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明白了么?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明白了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南宫逝风等五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平沙岭,兄弟五人一个劲的叹气。

        话题不外乎:“要是早知道……早就那啥……”

        但现在说啥也晚了。

        “事已至此,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蔽逍值苤械囊蝗顺蠲伎嗔车厮档溃骸熬驼庖淮尾皇乔赖摹镣蚩嗟牟嚼侨?,才采到九叶一枝花,本以为奇货可居,哪想到巴巴的数千里路跑到东南,居然是来得罪人的……而且看样子还是得罪了一个大人物……”

        “对对对,要是这人来抢劫我们可就糟了?!绷硪蝗硕偈毙盐?。大家都是打劫出身,对这一点也是防范心理很强。

        “真是偷鸡不成反赊一把米?!蹦瞎欧绱雇飞テ骸八懔?,咱们去诸葛世家吧,将这药卖给万药大典,想必也不会少赚了紫晶?!?br />
        五个人加快了脚步,一阵风一般掠出平沙岭,越过一座山头,拐了一个弯,看看前面已经是无尽山林,也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出来了,我真怕被截住?!逼渲幸蝗四艘话押?。

        “嗯,你们是出来了,不过,到这里就应该差不多了?!币桓錾衾淅涞南炱?。随着这声音,一股苍凉沧桑的气息,就突然弥漫开来。

        五人大惊,转头看去,只见在前面一棵松树下,一条黑衣人影正在好整以暇的站着,看这架势,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正是剑灵主管身体,在此等候,实施抢劫来了。

        买不到,我还抢不到?

        “是你!”南宫逝风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刚才那黑衣蒙面人。顿时魂飞魄散;只是这苍凉沧桑的气息,他就知道自己撞正大板了!

        再感受到那如同大山压顶一般的恐怖气息,更加是确定:自己得罪的这个人,不仅是背景强大,而且是修为恐怖。只是感觉到的这一些气息,就已经让他明白了一件事:若是动手,绝对的有死无生!

        金剑堂存在这么长时间,他这位老大八面玲珑乃是最重要的因素!遇软则硬,欲硬则软!这实乃是纵横九重天的无上法则!

        “就是我?!苯A楹呛且恍Γ骸罢娴暮们?,居然又遇到了?!?br />
        “前辈……你想怎么样?”南宫逝风戒惧的问道。

        “不想怎么样?!苯A橛腿坏溃骸跋肽懔?,就想来找你聊聊,可以不?”

        南宫逝风退后一步,舌头有些打结:“前辈……这……咱们可以再商量。其实两万紫晶,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剑灵呵呵一笑:“但是我可以一个紫晶都不花就能拿到,你信么?”

        “我信!”南宫逝风点头如鸡啄米:“老大您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想要做什么事,那是一定马到成功的!您不要说是一个紫晶都不花拿到九叶一枝花,我看您直接不用费力气,这九叶一枝花,就有人倒贴紫晶给您送过来啊……”

        剑灵眼睛一亮:“倒冇贴紫晶送给我?有这么好的事?”

        南宫逝风阿谀的道:“对,对,老大,其实以老大您的盖世修为,只需要一句话,大家跑断腿,也要凑齐了紫晶,还得把药千山万水的给您送来……”

        剑灵兴冇奋的道:“真的么?不知道他们会给我倒贴多少紫晶?”

        南宫逝风顿时就哭了:“前辈觉得……倒贴多少紫晶合适?”

        剑灵沉吟了一下,道:“哎,马马虎虎,有个两万紫晶也就差不多了,我也就笑纳了吧……”

        南宫逝风兄弟五个人蒜头鼻子同时抽搐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五头大蒜同时耸动了一下一般。

        本来能赚两万紫晶的,现在却要搭上两万紫晶??这叫什么说法?

        南宫逝风咧着嘴,泪汪汪的道:“可是要是现在没带在身上……”

        “没带在身上?”剑灵顿时就毛了,他本就是来杀人越货的,哪里还会手下留情:“你耍弄老夫?”

        就在这时,纠结空间里,楚阳眉飞色舞:“慢,慢,我来对付他们!”

        剑灵一怔,道:“怎么?”

        楚阳嘿嘿一笑:“你没见这五个人很识趣么?若是换做别的君级高手,恐怕早就变成死尸了,但你这样说下去,他们就死不了了?!?br />
        剑灵道:“我一剑下去……”

        “你一剑下去,就真死了!”楚阳白了一眼,道:“这五人杀了太可惜了,正好万药大典那边缺人,而我需要消息,难得他们这么听话……”

        剑灵无声无息的消失,楚阳无声无息的恢复了神智。

        南宫逝风突然觉得身前那强大的压力和沧桑的气息,和恐怖的杀气一起消失了,黑衣人虽然还站在身前,却显然不想杀人了。

        顿时喜极欲泣,哽咽道:“前辈……前辈真是宽宏大量……呜呜……”

        楚阳叹了口气:“你也不容易……”

