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互为君死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互为君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楚阳瞪大了眼睛看着的情况下,剑灵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刹那间竟然显得很肥胖,然后重新的瘪了下去。再度鼓起来,又瘪下去。

        如此来回三次,终于恢复正常。

        “原来如此!”剑灵长长的舒出来一口气:“这里面少了通天草,却加了天星木粉末和媾蛟内丹的含量,怪不得这升天丹突然能够服用了……”

        剑灵啧啧有声:“能够想出这个办法来的这位法尊,真是一位天才!这种方法,当年连我都没有想到过?!?br />
        “额?”

        “少了通天草,药效就减去了一半;而且,再用天星木,用至尊灵魂之血浸泡,融入药丹,就能够让人体的经脉在第一时间里拥有如同天星木一般的储物功能,最后是媾蛟之内丹,利用天下第一春毒那种血脉贲张的力量,将人体经脉催宽到极处?!?br />
        “然后药力进入体冇内之后,就能够暂时的被经脉存储起来,随即全速运功,将药力一点一点的从经脉之中剥离出来,进入经脉流通,回归丹田。等到天星木的药力即将消失的时候,体冇内的修为总量早已经超过了剩余的药量多多,再加上经脉被春毒扩宽,也就没有了多少危险!”

        剑灵啧啧称赞:“天才!真是天才!能想出这种办法,简直是匪夷所思?!?br />
        “媾蛟内丹?那不是天下第一春冇药么?”楚阳舔了舔嘴唇:“咱们就有,这也不是多么希奇的东西……”

        “不是多么希奇的东西?”剑灵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阳,终于仰天长叹:“你知道九重天一共有几头媾蛟?你以为媾蛟遍地都是了?你知不知道你占了多大的便宜?你知不知道媾蛟这种东西到底有多珍贵?”

        楚阳愕然:“额……?”

        “媾蛟不在灵兽行列,也很难判定属于几品。但这种东西的罕有,可绝对称得上天下少见!媾蛟一般都是雌雄同穴,喜静而不喜动,它可以从出生开始就待在同一个地方,一直到长大老死,只要有吃有喝,他就不会挪动身体!而且它最大的好处是,什么都吃,有肉就吃肉,没肉就吃草,吃树,甚至,饿极了它连石头也吃。什么都能吃饱?!?br />
        “而且媾蛟行动无声,没有半点外放气息。他在山洞里,就算是九品至尊到了山洞外,只要媾蛟不动,他就不能发现!”

        “你以为你得到那两头媾蛟很容易??赡阌忻挥邢牍?,那片地方属于天外楼,你们天外楼在那里多少年了?这么近的地方生长着两头那么大的媾蛟,谁曾经发现过了?若不是景梦魂大火烧山,将石头都烧红了逼得媾蛟自己出来,你恐怕再轮回十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一头!”

        “若不是你有九劫空间在身,就算你将媾蛟打死,你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多的媾蛟血肉与内核!媾蛟临死之前,都是要自冇爆的,连内丹一起爆炸,血肉无存!”

        剑灵气愤愤的道。

        对这个得了便宜卖乖的家伙,实在是无语之极。手上拿着至宝,居然当成草了?天下间焉有此理!

        楚阳汗然:“原来如此……幸亏我没多浪费?!?br />
        “你以为这东西是你想要浪费就能浪费的?”剑灵怒道:“你想多吃肉还是想要多喝血?不管哪一样,只要稍微过量,都能让你淫毒焚身而死!你居然还在庆幸?若不是本剑灵在这里费心费力的为你保存媾蛟尸体,你连根毛都得不到!”

        楚阳被骂的汗水淋漓,终于恼羞成怒,强词夺理的怒道:“那是你自己愿意!我求你保管了么?做了一点点事就在嘴上说起来没完,你干脆毁掉它啊……”

        剑灵顿时焉了。

        楚剑主的话很不讲道理,近乎于撒泼。但剑灵却是真的不敢做什么,再说……九劫空间乃是楚剑主的空间,剑灵保管什么东西可以,但是想要毁掉……楚剑主不同意,毁的掉么?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剑灵就焉了。遇到这个一个不讲理的剑主,纵然剑灵有通天本事,无双辩才,又有何用?

        楚阳嘿嘿一笑:“这叫做一力破十会!”

        剑灵狂撇嘴,道:“一个流氓能对付十个正人君子,就是如此!”

        楚剑主哼一声道:“我就是流氓了,你咋地?!?br />
        剑灵直接不说话了。

        占到了上风,楚剑主意气洋洋,志得意满问道:“这种丹,咱们能不能搞出来?”

