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兰家算什么东西?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兰家算什么东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韩叔祖若是毫不犹豫的亲自出手,还能够救下金五一条命,但他却命令金四出手。

        从发出命令,道金四听到命令,然后执行,总归是需要时间的!

        换做一般的战斗,这点儿时间根本无关大局。

        但在楚阳剑下,这一点点时间,却已经足够致命!

        因为剑光也在此刻已经汇成怒海!整个大海已经沸腾!而金五,就在这剑光大海、剑气狂潮之中苟延残喘。

        就在金四大吼一声跳出来的时候,也听到了他的弟弟一生之中最后的一声惨叫。

        “啊~~~我不甘心……”

        楚阳长剑如风,挑开紫金刀,剑尖一闪,金五的一只眼珠飞了出来,又一闪,另一只眼睛流出黑水,随即长剑一引,所有剑气瞬间向着中间聚拢,狂劈而下!

        随即就见到剑光浪潮之中,血光不断地飞起,一片片的血肉导学面一样的飞上半空,一块块骨头片,淋漓的飞溅出去……

        楚阳收剑后退,气喘吁吁,脸上已经是苍白无血色。

        但他虽然已经后退,场中的剑光怒潮却没有消失,而且还是在jī烈的横斩直劈!金四怒吼着冲进去,大刀疯狂的劈开剑气,冲进去的时候,不由得发出一声震天惨叫:“弟弟?。?!”

        剑光怒潮散去,只见金四站在那里,抱着自己的弟弟仰天怒吼,仰天悲啸!

        而在他们兄弟二人的头顶上,无数的血肉,便像是下了一阵鲜血的雨,飘飘散散的落下来。落在他们的身上,脸上。

        金四仰天惨嚎,声音凄厉,眼中泪水滚滚而下。

        然后,他一只手提着兄弟的尸骨,大踏步向着楚阳逼过去,怒吼道:“小子”你杀了我兄弟!你竟然敢杀了我兄弟!你竟然敢……啊啊??!我要杀了你!撕碎了你……”

        他这么一走,手臂摆动,众人才发现金五的样子,不由的都是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他手中的金五,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半点儿皮肉。甚至,连内脏也已经被掏空了。他提着自己的兄弟的尸骨行走,右手竟然是握在了骷髅的脊椎上面!

        浑身,只留下白骨,甚至,连一点点血丝都没有挂在身上。

        整个人就像是已经在土里埋了数百年的死人骷髅,一点皮肉都没有了,干干净净的。

        楚阳脸色苍白,冷冷道:“杀了你兄弟,又如何?若是你想死,我还会成全你!”

        金四仰天大吼,双目尽赤:“你过来!小杂种!让我杀了你!”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轻轻的道:“楚阳,你不能再战了。再战,就会伤身体了。这几个人,留给我吧?!?br />
        楚阳回头一笑,道:“好?!?br />
        说话的,正是紫邪情。

        楚阳连战两场,体力早已透支。此刻如何还能再战?这一点,紫邪情知道,楚阳知道,甚至对方剩下的十个人,每一个人都知道!

        也看得出来,此刻冇这位少年的剑中帝君,已经是强弩之末!

        紫邪情白裙飘飘,一闪就站到了楚阳面前。

        挡住了楚阳。

        楚阳微微一笑,毫不担心的转身,大步走向楚乐儿的位置,坐没坐样的一屁股坐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楚乐儿心疼的给他捶肩膀,抚胸口顺气。

        “大哥,我觉得不大对劲啊?!背侄赶傅乃档溃骸罢馕蛔辖憬惴置骱芮看?,但却什么事都要你站在前面,替她当挡箭牌,这事儿吗,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啊?!?br />
        楚阳笑了起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小丫头,这事儿你也看得出来?”

        顿了顿,道:“你不是知道么,他要我在战斗中进入道境,收取道境之力?!?br />
        “不对?!背侄笠∑渫?,将楚阳的手只从自己小鼻子上摇了下来:“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额?!?br />
        “自然是不会这么简单的?!背粑⑿Φ溃骸安还?,这件事情总体来说对我有利。因为我要在她的督促下,达到我自己的目的,实现我人生的目标。所以,现在她是有些来历不明,而且也的确是用我来做挡箭牌……但……有一点你没有想过,以她的实力,根本就不须要任何挡箭牌的!”

        楚乐儿一想,顿时也明白。

        其实这件事只是拐一个弯的问题;你只看到眼前,似乎只看到了楚阳在为了别人打生打死,什么事情,都在为别人出头。所以觉得不平衡。

        但转回来一想,以紫邪情的实力,难道还需要任何人为她出头么?还需要什么护花使者么?那是根本不需要的!不要说几个纨绔公子,色狼恶棍,就算是巅峰至尊来了,又能如何呢?

