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三十章 我姓魏

    第一百三十章 我姓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楚阳快要走出平沙岭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气,就在这么突然的时间里,突然间阴云密布!

        四面八方的乌云便如是风驰电掣,疲于奔命一般的汇聚而来,汇聚在楚家的上空。

        空中乌云越来越hòu,慢慢的旋转,越压越低。

        空中云彩,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漩涡越来越急,逐渐的竟然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独眼!随着一声震天的霹雳突然响起,一道弯弯曲曲的粗大闪电,突然猛地楔进了楚家!

        轰的一声响,大地猛烈的震了震。

        然后空中闪电便像是银蛇乱舞,疯狂一般的不住的劈了下来。

        楚阳站在马背上,极目而望,纳闷道:“出了什么事?”

        剑灵沉稳的一笑:“楚笑心突破至尊了!”

        ……

        楚家,那充满了茅草的小院,那低矮的茅草房之中。

        楚笑心背负双手,静静地矗立在画像前面,眼神深情而专注。

        闪电霹雳而下!

        楚笑心看着画像上嫣然轻笑温温柔柔的女子,脸色苦涩,痛苦,闭上了眼睛,轻轻道:“对不起……我不能在那时去找你了……”

        闪电轰然而下,将阴云笼罩的整个天地照射的一片白炽的通明。

        茅草屋上方屋顶,突然间不翼而飞!

        那一道闪电,就正正的劈在了楚笑心的头顶!

        楚笑心闭目而立,一颗泪珠从眼中沁出。

        闪电劈下,他却是安然无恙。只是神色间,越来越是痛苦。那是心里的痛苦和矛盾。

        闪电一道一道的疯狂落下,落在他的头顶,然后消散。他始终背着手伫立着,一动不动。承受着这天地之威的洗礼。

        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画像;闪电银蛇狂舞之中,画像微微而动,上面的人儿衣袂飘飞,似乎在随风而动,明眸皓齿,两眼深情,似乎在与他说话。

        楚笑心喉中痛苦的呻吟一声,道:“你还好么?”

        画像飘了起来,眼神温柔。

        “你不好么?”楚笑心心痛的问道。

        画像眼神温柔,脸色温柔,轻轻飘起,似乎在否认。

        闪电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在他头顶炸响。

        突然间狂风起,暴雨刷刷落下。

        楚笑心与画像为中心的三尺之内,却是一滴雨滴也没有能够落下来。

        “你怪我么?”楚笑心继续问道。

        画像似乎在沉思,然后一阵风来,飘飘飞起,里面的人衣袂飘扬而起,眼神似乎变得多情温柔缱绻……

        楚笑心长声叹息:“这些年,我好想你?!?br />
        他突然纵声长啸,仰起头来,满头长发根根直竖而起,双臂张开,面对满天雷电天地之威,摧心断肠的厉声喝道:“我-好-想-你-?。。?!”

        声音中悲苦无奈思念深情绝望,化作了长空中扶摇直上的轰轰雷震!

        一连串几十道惊雷闪电,连珠串一般在他头顶泄落!砸下!

        整片大地,在剧烈的颤抖着……

        …………

        平沙岭分界处。

        楚阳站在高坡上,举目遥望。

        那一声摧断心肠的大喝遥遥传来,楚阳肃然而立,默默的在心中说道:“老祖宗……苦了你……”

        剑灵也在感受着这其中的意境,深深的说道:“你听出来了么?”

        楚阳道:“什么?”

        剑灵叹了口气,道:“有情道的痛苦,你听出来了么?”

        楚阳凝目看着那雷电交加的方向,沉沉的道:“痛苦因为曾经太幸福!只要这一生之中,有过那样的刻骨铭心的幸福,那么,纵然现在是痛苦,也是幸福?!?br />
        剑灵沉默了下去。

        雷电停止,空中乌云迅速的消散,向着四面八方星流云散,转瞬之间,又是阳光普照,山河靓丽。

        楚阳翻身上马,喝道:“驾!”

        骏马扬蹄,长嘶一声,绝尘而去。

        马车车厢内,身材娇弱的楚乐儿靠在绵软的被褥中,两眼红红的,一双嫩白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一侧的扶手,手指骨节,攥得有些发白。

        这一去,跟着自己的大哥,走进未知的生命旅程!小姑娘心中,现在满是离愁,还有些惶惑,也有些振奋。

        只不知道,这一路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呢?

        平沙岭执法堂,沙心亮与秦宝善站在高处,仰首眺望。

        “小兄弟已经出发了?!鄙承牧辽粲行┥逞频牡?。

        “小兄弟这样的人,本就不应该拘束在这平沙岭?!鼻乇ι票掣核?,道:“他的天地,应该是九重天!”

        沙心亮呵呵一笑。

        “终有一日,我们会与小兄弟,在这江湖中再相见!”秦宝善肯定的道:“我有这种感觉?!?br />
        沙心亮喟然道:“不错,总执法大人为我们提升了实力,总不会让我们窝在这里的?!?br />
        两人相视一笑,心中都在思忖:下一次与总执法相见,与小兄弟相见,将会是什么情景呢?

