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该当何罪?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该当何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位韩叔祖脸色大变,看着紫邪情的目光,顿时就变的敌意与戒惧。

        兰家算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在九重天,可说是禁忌!很少有人敢这么说,纵然是同属于九大家族的其他几大家族的强者,也没有人敢这么说话。

        这句话,几乎从未从这大陆上出现过。

        但今日终于出现了。

        带着无限的轻蔑,带着无限的鄙夷,从一个绝色女子的口中,清清淡淡的吐了出来。

        这句话出来,兰若云面如死灰!

        这个女人既然如此不将兰家放在眼中,那么,今日自己落在她的手中,岂不是必死无疑?

        韩叔祖艰难的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与我们兰家有旧么?”

        紫邪情淡淡的摇头:“无!”

        韩叔祖强笑一声:“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俗话说,两座山不可能重逢,但两个人总会遇见的,以阁下如此修为,当有无尽的胸怀气度。何必如此介意后生晚辈一点点小小误会?阁下抬抬手,此事也就过去了。我兰家永感大德!大家做朋友,岂不比做敌人强么?”

        紫邪情呵呵一笑:“若是今日我没有这般修为,这误会还是误会么?”

        韩叔祖顿时说不出话来。

        若是没有这样的修为?

        若是没有这样的修为恐怕你早已经被七少弄到床上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那里还存在什么误会?

        但这句话当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话说到这一步,实在已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

        韩叔祖长吸了一口气,目光凛冽起来,道:“既然如此,就请阁下放开七少,你我公平一战!江湖规矩,胜者为王,为所欲为!如何?”

        他胸膛一挺,一股战意狂潮一般喷涌。

        心中却是甚是无奈,对方修为高不可测;自己也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来先让七少脱险,但自己却要陷入危境……还不知道对方同意与否。

        紫邪情嘿嘿一笑:“你想先让他逃走?”

        话未说完,突然一声厉斥:“大胆!”

        却是说话时,金四已经绕到她的身后,本来距离就不是很远,突然出手袭击!与他的兄弟一模一样的紫金刀,这一刻发出两丈余长的灿烂刀芒,飞射紫邪情!

        这一刀,尽显金四的圣级之力!

        就连发出这一刀来的金四,也是在心底认为:这一刀,实实在在是自己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才能jī发出来的巅峰的一刀!

        不管是境界,威力,刀式,刀势,都是浑然天成,无懈可击!

        这一刀斩出去的时候,金四甚至从自己心中隐约的听到了大道地召唤,风雷的声音!

        弟弟就在自己面前惨死,而自己想要为弟弟报仇,却又面对这一个不可测的敌人在横加阻挠,无限的悲愤与恼怒,化作了战力,化作了战意,化作了一刀!

        这一刀,竟然似乎要突破金四本身刀道的瓶颈!

        金四很有把握,自己能够劈出饱含圣级感悟的这一刀,乃是一个契机。只要有了这一刀,自己潜心修炼,不超过一年,就能够再进一品!

        这是名符其实的刀圣的刀法!

        刀芒离体化游龙,

        一刀冲霄破九重;

        此为尊圣天人力,

        生死阴阳握手中。

        这一刀出去,敌人必然阴阳两隔,生死操纵在自己手中!虽然斩杀这样的一个大美人有些可惜,但……箭在弦上,却已经是不得不发。

        韩叔祖心中大喜。

        金四这一刀,强大巧妙,恰到好处!

        就算是至尊修为,也不能对这一刀无动于衷,但只要对方做出反应,自己就能立即从她手上将七少抢回来!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这位韩叔祖心中的幻象如同泡沫一般幻灭,通体都冰凉了起来!

        只见紫邪情脸色冰冷,并不回头,一只欺雪赛霜的左手却猛地往后抓了回去。

        手势甚至看起来很轻柔。

        整个空中,似乎突然暗了一暗!

        大地苍穹,似乎也在这一刻颤了一颤。

        娇柔的手掌与刀芒对在一起。

        手掌洁白,娇小,如一朵兰花盛开。

        刀如闪电,威猛霸道,刀芒金黄,散发着不可一世的杀气,带着圣级感悟,浩荡而来。

        一快一慢,一大一小,一个似乎是苍天崩裂,一个似乎是春水柔波。

        但金五远远胜过了闪电雷霆的一刀,竟然被她用白嫩的手掌一把抓??!

        一把抓住了那灿烂的刀芒!

        那有型无质的刀芒,竟然被她像是抓住了一条蛇一般,从中间抓住,挺在了半空。

        刀芒长有两丈,她抓住的,乃是接近上方的三分之一处!

