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女人啊女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女人啊女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一百八十九章女人啊女人……

        紫邪情明媚的双眼中,一片难以相信的震惊!

        就在这短短的两个时辰里面,她收取的道境之力,居然已经是这几天里的百倍之多!

        所以,这种境界刚刚结束,她就急忙忙的飞过来问话。

        这一问不要紧,因为她不由自主的在声音里面加上了精修而来的天地元气,对着百丈多深的井底一吼——

        声音根本无处弥散,顿时轰雷一般的在这个井中回荡起来。

        刚刚突破的楚大少悲剧了。

        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耳朵几乎打起了滚。被这狂猛的声浪震得七窍几乎流血。刚要抗议一句,只见上方的大石头如同天塌地陷一般……整个井口完全崩塌……

        一声惨叫,就被活活的埋在了下面……

        被埋之前最后看到的就是紫邪情那充满了诧异和略微有一些不好意思的俏脸……

        “我算是被这娘们儿害死了……这还没出黑血丛林呢,就已经这个样子了,要是出去了,还真不知道会怎样……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这是楚阳被掩埋之前最后的心思。

        …………

        良久之后,楚阳才灰头土脸的钻了出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胸口急剧起伏,呼吸着新鲜空气。

        额头上独角兽一般鼓起来一个大包,青红青红的肿肿的,鼓出来几乎一根手指头那么长……

        那是刚刚被声浪震荡震散了全身修为的时候,尚且来不及提气,就被一块石头砸在了上面……

        “下次可别这么玩了……真的会死人的……”楚阎王深意的叫唤着。

        楚乐儿柔柔的小手拿着湿毛巾,在为自己的大哥头上这根独角做按摩:“好奇怪,软软的,还有韧性……里面鼓鼓囊囊的……”

        楚乐儿干脆当成玩了。

        楚阳悲催的吸着气,忍受着自己妹妹虐待一般的按摩,一边暗中运功,将头上的这个大疙瘩消下去……

        “咦?”楚乐儿一怔:“怎么没了?”

        “乐儿真是神医啊……”楚神医坐了起来,一脸夸奖:“乐儿按摩了几下,居然消了肿了……”

        “真的?”楚乐儿顿时成就感十足,快乐的眯起来眼睛。

        “当然是真的!”楚阳信誓旦旦的道:“不信你摸,没有了吧?”

        “原来我还有这本事……”楚乐儿露出两颗小虎牙:“大哥,你下次受了伤我还帮你治?!?br />
        “呃……”楚阳瞠目结舌。

        “哼哼?!背侄琢怂谎郏骸罢嬉晕疑的匕??逗弄一个小傻妞,很有成就感吧?”

        楚阳忍气吞声的道:“不,不是你傻,是我傻……”

        的确是我傻……明知道这个妹妹智商高的妖孽,还用这般把戏……自己找难受就甭提了。

        刚刚把自己整理了一下,紫邪情就走过来:“起来,我有事问你?!?br />
        “有事您说话,就在这里说?!背衾翟诘厣?,翻着冇白眼。现在对这位整个大陆绝世无双的美女,直接不待见了。

        紫邪情一瞪眼,楚阳直接别过头去。

        紫邪情倒是被他气得笑了起来:“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是怎么回事?”

        “刚才是……刚才那回事,现在嘛,是你看到的这回事?!背舴虐籽?。

        紫邪情的神色变的危险起来,气息变得压迫起来:“嗯?”

        楚阳刷的一声从地上跳起来,满脸堆笑:“其实呢……是这么这么回事……”

        胳膊毕竟拧不过大冇腿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前几天你的修为你境界高?!弊闲扒轷庾挪阶?,沉思着道:“我做了那么久的陪练,才帮你扯平了他,现在整个儿翻转过来,又成了境界比修为高了……而且还高不少?!??你给我滚过来!”

        只顾着自己说话,一回头才发现楚阳还在原地没动,不由一瞪眼。

        楚大少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嗬嗬嗬……我滚过来了,紫姑娘有何吩咐?要不我给您捏捏肩膀揉揉腿?顺便来个马杀鸡……”

        紫邪情一瞪眼,直接被他气得无话可说。

        再是多大年纪,也是位冰清玉洁的女儿家,能使让男人随便碰的?居然还捏捏肩膀揉揉腿?

        那是能随便捏……随便揉的么?

        你以为老娘是你老婆么?

        “你吃了九重丹吧?”紫邪情淡淡的问道:“是因为底下那东西?”

        “是?!背粜牡溃耗愣贾懒嘶刮适裁?。

        “这九重丹果然是好东西……”紫邪情沉思着,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给我一颗我尝尝?!?br />
        尝尝?

        楚阳被这句话雷了一下子。这可是九重丹啊,可不是苹果梨子,能是随便尝尝的么?

