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柔水剑意!

    第一百七十三章 柔水剑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战斗的讲行,楚阳自身的领悟,也就越多。

        他才发现,自己这一套柔水剑意,绝对是非同小可!随着剑势展开,竟然慢慢的威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战斗中,随着敌人的劲气,竟然从生涩慢慢的到游刃有余,进展起来。

        他本来是因为有着绝对的把握自己能够不受伤,又担心九劫剑法被认出来,才存着试探的心思,用出了这一套柔水剑意。

        一开始,很是狼狈了一会,但随着剑势展开,楚阳却越来越是挥洒自如。

        尤其是第一股柔和的剑气带着弧度,如同深水之中的暗流一般涌动出去的时候,楚阳心中豁然开朗。

        这套剑意,乃是在水中悟得。

        身处水中,完全被水流包围,就如现在自己被敌人包围。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想要用暴力突围或者制胜,根本没有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水流的力量,用自己的力量加以引导。

        让敌人进攻自己的劲气,随着自己的剑意方向随之运行,则自然而然的不受伤害。

        楚阳极为细心的展开长剑,在四个人的包围中,便如是随波逐流的浮萍,在风波之中漂流,在风口浪尖上起伏,但不管风浪多么大,这一朵浮萍却是丝毫不受伤害。

        他的动作轻盈,剑势缓慢,柔和,但每一剑出去,必然的会构成一股缠缠绵绵温温柔柔的力量,将敌人攻击而来的劲气巧妙地引得偏到了一边。

        开战之初,兵器与兵器之间,还有碰撞的现象发生,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但,随着战局越来越激烈,这种兵器碰撞的声音竟然慢慢地减少,到最后,更是完全消失了。

        一直到最后,战局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

        楚阳轻飘飘的一剑往左一指,身前明明有明晃晃的六件兵器即将刺到他身上,但却不知为何,随着他剑尖一指,那六件兵器也不由自主的改变了方向,同时往左一指。

        楚阳一剑往右一指;于是乎四个人满脸通红的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兵器,却依然止不住的再跟着往右一指……

        动作整齐划一。

        五个人便如是在跳集体舞,楚阳身在中间,乃是领舞。

        他长剑一摆,一扭屁冇股,那四人就跟着兵器一摆,一扭屁服……

        长剑又一摆,再扭两下屁冇股;那四人又是有样学样的跟着扭两下屁服……

        这个场景,滑稽无比。

        楚乐儿甚至看表演一般,看的笑不合口:“太好玩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都跟着大哥学呢?他们可是在打仗啊……这样子怎么打仗???”

        魏无颜脸上一片震惊,眼中一片震骇!

        根本没听见楚乐儿的话。

        也就是楚乐儿这样单纯的、对武道还毫无了解的小丫头对这个场面觉得可笑,魏无颜看在眼中,却只觉得背脊发冷。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看的清清楚楚。

        对方一出手,魏无颜就看了出来。这是四个皇座;而且,各自有各自的绝学。其中两个六品,两个四品。

        按理来说,这样的实力,如此的合作;楚阳只是一个五品剑帝;想要脱身自然不难,但若是想要胜之杀之,却必须要付出代价不可。

        战斗一开始,也正是如此。

        在对方的合围之下,楚阳有些应接不暇,他那套剑法,似乎并不能应付这样的围攻。正在魏无颜着急的时候,却见楚阳的处境在一剑之后,就有了改变。

        那一剑出去,或者别人觉得没有什么,但魏无颜乃是何等眼力?分明已经看出来,那一剑的力量竟然将最外围的,距离楚阳最远的一剑带的偏了方向。

        就从这一刻开始,楚阳的处境开始一步一步的改善。

        可以看得出来,楚阳在运功这套剑法的时候,分明还是很生涩,很不熟悉。

        但就在这样的生死之战之中,楚阳竟然迅速的纯熟,迅速的运用,迅速的反攻,迅速的制衡,然后更在这样的快速之中,偏偏却是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带动对方的攻击!

        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的游刃有余绝无危险,只用了不到两柱香的时间!

        现在的情况已经根本不必担心了。

        现在,那四个人如同泥足深陷,就算想要逃,也是绝对不可能!楚阳想将剑尖插入哪一个的咽喉,就能插入哪一个的咽喉!

        这只是心念一动,剑尖一转的事情。

        但楚阳分明还不想杀他们。

        为何?

        魏无颜皱着眉,看着楚阳的剑势运转,下一刻,他终于失态的长大了嘴巴。

        他看到,楚阳一剑出去,平平的一剑,往前刺,剑尖微微上挑。

        但对方的四个人六柄兵器,却同时不由自主的狠狠上挑!

        在一片虚无的空气里面上挑!

        看楚阳的剑根本看不出来这一剑的奥妙,但却从对方的兵器反应,看出来楚阳这一剑,实在是大大的违背了武学的常理!

