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章 谁让你笑了?

    第二百章 谁让你笑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韩叔祖满心的苦涩与无奈。

        对方在自己的面前,审判自己的人,还要自己的属下们主动地审判,指明罪行,宣判罪名……这已经是极致的侮辱!

        而且是很明显的,存心的带着无限侮辱的性质,故意的这样做!

        但,自己却毫无办法。

        对方的修为,远远比自己高得多,面对如此通天彻地的恐怖修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纵然是羞辱,也只有承受。

        众人面面相觑着。

        该当何罪?这该怎么说法?

        紫邪情的脸色一寒,缓缓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仗着权势欺凌弱女子!今日,便为这九重天,开一个警示!”

        她脸色冷淡,道:“这个人,叫金四;平时无恶不作,纵容恶少,欺凌弱女,欺男霸女,罪恶滔天!我宣布,处之以极刑!”

        地上跪着的金四拼命地仰起头,嘶哑的说道:“你……你凭什么就这么定我的罪?!你……你也不是执冇法者……”

        他被紫邪情抓过来,浑身如同木偶一般被控制,跪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身上就如是同时压上了十座大山,连动一动手指都不可能。

        此刻一听为自己定罪,顿时拼命挣扎起来,居然抬起了头。

        他知道,紫邪情这是要拿自己先开刀,罪证确凿,就真的会‘处以极刑’了,生死关头,如何不挣扎求存?

        “你既不是执冇法者,也不是九重天的主宰,更不是我们兰家的家主刑堂!你要杀我可以,为何还要在我死前先加罪名?你说我无恶不作,你有什么凭证?”

        金四厉声嘶吼。

        紫邪情威严地看着他:“我不是执冇法者,也不是九重天的主宰,更不是兰家家主;这一切,你说的都对!但唯一你不知道的是……当你不如我的时候,我在你面前,就是主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性命,我说了算!”

        “至于杀你之前先为你按上罪名,这是因为,我愿意!”

        “至于你无恶不作的凭证……哈哈……”紫邪情哈哈一笑:“我为你定了罪名,就算没有,也是有!我说的话,就是凭证!”

        “你……你这是草菅人命!你……”金四大声吼叫。

        “你这些年为你的主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杀人我不管,你杀一千一万人,跟我毫无关系。但你的主子却是个色鬼……你拆散恩爱夫妻,就不行!”

        紫邪情冷冷道:“下到阴曹地府,要牢牢的记住,我虽然不是这九重天的主宰,但在这九重天,我!就是天!”

        金四呻冇吟道:“你这是霸权……你这是强横……你这是蛮不讲理……你不讲道理……”

        紫邪情冷笑:“讲道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女人讲过道理?”

        金四顿时无言。

        围观众人也都齐齐的雷了一下。这句话,真是太彪悍了……

        就连远处的楚阳,也是汗毛突然竖了起来。一时冇间百感交集:天啊,今天终于听到有一个女人说实话了……

        众人一片无语中,紫邪情道:“你们几个,现在开始揭发金四的罪行,那一个说的最完整,我就酌情处理?!?br />
        众人面面相觑。

        那位‘韩叔祖’忍不住上前说道:“阁下,虽说金四冒犯了你,但你如此做法,未免过分了些吧?大家都是江湖同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何苦如此折辱我们?”

        见他终于开口求情,所有人脸上都是露出来振奋和希望。纷纷看向他,目光中满是哀求与信赖。

        紫邪情转头看着他,露出一个怪异的笑,缓缓道:“你以为,你是一品至尊修为,打不过我,总能逃得走,所以你有恃无恐,是也不是?你以为,作为一品至尊,无论在什么地方说话,不管面对着谁,都要给你几分面子,是也不是?你以为,我是女人,女人心肠总是软的,你只需要好言央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就能网开一面,是也不是?”

        韩叔祖愣住。

        这几句话,实在是说到了他心里。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蛘咂呱俚热私裉煲丫潜厮牢抟?,但自己凭着至尊神念,却绝对可保无虞。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这里,就是想要再尽一份努力,争取能多带几个人回去,就多带几个回去。

        当然,将七少从这女子手下救出来,那就更完美了。

        这人再强,也是个女人,女人总是心软的。未必就真的下了杀手。只要好言相劝,态度诚恳,未必没有希望。

        更何况他心里还存着另外的一丝侥幸想法:万一真的救出人来,那么还可以从现在开始与对方攀上关系……说不定就会成为家族的强大助力!

