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枭雄心性

    第一百六十五章 枭雄心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布留情翻翻白眼,道:“咱们两个人各自的资质虽然说在普通人里也算万里挑一,但在各自的师门都不算很出众的,挨点打骂有什么稀奇?当初那么多比咱们强的师兄弟都死了,就咱俩还活着,已经不错了。你还有心情抱怨,若是如此,那地下的堆堆白骨,又该去找谁抱怨去?”

        宁天涯叹了口气:“说起来也奇怪,那么多资质比咱们好的,愣是一个也没活下来?!?br />
        布留情哼了一声,道:“人在江湖,凭的是实力和运气又不是凭资质;资质只是一方面,关键的还是你要付出,天生的天才若是天天睡大觉,那比一头猪也好不了那里去,死了有什么奇怪?”

        宁天涯庆幸的道:“这话说的也是,幸亏小舞还算努力,小小年纪,知道吃苦;已经很难得了。收到这样的徒弟,吃点儿气也是天伦之乐啊?!?br />
        布留情鄙夷的道:“你就是犯贱的骨头,那就啥也别说了?!?br />
        宁天涯瞪眼道:“你不是犯贱的骨头,每次被徒弟埋怨撒娇发脾气,那一次不是你比我的耐心还好?骂你两句你还笑呵呵的眯着眼,徒弟说在你下巴上没胡子揪不好玩,你他娘一万多岁了居然还是蓄胡子……长出胡子来好让徒弟揪着玩……你不犯贱?!”

        “可我从来不抱怨!”布留情脸上也有些红,强词夺理的道:“再说胡子长了也是武器,徒弟揪几下反而增加了柔韧性,锻炼了攻击力和承受力……反正我乐意你管的着么?”

        宁天涯一声怪笑。

        布留情不理他,道:“说正事。如今有了无骨血鱼又有了玄阳玉心,阴阳两极就够了。其他的,老宁,你去一趟药谷,弄点儿紫气朱果。然后去诸葛家,弄点儿天阳紫芝,再去北雪山,搞一点儿金光莲,然后去南海,弄点儿十一级灵兽紫鲸的精血过来……记住这些要越多越好?!?br />
        随着他的说话,宁天涯的脸色逐渐的精彩起来。这四个地方,正是东南西北,药谷和诸葛家还算是强一些;但北雪山和南?!耸橇礁黾?!

        再说……那玩意儿,都是天材地宝,去了之后就是马上能找到的?

        宁天涯瞠目结舌:“你说的真轻巧……药谷,诸葛家、北雪山、紫鲸血……正好是东南西北,跨度二十万里路有余……你嘴皮子一动,就让我跑断腿?你自己咋不去?”

        布留情淡淡道:“第一,半年到圣级,不是我的承诺,是你的。第二,咱俩都走了,这里出了事咋办?第三……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算。反正到时候徒弟不找我算账?!?br />
        宁天涯暴跳如雷:“一人一半!”

        “不行!”布留情丝毫不为所动。

        宁天涯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失魂落魄:“可怜我刚回来……”

        “对了!”布留情突然一拍手,道:“我差点忽略了?!?br />
        “啥事冇?”宁天涯以为布留情要与自己帮忙了,兴致勃勃问道。

        “你还要搞一点灵悟草和天道茶回来?!辈剂羟樗档溃骸靶∥璞暇鼓炅湫?,再聪明,也不可能领悟天道。俗话说得好,在成年之前,乃是一岁年纪一岁心。她年龄不到,感悟什么?所以这一点,用灵悟草和天道茶来提升乃是最为有效。而且现在小舞乃是赤子之心,服用这个,更加有效果。你顺便每样搞上几斤回来?!?br />
        宁天涯彻底呆住了:“老布,你不是不知道吧……这两样东西,就咱们俩,这一辈子也就喝过一次……居然还让我搞上几……斤?居然还……顺便?那你他娘的去‘顺便’好了!老冇子‘顺便’不来!”

        宁天涯直接竭斯底里的发怒了。

        布留情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你要是在两个月之内将这六样东西搞到四种回来,剩下的两种,我就去想办法?!?br />
        “搞不来我就没法了?!彼底呕?,布留情施施然走进了自己的小竹屋。

        宁天涯的脸色苦瓜一样的垮了下来:“天杀的布留情!”

        莫轻舞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师父……师父你快来啊……”

        顿时一下子跳了起来,宁天涯的声音顿时变得温柔慈祥,撒丫子冲过去,却已经去晚一步,只听见里面布留情的声音很肉麻的说道:“乖小舞,咋地啦……哦,原来是这个,这个是酱紫滴……”

        宁至尊悲愤的瞪着眼睛,狠狠一跺脚,几乎要哭一般的道:“老冇子去搞药!”

