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离去!

    第一百二十九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黄霞柳终于带着自己的人,从紫晶回春堂告辞。

        楚阳看着黄霞柳离去,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这个纨绔、浮华、浪荡、可笑的公子哥儿,终于走了。

        但他临走时说的一段话,让楚阳心中颇有感触。

        “谢谢你,老大,从今日开始,我才完整了?!被葡剂僮呤?,双膝跪倒,恭恭敬敬的给楚阳磕了几个头。

        “磕这几个头,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我们黄家子孙后代?!?br />
        “我知道老大不喜欢我,我自己也看不起以前的自己?!?br />
        “因为我看不到希望。当一个男人,连男人最起码的事情都做不到的时候,希望也就不成为其希望了?!?br />
        “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包括我父亲母亲。他们宠溺我,爱护我,却看不起我。我只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任何希望都不会寄托在我身上?!?br />
        “但老大你看得起我!你虽然折腾我,但却将我当人看,不是将我当工具。所以在这里这段时间,我喝了苦的喝臭的,喝了臭的喝酸的,可是心里却很快活。因为在你这里,我不是工具。我是病人。虽然是病人,但我是人?!?br />
        “可惜我也想快点好。要不然,我真想在这里住下去?!?br />
        “现在我要回去了。我的身体不行,资质不行,所以我这次回去,依然不会做人,但我会尽心尽力的当好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虽然心里会不舒服,但我知道我自己能做什么?!?br />
        “老大保重,黄霞柳有生之年,皆是报恩之日!”

        黄霞柳走了。

        紫晶回春堂从乱哄哄的一下子静了下来。

        楚阳在黄霞柳临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其实……别人把你当什么不重要。问题是,你自己把自己当人就行了?!?br />
        当时黄霞柳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

        在黄霞柳离开后,楚阳微笑着,想了很久。终于说道:“黄霞柳,其实还是蛮可爱的?!比缓笕嘧懦侄耐贩?,说道:“其实所有人需要的……都只是尊重。但我们……却注定不能给所有人尊重?!?br />
        楚乐儿迷惑的看着他:“大哥,你在说什么?”

        楚阳大笑:“不明白,真好?!?br />
        他大笑着走进紫晶回春堂,楚乐儿迷惘的看着他的背影,却根本不能理解楚阳的意思。

        “紫云丹成了!”剑灵在意念中给出了消息。

        楚阳大喜:“成了多少?”

        剑灵骄傲的一笑:“六十颗?!?br />
        “比我预计的多了十颗!”楚阳呵呵一笑,突然间全身放松。六十颗紫云丹,自己带走二十颗,剩下四十颗给家族,足够家族培养出二十位超级高手!这二十位高手,就将是楚家的安全保障!

        自己出门在外,也不至于提心吊胆。

        楚阳在午夜时分悄悄进入了楚笑心的小院。将四十颗紫云丹,亲手交给了楚笑心。

        “这是紫云丹,每一颗,可以提升君级高手五百年功力!”楚阳第一句话,就将楚笑心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什么?”楚笑心看着掌中的紫晶玉瓶,眼睛溜圆。

        这么多年来,楚笑心还是第一次如此震惊!

        传说中的紫云丹,执法者培养高手的终极秘密,楚笑心当然知道紫云丹的威力,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楚阳竟然一下子搞到了四十颗!

        “我仔细计算过,楚家现在有君级高手十六位,圣级高手两位?!背羲档溃骸八?,这些,我是每个人都配备了两颗,也就是说,每个人可以提升一千年的修为!”

        楚笑心脸色呆滞。

        “至于另外四粒,是给三叔和四叔的。三叔不在家,我不知道他现在的修为,四叔修为还不到君级,所以还不能服用。只能提前预备?!?br />
        “这紫云丹,必须有绝对的高手护法,才能保证服用者万无一失!我们出价,符合这个条件的,唯有老祖宗您一个人?!背羟嵘?。

        楚笑心扬起了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我不情愿,但这毕竟是我们楚家彻底崛起的机会!”

        楚阳笑了:“所以,有老祖宗看着,我才能放心?!?br />
        楚笑心怔怔而立。

        他明白楚阳的意思,服用紫云丹,需要至尊护法。

        但现在还不是至尊!

        所以,自己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修为提上去。这等于是打破了他一直来的坚持,让他在喝完茶之后就与天地同朽的心愿,彻底破碎!

        但……这是紫云丹啊。

        说不定楚家就因为这一次机会,真正崛起,成为九重天的主宰者,或者,像九大主宰家族那样的势力。

        这可是一直以来,楚家列祖列宗最深切的希望!最美好的向往!

        如何能够放弃。

        “我从今天开始,准备经黑松林,过黑河,入青阳山,一路出东南,游历天下,增加实力?!背艟簿驳厮档溃骸叭糁皇窃谡馄缴沉?,我成长不起来?!?br />
        楚笑心缓缓点头:“好!”

