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白衣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白衣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他身前四五丈的地方,一个白衣人静静站立。连带怒容!

        楚阳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可真是奇了,乌鸦群里飞出来一只天鹅,黑血丛林之中,竟然也有穿白衣的。

        不得不说,这衣服在黑血丛林这一片阴暗里面,显得格外的白,甚至有些耀眼。

        楚阳第二个念头才想起:他与我的距离只有五丈!怎么出现的?

        纵然在黑血丛林之中神念被屏蔽,但也绝不应该对方到了自己身旁五丈自己还没有发现!

        第三个年头就有些怪异:这个人,是男的女的?多大年纪?

        他就站在楚阳身前五丈,但整个人却像是笼罩在一层云里雾里,朦朦胧胧宛若虚幻,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无从判断他是男是女。

        总而言之,这个人似乎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男性特征,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女性特征。就连声音,也近乎中性。

        至于年龄,则是更加的看不出来了。

        然后楚阳才想起对方的问话:这株朱果树,是对方刻意留着的??

        这下子可就有些糟糕了……

        这时,魏无颜也带着楚乐儿过来,一眼看到那白衣人,不由皱了皱眉头。

        若是两人猜测属实,这个人怎么还敢出来阻拦?又想:这混蛋掘了人家的专门保留的朱果,而且是整个儿的拔走了,实在难怪人家气愤……

        “念在你初犯,我也不为己甚。你将朱果树好好地栽回原处,再给我磕三个响头,自己留下点什么,我便既往不咎;放你过去?!卑滓氯说乃档?。

        这句话,顿时打消了楚阳心中‘这个白衣就是这黑血丛林的霸主’这个念头。

        “栽回原处不是问题,磕三个响头也不是问题?!背艉俸俟中Γ骸澳?,自己留点什么,那是什么?”

        白衣人似乎皱了皱眉头,八风不动的道:“随便留下一只手一只脚,也就可以了?!?br />
        “这个更加容易?!背粜θ菘赊?,哈哈的道:“不过,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课朱果树是你的呢?只要你证明了,我就给你磕三个响头,削一条胳膊下来?!?br />
        白衣人微怒:“这颗朱果树,在如此显眼的位置,数千年无人敢动,难道还不能证明么?”

        “差得远了!”楚阳摇摇头:“你说朱果树是你的,你叫它一声它能答应么?你能叫的答应,我就立马将它栽回去,并且为你磕三个响头,削一条胳膊下来?!?br />
        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早就看了出来,这朱果树,绝不是面前这人的。因为,他虽然故作怒意,但,他提到朱果树的时候,却没有半点心疼!

        这样的天地奇宝,既然被他保存了数千年,如今被自己粗暴拿走,怎么会如此冷静?换做任何人都早已暴怒!

        但白衣人却没有。甚至,在自己说话之前,他连看一眼那个树坑也没有。

        白衣人听了楚阳的话,缓缓转头,看冇着面前那个只剩下沉默的树坑,看着里面几条树根还在往外渗着汁液,一股怒意从他身上发了出来。

        现在只有树根了,朱果树已经被你收了起来。

        就算我能叫的它答应,它也要在这里吧?再说了……就这么一棵鸟树,谁能将它叫的答应?

        白衣人缓缓转头,看着楚阳:“好计策!”

        楚阳嘿嘿一笑:“彼此彼此?!?br />
        “可你在我面前玩弄口舌,却是找错了人!”

        刷的一声,白衣人已经到了他的头顶,这一掠,奇快无比,白衣飘扬而起,在漆黑的天空中展开,就像一只冲霄而起的苍天白鹤!

        刷的一声,风声飒然,一巴掌就拍下来。

        楚阳早已做好准备,双臂上架!

        砰地一声,楚阳连连后退,只觉得手臂欲折,一阵难言的刺痛。

        那白衣人在空中一个大翻身,竟然不往后退,反而往上腾起,一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刷的一声又劈落一掌!

        动作潇洒如意,竟然让人看起来赏心悦目,优美至极。

        楚阳后退之势未竭,对方的进攻就已经到了!动作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楚阳心中却是一阵安稳;这人的修为,最多也就是皇级,七八品的样子,因为单论修为的话,似乎差不了多远。

        对方固然第一招不会用全力,而自己却也还有剑技没有出手!

        见对方毫不放松的前来,楚剑主眼中露出冷笑,长剑无声无息的出鞘,闪着幽冷的寒光迎了上去。

        剑尖向上,若是白衣人这一掌拍下来,恐怕还没有打到楚阳,就被长剑将手掌穿了糖葫芦。

        楚阳才不会去管什么‘你不用兵器我也不用’那样的说法,顾忌什么身冇份……反正我也没啥身冇份,就算有身冇份,也要先保住命才能够啊……

        所以楚剑主在对方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就亮了长剑。

        “狡猾的小子!”白衣人冷哼了一声,下劈的手掌一侧,已经变成了抓,五指如钳,狠狠抓向剑身。

        楚阳嘿嘿一声冷笑,长剑旋风一般旋转,射冇出万道剑芒。

        “咦!”

