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撕裂虚空

    第一百八十四章 撕裂虚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个的疑问萦绕在楚阳心头,一时间思绪纷杂,竟然有些心烦意乱。

        而且,楚阳发现,自己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魏无颜在这么近的地方,竟然没有发现!

        白衣人完全隔断了魏无颜的视听!

        这让楚阳更加的有些骇然:隔断视听可不比打败对手!这是某一种程度上的屏蔽天地!

        魏无颜是什么修为?要想隔断魏无颜的视听,将这一片天地在魏无颜面前藏匿,那可是要比杀了魏无颜更加困难一千倍!

        楚阳转回头,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轻轻颌首:“你试试,突破了几级?”

        楚阳试着催动了一下灵力,感觉经脉之中长江大河一般耷涌起来,这等修为…”可不是六品剑帝应该有的!

        也不是七品……,

        不是八品……,

        九品,九品剑帝!巅峰修为!

        楚阳纳闷的抬起头来:“不错,是突破了,一次性突破了三个阶位;不过…,却没有感觉到突破,似乎,还停留在六品剑帝。这是什么原因?”

        白衣人哼哼一笑:“跟那边那个家伙差不多,修为到了,但境界不到!你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六品剑帝的境界而已?!?br />
        楚阳一笑,洒脱的道:“总会升上去的?!彼纳衾?,透着强大的信心,和一种‘不必放在心上,这样的洒脱。

        白衣人大笑,眼神竟然温暖的闪动了一下:“你这脾气,不错!像,…像一个人……,”

        楚阳问道:“像谁?”

        白衣人叹了口气,怔怔的站立,良久,不言不动。

        良久之后,他身影一飘,道:“你跟我来?!倍倭硕儆值溃骸澳忝歉依??!?br />
        随即白衣飘飘,往前走去。

        一侧的魏无颜和楚乐儿,也突然发现之中面前那一片迷雾之中,楚阳和白衣人的身影显现了出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楚阳招呼二人跟上,便跟在他后面,跟着白衣人走了进去。

        白衣人缓缓前行。

        这一次,他终于放开了自己的气势。三人跟在他后面,莫名其妙的突然感觉到随着他的前进,这片天地越来越是明亮了起来。

        原本的阴森黑暗,竟然似乎消失了。被他屏蔽在了外面。

        三人展开身法,一路前行,走进入一百多里。面前便是一道直插入云霄的黑色树林屏障。

        白衣人双手一分,喝道:“开!”

        整片树林屏障突然从中间分开,楚阳三人同时感觉到面前一亮,忍不住就有了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忍不住心胸一畅。

        树丛分开之后,里面竟然是花红柳绿,青天白日,姹紫嫣红,一片春光!

        这现在已经是秋天,却在这里出现这种情况,此是一奇。现在乃是在黑血丛林之中,一片昏暗,却出现了这等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更加是匪夷所思。

        白衣人似乎感觉到了三人的奇怪,道:“我虽然不能造化天地,不过,用自己的手段在这里开一片属于自己的青天,还是可以做到的?!?br />
        这句话,让楚阳和魏无颜同时浑身震了一下。

        开一片自己的青天!

        这句话,是现在的两人目前连想象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四个人鱼贯进入,这片场地并不大,看起「启航伊心」来,也就是十来亩地大小,却是应有尽有?;ú菔髂?,小桥流水,林荫竹道,婆娑清风,上面是晴朗的青天,白云悠悠,四周便是乌黑的黑色树木参天,当成了篱笆。

        在这片场地的北面,有一座精致的房子,从下到上,竟然是粉红色的,房子后面,乃是一个小池塘,池塘边上,便是一座小山的一部分,山石是黑的,一片藤蔓,爬满了山壁,这一片藤蔓,竟然是粉红色的口隐隐散发出晶莹的颜色。

        楚阳一见到,顿时目光一亮:黑血毒心藤!

        那么,在那下面的池塘中的水,想必就是玄阴焚骨水?

        “这便是我住的地方?!卑滓氯斯恍Γ骸捌咄蚰昀?,你是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

        “七万年!”楚乐儿伸了伸小舌头,咂舌道:“那前辈您”岂不是七万多岁了?”

        “七万多半?”白衣人晒然一笑:“不是,只是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七万多年了?!?br />
        楚阳和魏无颜同时有些晕眩。

        楚乐儿毕竟是小孩心性,在这阴森黑暗的地方走了这么久,突然见到这么一片人间仙境,神情就有些迷离,充满了渴望。

        白衣人转头对魏无颜道:“你带着小姑娘四处走走玩玩,我跟楚阳有些话要说。

        这句话很不客气,甚至说是命令;但魏无颜却丝毫没有反抗之意,恭谨的应道:“是?!?br />
        带着楚乐儿往一边行去。

        白衣人伸手肃客:“楚剑主,请,我们在花架下一谈?!?br />
        楚阳笑道:“好?!蓖蝗坏纱罅搜劬Γ骸澳憬形沂裁??”

