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给脸不要脸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给脸不要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又过了三天,血酬堂传来消息,金剑堂押送着九叶一枝花,已经到了平沙岭!

        而这个时候,楚飞烟与楚飞凌已经出发了。

        没奈何,楚神医只好亲自出马。

        金剑堂乃是一个血酬组织,只有五个人,但这五个人却是人人都不俗。而且,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五人,在血酬之中排名早在两百名开外。

        但这个组织却是有一点出名:卑鄙无耻,阴险狡诈!

        金剑堂最拿手的手段,便是抢夺别的血酬,领取悬赏?;蛘咴诒鸬难炅烊⌒椭?,下手截杀,抢劫悬赏紫晶。

        这一点最令江湖人不齿:你有本事自己去找,自己去拼,自己去挣!抢别人的劳动成果,算什么本事?

        这也算是钻血酬的空子,毕竟血酬组织的性质就决定了之人紫晶和物品!对于什么人交任务,向来不管。

        只要你完成了,拿到了悬赏的东西,那么悬赏金就给你!

        多年来,金剑堂臭名昭著,但这五个人滑溜之极,打不过就逃。偏偏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分逃命的本事。居然没人奈何得了他们……暂且让他们逍遥。

        而且,就是这样的五个卑鄙小人,偏偏还是心比天高,对谁都是不服不忿,包括对现在主宰九重天的九大家族,也不看在眼中。

        当然,在见到九大家族的人的时候,金剑堂绝对比狗还乖,摇着尾巴涎着脸,极尽阿谀奉承,但人前脚一走,后脚他们就能骂个天翻地覆。

        金剑堂的老大南宫逝风的口头禅就是:九大家族都是些猪脑子???这些混蛋一万多年都活到狗身上了???没点儿见识没点儿魄力,比如这某某事……他是猪啊居然还这样?比如这某某事,该多么蠢才能办成这样子啊……要是我是九大家族的人我会如何如何……

        这货向来在事后发表言冇论,了解了一切的前因后果之后才会大放厥词。最后再加一句:我真心的无语了……

        丝毫没想过,你说的这些都已经经过了,都已经公布天下了,就算是傻子也已经知道当初不应该这么做,但在没经过之前你为啥不说?

        典型的马后炮!

        有九大家族中人找他算算账,南宫逝风立即就磕头如捣蒜的求饶,眼泪鼻涕一起下,不住的忏悔,只求保住一条命,但事后却依然故我……

        后来江湖人奉送这家伙一句话:人至贱则无敌。

        这货专门在事后放空炮,也因此惹怒了一些人,不仅脸上被刻上了‘**,俩字,连额头上也被人纹上了一条狗**,因此被人称为‘三头蛇”嗯,上面俩,下面一个。

        在某次得罪了夜家之后,被夜家人阉掉了……

        也因此外号就改变了,成了‘两头蛇”三个头断了一条,岂不是两头?

        再说这南宫逝风的人品,绝对是在茅坑里浸泡过的!那是臭不可闻,据说这货乃是老婆跟人家跑了绿冇帽子戴了好几顶,再加上被人阉了,导致了心理变态……

        而金剑堂乃是官方称呼,但一般人提到这几个人的时候,都是唤作‘银剑堂”(**堂)。

        但楚阳自然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委,但早在得到居然是金剑堂拿到了九叶一枝花之后,就对这个组织进行了调查,对这个组织的行事风格也算是心中有数。自然心中有所防备。

        对于金剑堂狮子大开口,所要三万紫晶的做法,也毫不为奇。

        在执冇法血酬堂的牵针引线之下,这个金剑堂的五个人,终于与楚阳见面了。实力还真真不弱,居然都达到了君级。

        楚阳一见到这五个人,顿时无语。

        南宫逝风不出意外是蒙着脸的,但看到他四个弟弟就跟看到他一个样子。

        他的四个弟弟却没有蒙着脸,一个个的尊容如出一辙:三角眼、扫帚眉、蒜头鼻子、蛤蟆嘴、招风耳朵、枯黄的头发稀疏疏的蜷曲着,脑袋就像是大号的独瓣蒜,上面还尖着……

        楚阳在这一刻,有些不确定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裤裆里,妈的,不会是那话儿跑出来成了精吧……

        “你就是买主?急需九叶一枝花?”金剑堂的老大南宫逝风蒙着脸,但一副跋扈的口吻却是无法掩饰,两只眼毒蛇一般的闪着寒光,打量着楚阳。

        本来血酬悬赏,买卖双方向来是不朝面的;但楚阳悬赏的是一万紫晶,金剑堂却是奇货可居的索要三万,差距太大,所以才来和买主商量。

        为了安全起见,楚阳乃是蒙着脸的。

        “是有些急需,不过也要看价钱?!背舻牡溃骸霸谙虑闫渌?,也只能拿出一万多紫晶来悬赏……”

        “拿不出紫晶,你还想要七叶一枝花?”南宫逝风哼了一声,道:“为了你这九叶一枝花,我们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才给你淘换到了,你就想用一万紫晶来打发我们?你当是打发要饭的?”

