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月聆雪的轻喝,一个老头儿如同一朵云一般,轻飘飘的落在他身前,不等月聆雪说话,居然已经怒气冲冲:“我看你在船上跟那人说话了!”

        “那人?”月聆雪一愣:“那少年?”

        “正是!”宁天涯重重一点头:“那混蛋怀里抱着的一个小丫头,你看见没?”

        月聆雪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咋了?”

        “那小丫头是他什么人?”宁天涯咬牙切齿:“你问了没?”

        “那是他妹妹!咋了?”月聆雪觉得宁天涯纯粹是上了神经病了,说句话让人云里雾里。

        “妹妹?”宁天涯皱眉:“你确定?”

        月聆雪大怒:“难道我月聆雪连同一家族的血脉波动也分不清楚看不出来么?骗你很好玩么?”

        “原来是妹妹……”宁天涯搓搓手,嘿嘿的笑,道:“他冇妈的,他冇妈的?!?br />
        月聆雪眉头一皱,道:“宁天涯,你怎么回事?”

        宁天涯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br />
        月聆雪哼了一声,道:“你也是真懒了;收几条无骨血鱼,居然要拜托我……”

        宁天涯搓搓手:“拿出来拿出来,见面分一半?!?br />
        月聆雪竖起一根手指头:“慢着;分给你是分给你,不过事先话要说明白,这一次,我要一多半!你只能要一小半?!?br />
        宁天涯跳了起来:“凭什么???”

        “就凭是我出的手,而不是你!”月聆雪斜着眼睛:“怎么,你不服?告诉你,若是你不服,打不了咱们再打一架,不过那样你一条都没有?!?br />
        “一小半就一小半?!蹦煅那耍骸耙恍“胍灿惺逋蛱跄亍?br />
        月聆雪大怒:“宁天涯!你居然一条条的都数着……就这么袖手旁观,居然也不出手!”

        宁天涯唉声叹气:“我有苦衷啊……”

        月聆雪气得说不出话来,将吸灵圣鱼取了出来,道:“给你?!?br />
        宁天涯涎着脸道:“不如你连这戒指一起给了我罢了,我那徒儿还缺个储存戒指?!?br />
        月聆雪气不打一处来:“你的徒弟缺?我的徒弟还缺呢!这些鱼你要不要?要就拿走,不要就滚蛋!”

        “你真没礼貌?!蹦煅姆朔燮?,终于还是接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储存戒指里,顺手一捞,将月聆雪腰间一块紫晶精髓玉佩抓在手里,道:“这块也给了我吧,我给我徒弟玩?!?br />
        不等月聆雪反应过来,已经揣进了怀里。

        月聆雪一张俊脸气得通红,道:“你!~”

        宁天涯拍手笑道:“哈哈哈……瞧你这小白脸气的,我早说,你别老是保持着小白脸的样子,这样很不好?!?br />
        “宁天涯,你的修为不是天下第一,可你的无耻,却实在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了!”月聆雪喘了一口气说道。

        他知道,玉佩到了宁天涯手里,就像是肉包子掉进了狗窝里,要是绝对要不回来的。

        只能自冇叹倒霉:为啥在遇见这个老混蛋的时候没有做好防护措施?

        “脸皮也是修炼的一种,嘿嘿……这段时间跟布留情在一起,被他传染的脸皮hòu了?!蹦煅母尚?。

        “拿好了没有?”月聆雪没好气的道:“拿好了,就给我一个说法。凭什么你自己不出手!”

        宁天涯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出手,你也看到那少年了吧?就是那一身黑衣的少年人,抱着小姑娘的那个……”

        月聆雪道:“看到了,咋了?那是他妹妹!”

        月聆雪突然狐疑了起来,上下的打量宁天涯:“我说……老宁啊,你不会是突然间春心勃冇发,居然看上了那个小姑娘了吧?在这里吃这些干醋?”

        “混蛋!”宁天涯暴跳如雷:“你修要以你的小人之心来度我这君子之腹!”

        “那是怎么回事?”月聆雪摸着下巴,有些有趣的看着宁天涯,顺手拿下腰间水囊喝了一口水,觉得调戏调戏这老东西甚为过瘾。

        “那家伙是我徒弟的心上人……”宁天涯哀怨的说道。

        “噗……”月聆雪一口水喷在宁天涯脸上,连声咳嗽。

        宁天涯悲愤的看着他。

        “你徒弟……就是那个……这么高……”月聆雪伸出手比了比,不可置信的问道:“那个小丫头的……心上人?”