        “是呀是呀……”南宫逝风连连点头:“在江湖中生存……我兄弟五人又是生的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赚点生活着实是艰难啊……”

        “嗯,那九叶一枝花?”楚阳拉长了语调。

        “就在这里?!蹦瞎欧缒睦锘褂薪邢呕俚艟乓兑恢ǖ钠??慌忙从怀中取了出来,双手奉上一个小玉盒。

        “放下,咱们谈谈?!背舨唤?,示意他放在地上,这才好整以暇的在松树根上坐了下来,南宫逝风体贴的赶紧去搬了一块平平整整的大石头,用衣袖擦干净了,又殷勤的将自己外套脱了下来,铺在石头平面上,点头哈腰:“您老……请坐?!?br />
        神情阿谀,活像一头正在摇头摆尾的哈巴狗。

        “嗯。倒也还懂事?!背舭参鹊淖吕?,翘起了二郎腿。

        “听说,你对九大家族很是看不惯?”楚阳的重点在这里。若是论人品……这家伙早被自己一掌毙了。

        但这几个家伙极善钻营,八面玲珑,欺软怕硬,滑溜无比。楚阳顿时就想派做其他用途。

        “何止是看不惯!”南宫逝风愤恨的道:“我们无法生活,还不是被九大家族逼的……”他倒是聪明,一听就听出来了楚阳话中之意。

        “嗯,我也看不惯……听说,你被夜家的人……去了势?”楚阳问道:“是谁干的?”

        南宫逝风顿时额头青筋都冒了出来:“是……是夜弑雨那人妖!他……上次我得罪了他……他令人把我抓住……然后就……就……一剑割了……”

        “你咋得罪他了?”楚阳兴致盎然。

        “一言难尽……那次有人提起来夜家女儿的事……于是我就讽刺了两句,说,早知道凌寒舞会退出,成全一对有情人多好……现在可倒好,杀了自己的属下,大冇腿没抱上……结果被夜弑雨听到了……”

        南宫逝风啪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就是嘴贱……”

        “你的确是嘴贱!”楚阳深有同感。

        这家伙果然是那毛病惹的祸:早知道这样子……多好?就是马后炮惹的祸呀。

        “想不想报仇?”楚阳问道。

        “做梦都想!”南宫逝风肯定的说道。随即颓丧的道:“可是我们现在这样子,还提什么报仇……夜弑雨那人妖,心性歹毒,非但废了我,还令我无法见人!”

        他一把撕下蒙面巾:“您老看看……他在我的额头上纹了‘**’两个字,还在上面画了一个鸡……巴……我我……要不冇是不放心四位弟弟,我早就自我了断了!我也是个男人啊……”

        楚阳一看到这形状,顿时就差点喷出来……没想到夜家那人妖,也是个人才啊,居然这么促狭……

        “两次都是他下的手?”楚阳奇怪了。

        “是一次……”南宫逝风欲哭无泪:“我一直保密,但后来那人妖见居然没有人知道,居然派人宣传我被他……那啥的事……”

        楚阳忍住笑,沉吟道:“不过是一点纹身,想要去掉,易如反掌……”

        南宫逝风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

        楚阳道:“你们都过来?!?br />
        兄弟五人凑过来,不明所以。

        楚阳出手如电,啪啪啪啪啪每个人胸口点了一下,五个人只觉得胸口一痛,随即就消失了。楚阳拿出五颗药丸:“每人一颗,服下去。从今以后为我办事!”

        他声音变得沉重:“只要你们尽心尽力为我办事,我不禁为你去掉纹身,还能让你报仇,向夜弑雨讨回公道,更能让你……下体恢复!”

        南宫逝风顿时惊喜的跳了起来,颤声道:“当真?”

        楚阳哼了一声,掏出一瓶药液,道:“别动!”剑光一闪,南宫逝风额头上的一层肉皮薄薄的飘下来,那纹身整个的掉落。

        南宫逝风还来不及惨叫,随即就感到了一阵清凉,却是那一瓶药水有一半洒在了伤口上,顿时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随即另外半瓶就塞在了自己嘴里。

        “生机泉水?”南宫逝风知道自己有救了。ji动得浑身发颤,一把抢过楚阳手上的药丸,吞了下去,另外四人在听到生机泉水这四个字的时候,就不用吩咐,自己将药吞了下去。

        “前辈想要我们做什么事?尽管吩咐!”南宫逝风说道。

        “明年春暖花开,就是万药大典!”楚阳淡淡的道:“我需要你们先过去……只需如此如此……”

        随着楚阳的诉说,南宫逝风连连点头。

        “你拿着这半截匕冇首,到时候,会有人出现在万药大典找你,他手里拿着另半截。你只要将我吩咐的事情做好了……拿着半截匕冇首的那个人,就会给你今天的毒药的解药,还会为你治好你的难言之隐!”

        楚阳拿出一截大拇指长短的不规则断裂的匕冇首,交给南宫逝风,淡淡道:“你明白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