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师父与徒弟

    第一百六十三章 师父与徒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一百六十三章师父与徒弟

        “我就不练功了!”这句话威力大极。

        布留情急忙睁开了眼睛,一脸的难色:“小舞乖,快去练功,你楚阳哥哥在中三天哪,现在被九劫剑主搞得,上中下三重天的通道完全封闭了啊……咱们根本下不去啊?!?br />
        “下不去也要下啊……”莫轻舞眼泪汪汪的说道。

        “下不去也要下……”布留情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下不去可怎么下啊?!?br />
        莫轻舞嘴唇一撅:“哼!师父您不是常说:这个问题咱们暂时还没有条件解决,但是,没有条件,咱们也要创造条件解决?!?br />
        她接着就转身:“现在正是这样子啊,下不去不要紧啊,咱们创造条件也要下去……”

        布留情张口结舌,双目呆滞。

        创造条件解决困难,与创造条件通行九重天……这也能混为一谈么?那可是天道的封闭!

        怎么下去?

        “师父你骗人!你说过我到了皇级就让我下去看看楚阳哥哥的!”莫轻舞悲愤的指控,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欺骗:“如今我都皇级八品了……”

        布留情的确是做下过这样的承诺,而且也绝对没有打算赖账,可是可是……可是那时候布至尊根本没有想到,九重天的通道会突然封闭啊……

        记得刚下了承诺那段时间,莫轻舞几乎是日以继夜的练功,那股子勤奋,那一日千里的进境,让宁天涯和自己都是高兴地合不拢嘴。

        但……莫轻舞到了皇级的时候,九重天封闭了。

        这能怪谁?怪我们俩么?

        “小舞不要着急……”布留情艰难的搪塞:“这个……你先好好练功,说不定,九重天的通道一下子又通了……你就能见到你的楚阳哥哥了?!?br />
        “哼!”莫轻舞小辫子一甩,气鼓鼓的转过身去。

        在她一边的口袋里,极为小心翼翼的露出一个白绒绒的小脑袋,两颗漆黑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转,正是风狐。

        布留情束手无策。

        蓦然,莫轻舞又转过来,一双小手抓住他的胳膊,摇来摇去,声音又甜又糯:“师~~父啊~~”

        布留情一身骨头顿时轻了三两,随着莫轻舞的声音的起伏悠缓的摆了摆头,道:“嗯~!~”

        “我知道您老人家定然有办法的……”莫轻舞继续摇。

        “嗯……定然有办法滴……”布留情眯着眼,被摇来晃去。

        “那您让我下去呗……”莫轻舞讨好的道。

        “下去啊……那就下去呗……???!”布留情顿时从徒弟的迷汤中醒来:“……到哪里去?”

        “去中三天啊师父哦……”莫轻舞继续摇。

        “真下不去啊……”布留情欲哭无泪。

        “哼!”莫轻舞顿时将布留情的胳膊摔到了一边,用力之大,险些让布至尊胳膊脱臼。

        “师父你不是好人!”小萝冇莉发飙了。两眼中含着眼泪,愤愤的看着老布:冇“反正我就是要下去!”

        布留情张着嘴,一个劲的揉着太阳穴,心中在狂呼:“老宁……老宁,宁天涯你快回来吧,我要崩溃了……只要你赶紧回来,我我……我承认你是天下第一……立马昭告九重天!”

        “反正我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就是要下去要下去要下去??!”小萝冇莉跳着脚,大喊大叫。

        布留情头痛欲裂,耐心的道:“小舞,你看,这事儿是天意啊,九重天通道封闭,这也不是谁说了算的啊,你看,我们目前之计,除了等待,真滴木有什么办法了哇?!?br />
        莫轻舞不信任的看着他:“师父您不是说,整个九重天,就你们俩是最最最厉害的人么?”

        “那当然!”提起这件事,布留情自然是当仁不让。

        “可你们居然连一个通道也打不开……”小萝冇莉翻了翻白眼,鄙视的道。意思是:你们连这个小通道也打不开,算啥第一高手?

        布留情愣住了,跺脚道:“可是这通道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啊……”

        “我突然觉得跟着你们学艺没啥前途……连个通道都打不开……”莫轻舞脑袋放在膝盖上,忧郁的说道:“你们是在误人子弟……”

        布留情险些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悲愤的道:“小姑奶奶……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你可知道这九重天有多少人在羡慕你……”

        莫轻舞不语,只是可怜兮兮的坐着。

        “小舞,乖,去练功吧……”布留情说道。

        “师父……我肚子疼,应该是走火入魔了……”小萝冇莉眨着眼睛,苦兮兮的道:“没有见到楚阳哥哥,还走火入魔了……”

        布留情瞪着眼睛,只觉得一口血就要逆喉而出。

        走火入魔了?

        以你百脉全通的资质,若是还能走火入魔,那才真是咄咄怪事!再说了……走火入魔……有这么肚子痛的走火入魔么?