        …………

        楚阳在黄公子的喋喋不休里,进入了黄家堡。

        一进去,就感到了戒备森严。

        处处都是杀机弥漫。

        现在正是与萧家的交战时期,黄家自然是全力以赴。

        楚阳的到来,得到了黄氏家族的竭诚欢迎。家主黄尚亲自出迎,后面,几位老祖宗级别的黄家高手也纷纷露面。

        当天夜里,黄家大摆筵席,款待楚神医。

        对于魏无颜,黄尚家主并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同,只以为是楚神医的随从。魏无颜乐的没人打搅,居然也尽职尽责的扮演起了‘随从’的角色,站在楚阳身后。

        期间,也有几位圣级的高手向着魏无颜打量,但他们现在却是比魏无颜差得远了,啥也没看出来。

        黄霞柳跟楚阳坐了一桌,喜笑颜开;居然还让自己两个妻子也出来敬了神医一杯酒;险些将楚神医尴尬至钻进了桌子底下……

        小萝冇莉楚乐儿敞开了肚皮一顿大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在大厅第二桌上,一个黄衣青年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走过来,一脸的笑容,满身的感jī:“义父,楚神医治好了弟弟的病,孩儿万分感jī,想要向神医敬一杯酒,还请义父允准?!?br />
        黄尚呵呵大笑:“好好好,难得你有这番孝心?!?br />
        黄霞柳的脸色沉了下来。

        楚阳凝目看去,只见这黄衣青年猿臂蜂腰,身长玉立,脸庞英挺,双目有神。竟然是有皇级的修为。他嘴角含着亲切的笑,举起满满一杯酒:“楚神医妙手回春,挽救我黄家大族,免去了后顾之忧;实在是我们黄家的大恩人,在下黄庆书,敬楚神医一杯,以表谢意。神医之后若有什么驱策,黄庆书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哈哈一笑。

        楚阳举起酒杯:“黄公子客气了?!?br />
        也喝了一杯。

        黄庆书微微笑了笑,又说了几句客气话,这才回去坐下。他一坐下,顿时他那一桌七八个少年都举起酒杯来向楚阳敬酒。

        好一会儿才将这一轮敬酒过去;楚阳看着黄霞柳。

        “这几个人,都是父亲的义子?!被葡剂侨坏溃骸岸际歉盖捉昀词盏摹?br />
        楚阳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如此?!?br />
        想必黄尚那时候已经对儿子失去了信心,所以只好采取这种方法;但是现在黄霞柳好了,正常了……这些人的作用,也就不大了。

        咋一看似乎是没什么大事,但,仔细一想却会立即发觉,这七八个少年与黄霞柳之间,现在已经是生死之仇!

        黄霞柳已经复原,留着这些人已经无用,反而是内患。

        黄霞柳颓然叹了一口气:“这几个人以前还好些,现在我复原了,一个个看到我,都不得劲了。搞得我现在行房都要两个圣级守着,我媳妇冇快要羞死了……”

        楚阳瞠目结舌。

        饭后,黄尚专门请楚阳到书房一叙:“楚神医,刚才酒宴,你也看到了;老朽只想问问楚神医……小儿的病,彻底除根了吧?”

        楚阳沉吟了一下,道:“只要不纵欲过度,应该是无妨了……不过,要防备萧家再次下手。而且……这个能够下手的人,应该就在黄家?!?br />
        黄尚目光一闪,缓缓点头:“黄家的内奸不少?!彼抗馍畛?,显然已经放下心来。

        楚阳微微一笑。

        第二日,楚阳刚刚起床,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似乎门外一片死寂一般,但听着呼吸,外面应该有人在。

        出门一看,只见黄家的婢仆们都是噤若寒蝉的缩在一边,似乎在悄悄说着什么。

        一问才知道,就是在昨夜,黄家突然遭到萧家袭击!

        黄家主八位义子,无一幸存,尽数死在这一战里面;另外,黄家还损失了超过四十位的高手,其中,有三位君级高手!

        楚阳心中一震:这个黄尚,倒真是心狠手辣,而且是雷厉风行!只得自己一句话肯定,就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么多人……

        “自从小儿病好,就有一些人脸色有些不对劲;老夫一直在观察。昨日楚神医来,楚神医乃是救了整个黄家子孙后代的大功臣,大家都是十分热情,但也有一些人脸色不对,或者是言不由衷……”

        黄尚如此说道:“所以,我把那些人都杀了,虽然肯定会有漏网之鱼,不过……料来只要小心防备,就没什么事情了?!?br />
        楚阳赞同:“黄家主说的不错?!?br />
        心中却是有些防备之意:黄尚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从利害来说,这些人,杀的对!但是从感情来说……就有些残忍!

        正如黄尚所说:这其中,定然有漏网之鱼!这一点乃是绝对肯定的。但同样有一点无法否认:这其中,也绝对存在无辜!

        楚阳扪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会这么做么?思前想后很久,答案是:不会!自己纵然杀人,却绝不会伤及无辜!

        黄尚心狠手辣,绝对是枭雄心性!

        这样的人,这样的势力……不可控制。

        黄尚看着楚阳,微微笑道:“楚神医,依你看来,若是我让霞柳去参加天鼎盛会……如何?可能为我黄家赢得一席地位?”

        “黄霞柳去参加天鼎盛会?”楚阳无限愕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