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穿针引线

    第一百一十三章 穿针引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一个,一…黑衣蒙面人,一”萧玉成的甚至已经有些模糊。

        萧七并指如剑,一指点上萧玉成额头,一股精纯剑意透额而入。便如一股彻头彻尾的清凉,浇灌了萧玉成的神智。

        剑心秋水!

        这不是一指,乃是一剑!

        这一剑,却充满了令人家凛的清醒的力量。

        虽然在这一剑之后,中招的人整个脑袋都会被搅成一团粉碎,绝对没有活的希望,但却可以支撑一个临sǐ的人,说完他所要说的话!

        这正是剑中帝君的手段!

        “说!”萧七低沉道。

        “黑衣蒙面人……有一股苍凉沧桑的气枷…一来就杀!从大门口一路杀进和”萧玉成精神一震,仔细回忆。

        “我问他,有何仇恨……,他,他说……断子绝孙之枷”萧玉成断断续续的说着,萧七的脸色越来越是沉重、凝重,一股寒意在脸上凝成了霜。

        “然后……,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br />
        萧玉龙终于说完,那‘剑心秋水,的力量也即将爆发,突然间翻江倒海的疼痛起来,一声惨叫:“七和…,给我个痛快吧!”

        显然,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惨状。

        “断子绝孙……为了断子绝孙……报仇…“”萧七喃喃自语,手中??匆膊豢?,一剑刺入了萧玉成的咽喉。

        “向萧瑟带一句话……,萧瑟……?!彼掷置鞯牧成?,满是沉思,突然冷哼一声,道:“难道和…黄家?”

        便在这时,剑心秋水的力量在萧玉成脑袋中爆炸,砰地一声,萧玉成一颗头颅变成了碎西瓜,整个的爆裂开来。

        萧七衣袍鼓荡,将细碎血肉挡在外面,兀自在沉思。

        “黄家的人,在今天下午来到了平沙岭?!鄙肀叩囊晃桓呤殖了甲潘档?,眼中凶芒闪烁。

        “黄家有这个胆子在这里对我们动手?”萧七剑眉竖起,目光冷凛:“有些太明目张胆了吧?”

        “人到绝路,即将断子绝孙,此刻发现罪魁祸首,换做任何人,恐怕都是无法冷静的?!鄙肀?,另一人静静地说道。

        “若是黄家动的手,那么来者是什么人?”萧七沉思着,道:“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黄家虽然委屈,悲愤,但在这等时候动手,有些不太理智……?!?br />
        他虽然是剑痴,但能够在剑道修炼到剑中帝君,聪明才智岂容怀疑?绝对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一想之下,就发现了其中的漏洞。

        “再说,黄家什么人能够发出这一股苍凉沧桑的气息?”萧七拧着眉头:“那最少也是千年之前的人物,经过了长久的孤独寂寞,才会发出如此的气息……而且是用剑!虽然不是剑帝出身,但这水平,却能够盖过我这位剑中帝君,“…是谁?”

        萧七百思不得其解,一挥手:“传讯家族,查一下黄家两千年来所有成名的前辈人枷,“”

        “芜”

        “将这里收拾了,尸体全部扔进大火!”

        “是?!?br />
        “将里面的财富收集一下,我们准备动身?!?br />
        “是!”

        萧七眼神深邃,看着漫天火光,喃喃自语道:“我怎么感觉,有一张大网,正在从天罩落一般……难道有什么大?;?,要出现么?”

        就在萧七赶到火场的时候,剑灵附体的楚阳,黑袍飘忽,用一种近乎于流光的速度,闪电一般进入了一片密林。

        恍惚之间一闪,就到了最高的一颗大树的最顶端!站在一片树叶上,随风上下起伏!

        楚阳庞大的精神力,在这一刻与剑灵的精神力彻底结合,铺天盖地的挥发了出去。

        “分明有一股剑意横空而来,直奔火场,定然是萧家的主要任务,为何不让我杀了?”剑灵有些不满的问道:“难道你还要留着?”

        “你杀了他,谁将消息传递回去?”楚阳翻翻白眼:“再说,我们杀人只是其次。这个人留着的作用,远远比杀sǐ他一时痛快要大得多?!?br />
        剑灵沉默着,道:“你的心思,转的太快。你认为,我们这样做,就能够真的嫁祸黄家?让萧家人信以为真?要知道,这种手段,算得上是低劣。萧家人不会上当的?!?br />
        楚阳呵呵一笑:“并未让他们直接上当,只要他们心中稍有怀疑就可以了。现在黄家有借口出手,但萧家,却还缺少一个借口。而我们这一次杀戮,就是单纯的给萧家送过去一个可以出手的借口,仅此而已。若是他们决定了要出手,不管这件事真真假假,都是理由?!?br />
        “理由……,那么,你还要加上夜无波做什么?”剑灵对这一点有些不解:你既然已经嫁祸黄家,那么为何又要在这种时刻再扯上夜家?这样岂不是更加的扑朔迷离?

