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九天雷,化我狂涛!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九天雷,化我狂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小子到这种时候,居然又开始关心起楚阳的剑来!这让楚阳有些啼笑皆非。

        这货眼力还不错了,居然看得出本剑主的剑不是凡品!

        楚阳冷冷道:“我的剑,只用来杀人,从不会送人。你若杀了我,剑是你的,女人也是你的。但你若杀不了我,剑不是你的,女人不是你的,你的性命,也不是你的!”

        兰若云哼了一声,喝道:“谁去为我杀了他?”

        一边,那位韩叔祖沉声说道:“金五,你去?!?br />
        一个魁梧大汉应声而出,手中,却是一柄紫金刀,看着楚阳说道:“小子,我是……”

        “你是恶奴!”楚阳截口道。

        金五脸色顿时一变:“你!”

        “你是恶奴!”楚阳长剑一领:“上来送死!我没兴趣听你的名字!”

        金五大吼一声,拔刀冲了上去。

        楚阳嘿嘿一笑,挺剑而上。两人瞬间就卷在了一起。

        “韩叔祖,金五应该能拿下吧?!崩既粼菩难髂寻镜目醋旁斗骄簿驳卣咀?,似乎事不关己的紫邪情,眼中已经有些发红,想着这等尤物到手之后,自己如何如何……这么一想,胯下居然已经支起了帐篷。

        “金五身为圣级高手二品,拿下这小子,不费吹灰之力?!焙遄娴牡溃骸霸诔≈谌?,除了金家兄弟两人和老夫之外,其他人上场,只有死路一条了?!?br />
        “那就好,那就好?!崩既粼拼笙菜档?。

        “不过……七少,这少年就算是死在咱们手里,此事也万万不得外传,一旦走漏了风声,必然就是天大的篓子!”

        韩叔祖忧心忡忡的告诫道:“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的人,绝对是隐世的高阶至尊全力培养才会如此。若是被对方找上门来,那么……就算是兰家,也要天下大乱。甚至……保不住你!”

        兰若云不以为然的道:“他再厉害,难道还能强得过九重天九大家族?”

        韩叔祖叹息一声,没有说话,心道,你小子孤陋寡闻,这九重天里,九大家族忌惮的人可是真的有不少……

        就拿最明显的例子来说,宁天涯,布留情,月聆雪,风雨柔……这四个人,那一个大家族惹到了他们任何一个,都是一场颠覆性的灾难!

        场中,两人的战斗已经越来越急。

        场边,紫邪情两只小手缩在袖子里,在捏着玄妙的手势,一股股肉眼难见的道境气息,便如百川汇海,从交战的战场上,源源不断的进入了她的手心。

        现在她的控制,比在黑血丛林的时候更加的细腻,更加的谨慎;所有的道境之力吗,都被她无形中全部握住,一丝一毫也透漏不出去。

        如此一来,楚阳进入了道境这件事情,就只有紫邪情知道,楚阳自己知道,而别人,根本察觉不了!

        就连站在兰若云身边的这位刚刚进入一品的至尊,也绝对察觉不了面前这个少年剑中帝君的冇真正底细,从而不断的做出错误的决策,让楚阳达到最大的历练效果。

        楚阳已经陷入了苦战!

        这个金五,乃是名符其实的圣级二品高手!一上手之后,楚阳就感觉到了大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对方的紫金刀,便像是翻江倒海的狂龙,势大力沉,每一刀,都带着呼呼的风雷之声。

        而且,对方身体虽然魁梧高大,但身法却是灵活之极。身随刀走,人刀合一。就单纯以纯属程度来看,楚阳所遇到的人之中,唯有董无伤在刀法纯熟度上能与此人一比。

        但若是论战斗力,董无伤则远远比不上金五。

        楚阳在一开战,就落进了下风。

        但随着他的精神在下一刻进入道境,就变得有惊无险;道境之中,对方的刀来刀去,都是有??裳?,看的清清楚楚。

        楚阳虽然还是处于下风,却绝对没有性命之忧。

        他专心致志的运用起柔水剑意,稳扎稳打,而那一股借力打力的柔水剑意,在保全自身的同时,也在一点点的,一丝一丝的对对方造成缠绕之力……

        战局胶着着进行着。

        楚阳心中的感悟,也是越来越深,甚至,在对方的刀光之中,他一度的领悟了刀境。

        金五对他的压力虽大,但与紫邪情相比,却无异于天上地下。楚阳这些天里天天与紫邪情战斗,早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战斗,此刻,虽然是处在下风,但竟然是应付的游刃有余。

        之前与紫邪情战斗,虽然jī烈,虽然压力大,但楚阳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生命之忧,所以也就无所顾忌。

        但,能够促使人真正进步的,永远是恐惧!唯有极致的恐惧做压力,人才能做出最恐怖的爆发。

        这种恐惧,包括生死之惧,包括害怕失去的恐惧……

        所以,这一刻的生死?;?,对楚阳来说,才是真正地历练,生死历练!