        这分明是那使用双钩的人其中的一招举火燎天!这是钩法,不是剑法!

        但楚阳,却用剑使了出来!

        不仅使了出来,还带动着四个与自己实力相差不大的高手,同时不由自主的上撩!这一次上撩,四个人的胸前,都是空门大露!

        四个人的眼中,甚至已经完全是绝望!

        因为楚阳只需要轻轻一剑,就能够将他们四人拦腰斩断!

        现在四个人已经是后悔至极:闲着没事儿惹这位小祖宗做什么?这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再不济,贺老三死的时候,大家一哄而散也就罢了,偏偏不自量力的想要复仇……

        现在可倒好,直接陷入了对方的气场之中,人家想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想让你抬头,你不敢下跪,想让你举剑把自己阉了,你不敢自己抹脖子……

        不要说生死已经操控在别人手中,就连自己跌行动,自己的手脚,也不听自己使唤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功法呀……

        怎么会这样子?

        四个人想要哭。

        但下一刻,四个人真的哭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幻想,突然间就在刹那间成了真:

        楚阳却并没有将他们一剑两断,而是放过了他们。

        接着又是一剑横撇,四个人不由自主的大弯腰,整齐划一的将手中的兵器往一边钩拉。

        那使双钩的这样做,还是中规中矩,但其他三人这样做,却活像是在河里捞鱼一般,而且是以一种慢动作捞鱼……

        人人脸上抽搐,大汗淋漓,目中满是恐惧。

        楚阳长剑往下面一指。

        四个人同时将兵器往自己裤裆里砍去。

        一时间,四个人同声惨叫,脸上肌肉抽搐着,眼中眼泪哗哗的,满是恐惧与愤恨……但手中兵器却是毫不犹豫的——”狠狠切在了自己的裤裆里!

        就如是集体舞的最后一个谢幕动作一般。很训练有素的那种整齐!

        啪的一声,血光迸现。

        四坨累累赘赘的物事,从四个人的裤裆里熟透了的柿子一般掉了下来。

        四个人接着又是相同的动作:兵器依然保持着往下插的姿势,身体微微弓着,屁冇股稍稍撅着,然后都是猛地仰起头,张开大嘴,对着长空惨嚎。

        “啊啊啊~~~~”

        用剑的还好些,直接一剑下去,那话儿整齐掉落。那用双钩的和用长针的,却几乎是将自己下面狠狠地撕下来的……

        这是何等痛苦?

        难怪他俩叫的声音格外的嘹亮,格外的昂扬,神情也格外的扭曲……

        与刚才他们的幻想一样,果然被对方就这么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指挥着……自己将自己阉了……

        随即,楚阳又做了一个动作。

        他嘿嘿一笑,手掌一伸,小指一动,一柄剑竟然在手掌之中刷刷的转起圈子来,倏忽之间,已经转出了一片大大的光晕,剑光纵横,光晕慢慢弥散,让人浑身发寒。

        那用长针的胖子纵然是在痛不欲生的痛苦之中,也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这……这不是我用长针的用法么?怎么到他手里去这样用起长剑来了?

        随即,楚阳一声喝:“杀!”

        “补药??!”四个人一生大喊求饶,惊慌失措之下,居然将‘不要’齐刷刷的喊成了‘补药”……

        听得楚阳都愣了一下,心道:难道这是这里的独特方言?

        他刚刚闪过这个念头,掌中呼呼旋转的长剑已经迅速的刺出收回,再刺出再收回:正如那胖子用长针的攻击方式一模一样!

        噗噗噗噗!

        四个人正在仰着脖子惨叫,这姿势实在是太方便了。

        四个人的声音嘎然而止!

        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活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四个人愣愣的看着他,眼中慢慢的泛起死灰,当当几声,手中兵器落在地上,然后慢慢地歪倒在地。

        失去了气息。

        楚阳长剑一转,在手中转成一个风车,仗剑而立,转头向着四周阴影里看了一眼。

        阴影中一片簌簌的声音慌乱急促的响起,林中原本那些隐藏着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了。在这样的匪夷所思的剑术之下,这些原本就没敢露面的人,此刻哪里还敢呆在这里。

        魏无颜大步迎了上来,双目震惊而不可置信的看着楚阳:“你……你竟然是在一边打斗一边学习对方的功法??”

        魏无颜的声音里,有一种见到了妖精的那种不可思议。

        楚阳愕然道:“是啊,这有什么不对么?”

        魏无颜直接无言了。

        看着这货一脸无辜的表情,魏无颜险些就想一把掐死他!

        有什么不对么?你说有什么不对么?!

        亏你说的出这句话来!

        (五百票加更??!昨天零点,到了秘票,我就在这里当五百票更新了,直接将昨天打住。今天重新开始,大家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