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七章 这是人话吗?

    第二百零七章 这是人话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魏无颜突然想了起来,在那段时间里,自己的确是出任务出的少了,刚有了娇妻爱子,岂能不恋栈家庭?

        更何况,那是自己风雨半生之后,在将近六百岁的时候,无意中救了一家人,才得到了妻子的青睐,委身于自己。

        自己那时候虽然看起来是在壮年,但以年龄来算,却实实在在的是白发红颜!

        自己为了师父,本来一直没有家室之念;要不然,也不会等到六百多岁还未娶妻。只想着这一生做牛做马,报答了师父的栽培之德,养育之恩,成全之惠;等为师父养老送终,然后自己也就孤单飘零罢了。

        那一次被真情打动,娶妻成家;但对妻子娘家人,却只敢说自己四十来岁?;楹?,夫妻恩爱,那段日子,真是快活似神仙。有了老婆有了家庭,似乎就觉得自己不再是无根的浮萍,自己也终于有了根,有了牵挂,有了奔头。

        成亲后三年,又有了爱子,当真是如珠似宝。只觉得,那时候天底下,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比自己更幸福!

        记得自己那时候,自己几乎是飞奔而来告诉师父自己要娶老婆了。六百多岁的人了,就像个孩子在父亲面前炫耀一样,告诉师父自己的幸福。

        师傅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已经忘了;但,反正不是自己预期之中的特别高兴,只记得自己当时还有些失望……但随即就沉浸在幸福之中。

        婚礼当天,是自己死皮赖脸的求了师傅好久,师父才下山为自己主婚。事后,也匆匆赶回。

        尚记得,刚刚有了儿子,自己飞奔来向师傅报喜,师父当时的脸色有些难看,……

        婚后,自己幸福如意,却从来不敢忘记了师父。一有闲暇,就做任务,赚紫晶,为师父送去。

        但因为新婚燕尔,终究还是有几次险些就延误了……可我终究没有延误??!

        那一次,自己接到师父通知,紫晶没有了……于是自己抛下一切先送了紫晶去。

        虽然回来后妻子儿子已经死于非命,但自己在心里,却从没有怀疑过师父。也没有怨恨过师父。

        师父是什么人?师父是栽培自己的人,若没有师父,自己哪里有今天的成就?师父是绝不会对自己不利的。

        师傅虽然严厉,虽然有时候有些不近人情;但他总是自己孤独一个人在这里,脾气不好是应该的……谁也忍受不了这样长年累月的孤独寂寞呀。

        所以在没有了牵挂之后,自己干脆也住在了这里,除了出任务赚紫晶,就在这里与师傅做伴。

        如今,居然……居然……居然听到了如此恐怖的事实!

        一侧,三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洪无量脸色如铁,左攻右挡,眼神冷静,冷酷。那一股独属于冰雪至尊的冰寒之意,在他身上萦绕着……

        整个石洞之内,虽然烟雾弥漫,却是寒气袭人。

        魏无颜如同做梦一般,看着纵横来去出手如电的师父,只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醒不过来的梦魇之中。

        所见到的一切,所听到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

        魏无颜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距离这么近,夜安然又是刻意的提高了声音,洪无量岂能听不到?刚才他还解释了一句,现在他却是连解释也不解释了。

        “师父!”魏无颜锥心泣血的喊道。

        那边的战斗戛然而止,诸葛家族两位至尊同时后跃,三个人品字形站立。

        洪无量木呆呆的站在那里,听到了徒弟心碎的呼喊,身子颤了一下,却没有回头,长叹了一声,说道:“无颜,记得当年为师曾经告诉过你,家室之念,万不可有,那是武道修为的心魔大忌!你若是想要攀上武道巅峰,就不要考虑哪些事……”

        魏无颜脑海中轰轰的响,眼冒金星,无力的道:“那……那是在婚前,在我成亲之后,师父……您明知道我对家庭是多么依恋珍稀……我喜欢有家的感觉……”

        说着说着,突然间心中刀绞一般的疼痛起来。

        温柔贤淑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儿子……

        至今还记得,只要自己出去,妻子总会站在门口相送,自己的归期从来没有定数,但每次归来的时候,妻子却早已经在门口相迎……

        “你要出去???可要多加小心啊……家里有我,你一切放心。平平安安的回来?!?br />
        “你回来了?这一路累了吧……我去给你打水洗洗,先睡一觉,休息休息?!?br />
        …………

        至今还记得,当那个小生命刚刚出生,躺在自己怀里,嘴里咬着手指,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

        那种柔嫩的触感,那种无邪的眼神,那骨肉相连的感觉,瞬间就将自己征服了。

        当他依依呀呀的叫着,用长满了肉坑的柔嫩胖胖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快活的笑的时候,自己心里是多么的满足,多么的快乐……

        自己曾经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一切,去?;ぷ约旱钠拮?,自己的儿子!