        以现在的紫邪情来说,就算是宁天涯和布留情要为她出头,恐怕她也是不稀罕的。

        正如楚阳所说,现在楚阳为她出头,不是她在利用楚阳,而是实实在在的是楚阳在利用她!

        利用这一场一场的恶战,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利用这一场一场的战斗,来凝实自己的神魂!

        利用这无休无止的战斗,来让自己的修为一步一步冲上更接近自己目标的位置!

        因为楚阳的目标,乃是不用九劫剑,凝实九重天!保全自己的兄弟。

        这样的目标,若是没有强大的压力在后面鞭策,只是靠楚阳自己的努力,恐怕就算是一万年,也未必能够达到!

        但有了紫邪情,却大不一样。

        因为紫邪情永远会鞭策他,给他找不同的对手来战斗,然后在战斗之中提升!就算没有了敌人,紫邪情还要与他对打,这无形之中,就让楚阳的修为增长比原来自己修炼提升了百倍之多。

        而且最牛逼的是……一旦遇到了强大的自己不能抗衡的敌人那种时候,紫邪情绝不会看着自己死去。

        因为自己一旦死了,她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够像自己这般不断地提供给她道境的力量。

        所以这又等于是一个超级保镖!

        楚阳有些奇怪,无限的好处摆在面前,肿么乐儿这小丫头却单单只看到了自己被人利用……

        此刻,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紫邪情,场中的金四已经愣住了。

        不仅他愣住了,连兰若云等人也都愣住了。

        这个娇滴滴的美人……竟然出战了?

        就这么小胳膊嫩腿的,吹口气都能倒了,能有什么战斗力?

        唯有站在兰若云身边的那位韩叔祖,此刻却是一脸的怀疑与凝重:这女子是怎么到那少年身前来的?怎么连我也没有看清?刚才分明没眨眼啊……

        难道这个娇怯怯的女子,居然是一位绝世高手?

        韩叔祖皱着眉头,心中暗暗的思忖着。却没主意身边的兰若云在见到紫邪情出来的那一刻,早就色迷迷的凑了上去。

        这位韩叔祖本想阻拦,但突然想起:若真是绝世高手,怎么会刚才被七少调戏却没有发作?

        于是就放弃了阻拦的心思。

        “哈哈哈……美人儿,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兰若云一摇三摆的走了过来,满脸都是淫秽的笑意,涎着脸道:“不如你跟我打如何?让他们都走,我们俩单独的打?你想怎么打,我就陪你怎么打……想在床上打?还是在这里打?或者往水中打?实在不行去树上打?哈哈哈……怎么样?”

        紫邪情眸子里一片清冷之色,蓦然没有半点表情的看着兰若云,突然微微冇一笑:“就凭你?你家万年前的老祖宗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们兰家可真是大了胆了?!?br />
        突然一伸手,洁白如花的玉手刚刚在空中出现,便如一瓣空谷幽兰蓦然盛开,芬芳馥郁。

        看着这只小手,兰若云顿时心猿意马,淫笑道:“小手儿真白,不知道软不软……”伸手就要来摸。

        便在这时,空中顿时响起了‘呜~~’一声怪响!

        刚刚伸手的兰若云,隔着紫邪情足足有两丈,却一下子被吸了过去一般,足不沾地的飞了过去。

        紫邪情一只柔如水,嫩如春葱的小手,这一刻,却似乎变成了夺命的利爪,铁钳一般的扣在了兰若云的脑门儿上。

        “跪下!”紫邪情脸色冷淡,轻轻地说道。微微一用力,兰若云身不由己的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就像一段朽坏了的木桩子。

        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韩叔祖飞身而来,看着紫邪情的目光,居然有些震骇,说道:“这位姑娘,我家少爷年轻,不懂事,得罪了你,还请你看在兰家的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br />
        顿了顿,道:“只要姑娘肯放手,我们立即离去,绝不敢再纠缠!”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紫邪情只是这么毫无烟火之气的伸手一吸,就将两丈之外的兰若云吸到了手中,韩叔祖就顿时知道,这个女人的势力,恐怕绝不在自己之下!

        忍不住心中一片苦涩。

        自己的直觉果然没有错,果然是惹上了大冇麻烦。只看这出手一抓,就知道这事儿难搞了。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兰家这九大世家的名头能不能镇住对方了。

        七少就在人家手下,只要想杀他,一捏就是。自己绝对来不及救援……再说,就说正面战斗,面对这个女人,自己也是毫无把握……

        正处在紫邪情收下,直挺挺跪着的兰若云更加不敢置信,一脸的震惊嫁不可思议。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满脑子想着抢回家去**的这个绝世大美人儿,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如此恐怖的大魔头。

        这,这实在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兰若云想要哭。

        紫邪情笑了:“兰家?”

        韩叔祖点头:“正是?!?br />
        紫邪情温柔地笑了起来:“兰家,你居然用兰家来压我……呵呵呵,可是,兰家算是什么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