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二章 诸葛文、夜弑雨

    第二百零二章 诸葛文、夜弑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二百零二章诸葛文、夜弑雨

        楚阳现在真心的觉得,对于这样的人渣,正如紫邪情所说,一刀杀了,实在是太过于便宜了他!

        实在是应该让这种人受尽了天底下最残酷的折磨之后再死,才算是罪有应得!

        纵然如此,也只能解恨于万一!

        兰若云心神被楚阳所控,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的话,绝对是真话!而且,绝对是他的内心最直白的反应?!赣蛎氪蠹沂熘?br />
        如此下流,如此无耻!

        看到这下贱的yín笑,楚阳心头火冒三千丈,一剑一剑的狂劈下去!从脚开始剁ròu馅一般的快速起落,兰若云在地上翻滚来去,凄惨的惨叫不绝。

        “我会将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你的祖宗,所有的护着你的人,一个个的斩杀的干干净净!”楚阳怒吼一声:“你们全家都是人渣人渣人渣!”

        九大世家是什么家族?里面都是一些什么人?

        那可都是高手,一个个神念通达。

        兰若云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的家人能不知道?他的父母能不知道?他的老祖宗们能不知道?

        楚阳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甚至,这种事若是说兰家其他高层的人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整个九重天都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太荒谬!

        既然知道,却不阻止,居然还让这样的下流胚充当第七公子……

        那么兰家人是什么态度,也就可想而知!

        楚阳在这一刻心中已经发下毒誓:不管别的世家如何,兰家,自己是一定要灭绝的!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甚至没有考虑过,兰家的兰梅仙,就是自己母亲的师傅……

        兰若云的呻yín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楚阳手起剑落,就要断绝他的生机。

        “慢着?!弊闲扒槌鲅宰柚?。

        “怎么?”楚阳回头问道。

        “他,你不能杀!”紫邪情皱着眉看着兰若云眉宇之间渐渐的浮现出来的一道黑线,声音慎重:“杀了他,你会有大麻烦,而且会暴lù你?!?br />
        “怎么?”楚阳奇怪地问道:“此处四野无人,杀之又如何?没人会知道?!?br />
        “你看他眉间,那一道黑线很诡异。据我所知,这道黑线乃是一种至尊神念;乃是最关心这个人的人,耗费心神,在他的身体里面用神魂之力种下的根子。若是他一旦身死,这一刀黑线就会出现在杀死他的那个人脸上,眉心同一位置?!?br />
        “而且,留下这道神念的那位至尊,会立刻知道!”紫邪情道:“这就是九重天的秘术:双魂连系,万里同心!看来这小子……身份不简单啊?!?br />
        楚阳冷哼一声:“麻烦又如何?难道因为怕麻烦,就饶了这hún蛋的狗命?这绝不可能!”

        紫邪情眨眨眼:“你提着他,跟我来,不要让他死,让他有一口气,我们顺便去找魏无颜?!?br />
        楚阳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yào,只好抓起兰若云,跟随而去。

        紫邪情背起楚乐儿,在前面带路,楚阳一路跟随,来到一片林子外面,紫邪情发出一声奇怪的长啸。

        林子里面突然沸沸扬扬的sāoluàn了起来,不多时,一大群青背狼群蜂拥出现。

        “扔进去?!弊闲扒橐煌嶙?。

        “哈哈……原来如此,倒是个好办法。就让那位至尊,来找这些狼群的麻烦吧!”楚阳哈哈大笑,抓起兰若云,嗖的一声扔了出去,落进了狼群之中,群狼闻到血腥味,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兰若云只来得及惨叫了一声,就被狼群分尸而尽。

        一道黑线,从兰若云的尸体上腾起,闪电般楔入了头狼的脑mén。

        那头狼似乎很不适应,居然晕头转向的转了转,夹着尾巴带着狼群跑了。

        楚阳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这附近没有强大地十级十一级的灵兽,要不然,扔进去之后,还能给兰家制造一点麻烦?!?br />
        紫邪情道:“强大的灵兽……原本是有的,原本这里有一只人面蜘蛛,不过,我先拿东西太恶心,被我驱逐了?!?br />
        楚阳干笑一声:“现在那人面蜘蛛的内核和毒丹,都在我这里?!?br />
        “被你杀了?”紫邪情目光很怪异。

        “不是,是魏无颜?!背羲底?,将当时的情况解释了一遍。

        紫邪情居然扑哧一笑:“你的运气可真不错?!?br />
        两人一路疾行,这一次,两人乃是小心的避过了搜山的人群,直接向着魏无颜师徒二人藏身的地方而去。

        因为搜山的人已经越来越是接近那里。

        若是再耽搁,魏无颜师徒,恐怕真的要死掉了……

        往前数百丈之后,前面乃是一道断崖。

        紫邪情停下身子,指着断崖对面说道:“魏无颜师徒,就是到了那里去。那边长满了山藤,将整个dòng口都屏蔽了。在此处,ròu眼难见?!?br />
        楚阳叹息一声:“老魏这一辈子,也真够不容易的?!?br />
        紫邪情沉默了一下,道:“他的师父固然不负责任,但魏无颜这个人,还是一个难得的好男子!不过,太迂腐了一些。这样的人,行走江湖,是会吃大亏的?!?br />
        楚阳赞同的点头。