        誓言犹在耳边,娇妻爱子,就化作了冤魂。

        妻子僵卧在地上,一脸的不可置信,人都死了,还睁着震惊的眼睛。那眼中,虽然死灰一片,但自己能看出来她的震惊。

        妻子的眼中,甚至来不及有愤恨,来不及有留恋,为什么?

        活泼可爱的儿子,已经变成了一堆鲜红的肉酱!是谁,如此狠心?连婴儿都不放过?

        记得自己当场就昏厥了过去。良久之后醒来,仰天狂吼,疯狂至极。自此,除了出任务赚紫晶之外,就是天涯海角的去寻找仇人……

        “哈哈哈……寻找仇人!”魏无颜突然悲怆的笑出声来。

        四位至尊都看着他。

        魏无颜用手扶着石壁,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以他的修为,纵然受了重伤,纵然手脚齐断,要想站起来,也没这么费事。

        但是现在,魏无颜却如是风烛残年的孱弱之极的普通人一般,只感觉手脚没有半点力气,心中空落落的,分明心跳跳的是如此的激烈,如此的狂野,但自己听着自己的心跳的声音,却遥远的如同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

        他终于站了起来,扶着石壁,嘴角流血,蹒跚上前两步,看着洪无量,问道:“师父,我只问你一件事?!?br />
        洪无量长叹一声,仰首向上,闭上了眼睛,淡淡道:“你问?!?br />
        魏无颜的声音很平静,连他自己也在奇怪,自己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为何居然能够这样的平静:“师父,娥儿和小展,是……是不是……是不是你……你……杀的?”

        最后一句话,短短六个字,魏无颜重复了好几次,才终于说完整。

        他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眼神却狠狠的看着自己师父,一瞬不瞬。

        洪无量呵呵一笑,淡淡的道:“夜兄,今日有人围剿,我的下落已经暴露,我本以为,来的乃是浪一郎那狗贼,所以才一直未动,等在这里,等他进来,与我决一死战!”

        他淡淡的笑了笑:“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你们三个。想必外面还有别人吧?”

        他的弟子魏无颜在等着他答话,他却王顾左右而言他起来。

        夜安然颔首:“不错,为了搜捕你,夜家,诸葛家,兰家,共是触动了六位至尊。我们三个在这里,外面还有三位?!?br />
        洪无量呵呵一笑:“看来今日,我是在劫难逃了?!?br />
        夜安然淡淡道:“现在,你的确已经无路可去?!?br />
        “无路可去……”洪无量喃喃的说了句,声音极低。他仰起头,沉默的想了想,不再说话。

        魏无颜的身子颤抖的更剧烈了,大吼一声:“师父!我在问你话!”

        这句话,已经是咆哮了起来;声音中,也已经消失了平时的恭谨与乳慕。

        洪无量仰首向天,轻声道:“我已经无路可去……死路一条。就告诉你实话,也无妨……”

        说着看着魏无颜,声音竟然很平静的轻轻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还让我说什么?”

        “猜到了?猜到了?”魏无颜喃喃的说着,眼神空洞,突然间哈哈哈的狂笑起来,他笑得浑身颤抖,笑的用手又扶在了墙壁上,笑的大颗大颗的泪珠,一连串的从眼中奔涌而出!

        笑声持续着,回荡着;但在场四位至尊,却都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凄惨!这笑声,委实比哭声还要更加凄惨一百倍。

        魏无颜一边笑,一边问:“就为了紫晶?就为了你不仅要维持伤势,还要进步的紫晶?要靠我去赚???你嫌我赚的慢了?是不是?是不是?”

        洪无量淡淡道:“你不该在娶妻之后,就放慢了赚紫晶的速度的?!彼行┝醯目醋抛约旱牡茏?,道:“其实当年那时候,我也很为难。无颜,你是我唯一的弟子,我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我很心疼你,我很看重你!”

        “你很为难?你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你狠心疼我?你很看重我?”魏无颜疯狂大笑起来:“你杀了我的爱妻,就因为你心疼我?你杀了我的独子,就因为你很看重我?!”

        魏无颜睚眦欲裂:“师父……这是你说的话么?这他娘的,是人话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