        “扯上夜无波,自然有我的理由。唯有让这件事更加的神秘莫测不可猜测,一…嘿嘿,一…那样才有趣,对了,找到了夜无波没有?”楚阳问道。

        “莫急?!苯A楸丈涎劬?,细细的感受着搜索范围内的气息。

        “夜无波在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绝不会甘心就这么退走的?!背艨隙ǖ牡溃骸八?,只要存心找他,就一定能够找得到?!?br />
        “此事毋庸置疑!夜无波的性格刚愎自用,睚眦必报,岂能甘心被人玩弄?”剑灵点头,赞成楚阳的说法:“他定然会等着与萧七做过一场,出一口心中的恶气?!?br />
        “而萧家萧七,乃是这一次萧家最高负责人?!背舻阃罚骸罢飧鱿⒗醋远献苤磧臃?,寒潇然的消息,绝不会有错?!?br />
        剑灵赞成。

        寒潇然在东南得到的消息若是还出了差错,那可就真的成了大笑话了。

        这正是楚阳与寒潇然谈过之后,那一天对夜无波说出‘七爷,这两个字的原因。

        寒潇然当时说的时候乃是说者无心,但楚阳却是实实在在的听者有意口将一切有利于自己的资料,都在脑海封存,一旦有作用,就能够立即扯出来,发挥作用!

        若是没有根据,或者不能立即了爆的嫁祸,楚阳还是做不出来滴。要干,就干大的!

        七爷…,可不是随便说的。天下间有几个‘七爷,?或者九大家族之中“七爷,并不少,但又有几个‘七爷”能够有剑中帝君的修为?

        放眼九重天,能够有这种修为的‘七爷”唯有萧家萧七一个人而已!

        “寒潇然既然知道萧七过来了,那么以夜家的情报网的能力,夜无波不可能不知道!”楚阳沉沉道。

        “所以夜无波必然会在寻找萧七!”剑,灵下了结论。

        “而萧家分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萧七不可能不到??!那一股凌厉的剑意,很可能就是他?!背舻?。

        “所以你在想”…只要将夜无波找到,稍加了诱,就能让他去火场自己去寻找萧七!然后将这件事情弄得更加错综复杂!原来你并不想单纯地引起黄家与萧家的战斗,还想要将夜家也扯进来,来一个三国大战?”剑灵笑了。

        “当然,黄家虽然说势力已经足够强大,但与萧家万年底蕴相比,黄家还是太弱了,真的撕破脸皮殊sǐ决战,黄家绝不是萧家的对手?!背舻牡溃骸拔易匀灰萍艺疑弦桓雒擞?,而夜无波此时此刻闯到东南,我不找他,还能找谁?……”,

        “阴险!”剑灵呵呵一笑。

        “这话可就错了?!背粢恍Γ骸耙刮薏ㄏ衷诮示∧灾胍蚁羝咚阏?,我如今将萧七送孙他的面前,夜无波正应该感激我才是!”

        “我们穿针了线完毕,就能看热闹了?!背舻溃骸熬】煺业揭刮薏?,越快越好?!?br />
        剑灵呵呵大笑:“你的思路,的确是与众不同!也罢,就让我陪你完成这三国大战的雏形!”

        随即,剑灵微笑的眼神里面,就露出有一丝得意:“找到夜无波了!夜家的独门功夫的波动极为明显?!?br />
        “在什么地方?”楚阳兴冇奋地问道。

        “三百丈之外!”剑灵轻轻一笑,下一刻,黑色身影已经闪电一般射了出去,就像一抹流动的轻烟,飞出!

        黑影无声无息的掠过大地!

        身后,那曾经承受过一个人重量的那一片嫩绿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就在刚才,自己身上曾经站着一个一百多斤的人!

        夜无波脸色阴沉,正在房间里静静地坐着,自从回到这个暂时落脚之地,夜无波就一直在这里沉思。

        他的性情虽然有些刚愎自用,但却不是一个傻子。

        楚飞龙的事,让他在一片暴怒之中干净利落的处决,如今经过这么长时间,头脑之中慢慢的冷静下来,也是发现其中疑点很多。

        楚飞龙完全不该在布下陷阱之后,还将他自己暴露在自己面前。

        更加不该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带来。

        楚阳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医师,楚飞龙凭什么认为他能够扛过自己的审问?

        既然抗不过,那么,楚飞龙的所作所为,就根本无法解释!

        但自己所用的,却是三重夺魂??!

        夜家传子不传女的绝密精神类功大!会有砒漏么?

        夜无波斥责了山羊胡子老者的猜测,但自己却是疑神疑鬼起来。就在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立即用秘法送出了自己的疑问。

        “三重夺魂秘法,可有失败过?”

        (四百票加更!感谢两位盟主打赏,感谢众位兄弟姐妹打赏,人数太多,恕不一一列举!只说一句:衷心感讲…,(未完待续)