        白衣人诧异的哼了一声,一个倒翻退了回去。

        他在空中无处借力,就像是踩着空气一般,将自己急剧下落的身体又拉了回去,或者说是‘弹’了回去!

        楚阳心中一凛:这人绝不是皇座,最少也是君座,一两品!

        “只以为你是二品剑帝,没有想到你原来是三品?!卑滓氯死淞丝醋懦?,淡淡的道。

        刚才楚阳的一道剑芒莲花斩,正是剑帝三品的招牌手段。

        楚阳还未来得及说话,白衣人就又扑了上来。

        这一来,顿时如同狂风暴雨同时落下。

        楚阳顿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心念一动,展开柔水剑意。剑势徐徐张开,顿时如同静水流深,氤氲流动??雌鹄绰?,却带着排山倒海之势。

        白衣人冷哼了一声:“这剑术,果然古怪!”

        白衣飘扬,竟然顺着楚阳的剑意,顺着楚阳的剑气,展开攻击!

        楚阳吓出一身冷汗。

        自己的柔水剑意,对这个人的影响微乎其微,而自己,还是处在危险之极的境地之中!

        他全心全意的施展柔水剑意,全力的应付对方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击,慢慢的,就进入了心无旁骛的状态,对周遭一切,都是不闻不问。

        眼中所见,耳中所听,神识所感,都是对方无孔不入的攻击……

        一侧的魏无颜忍不住一声轻呼,实在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接着又揉了揉;一双眼珠子几乎砸在了地上。

        楚阳竟然在这次战斗中,再一次的进入了‘道境’!

        那玄之又玄,普通高手一生之中也未必能有几次的至高战斗境界!

        刹那间,魏无颜只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身子居然摇晃了两下,楚乐儿好心的急忙扶住他:“魏前辈,你咋了?”

        我咋了?魏无颜心中满是苦涩。

        我能说我是被你大哥这怪胎完全震惊的心神失守了么?

        魏无颜没有感觉到的是,在楚阳进入‘道境’的那一刻,那个白衣人眼中突然猛的爆出一团七彩的光芒,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就又隐去。

        随即,他的攻击就更加的猛烈了起来。

        楚阳始终被他压着打,两人翻来覆去战斗着,白衣人先是在战斗中占据着九成的攻势,然后似乎是被楚阳搏回去一成,变成冇了八成攻势。

        随即,战斗场面又变成了五五分成,各有攻守。但这种情况更只是持续了更短的时间,就变成了四六。

        楚阳四,白衣人**六形势战斗一番之后,白衣人攻势再强,楚阳的形势再次急转直下,被白衣人又占据了七成攻势!

        到了这一层次,似乎完全的定格了。从这开始,白衣人竟然是始终都是占据了七成的攻势;楚阳只有三成的攻势。

        甚至,连观战的魏无颜也只看出来楚阳现在很危险,但却不致命。而且,还一直沉寂在道境之中,绝不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既不着急,也不舍得打搅。

        这可是道境中??!

        魏无颜不知道,这三七分成的攻势,实在是楚阳的柔水剑意最能够发挥威力、却又最不易伤到对方的范围!

        柔水剑意,其寓意本就是以守为主。攻势既然只占了三成,那么理所当然的,守势就是七成。

        在这样的基础上,柔水剑意一方面守得滴水不漏,一方面却又是进攻的绵绵密密。

        而且,这种状态沉浸进了道境,只要战斗不结束,就会一直沉浸在里面。因为楚阳看起来虽然狼狈,岌岌可危,但其实却是稳若大山,而且,心中充满了战斗的jī情和快乐!

        甚至,还有时间去揣摩在这道境之中,自己对于刚才剑势的领悟。等到下一次重新使出来的时候,情形就又是不同。

        白衣人一袭白衣如同一片白云一般穿来荡去,不管楚阳如何提升,始终奈何他不得,始终精准的保持着七成攻势,雷打不动!

        楚阳始终是以三品剑帝的修为在进攻,两人的战斗,竟然是就这么细水长流的进行了下去。

        在外人看来,这样的战斗似乎很平常,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但,唯有白衣人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用意、难度在哪里。

        让楚阳全力以赴进入道境,然后保持三七之势,让边上那家伙不至于着急的冲上来打搅……

        实在是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才能营造出现在的局势!这其中的难度,实在是比取胜这场战斗更要大出千倍万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