        而所谓的真正能够刻骨铭心的江湖经验和战斗经验,也唯有在这样的生死一发的战斗中,才能形成!

        楚阳的剑,就想绵绵密密的柔水,在轻轻荡漾,金五的刀,却像是大山压顶,狠狠的砸进大海中。

        大海虽然是被动的承受,虽然在大山砸落的时候能够jī起滔天的浪花,显得狼狈不堪,但,只要过后就依然是一片平静。

        但大山却会沉到海底,不会再此发挥作用。

        两人的战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断地周而复始。

        楚阳不断地变换身法,从天外楼的惊鸿云雪步,变换到九劫剑第一代剑主的幽灵步,然后到剑灵这些时间里教授的鬼步,天星步,七步登天身法……

        连连的已经变换了三四十种身法步法,忽而轻柔,忽而飘渺,忽而诡异,忽而虚幻……

        总而言之,金五虽然是占据了全面的上风,但那种无处着力的感觉,却让他这位占据了九成攻势的人也感到憋屈无比!

        因为从交战到现在,双方的兵器只在一开始的时候碰触过几十次,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

        势大力沉的一刀一刀都是劈在了虚空里,这种感觉是什么感觉?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站在兰若云身边的这位韩叔祖,慢慢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楚阳的剑势变了,原本是风平浪静的大海,此刻却微微的泛起了波澜。就像有风,卷过海面,顿时波光粼粼。

        韩叔祖赫然发现,战局在悄然转变,金五原本的九成攻势,此刻竟然已经变成了八成。

        对方开始反攻!

        就在韩叔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楚阳剑势再变!

        波光粼粼的大海上,开始泛起浪花一朵朵,从天际就像一层银色的海浪,翻涌着卷过来,金五的刀,已经有些迟滞。

        楚阳已经从一成攻势,转变到了手握三成!

        韩叔祖手指轻轻摸着胡子,目光忧虑。

        这究竟是对方蓄意而为?还是强弩之末?

        就在他一犹豫的时候,楚阳的剑势又一遍。

        剑招如海浪呼呼的卷起,速度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前仆后继,翻涌澎湃。

        金五被迫回刀,先防守,再进攻。

        五五之势。

        局面竟然在刹那间被楚阳扳平。

        这种奇妙的逆转,让观战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金五的实力,不算韩叔祖,在自己这些人之中,仅次于他大哥金四,乃是稳稳的第二名。

        圣级高手二品!冇

        这在江湖之中,已经是近乎于传说的存在!但在此刻,竟然与一个少年缠斗了一个时辰之后,与对方有攻有守起来?

        这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了一个这么妖孽的少年?!

        但就在此刻,众人刚刚看出五五之势的时候,场中的局势突然间就发生了翻天的改变!

        楚阳长啸一声,长剑猛地一抖,大喝一声:“九天雷!化我狂涛!”

        剑芒翁的一声突然扩散开来!

        大海中,突然波浪滔天,风起云涌,水势之大,似乎与青天连在了一起,而一道一道的剑光在这样的波浪之中,连接天地一般的闪亮着,活像是九天之上的霹雳雷霆,在这一刻从天而降,为风浪助威!

        巨大的风浪,将金五完全淹没!

        就在一眨眼之前,双方还是五五之势,但是在此刻,金五已经连半成攻势也没有了,只剩下纯粹的苦守!

        是的,苦守!

        因为他苦守,还不一定守得??!

        对方从一开始就布下的柔水剑意,一层层一波波密密麻麻,金五虽然全部斩断了,但却没有消失。

        此刻,随着对方的剑势牵引,那些本已经散在一百年的柔水剑意,再一次被全部的组织起来!

        单纯地一道剑意,并不能影响金五的刀式,但,楚阳从一开始就布下的柔水剑意,积攒到此刻,何止是千万道而已?此刻聚集在一起,威力之大,已经是骇人听闻!

        百川汇海,形成巨大的牵扯力量,金五的刀,开始偏离方向。

        无论他如何用力,哪怕是将脸挣的通红,但本应看向正前方的刀,却总是会偏开一丝丝。

        高手交战,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金五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他只能苦苦支撑。

        唰唰唰几声,金五的身上血光迸现。他大声厉吼,拼命挥刀!

        “金四,救你兄弟!”韩叔祖本欲亲自出手,却又自重身冇份,喝令金四出手。

        但,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