        …………

        马车疾驰而过,在山路上拖出长长的烟尘。

        楚阳身子安静地骑在马上,一动不动,背脊挺得笔直,整个身体,就像一柄竖立在马上的利剑。

        他一身黑衣,剑眉星目,黑发在脑后飘起,脸色恒定的冷酷不动,眼神专注而警惕。马车在快速的前进已经三个时辰。

        楚阳兵不吭声,似乎能用这种姿势,这种速度,一直一路挺出千万里!

        已经是日上正中。

        前面,一片黑压压的颜色。

        楚阳眼神凝重,用手搭了个凉棚,看过去。

        似乎那一边的山上的松树,颜色比较暗,比较黑。也比这一边要浓密的多。

        “这里应该就是黑松山脉。过了这片连绵三百里的山脉,便是黑松林了?!背羯袂槌林氐乜醋叛矍罢庾?。

        “黑松林,就是到了萧家和黄家的战??!”楚阳眉头紧皱着:“以我现在的实力,还带着乐儿,想要穿过这片战场,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我却一定要过去?!?br />
        “可以不走这条路的,但不走这条路,路程就远了三天。再者,我也想要看看,萧家与黄家夜家,打成了什么样子?!?br />
        楚阳摇头自嘲的一笑。

        马车徐徐前进,在一片树荫下停下,楚阳翻身下马,将楚乐儿抱了出来,放在地上:“乖,等着,大哥开始做饭吃,保险让你吃得满嘴流油?!?br />
        楚乐儿神情有些委顿,道:“可是饿死我了?!迸呐男《亲?,眨眨眼笑道:“大哥,你的手艺如何?”

        “九重天最顶级的大厨,就是大哥我了?!背粢槐呤纸爬涞挠眉缚槭分鹄垂?,两手一张,天地间的灵气逐渐的汇聚,慢慢的形成雾气,最后化作一滴滴清亮的水,进入了铁锅。

        这却是那一天他看到楚笑心用这种方法化水沏茶,偷师学来的。

        自然,速度比起楚笑心,简直差了千万倍。

        不过,楚乐儿现在的身体状况,却需要用这种水来提起精神,养好身体,然后才能用一点生机泉水。

        火焰在锅底燃烧起来;在煮着开水的同时,楚阳迅速的闪身出去,不过片刻,手上已经抓了两只肥肥的野兔回来,利索的收拾了一番,剥皮去骨,在一边架起来一个架子,穿上野兔,熟练地抹上各种材料,烧烤起来。

        锅中水烧开的时候,架上的野兔也烤的嫩黄嫩黄的,诱人的香味,缓缓弥散出来,肥腴的野兔在火架上滋啦滋啦的响,一滴滴烤出来的油滴进火中,啪啪的响,却更加的香了。

        楚乐儿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有些贪婪的看着野兔,伸出小舌头不住的舔着嘴唇,显然,这丫头馋了。

        “好香?!背侄档?。

        然后他就发现,在自己说话的同时,有一个人,也同时的说出来了这句话。

        楚阳一惊,抬头一看,只见在十丈之外阴影处,一个黑衣人静静地站着,皱着鼻子,朝着野兔的方向猛嗅,嗤嗤有声。

        这个人隔着并不远,但楚阳居然没有发现。虽然是忙着烤肉,有些精神分散,但以楚阳的精神力,居然没有发现此人何时到来,这人的强大,已经是可想而知。

        楚阳站了起来,温文的笑了笑:“这位兄台,想必还没有吃饭,若是在下有幸,可否请兄台共进一餐?”

        那人看着他,有些有趣的笑了起来,声音清朗,道:“但不知吃这一顿饭,需要什么价钱?”

        楚阳轻轻一笑:“想必兄台看得出来,在下虽然不算很富裕,却也不是很缺钱?!?br />
        “小兄弟倒是爽快?!焙谝氯斯恍?,抬脚走了过来。

        这个人三四十岁的样子,身材颀长,有些瘦削,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是常年不见阳光所致,两眼目光温润,丝毫看不出身上具有修为,手中随便的拎着一截破破烂烂的剑鞘,一袭黑衣,边角上已经有了磨损的毛边,显然已经穿了很久,却很干净。

        这人的脸庞却很平凡,平凡到扔进人群里面就会认不出来一样。

        但楚阳让剑灵仔细观察,却确定了:这个人没有任何易容。本来面目,就是这个样子。

        “小兄弟贵姓大名?”这人很是自来熟的跟楚阳打招呼,随手将一块木柴塞进火中,看着楚乐儿笑了笑:“小姑娘长得真俊?!?br />
        楚乐儿脸一红,躲在楚阳身边。

        “我姓楚?!背舻溃骸案椅市值芄笮??”

        那人呵呵一笑:“我姓魏。你可以叫我魏大哥?!彼纪肥嬲沟目醋呕鸺苌系囊巴?,有些馋涎欲滴的样子:“真的好香?!?br />
        楚阳心中闪了闪:姓魏?高手?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