        这话说得,恁般轻描淡写。

        “没了……就那一颗?!背籼?,不是骗人,不是推脱,实在是真没了。

        “没了?”紫邪情凤目一瞪:“呵呵呵,你的修为提高了……胆儿也肥了。来,我和你参悟参悟道境之力……”

        “不要啊……”

        楚阳的凄惨的叫声,就像是落进了熊掌的小白兔……在全力的抗议,却依旧逃脱不了被蹂躏的命运……

        随即就是……

        砰砰砰砰砰……一片打沙袋的声音。

        …………

        四个人走在黑血丛林里。

        在那次突破之后,楚阳被紫邪情又是连续操练了五天,让刚刚提升的几重剑中帝君的修为彻底稳固下来,四个人才终于启程。

        紫邪情嘴上说着不在乎,但临走的时候,还是将自己栽种的花草又浇了一遍水,引过来了水脉,让花草可以自冇由的吸收养分,然后绕着自己住了几万年的房屋转了好几圈。

        才终于掉头而去,一路上,神情显得很是郁郁。

        有了女伴,自然是紫邪情照顾楚乐儿,而魏无颜和楚阳两个大老爷们在前面,一边走一边高谈阔论。

        不知道谈到了什么,两个大男人一起放声大笑,然后楚阳又是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于是两个男人就开始心领神会的嘿嘿的笑。充满了一种:大家都是男人,有些事情吧,你懂我懂大家都懂嘿嘿嘿……的那种意味。

        直将后面的紫邪情笑的心头火起。

        但实在做不出偷听他们说话的事儿来,不是不好意思,乃是紫姑娘生怕自己听了之后会忍不住将这两个家伙一掌拍死……

        魏无颜现在已经是定力超群了。

        充满了‘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韵味。

        实在是被打击的已经麻木了!

        有时候想起来,魏无颜都会泪流满面。

        当初刚在一起行走的时候,这家伙只是个剑帝四品有木有?过了几天,跟他妹妹说了会儿话,就自动突破了剑帝第五品有木有?

        然后来到这黑血丛林中,战斗了几次之后,就有几次进入了道境,更是在突破剑帝五品后的三天之内,突破了剑帝第六品有木有?

        然后遇到了紫邪情,七天之内从剑帝第六品提升到了剑中帝君一品,有木有?

        最离谱的是前几天里,这家伙去采药,挖了个地洞就将自己从剑中帝君一品提升到了五品……有木有?!

        这他娘……这是人能干的事儿么?

        魏无颜想起来自己当年学艺,从王座开始就是一路血拼,最快的时候,提升一级也用了半年多。

        从皇座四品到君座五品,自己足足用了一百二十七冇年的时间??!

        再看看楚阳的速度……

        而且自己还是普通皇座,普通君座。

        人家可是剑帝,剑中帝君??!剑帝四品到帝君五品……二十天!

        若是面前能有一块豆腐,魏无颜早就一头撞了上去:老冇子在豆腐上撞死也比跟在这小子身边受打击要强得多啊……

        但随着这几天下来,尤其是最后几天,魏无颜现在已经不感觉受打击了。

        突破了?哦,不就是突破了么?这很正常!

        进入道境?哦,不就是进入道境了么?这多正常啊……

        什么?我跟他比?谁拿我跟他比我灭你全家……老冇子可以被打击但不能被拿来做比较!

        姥姥!

        “女人就是女人啊……”不知道魏无颜说到了什么,楚阳一脸感叹的唏嘘起来;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话题当然永远的都是女人。

        只不过,这句话声音大了些,不仅紫邪情听见了,楚乐儿也听到了。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竖直了耳朵。

        “是啊?!蔽何扪者裥甑母胶?。

        “女人这东西,不能以常理测之,不可理喻……”楚阳兴致高昂,高谈阔论:“就算她权倾天下,她还是女人!就算她倾倒众生,她还是女人!就算她冷酷狠辣果决,她还是女人,就算她修为高绝冠绝当世,她依然是女人……”

        这一通感慨,让紫邪情听得皱起了眉头。

        “女人就是好多愁善感,悲春伤秋,树叶落了,她会哭;秋风起了,她会掉泪;甚至一只蝴蝶折断了翅膀,她会嗟叹好久……离别啊,更是泪汪汪的;哪怕是跟小狗花草离别,也是惆怅好久;就比如……”楚阳说的唾沫横飞。想起了前世的时候,跟莫轻舞在一起,那时候的莫轻舞可不是一般的多愁善感啊……

        “就比如什么?”背后传来幽灵一般的一声问询。

        紫邪情越听越不对劲,这货,分明是在说我。真是胆儿肥了……

        悄然问出一句话,两眼已经是充满了暴怒的前奏。

        楚阳这才发现自己开了地图炮,而自己身后还恰好跟着俩女人,而这俩女人,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不由慌了脚丫子:“紫姑娘,其实我不是说的你?!?br />
        “嗯?!弊闲扒橐唤捧吡顺鋈ィ骸拔抑滥悴皇撬档奈?,但这跟我想揍你全无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