        这个地方,乃是最为用力最为有力的所在!竟然被她用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举在了半空中。

        一丈半以外的金四,保持着两手举刀的姿势,站在那里,竟然不能动弹。

        对方抓住的是刀芒,不是自己的刀的实体。但自己的刀,却像是遇到了空气中无形的强大的阻碍,劈不下去,收不回来,凝固在空中!

        此刻,紫邪情依然没有回身,甚至没有转动肩膀,右手依然是扣在兰若云头盖骨上,眼神依然往前平视,淡淡的看着韩叔祖,但只是一只左手,却已经完全的粉碎了、抓住了、控制了、……刀圣的一刀!

        金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都是什么!

        势若雷霆的一刀,居然被这样抓???

        但接下来,他就感到了不妙,大吼一声,元力狂潮一般涌出,就要将刀抛弃,自己撤退,逃命。

        但他却突然发现,从丹田中涌出来的真气,涌进自己的刀身里面,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无影无踪,没有半点反应。

        他想扔刀,但这一刻,这把刀身上却多了一股无形的吸力,将他的手掌牢牢地黏在上面,竟然扔不掉。

        非但扔不掉,随着元力的涌出,自己的身体居然也是一动也不能动了。

        金四大骇!

        对方……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修为?竟然能够这样就控制了自己?

        正在想着,紫邪情的左手五根手指动了起来,小指弹出,那金黄色的刀芒就是猛地一震,金四大叫一声,只觉得胸口如同被大铁锤重重一击,心口一阵剧痛,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无名指接着一弹,金黄色的刀芒嗡嗡震颤。

        金四的手掌终于脱离了刀柄,因为在这一刻,一股无可比拟的大力,从刀身上猛然传来,两只手如同触电一般,刹那间松开刀柄。

        无人使用的刀,依然保持者狂猛下劈的姿势,停留在空中。

        但金四的身体,已经跌跌撞撞的往前冲过来。

        竟然似乎是自主行动一般,一连七八步,转了半个圈“绕’到了紫邪情身体的正前方,才停住。

        脸上已经是一脸的恐惧之色,目光绝望,身体速速颤抖。

        紫邪情淡淡道:“跪下!”

        金四膝盖一软,噗地一声,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便在这时,紫邪情左手轻轻合拢,一握。

        啪的一声,金黄色的刀芒在空中被她捏碎,消散无踪。

        同样停留在空中的紫金刀,也同时碎裂,化为漫天金粉,飘飘而落。

        紫邪情缓缓收回手掌,目光抬起,看着韩叔祖,淡淡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我没有听清楚?!?br />
        韩叔祖身体僵尸一般的站着,瞠目结舌的看着就在刚才一瞬间之内发生的事情,只觉得浑身冰凉!

        一股热血,几乎冲上了脑门,差点把他自己冲晕过去。

        这一刻,这位韩叔祖当真是一股凉气从头上下来,经过了颈椎脊椎,一直凉到了**。

        这样的修为,这样的神仙一般的手段,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

        不仅自己做不到,自己认识的所有人之中……貌似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得到!

        而自己刚才……居然约了这女人……单打独斗?公平一战?江湖规矩?

        我我……我是发了什么疯了啊……

        此刻听到紫邪情的问话,如释重负,连声道:“没什么没说什么……”

        心道,你没听清楚?太好了……

        紫邪情微微一笑,如春花绽放,但这一刻,看到这个美丽的笑容的人,心中再也没有了什么下流的想法,甚至,强行的将自己的眼睛转到了一边,不敢看。

        紫邪情目光扫射一圈,看着剩余的呆若木鸡的七个人,淡淡的命令道:“你们七个人,都过来。在我面前三丈处,站成一排。速度些,莫要磨蹭?!?br />
        七个人早已经吓破了胆子,此刻哪里还敢违拗?一个个乖乖的站了过来;站在了跪在地上的金四的屁股后面。

        七位高手,此刻当真是比小学生还要听话。

        紫邪情看着他们,平静的微笑道:“我不是你们九重天的执法者;你们知道么?”

        众人一起点头。

        紫邪情淡淡道:“虽然我不是执法者,可我也喜欢审判。尤其是喜欢……审判恶人!你们明白么?”

        众人又是一起点头。

        紫邪情指着跪在地上的金四,淡淡的道:“这个人竟然偷袭我,呵呵,以你们说,他……该当何罪?”

        众人瞠目结舌,呐呐不敢言语。

        韩叔祖站在一边,心如油煎,无尽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我以爆发,为大家庆七夕?。。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