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妖孽之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妖孽之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又看到了当初那间茅草房。

        楚阳的心莫名的沉静下来,这才想起来一件事,向剑灵道:“真是奇怪,老祖宗乃是圣级五品巅峰,而这白无忌却是圣级六品,但我对着老祖宗的感觉,与对着白无忌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br />
        剑灵微笑起来:“哦?”

        “白无忌给我的感觉是深沉恢弘无可匹敌,便如高山耸立,巍然不可动。但老祖宗给我的感觉却是飘渺中带着真实,根本无法捉摸?!?br />
        楚阳沉吟了一下,道:“若是在他们两人之中分出一个高下,我的感觉却是白无忌远远不如老祖宗!这是怎么回事?”

        剑灵有些讥嘲的笑了起来:“白无忌怎么能跟楚笑心比?你拿他们两个人做比方,根本就是大错特错!”

        楚阳问道:“为何?”

        “第一,从单纯的修为方面来论,白无忌乃是山的峭拔,楚笑心却是海的深沉。山与海,一静一动,一高一低,却是截然不同。而且,出发点也不同。山有尽而海无涯,这是完全不能相比的?!?br />
        “第二,从修为的高低来讲,白无忌固然是圣级六品,但楚笑心虽然是圣级五品,却是自己压制的,而楚笑心的精神修为,早已经过了至尊,现在最低是至尊二品的精神修为,所以我才说……就算你离开了,这边有什么事,只要他肯突破,那就是万无一失!至尊坐镇,除了九大家族之外,恐怕也只有你们楚家了?!?br />
        “第三,白无忌虽然圣级六品,却是长期居于人下,楚笑心却是大权独揽,在楚家独尊无上!这形态心态岂能相比??要知道,心态决定形态,形态决定气势?!?br />
        剑灵淳淳教导。

        楚阳虚心受教。

        他知道,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才真正接受这种‘什么是真正高手’的灌输教育。

        “再有一点,白无忌修的是无情道,楚笑心是有情道;这其中,天差地远!”

        “所以,这整个东南,除了萧家的人之外,真正的第一高手,就是楚笑心!甚至,就算是黄家,目前虽然势大,但其中真正的高手,恐怕未必有人能够高得过楚笑心!”

        剑灵沉重的道:“等你有机会能够见到至尊高手,就会明白另一个真正的至尊型态,现在跟你说,也是无用?!?br />
        “原来如此?!背糁沼诿靼?。

        现在,他已经站在了那斑驳的门前。沉静了一下心神,轻轻扣了扣门。

        里面传来一声叹气:“你怎么又来了?”

        楚阳嘻嘻一笑,道:“来向老祖宗请安来了?!?br />
        里面楚笑心的声音有些不满:“你来找我,定然没好事!说,是不是看上我的天星木了?”

        楚阳心里一跳,这位老祖宗果然是料事如神,居然一猜就知道,自己是来打天星木的主意。转念一想,不禁哑然,貌似老祖宗这里除了这个,也没啥别的好东西了……

        嘿嘿笑道:“老祖宗可否让我先进去再说?”

        楚笑心叹了口气:“果然是?!?br />
        随后就没有声音了。

        良久,大门吱呀一声无风自开,那长满了荒草的院落,再次呈现在楚阳眼前。

        楚阳小心翼翼的迈进去,记着上一次的话:踩青草,不要踩我的枯草。一步一步走近了茅屋。

        剑灵在九劫空间里一个劲的嘀咕:这老家伙可是个不好说话的人,吝啬之极,上次你找他要一点茶叶,他都不给,这一次你居然想要天星木……打断你的腿也不稀奇。

        但事情的交涉过程,却是让剑灵瞠目结舌。

        谈话极为短暂,干净利落。

        “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家族提升实力有用?!?br />
        “哎?!?br />
        “只需要一点点粉末,我从最外层刮,不会伤到里面?!?br />
        “唉……”

        “真的只要一点点……”

        “我说不让你刮了么?”

        谈话就这么到此为止。

        然后楚阳就开始拿出小刀,慢慢的往下刮天星木的粉末;楚笑心在一边看着,一脸的肉痛。

        但看着看着,楚笑心就惊讶了:“你这是什么刀?居然刮得动天星木!”

        楚阳嘿嘿一笑:“若是没有这把刀,我也不敢来打天星木的主意啊,若是让老祖宗亲自刮,估计连门儿也没有?!?br />
        楚笑心笑骂:“小兔崽子!倒是了解我!”

        楚阳哈哈一笑,刮得更快了。

        剑灵大跌眼镜:“几两茶叶他不舍得,价值连城的天星木却让你随便刮!”

        楚阳叹了口气:“剑灵,我不知道你跟随前几任九劫剑主的时候是如何的度过的,或者他们的绝情对你也有影响……所以你九万年了只是个剑灵,而不是人灵。人,是有感情有牵挂的。老祖宗不给我茶叶,那是因为乃是亡妻所制,喝一点就少一点;他要用那份茶叶来支撑着他,不忘记他的妻子,他的兄弟,这是情!”