        血酬堂那位执冇法者皱了皱眉,道:“一万紫晶,已经不少了。南宫,你不要太过分?!?br />
        南宫逝风嘿嘿笑道:“大哥息怒,我们也是想要获得最大利益,毕竟这一趟,可是辛苦之极……全是血汗钱啊?!?br />
        “当然,各位辛苦是必然的。所以,在下也会酌情添加一些酬劳,但不知这位大哥想要多少?”在这等节骨眼上,楚阳根本不愿意节外生枝。只想赶紧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结此事就算了。

        委实是看着这五个家伙有些作呕。

        长得难看不是罪过,但你长得难看却还非要自命不凡自觉自己乃是俗世佳公子,那可就太令人吐了。

        “这么说,这位高人手里紫晶不缺了?”南宫逝风阴冷的眼睛一闪一闪。

        “多少还有一些,只要不是太过分,在下也就认了?!背舻恍?。

        “五万紫晶!”南宫逝风嘿嘿一笑,伸出五根手指头。

        “南宫!之前你说的可是三万!”血酬堂那位执冇法者大怒。

        “执冇法者大哥……这可是我们五个人险些丧命才从狼窝里抢出来的啊……你看看老三老四腿上被狼咬的……我们险些就丢了命啊?!蹦瞎欧缈闪赓獾乃档?。

        “太多了!”楚阳七情不动的道:“在下根本没有这些紫晶?!?br />
        “那你想出多少?”南宫逝风眨着眼睛。

        “最多两万!”楚阳道。

        “绝对不行!”南宫逝风顿时声音凶狠起来:“这位买主,您可是在耍着我们兄弟玩儿么?”

        楚阳皱眉道:“在下没有那么多紫晶,难道要去抢?”

        “五万紫晶,少一块,这笔生意也甭想做!”南宫逝风阴狠的说道:“大不了老冇子将九叶一枝花毁掉,大家一拍两散!”

        “那你请便!”楚阳站了起来:“这九叶一枝花我不要了。要想杀人,又不是非用九叶一枝花不可……告辞?!?br />
        楚阳毫不留恋的走了出去。

        他已经够了!

        给脸不要脸!那就莫怪我楚阎王下手无情!

        见这位买主居然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南宫逝风顿时傻了眼!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爷在血酬开了悬赏,显然是很需要九叶一枝花的,如今一句话谈不拢,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是啥说法?

        要说毁掉九叶一枝花,南宫逝风哪里舍得?这可是一笔莫大的财富??!不能卖给你,我还不能冇卖给别人了?

        不过别人显然是出不了这么高的价钱了。不要说两万紫晶,就连一万,都绝对达不到!因为这东西绝对不值这么高的价钱。

        这种东西,唯有急需的人才会出高价,这个道理,南宫逝风如何不知?

        想到这里,南宫逝风就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子:两万紫晶也不少了……早知道如此,两万紫晶就卖了……

        “这个……这位大哥,这算什么说法……这……”南宫逝风转头看着血酬堂那位执冇法者,委屈的说道:“这人在血酬堂下了悬赏,居然不要了……这这……这可是没将血酬堂放在眼里??!”

        那位执冇法者冷冷道:“在整个东南的执冇法者,还真没在人家的眼里。不放在眼里怎么了?”

        这人正是当地血酬的第二负责人。寒潇然为楚家撑腰那天,他当然也去了。而且寒潇然还曾经特别嘱咐当地正副两位负责人:一定一定……不能让这位小爷出事!

        寒潇然都这么嘱咐,那么,这位小爷……该咋伺候那就甭提了。

        一听见这位执冇法者这么说话,南宫逝风顿时傻了眼。

        整个东南的执冇法者还不放在人家眼中?

        南宫逝风顿时就想哭了:我草,难道是萧家的主要人物?这么说……我今日乃是得罪了萧家了?

        “大哥您给说说好话……”南宫逝风几乎要哭了:“两万就两万……”

        这位执冇法者摊摊手:“我也爱莫能助。南宫,我可提醒你了,此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好自为之吧?!?br />
        说着,这位执冇法者一声叹息,身影一闪,也消失了。

        南宫逝风纵然是先前真的想打歪主意,现在也是绝对不敢了。整个人如丧考妣的站着,活像是丢了魂。

        “大哥你太贪心了,你应该两万就卖的!两万,已经超出真正价值好几倍了……”他的几个兄弟显然与他一个性格,顿时都开始马后炮。

        南宫逝风哭丧着脸道:“我当时哪里知道会这样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