        有多少人曾经为敌后来为友?这种事情可是屡见不鲜啊。自己以至尊身冇份如此央求,这个女人但凡懂事一些,也就给个台阶就下了吧……

        正在想着,没想到对方一连串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丝毫不错的都说了出来。

        忍不住老脸一红,笑道:“纵然老朽真的这么想,似乎也无可hòu非……呵呵,姑娘雅人,就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老朽可以保证,我家公子回去之后,绝对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br />
        “高抬贵手?放过他们?”紫邪情皱着眉头,喃喃的说道。

        “正是,还请姑娘大人大量,饶过这一遭?!焙遄婕坪跤邢M?,不由得更是起劲了。

        紫邪情皱着眉,看着他,似乎在沉思可行性。

        韩叔祖心中一喜。

        “好?!弊闲扒樗档溃骸澳俏揖透咛Ч笫忠淮??!?br />
        “多谢……啊~”韩叔祖乐呵呵的。

        紫邪情突然扬起巴掌,啪的一声,狠狠地打在韩叔祖正笑得春光灿烂的脸上,皱眉说道:“谁让你笑了?”

        这一记耳光,当真是清清脆脆,响彻全??!

        这一记耳光,也真是突如其来,更加是毫不讲理!

        所有人都怔住了。

        刚才还说得好好的,似乎事情大有转圜的余地。但转眼间,韩叔祖就挨了这么响亮的一巴掌!

        大家如同见到了天雷阵阵,被雷的头晕目眩。

        这也行?

        韩叔祖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然后慢慢肿了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紫邪情,嘴唇哆嗦,目光悲愤,还带着不可思议,手指头颤抖着:“你……你……”

        实在是想不到!做梦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出现。这事情的奇峰突起突如其来,让他这位一品至尊,竟然也来不及闪避!

        紫邪情皱起眉……

        下一刻……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韩叔祖的脸上,紫邪情皱眉道:“你手指头指什么?谁让你指了?”

        这一巴掌,依然是清脆响亮,而且是反着抽的,韩叔祖竟然依然是没有闪开。

        正所谓,正着抽了反着抽,打了左脸打右脸!

        其他人真真正正被天雷击顶了!这一刻,一个个就像是吓傻了的鸭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恐惧、绝望、居然还带着迷惘……

        我冇日啊,这是咋回事?

        这一辈子,谁见过至尊挨耳光子?而且是正着抽了反着抽,来回的煽啊。就见到这位一品至尊的脸‘啪’的一声,往左边扭过去,然后又是‘啪’的一声,又给打正了……

        真他娘是开了眼了。

        能见到至尊被打耳光,奶奶地……今天就冇算是死了,也值了。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啊……

        韩叔祖的两边脸,顿时变成了猴子屁股,又如同时变成了猪腮帮子,又红又肿,几乎透明。

        下一刻,韩叔祖就直接气疯了!作为一代至尊,两千余年的生命里,几曾承受过如此侮辱?什么时候居然被人打过耳光?

        就算当年学艺的时候,我师父都没这么打过我!

        狂怒之下,韩叔祖的理智瞬间本怒火冲击崩溃,砰地一声,头上的头发直接竖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骂道:“贱婢!你居然敢打我???”

        紫邪情奇怪地看着他:“怎么还居然敢?我不是已经打了么?你没感觉?嗯?你居然敢骂我?”

        韩叔祖咬牙切齿,如欲吃人,狠狠看着她,怒火冲天万丈起:“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再打我一次?你敢再打我一次?”

        一边说,一边一步步逼近,凶神恶煞,气焰滔天。

        他挺着脸,拧着脖子,目光凶狠而悲愤狰狞。

        眼见着家伙居然又将一张老脸凑了过来,紫邪情这一次是丝毫也没有犹豫,扬起手,“啪啪啪……”

        一连十几个耳光子,清脆响亮的甩了上去。一边打一边道:“这一次出来黑血丛林可真是见识了,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这么犯贱的人。挨了打之后居然还凑上来非要我再打一次,既然你如此渴望,索性我就打个痛快!”

        而且紫邪情一边打,一边问:“满足了没?还要不?”……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所有人顿时全部雷翻。

        这他娘算是怎么一回事?

        韩至尊怎么不还手?

        正在这么想着,就听见一声锥心泣血的大吼:“啊啊啊~~~贱婢,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他大吼着,声音却有些奇怪。

        原来是在一边大吼一边挨揍,到最后的一声大吼的时候,却是被打耳光打的声音颤抖,一声‘啊’,居然被生生打出来好几个不同的节奏,听起来竟然是抑扬顿挫起伏不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