        两人正要下去,突然听见远处迅疾的声音传过来,似乎有不少人,在向着这边赶来。

        两人不约而同的伏下了身子,迅速横移,闪出道路和山崖,隐藏在一丈多高的茅草丛中。

        刷刷刷,不断的有人向着这边飞来,不多时,竟然已经有了将近三十人,呼呼几声,四个人影纵身上了大树,站在顶端警戒。

        有当啷的声音响起,随即就有茶香传出,两个人一边说笑着,向着这边走来。

        这两个人倒真是会享受,在这等荒野山林,居然还泡起茶来。

        一个声音带着笑意,很轻的问道:“夜兄,你那边可有什么发现?”

        这个人一开口,说话的声音,语调,与那种万事都在我掌握之中的自信和大气,让楚阳顿时想起了第五轻柔。

        随即,另外一个声音就‘风情万种’的响了起来:“哎呀,讨厌啦……嘻嘻嘻……诸葛兄啊,你那边都没有什么发现,奴家这里怎么会有发现吗……嘻嘻嘻……”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楚阳浑身máo骨悚然之余,脑海中就顿时泛起了一个笑的‘huā枝luàn颤’的形象。

        夜家三公子。

        柔肠公子夜弑雨。

        原来是这个人妖来了!

        夜家来的人,居然是三大公子之中的柔肠公子!那位làng一郎许出了什么条件,竟然让夜家出动了如此重要的人物!

        见到楚阳神sè怪异,紫邪情传音问道:“你认识这个人?”

        “这是夜家的三公子,柔肠公子夜弑雨?!背舸羲档?。

        “真是要了命了?!弊闲扒槲奚尴⒌耐炱鹆税虢匾滦?,传音道:“你看?!?br />
        楚阳一眼看去,只见在紫邪情期雪赛霜的yù臂上,密密麻麻的一层jī皮疙瘩。一时险些笑出声来。

        “太让我恶心了……这应该是个男的吧?”紫邪情皱着眉头。

        楚阳甚至都能清晰的看到,紫邪情脖颈上的寒máo都站立了起来。足见这位夜弑雨公子给她的震撼是多么的强烈。

        楚阳心中暗笑起来:夜弑雨能够将紫邪情这种修为的人也吓到这种地步,足见其魅力之强大,九重天无人能比!

        若是夜弑雨知道这件事,想必会非常骄傲吧!

        那位诸葛公子倒是处之泰然,淡淡的笑道:“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寻找冰雪至尊,分明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居然也会这么麻烦。夜兄,这些天,餐风lù宿,你的如huā娇颜,现在也已经有些憔悴了?!?br />
        “呜呜呜……讨厌啦……你这个讨厌的讨厌的诸葛文,人家最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个问题了,你却偏偏还要挂在嘴上说哦……我恨死你了,哼!”

        夜弑雨撅着嘴,一扭腰,屁股一歪,朝外坐着。气呼呼的样子,随即就从怀里掏出来一面小镜子,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查看着自己脸上的‘憔悴’;幽怨的连声叹息:“怎么办?怎么办?真的憔悴了……可怜奴家的huā容月貌……呜呜,这一次我真的不该出来啦,那些家伙非要派我,哼!下次,奴家才不听他们的呢,谁爱出来谁出来……哎,可怜的……”

        说着手脚麻利的从怀中又拿出一盒敷面粉,居然还有梳子,面扑,眉笔,仔仔细细的补妆。

        诸葛文淡淡的笑着:“夜兄真是爱美啊?!?br />
        这家伙的声音平静,带着文雅,对夜弑雨如此出奇的举动,也是见怪不怪,由此可见,其镇定功夫、修养功夫,都是出sè的一流!

        夜弑雨水蛇一般扭了扭腰,‘娇羞’的道:“哎呀呀,俺们nv儿家跟你们男子汉不一样的哼,不爱美肿么能行呢?”

        说着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好累好累好累的哼,诸葛文,你帮我捏捏肩膀好不好?好不好嘛?”

        诸葛文苦笑:“夜兄,你就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有洁癖?!?br />
        夜弑雨顿时大发‘娇嗔’,跺起脚来:“什么叫做你有洁癖,难道奴家很脏么?奴家很脏吗?诸葛文!你说!你说!你说你说你说……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奴家晚上就钻进你被窝里去……”

        跺着脚,扭着腰,摇着屁股,很jī动。

        诸葛文还能镇定以对,但草丛之中的楚阳,却已经是快要晕了过去:妖孽??!妖孽??!天下间能有如此奇葩……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

        真不知道这个诸葛文是怎么忍住的,楚阳心中赞叹:诸葛世家出来的人,就是与别人不一样啊……

        这小子,听着声音看这沉着,都他么快赶上第五轻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