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若能幸福安好,谁愿颠沛流离?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若能幸福安好,谁愿颠沛流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明白了?!蹦瞎欧缧⌒囊硪淼挠9诎虢刎皟邮?,仔细地包起来,揣进怀里。神色间丝毫没有被胁迫的难受,反而充满了振奋。

        “南宫逝风,你不觉得别扭?”楚阳问道:“你先被我点了隐穴,然后又服用了我的毒药,不管哪一样发作,都是sǐ无全尸!再被我诱冇惑,许以重利让你去替我办事,你不觉得很憋屈?”

        南宫逝风鲜血淋漓的脸上竟然露出一抹笑容,道:“不别扭!一点儿也不别扭?!?br />
        他这句话并未露出阿谀的神色,口气郑重认真,竟然像是发自真心。

        “为何?”楚阳有些兴趣了。他是真的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刚刚被自己收复的家伙是一种什么心态。

        这决定了以后的发展。

        毕竟,楚阳现在是实在是无人可用,这才抓了这五个人顶数,但凡有别的原则,他也不愿意用这样声名狼藉的人物。

        这五个人是一直跟着自己还是事后看情况舍弃,在楚阳心里就现在来说,还是偏向于舍弃的。

        “胁迫…,其实我们在这九重天,有有那一天不是在被胁迫?”南宫逝风笑得有些悲凉:“一直以来,在我们年幼的时候,被生计胁迫。我们兄弟五人,曾经有足足四年的时间,每一天,都吃不饱!有时候三天才讨到一个馒头,五个人分了吃……”

        他的神色悲凉:“前辈,您以为我们兄弟这样子,是天生的么?我们固然长得不俊,可我们毕竟还有些人样子但那几年,我们没有办法,找不到吃的,万般亢奈之下,为了不被饿sǐ,就吃鬼脸蘑菇?!?br />
        “鬼脸蘑菇那东西虽然有券但却吃不sǐ人。吃了多了之后,人的脸就会变得比鬼脸更恐怖……,而且,头发稀疏,直至绝迹。幸亏我们只吃了一个半月,就幸冇运的遇到了一只从山崖上摔下来的野椒…但那一个月却已经让我们变得人不人,鬼不鬼?!?br />
        “后来,得到了一番机遇,有了本事,不用再为了吃饭胁迫,但却被实力胁迫,为了提升实力不断的练功:再然后,为了脸面胁逊…我们变得难看了,却更在意这张脸面。

        所以我们要出人头地,不被人看不起……但这九重天,我们兄弟五人,就因为容貌丑陋,居然没有一个大世家一个大势力肯收容我们?!?br />
        “所以我们就做了血酬!”

        “做了血酬能赚到紫晶,既能吃饭,也能修炼。但却要交任务,我们那时候只有不到皇座的修为,如何抢得过别人?既然来到血栅堂的悬赏,那有什么简单任务?岂是我们那等修为能接的?”

        “所以我们只好找机会,趁着别人两败俱伤,然后突然冲出去捡便宜……?!?br />
        “久而久之,就这么一路也混了下来?!?br />
        “别人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别人:大势力看不起我们我们更看不起大势力!”

        “我们惹不起,但我冉躲得起?!?br />
        “我们一路走来,饱受冷眼,尝尽了人情冷暖!”

        “就连我妻子……,呵呵,其实不是,那一次是我救了一个经商的垂sǐ老人,护送他回家,算是偶尔发善心,其实也不是因为那老人说,只要我护送他回家他愿意将他珍藏的紫晶送给我……,我护送他回家,一路上尽心照料,唯恐他sǐ掉。结果老人觉得我可靠,便说将他女儿许配给我?!?br />
        “送他回到家之后,他果然没有食言。在最后的时间里,宴请宾朋,宣布了我与他女儿的婚事,为我们定亲?!?br />
        “我容颜丑陋,此生本已经没有家室之念,但那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动了心?!?br />
        南宫逝风已经陷入了回忆,嘴角带着苦涩的笑:“那是我最幸福最安乐的rì子。那时候我甚至想,只要这家人不嫌弃我,我就放弃江湖闯荡,带着四个弟弟在这里住下来,继续老人的家业去经商,此生再也不沾染什么江湖是非,就当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只要我妻子肯接受我,那我就全心全意的对她毋……一辈子。

        “老人回到家过了半个月,就去世了。我以人子之礼为其安葬,养老送终?!?br />
        “然后我才知道,我那未婚妻子,心中早有他人。而且两人情投意合山盟海誓……,当她向我说明白的时候,曾经说过,若是我不愿意放弃,就给她的情人一半家产,让他衣食无忧,而她自己愿意遵守承诺,一辈子服侍我,为我做一个贤妻良母。若我愿意放过她,愿意以全部家产相送,她只要与情人厮守终生!”