        “我将带着乐儿一起走?!背舻溃骸八牟?,拖不得。我将药物带齐,出去寻找最后的药物。一旦找齐了,就地治疗?!?br />
        “好!”楚笑心点头答应。

        “紫云丹的服用,最好是我走了一个月之后,家族开始服用?!背舳V龅?。

        “你不想让人知道这件是与你有关系?”楚笑心终于转过头看着他。

        “是?!背艨隙ǖ牡?。

        “也好!”楚笑心心情有些沉重,缓缓点头。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都不再说话。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楚阳低声道:“老祖宗还有什么吩咐么?”

        楚笑心缓缓踱步,走到墙壁前面,站定。背负双手,抬头,久久的凝视着墙壁上亡妻的画像,眼神无奈而热烈。

        良久之后,他轻声道:“此一去……万万不得心慈手软!”

        “楚家有我,你可以放心?!背π纳硇瓮Π味?,背负双手,背对楚阳,并不回头,神态萧索寂寞,但随即就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升腾而起。

        他缓缓道:“就算萧家倾力来攻……我也可保楚家不失!”

        他的身上突然绽放出纵横交错的七彩光芒,真个人如同突然被七彩火焰燃烧起来;那停滞了已久的修为,被他自己强硬压制封锁的修为,开始蓬勃恢复。

        “对不住老祖宗了?!背粽酒鹕砝?,深深弯下腰去。

        他知道,楚笑心做出这样提升修为的决定,是如何的不情愿。

        楚笑心淡淡地道:“我是楚家人!”

        楚阳直起了身子。

        一直到楚阳走出去,楚笑心始终没有回过身子。

        他的气息一边疯狂的提升,势力疯狂的上涨,但他的双眼,始终深情的凝视着墙壁上的画像……

        他就这样一直站着,一直看着……

        整个平沙岭上方的天地灵气,开始狂暴的汇聚,向着这个荒凉的小院之中凝聚而来!楚笑心衣衫无风自动,衣袂飘飘,始终背负双手,神情不变。

        但他的气息,越来越是恐怖,直到压抑……

        …………

        楚阳回到了父母的小院。

        跟母亲杨若兰说了自己的打算,杨若兰虽然不舍,虽然担心,但也知道儿子说的是实话。确定了楚阳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之后,杨若兰无奈的同意了。

        随即告知了楚乐儿的母亲段淑仪。两家决定,就在第二日,为楚阳和楚乐儿践行。

        两位母亲当夜里各自与自己的孩子说了一夜的话。

        直到凌晨,楚阳从母亲房中走出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湿润润的,那是母亲的泪水……

        一天,两位母亲在整理孩子出行所需,金银衣衫等物,甚至,连夜宿的驱蚊香,也都准备好了,鞋子衣服更是每人一大包。眼看着一辆马车已经快要放不下,两位母亲还是觉得有很多东西没有放进去……

        第三天清晨,马车就在楚家门口停着,两匹雄峻的黑马,精神抖擞的套上了缰绳。

        楚阳与楚乐儿两人站在门口,楚雄成等人,就站在大门口,目光复杂的看着两人。

        杨如兰走上来,眼中满含不舍,踮起脚尖,为儿子整理了一下头发,整了整头巾,将儿子衣服捋顺了,退后两步,打量了一下,再上前整理一下。

        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者,嘴唇,也在轻轻的哆嗦着。

        但她,却没有说话。

        一侧,段淑仪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良久,眼看的时间悄悄流逝,阳光已经照的人间霞光万道,杨若兰终于怔怔的退后一步,看着面前的儿子,眼圈迅速的红了起来。

        她再次上前两步,伸出双手,将儿子轻轻抱在自己怀里,楚阳个高,杨若兰在女子中已经算是高挑,但楚阳依然比她高了一个头。

        杨若兰将脸贴在儿子胸口,似乎在细细的听着儿子的心跳,终于静静的退开一步,红着眼圈,却微笑着,柔声道:“在外面玩够了,就早些回来?!?br />
        楚阳重重的点头。

        杨若兰退开三步,微笑道:“走吧?!?br />
        楚阳两人跪倒磕头,然后站起,楚乐儿眼圈红红的扁着嘴,进入了马车。

        楚阳身子一掠,上马,扬手一鞭,啪的一声,两匹骏马同时迈动脚步。马车缓缓启动,逐渐加快。

        楚阳不敢再停留,不敢再回头。他怕一回头,自己就会融化在母亲的目光里,就再也不舍得走了。

        马车平稳却快速地转过街口,消失在众人目光里。

        杨若兰还在挥着手。

        良久,尘埃都已经落地,杨若兰颓然放下手,只感觉自己的心里,突然间空空落落的……强忍的眼泪,这才终于夺眶而出……

        她双手掩面,奔进了大门……

        阳阳,你,何时归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