        宁天涯唉声叹气:“谁说不是哪……”

        “哈哈哈……”月聆雪抱着肚皮哈哈大笑:“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哈哈……宁天涯你真是教导有方啊。你自己十三岁就喜欢上了你五十多岁的大师姐,现在你徒弟居然比你更胜一筹,十二岁就开始了……”

        “放你娘的屁!”宁天涯脸红脖子粗:“我那时候我大师姐虽然五十多岁,可是看起来也就十八九……”

        “可你徒弟才十二!”月聆雪强调这一点:“居然已经有了心上人,还将你这老东西吓得不敢跟人家见面,居然还在一边替你徒弟吃醋……哈哈哈……真有才……”

        “你懂什么!这件事另有内情!”宁天涯怒了,随即三下五除二将楚阳和莫轻舞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道:“……她一个小姑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整个九重天就只有一个人爱护她,为她撑腰,事事都想着她,若是换做你老婆,也早跟人家跑了?!?br />
        “宁天涯!你混帐!”月聆雪本来听的连连点头,对此事有了几分了解,对于‘十二岁的小丫头有了心上人’感到情有可原的时候;突然宁天涯抛出了最后一句话,顿时勃然大怒!

        “算我说错话?!蹦煅木偈滞督?。知道风雨柔实在是月聆雪的唯一逆鳞,触碰不得,赶紧道歉。

        月聆雪余怒未消:“滚??!”

        宁天涯嘿嘿一笑:“滚就滚?!编驳囊簧患擞白?,半空中传来他的嘟囔:“真开不起玩笑,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不好玩?!?br />
        月聆雪静静地站着,良久,突然莞尔一笑,恨恨的说道:“这千刀万剐的老货!等我处理好了徒弟的事,就上至尊山,与你一战?!?br />
        后面一句话,悠悠飘了出去。

        片刻之后,天地之间传来宁天涯的回音:“你敢来,老夫让我徒弟打死你……”

        月聆雪哈哈一笑:“这无耻的混蛋?!?br />
        身子一晃,也走了。

        …………

        另一边,宁天涯已经到了空中,云雾迷蒙之中,看着下方的大船,大船上的楚阳,一脸的纠结。

        “不能让这小子看到我。一看到我,他必然会纠缠不休?!蹦煅男牡溃骸氨纠蠢戏蚝屠喜家丫荒俏恍」媚棠淌帐暗闹皇O掳肟谄?,若是再将看到了楚阳这件事告诉了她,那可就是……直接完蛋?!?br />
        宁天涯拿定主意,最后看了一眼大船上的楚阳,就要展开身法飞走。

        便在此时,大船上的楚阳心中突然升起奇怪的感应,似乎在冥冥中,有人在暗中窥看自己,忍不住仰头看来。

        “这小子好灵敏的神魂?!蹦煅南帕艘惶?,身子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阳只来得及看到虚空中似乎有一条淡淡的影子一闪而没,随即便是晴空万里,几乎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睛,心中疑惑道:“刚才是谁……难道是月聆雪还在暗中查看我?”

        大船顺利航行,终于到了彼岸;一下船,就看到一个人亲热之极的扑了过来:“老大,哦冇,老大!我想死你了哈哈哈……”

        只见黄霞柳黄公子歪戴着帽子,敞开着衣襟,露出两排排骨一般的肋骨,张着嘴哈哈大笑的迎上来,两手夸张的张开怀抱,就要一个鱼跃——

        “停!”楚阳一头黑线:“干什么?!”

        黄霞柳急忙顿?。骸袄洗蟆矣写笙彩乱闼怠?br />
        “站着!”楚阳道:“就在那里说!”

        黄霞柳只好站在那里,怪异的笑着,终于乐不可支:“老大!我有了!我终于有了!”

        “你有了?”楚阳如被雷击:“谁得?”

        这句话威力大极,连魏无颜与万人杰等四人也被吓得倒退一步,浑身毛骨悚然。

        “汗!”黄霞柳这才发现出了语病,揽住楚阳的肩膀,眉毛快乐的跳动,凑在他耳朵边上神秘兮兮的道:“我老婆有了!”

        楚阳佩服道:“你真神速!真勇猛!”

        黄霞柳嘿嘿一笑,乐不可支,又凑上嘴:“而且是俩老婆都有了……”

        楚阳呆若木鸡:“这么厉害?!”

        “全仗着老大的妙手回春啊?!被葡剂笮?,挤眉弄眼:“我现在真的好猛……”

        楚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别光顾着猛……既然你老婆有了身孕,那么你这段时间消停一下,好好的巩固一下,我可警告你,你若是频率太过于频繁,不出几年,你就又不行了……”

        黄霞柳毛骨悚然:“好好好!我记住了!我一定记住了!”

        他抹了一把汗:“老爹还想在这段时间里给我纳妾……看起来还不到时候……”

        楚阳摇头,无语至极……

        一行人簇拥着,进入了黄家堡。

        …………

        在很遥远的一座山上。

        布留情正在无奈的皱着眉头,一双手捧在自己太阳穴上,一脸的纠结无语,一声一声的叹气。

        在他面前,正有一个红衣服的小萝冇莉在张牙舞爪:“我要见我的楚阳哥哥!我就要去看他呀!已经好久好久没看到我的楚阳哥哥了……呜呜……师父你不让我去,我就……我就不练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