“好!”

        在眼前这样的场面下,他出手反而为紫邪情增加累赘,还不如隐藏在一边,只管等待。

        就在紫邪情即将现身的那一刻,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对面的整座山崖突然间四分五裂,整个的塌了下来,烟雾之中,四道人影追风掣电一般冲上了半空!

        ……

        就在刚才,山洞中的局势,也近乎于爆炸一般。

        夜安然冷笑着,说道:“小子,你真的还以为你师父是什么好人不成?难为你对他如此忠心耿耿!不过这家伙向来善于伪装,当年的浪一郎,也与你一样,被他骗的鞍前马后为他卖命;出生入死闯江湖……哈哈哈……”

        魏无颜喃喃的道:“是么?”

        夜安然道:“你知道为何浪一郎与他如此不共戴天么?哈哈哈……”

        洪无量怒喝:“住口!”

        夜安然晒道:“我为何要住口,你做了事,难道还不许别人说?哼哼,当年,浪一郎救了一个女子,两人倾心相恋,你师父见那女子美貌,竟然用卑鄙手段**了人家,人家不得不从他……浪一郎伤心远走,自此消失得无影无踪?!?br />
        “胡说!你胡说!”洪无量愤怒的怒吼起来。

        “我胡说?你自己说,你老婆怎么死的?”夜安然冷笑:“还不是被你虐待打死的?你嫉妒,你愤怒你老婆忘不了浪一郎,竟然下了毒手……浪一郎万里奔丧,却被你拒之门外……浪一郎暗中查看了尸体,才知道原因,这才与你大打出手……洪无量,你自己说,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夜安然冷笑:“我胡说?九大家族之中,每一家都有至尊人物记录,你这件事,九大家族都有记载!嘿嘿……洪无量,你这卑鄙小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