        白衣人摇头淡笑:“九劫剑主大人,你的身「」份在我面前并不是秘密?!背艮限蔚摹?,了一声,钦佩道:姑娘当真是厉害!”

        白衣人也顿住了脚步:“姑娘?”

        楚阳嘿嘿一笑:“难道不是么?”

        白衣人看了他很久,终于点点头:“你的心果然细致?!?br />
        楚阳哈哈一笑。

        心道,你这里花红柳绿,房子都是粉红色的,谈话居然要到花架下去谈,你不是女的?才怪!

        你戳穿了我的身「」份,我也戳穿你的身「」份好了。大家彼此扯平。

        两人来到花架下对面坐定。

        白衣人伸手一招,天地灵气刷的涌来,在她手中凝聚,转眼形成了一个淡青色的杯子,往面前石桌上一放,居然发出啪的一声响随即又一招,天地灵气就化作了清清泉水一般,注入杯中。

        就像是天空中有一个无形的仙女在手持茶壶,往下优雅倒水。

        “我不喜欢喝茶?!卑滓氯诵α艘恍Γ骸八杂行┘蚵斯罂?,就陪我喝些水吧?!?br />
        楚阳肃容道:“这样的水,才是让人梦寐以求尚且喝不到的?!彼底?,笑了笑:“更何况喝完水之后,这水杯也是可以一口一口吃下去的,而且大有稗益!”

        白衣人笑了起来:“你要是咬得动,尽管吃无妨?!?br />
        楚阳端起来喝了一口,有意无意地问道:“前几次来的五个人,想必都是历代的九劫剑主吧?”

        白衣人摇摇头:“不是?!?br />
        随即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比所谓的九劫剑主要可怕得多?!?br />
        楚阳点点头,道:“晨风?流云?”

        白衣人舒畅的笑了起来:“跟你说话要舒服得多?!?br />
        楚阳呵呵一笑。

        心道,原来除了九劫剑主,就只有晨风至尊和流云至尊到过这里。

        “晨风和流云心性不错,但却帮不了我?!卑滓氯顺烈髯?,说了一句。

        楚阳了然道:“你是需要道境之力?”

        白衣人笑了:“不错?!?br />
        楚阳终于明白,先前战斗中,她为何经常做出一些无关于战斗的奇怪的手势,原来是在收集道境的力量。

        自己先前的猜测终于没错之所以自己能够在黑血丛林之中畅通无阻,就是因为自己能够轻易地进入道境。

        而她需要这样的力量。

        但她,要这道境之力做什么?

        楚阳沉吟道:“敢问姑娘要这道境之力何用?”

        白衣人没有说话,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悠悠飘过的白云,良久良久,一动不动。

        正在楚阳认为今天的谈话已经结束了的时候,只听她淡淡的道:“在很久之前,我所在的空间突然崩碎…”然后我就拼命地枷”在虚空之中,也不知道到了哪里。终于有一天,跨越虚空,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里没有人,没有野兽,什么都没有,只有天地之间充足的灵气。我就一直在那里修炼,过了数万年……等我能够撕裂「启航伊心」虚空的时候,我就离开了那里,到处去寻找一个人?!?br />
        楚阳道:“那定然是姑娘的心上人?”

        白衣人露出些窘迫的神色,道:“不是?!蓖蝗慌溃骸澳阄收饷炊喔墒裁??”

        楚阳哑然。心道,不是就不是,你突然发怒做什么?不知道本剑主在面对你这拌的强大存在的时候,小心肝在砰砰跳么?

        白衣人叹了口气,有些抱歉的道:“对不住,提起他我的心情就会很不好。很难受?!?br />
        楚阳了解的道:“我明白姑娘的心情?!毙牡牢胰羰钦也坏侥嵛枇?,别人提起她的时候,我也会难受。

        白衣人沉默了一会,解释道:“他是我的恩人!”

        楚阳道:“哦?!?br />
        白衣人又叹了口气:“我追寻着大道印记,一个位面一个位面的跋涉,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更不知道自己曾经踏过了多少位面……但却始终没有找到?!?br />
        “每一次进入一个位面,就不许撕裂上空的大道虚空,才能进得来。而这一次一次的撕裂虚空,对我的力量,是一种强大的消枷…我一个人孤独的在无尽长空中一次次寻觅,一次次失望……始终没有找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瑟缩的将身体屈了起来,两手抱住了膝盖,看着天空中的白云,又是怔怔出神。

        良久,楚阳听到‘啪啪,的声音,看了看地上,却是数滴水珠落了下来。

        那是白衣人的泪水,从她看不清面容的眼中落下。

        捶了十七个小时……风嫂回家了,带回来一只小猫,刚满月;喵喵的叫。很焦躁,我抱过来玩,结果趴到键盘上很老实的不动了。风嫂啧啧称奇,说:这只猫前世绝对是个男的,看跪键盘这般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