        不止是布留情,连在莫轻舞口袋里的风狐居然也咕咕的笑了起来,似乎是忍俊不住了。

        风狐这段时间里,沾了莫轻舞的光,现在慢慢的已经开始有新尾巴要长出来,若是再出来一条尾巴,那可就是十级灵兽了……

        就在这时,布留情的救星终于来了。

        山下传来一声长啸,中气十足。

        布留情顿时热泪盈眶:老宁!亲爹啊……您可回来了!

        身影刷的一声出现在面前,正是宁天涯,一看到现在的情况,顿时一怔:“布留情!你咋当师父的?徒弟不练功你就陪着发呆?”、

        布留情如蒙大赦,那里还会跟他争辩什么,站起身来,速度很快的说道:“哎呀……这几天跑肚子,我先去方便……”

        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影子。速度之快,动作之狼狈,活像是已经拉在了裤子里。

        宁天涯登时破口大骂:“跑肚子……至尊九品巅峰高手跑肚子……布留情,你他娘的找个理由也这么烂……你你你,你干脆怀孕算了!”

        就在这时,莫轻舞哀怨的转头看来,抽着鼻子,有些鼻音浓重:“师父……”

        宁天涯心中顿时一颤,堆起一副笑脸:“小舞乖,这段时间师父不在家,你的进境怎么样?”

        “我走火入魔了……”莫轻舞抚着小肚子,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走火入魔了?”宁天涯吓了一跳,险些跳了起来:“怎么回事?”

        “布师父不让我去找楚阳哥哥……”莫轻舞哀怨之极:“我心里难受的很?!?br />
        “哦……呃~~”宁天涯顿时一滞,接着眼珠一转,哈哈一笑:“小舞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

        “啥我也不要!”莫轻舞泫然欲泣:“师父,中三天真的下不去么?”

        对于两位师父,莫轻舞的感受倒是有些不同。两位师父都是一样的慈爱,一样的严格;相比较来说,布留情天天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宁天涯却是天天乐呵呵的。

        但不知怎地,莫轻舞却会对着明显很凶的布留情撒泼,面对很好接触的宁天涯反而有些敬畏之意。

        其实,看着一副冷脸突然变得手足无措,变得无计可施的无奈心中很有成就感……莫轻舞心中想……

        宁天涯眼珠一转:“是啊,九重天通道封闭,的确是下不去了?!?br />
        莫轻舞脸色一垮:“可怜的楚阳哥哥……”

        宁天涯眼珠又一转,道:“不过你的楚阳哥哥,冇现在已经在上三天了……”

        “?。??啊啊啊?。?!”莫轻舞忘情的喊起来,一把揪住了宁天涯的胡子,娇小的身躯顿时离地,荡悠了起来,小腿乱蹬:“师父师父,楚阳哥哥在哪里在哪里?我要去找他啊啊啊……”

        “啊啊啊啊……”宁天涯叫起来,猝不及防之下,鼻涕眼泪几乎一起涌了出来,留了几千年细细修剪的一蓬胡子几乎要在这一刻离家出走:“姑奶奶……你先放开……”

        莫轻舞急忙放手,风狐从口袋里露出小脑袋,眼睛骨溜溜的看着宁天涯的胡子,看样子,似乎也想上去拽着荡悠荡悠……

        “我这次下山去搞无骨血鱼,遇到你的楚阳哥哥了?!蹦煅氖洲酆?,道:“我们两个,还深深的洽谈了一次,很是友好。楚阳问起你来,问你的修为进境怎么样了……”

        “师父你怎么说?”莫轻舞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两手紧张的攥在胸前。

        “还能怎么说?当然是实话实说了?!蹦煅那套藕铀档?。

        “那……楚阳哥哥咋说?”莫轻舞锲而不舍的问道。

        “哎……你楚阳哥哥很失望……”宁天涯叹了口气:“这让我觉得很惭愧?!?br />
        “很……很失望?”莫轻舞有些忐忑不安,睫毛都垂了下来:“楚阳哥哥他……为什么失望?”

        宁天涯叹了口气:“你楚阳哥哥问我:小舞现在什么级别了?到圣级了没有?当场一句话就把为师问愣了啊……”

        莫轻舞也愣了,吃吃道:“圣……圣级?”

        “是啊?!蹦煅奶玖丝谄?,道:“真没法,小舞啊……你这个楚阳哥哥简直不懂事!一般人到圣级,都需要苦心修炼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小舞现在才刚刚一年,他居然就问到没到圣级!”

        莫轻舞秀秀的眉毛皱着,对宁天涯这挑拨离间的话并不在意,忧虑道:“楚阳哥哥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么?需要帮忙吗?”

        宁天涯顿时心中的想法又转了一百八十度,道:“是??!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啊,所以我也问他,道:你有啥麻烦事?需要帮忙吗?”

        小萝冇莉着急的团团转,道:“是啊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