        南宫逝风摇头失笑,却摇落了几颗泪珠。

        “那你是怎么做的?”楚阳问道。

        南宫逝风嘶哑的笑了一声,说是在笑,却像是在哭嚎:“我南宫逝风长得丑!我认!因为我长得丑没有女人愿意看我一眼,我认!我为了生计我卑鄙无耻下流!我认!我为了弟弟为了活下去可以跪在别人面前舔鞋子,我认!可我还没有下作到逼迫我喜欢的女人做她不喜欢的事情的地步,尤其是,那是一个女人的终生幸福!”

        “所以我走了,孑然一身离开了那个小镇。我什么都没有要,什么都留给了他们?!?br />
        “别人说我老婆跟人家跑了,我认!”

        南宫逝风嘿嘿一笑:“像我这样的人,找什么老婆呀?那不是笑话么?”他的声音苍凉,笑容凄凉。

        楚阳叹子口气:“就这么走了?”

        “就这么走了?!蹦瞎欧绾俸傩ψ牛骸罢饷炊嗄?,我就算经过那里,也是远远的纹,开,哪怕多走几干里,我也避开那个地方。没有去过一次!”

        “为何?为何不回去看看?去看看她过得好不好?”楚阳皱着眉,眼中闪着光。

        “不!为何要回去?”南宫逝风摇头,失笑:“她若是过得不好,我又能怎样?是幸灾乐祸还是抢了她走?她若是过得好?我又能怎样?觉得更难受更失落么?”

        南宫逝风努力地往上皱着眉头,往上挑着眉毛,让自己的眼睛睁大,控制即将流出眼眶的泪:“我也是一个很俗的男人,虽然我比其他的男人都丑,可是男人的心性,我都有。我想过看到她过得不好,看到她的后悔,希望我回去时她抱住我的腿说后悔了,然后我再狠狠一脚踢开她潇洒而去。也想过看到她过得好我会嫉妒的发狂,说不定将他俩都杀了……,但我终究只是想一想,不敢去?!?br />
        楚阳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

        在这一刻,他心里突然决定了将南宫逝风留下。

        这是一个小人,一个卑鄙小人,一个贪生怕sǐ欺软怕硬的卑鄙小人!但楚阳却被他最后一段话打动了。

        很坦白的一个真小人!

        感受着楚阳手上的温度,南宫逝风能够感觉到对方这一次拍肩之中蕴含的温暖与理解,竟然忍不住有些哽咽起来。

        “刚才前辈说胁迫,别扭不别扭,小人并不觉得是胁迫。因为每天都是这么过…,但这一次为前辈做事,却是我们唯一一次为大人物办事!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最好的机会?!?br />
        南宫逝风抬着头,坦率的看着楚阳:“我知道前辈现在只是想要利用我们,但我们却非常想将这一次的事情办好。我们飘零了一辈子,真的想要找一个依靠。在这九重天,没有势力罩着,就像没娘的孩子,rì子……太苦。

        他抽了抽鼻子,自嘲的笑道:“此生若是能够光明正大的混到饭吃,谁愿意去做那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此生若是能幸福安稳,谁又愿意颠沛流离……?!?br />
        楚阳呵呵一笑,郑重道:“只要你能将这件事做好,以后对我忠心耿耿,那我便给你一个光明正大幸福安稳!甚至,将你们兄弟体冇内的鬼脸蘑菇之毒,也一并给去掉!”

        南宫逝风夫喜!

        看着南宫逝风五个人干恩万谢的离去,楚阳捧着手中的黑玉盒子,有些怅然了良久。

        南宫逝风,金剑堂。

        在所有人的口中都是十恶不赦,仙”却也有这样的苦衷。

        南宫逝风虽然并没有再说什么,但楚阳也看得出来,这家伙贪生怕sǐ,恐怕也是为了自己的四个弟弟吧?

        另外四人虽然长相凶恶,却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都没什么心机。

        若是少了老大照料,恐怕在这九重天世界里,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南宫逝风眼中的sǐ灰,楚阳并不是看不出来。一个男人,头上被刻字,被画了代表着绝对耻辱的东西,而且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又被阉割了。

        名声不好,长相太丑,一生只动了一次情,却还成全了别人。

        这是真正的生无可恋……。

        若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已经没有勇气活下去。但南宫逝风不仅要撑着活下去,而且还要带着四个弟弟一起奋斗口虽然手段卑鄙,但……以他们的条件,正如他们所说:光明正大的活儿,谁用我们呀?

        但能幸福安稳,谁愿颠沛流离?

        既然你们想要一个重生一般的活法,那我便成全你们一次!楚阳心中暗暗的说道。

        楚阳手握九叶一枝花,如飞赶回!

        等他回到紫晶回春堂的时候,发现黄家几个人都是脸色沉重,一向不着调的黄霞柳,也是眉头紧皱。

        “怎么了?”

        楚阳冉了一句。

        “打起来了!”黄霞柳叹了口气。

        “嗯?萧家与你们黄家打起来了?”楚阳一惊:“这么快?sǐ了多少人了sǐ的人重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