        “他现在允许我刮天星木,乃是因为,他也不放心子孙后代,这也是情?!?br />
        楚阳道:“剑灵,你了解所有的技能,你知道所有的修炼境界,你也明白武道天道的区别!在我眼中,你无所不能,但却唯独缺少了这一份人情,人的情!”

        剑灵沉默了下来,喃喃道:“人的情……”

        “天地万物皆有灵,但人,却是万物主宰!不管是三星圣祖也好还是龙族魔族也罢,他们最终的道路,都是化形成人,然后才能以人身的形态冲击巅峰……”

        “因为通过人体形态,他们才能体会七情六欲,才能完善心灵修炼,从而变成精神修炼,最后成为完整的神魂。这便说明了‘人’的重要?!?br />
        楚阳深深地道:“剑灵,你也应该有自己的修炼道路。若你不能脱出剑的范畴,恐怕也是永远到不了巅峰?!?br />
        剑灵这一次是完全的沉默下来。

        前几任九劫剑主,每一个都是尽心竭力的挖掘剑灵的力量,来帮助他们自己成大事,但哪一个曾经关心过剑灵会如何?

        楚阳这一番话,乃是有感而发,对于剑灵来说,却无异于醍醐灌顶。

        让剑灵隐隐有所触动。

        楚阳终于刮完了天星木粉末,他很有数,只是弄了小小的一丁点。团起来,包在纸包里蓬松着,也只有一个核桃大小。

        “够了?”楚笑心有些诧异。

        “足够了?!背糁逼鹕砝?。

        “为何就弄这么点?”楚笑心皱了皱眉,眼睛有些探究的看着楚阳。

        “世上有很多事情,值得珍惜。天星木并不是最贵重的,最贵重的,永远是人心的那一份敬畏和敬重?!背粲行┭纤嗟牡溃骸疤煨悄局皇且桓鋈萜?;里面的茶叶,也只是一份挂念,但老祖宗对祖奶奶的心意,才是最应该让我们珍惜的?!?br />
        楚笑心身形一震,凝目看着楚阳,久久不语,半晌之后,才露出欣慰的眼神,道:“楚家有后代如你,老夫……老怀大慰!”

        楚阳躬身:“老祖宗谬赞了?!?br />
        楚笑心心情显得很愉快,招手道:“来,陪我喝茶?!?br />
        茶水已经浸泡上,依然是那五个茶杯。

        茶香四溢。

        楚笑心端坐,低眉看着热气袅袅飘起,道:“那一天,你对付楚飞龙,我就在你们那间房子的窗外。亲眼看到,你挑拨离间,让夜家那个糊涂蛋窝里反,杀了楚飞龙,更嫁祸给萧七!”

        楚阳大吃一惊:“???”

        那一天,楚笑心也在?

        楚阳才真正明白了剑灵所说的楚笑心的实力问题:那一天,寒潇然也在!但寒潇然却显然并没有发现楚笑心的存在!

        “你不必担心,我不会怪你!”楚笑心轻笑:“楚飞龙与两个儿子在家中的谈话,被我听到了。所以我才会去,既然你自己能处理,我当然不会插手?!?br />
        “你处理的这件事,我很开心?!背π牡?。

        楚阳嗯了一声,道:“这么说,楚飞龙所有阴谋诡计,都看在老祖宗眼中?”

        楚笑心颔首,叹气:“不错?!?br />
        “可是老祖宗并没有制止?!背粲行┎宦?。

        “我当然可以制止!但我若是制止……我能制止到什么时候?我毕竟老了……家族,毕竟还要传承。我若是插手太多,一旦我死,则楚家灭!”楚笑心一声长叹,道:“你们若是自己不能解决?;?,那么,这个家未来家主,就是楚飞龙!”

        楚笑心道:“在你看来,楚飞龙十恶不赦!但你可曾知道,楚飞龙只是做了一件世家大族子弟司空见惯的事情,仅此而已!”

        “一个家族想要发展,想要壮大,想要崛起,所需要的人,永远不是你父亲那样的英雄人物!你父亲那样的英雄,性格太过于耿直,这样的人可敬,但若是主掌大权,却容易带领整个家族走到绝路。因为太多的阴谋,都不是英雄人物所能对付的?!?br />
        “我当初让你祖父当家主,便是因为他笨!他笨,有些事看不到,心中敬畏,所以反而能够保全?!?br />
        “家族发展崛起需要的,乃是楚飞龙这样的枭雄!唯有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才是成功的领袖人??!”

        楚笑心道:“楚飞龙,死得好!但也死的可惜?!?br />
        他转头看着楚阳:“不过你这小子很怪,你不是英雄,却也不是枭雄,而是介于两者之间。英雄豪迈胜过尔父,阴险狡诈胜过尔叔,心思细腻堪比女子,你这样的人,老夫生平未见……委实是……妖孽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