        剑灵无精打采的道:“咱们其他的药都有,而且,就算有缺的,也能够用玉雪灵参和一点点玄冰玉膏补齐,现在,只要有天星木的一点粉末,立即就能出产,而且从我手里出来的,绝对比这东西要强得多,功效虽然依然是从一千年减到了只有五百年,但却是绝对没有什么后遗症,最多就是担心一下精神境界和神魂境界的问题……但绝对死不了人?!?br />
        楚阳大喜:“这真是太好了!天星木,其实咱们也有?!?br />
        他想起了老祖宗楚笑心那个天星木做的茶叶盒子,忍不住一双眼睛都笑弯了。

        全部砸碎的话,老祖宗当然不肯,但若是只是刮取一点粉末,不损害根本的话,老祖宗应该不会有那么小气吧?

        剑灵嗤了一声,道:“你去试试?你那位老祖宗小气得很,刮一点粉末?他能刮你一层皮!”

        楚阳嘿嘿一笑:“这可就是骑着驴儿看唱本,咱们走着瞧!本剑主有的是办法让那老头主动给我天星木粉末?!?br />
        剑灵嗤之以鼻。

        “嗯,这几颗药,老沙和老秦每人两颗,应该没问题吧?”楚阳想起这件事,问剑灵。

        “秦宝善强一些,他是君级八品;提升五百年势力,到九品巅峰应该没问题,第二颗突破圣级一品,应该也没问题。不过需要你用银针冇刺穴相助,让他全身经脉畅通而再扩宽一下,才能万无一失?!?br />
        剑灵在九劫空间里一双眼睛如同要发光一般的看着秦宝善与沙心亮。

        两人均是在突然之间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

        好像是有超级强大的敌人盯上了自己。但四面环顾,却什么都没发现,只有楚阳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这紫云丹如何服用如何处理的问题,两人也不敢打搅……

        两人心中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至于沙心亮,他的实力只比秦宝善低一品,难度就大一些……而且吃的苦头也应该比较大,不过,虽然是生不如死,但毕竟也能熬过去……”

        剑灵继续说道。

        “那就没事,先让他们两个服下去,我为他们解决了问题,咱们立即回到楚家,找老祖宗去要天星木?!?br />
        楚阳兴冇奋地说道。

        …………

        沙心亮与秦宝善满心忐忑的看着楚阳沉思,心中七上八下。两人都知道,楚阳只要说能行,那么两人服下就绝对没有问题。楚阳只要说不行,那两人还是干脆别服用了……

        别人服用这玩意儿,都是起码有一位高阶圣级在一边护法,然后竭尽全力的帮助稳固经脉才能成功,但现在我们两人,眼前就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想到这里,两人都有些想哭。

        “可以服用!”楚阳终于抬头,开口。

        两人一阵兴冇奋。

        “不过会有一番生不如死的痛苦……”楚阳接着说道。

        两人冇脸色一垮。

        “你们谁先来?”楚阳问道。干净利落,楚阳已经等不及要回家炼制自己的紫云丹去了。

        “我先!”

        “我先!”

        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踏上一步。

        两人目光灼灼对望,都是坚决。

        这种从未吃过的药,虽然是提升功力的药,但其中却蕴含有绝对的危险,哪一位先来,危险性就大增!而后一位,只是看也有了心理准备和经验。

        两人抢着先服药,实在是想将危险先抢在自己手里,给对方创造机会!

        若有危险,那就是甘愿为君去死!

        楚阳心头一热。

        两人还待争执,秦宝善一步踏前,道:“现在我比你高一阶,你跟我抢什么?”不由分说,抓起玉瓶,倒出一颗药,两根手指啪的一声捏破了蜡衣,一仰头就吞了下去。随即就盘膝坐在了地上。

        沙心亮一句话憋在了喉冇咙里,唯恐这时候说话扰乱了老伙计的心绪,却是涨的满脸通红,眼中一片焦急。

        你个混蛋,就算是你先,也要做做准备啊。就这么一口吞……你找死??!

        沙心亮心中怒吼。

        但扪心自问,若是刚才秦宝善不这么做,那么这么做的就一定是自己,甚至,他都打算好了。

        数百年的老兄弟,谁都愿意自己死在兄弟前面,不愿意看着兄弟死在自己前面!那是无法承受的悲哀!

        “闪开!”楚阳一声大喝,双手中同时出现了亮闪闪的三十六根银针,银针上闪烁出刺目的光芒,刺目生疼。

        就在秦宝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那一刻,楚阳一个滑步,毫不迟疑,一根银针从秦宝善头顶上百会穴猛地插下,只剩下一根银针柄在外面!

        沙心亮看的浑身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两眼顿时发直!这可是绝对致命的部位,这么长的银针竟然全部插了进去……

        紧接着,楚阳毫不停留,出手如风,秦宝善胸口一针,丹田上中下三针,后脑处又补了三针,一脚踢出,秦宝善身子陀螺般一转,楚阳手中的银针雨点一般落在他背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